急诊科那个肝癌患者,我拒绝了他儿子的请求,让他知难而返!

2021
07/16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以下是今天的正文:


急诊科打电话过来,说有个肝癌、考虑肝癌破裂出血的病人,要来ICU。


我一听肝癌破裂出血几个字,头都大了,说这样的病人适合来ICU么,治疗价值很小啊,而且我们也没办法止血啊,消化内科、肝胆外科看了吗? 我问对方。


患者说之前来过你们科,现在一开口就说还想来你们科呢,对方说。 下来看看吧,即便不进ICU也过来看看。


当我去到急诊科抢救室时,首先看到几个家属徘徊在抢救室门口,看起来有点眼熟,一下子也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招呼没打,我快身进入抢救室。


一个瘦骨嶙峋的60岁左右的男性病人躺在抢救床上,呼吸急促,扣着面罩吸氧,床头上的心电监护告诉我,他生命垂危: 血压80/40mmHg,呼吸32次/分,心率120次/分,SpO2 80%。


这么低的血压,病人已经休克了,而且是休克失代偿期,或者说休克晚期。 再加上呼吸急促,血氧饱和度低,代表病人极度缺氧。
患者危在旦夕了!


急诊科医生见我到来,迅速从别的病人上抽身过来,跟我说着眼前这个病人情况。


患者肝癌2年多了,早上被发现昏迷在地,脸色苍白,家属急忙打了120,我们的车出去接了回来,车到现场就看到患者血压很低,人是昏迷的,开通了补液通道,迅速转运了回来,刚才查体,看到患者腹部比较胀,血压维持不住,一路狂跌.....


初步考虑是肝癌破裂出血或者是肝硬化腹水可能,或者两个都有,刚刚我们抽了血,血常规结果回来了,血色素(血红蛋白)仅有40g/L(正常值120-150),重度贫血,而且考虑是失血性休克可能性最大。 急诊科医生语速飞快,不到一分钟时间就把前因后果跟我说了。


我凑到病人旁边,大声呼唤他的名字,没反应。 用力拍他肩膀,也没反应。 仍然是昏迷。 看了双侧瞳孔,虽然对称,但是对光反射已经非常迟钝了,脸色苍白,贫血貌,这个人瘦得跟一堆枯柴一样。
肚子却不相称地有点微微胀,用力压一压,显然有点对抗,没看到明显压痛,因为病人昏迷了,表现不出痛苦表情。 如果是肝癌破裂出血,可能会出现急性腹膜炎的表现。 即便如此,肚子里面应该是有液体的,要么是腹水,要么是血。


从目前的已有的数据来看,是血的可能性最大,肝癌结节破裂之后,大血管破裂,血液喷涌至腹腔,病人会因为短暂内迅速失血而发生休克。


这样的病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请外科医生介入,手术止血。 但眼前这个病人,生命危在旦夕,别说转运去手术室,就说现在都不一定能扛得住。


得先气管插管,上了呼吸机保证氧合再说。 我跟急诊科医生说了句。 他们赞成我的观点,说已经跟家属商量过了,家属说同意积极抢救。


门口那几个就是病人家属,我看到病人名字后,开始有点印象了,这个病人半年前在我们科住过,当时是重症肺炎,后来好转后出院了。 但这次情况完全不一样,我跟家属说,这次病情凶险万分,随时可能不行,或者说已经在不行的路上了。

如果要抢救,必须马上就气管插管,上呼吸机。 看看外科医生有没有办法止血。 但我估计很悬,病人眼前这个状况,不大可能上的了手术台,而且他已经肝癌2年多了,终末期了,整个人都已经是恶液质状态了,更多的治疗,对于他来说,不一定是好事。


病人的儿子流眼泪了,说医生求求你,先抢救吧,先抢救......我看他也30多岁年纪,估计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我点点头,说我可以先气管插管上呼吸机,看看能不能稍微稳定一下,再谈下一步处理。 你们等着。


我转身回抢救室,急诊科医生已经准备好了气管插管,把喉镜扔给我,说你来吧,我那边还有一个重症胰腺炎的,我去跟家属沟通沟通。


我接过喉镜,也没推辞,在护士的帮助下,我尽最快的速度把气管导管放入了患者气管,然后马上接了呼吸机。


给开到100%氧气吸入,我跟护士说。
血压还是很低,另外一个护士跟我说。 此时患者已经在快速输液、输血、使用多巴胺了。 该做的都在努力,但效果甚微。


上了呼吸机后,胸腔内正压,患者血压更低了。 仅有60/40mmHg!


而且患者的氧合丝毫没有改善,血氧饱和度迟迟上不去,仅有85%左右。 患者还是缺氧,非常明显。 此时患者可能存在别的问题,比如肺栓塞,癌症患者很容易就肺栓塞,但此时分析这个意义不是太大了。


因为我感觉大势已去。


我把这个情况跟家属反馈了,病人的老婆问我,要不要再去ICU抢救。 上一次不也是抢救回来了么,这一次努力一下行么。


我说这次跟上次差远了,这次大罗神仙都没办法了。 我盯着患者的儿子,说你爸爸现在病情非常严重,去ICU我们没有办法能帮到他,只会让他承受更多的治疗痛苦,包括要插入各种管道,另外,ICU是全封闭管理的,你们也看不到他,在他最后的时光里,你们不在床旁陪伴,我觉得是很遗憾的。
再说,现在这样的情况,转运风险极大,很有可能在路上一颠簸,病人心跳就没了。 我补充了一句。


倒不如留在急诊这边,你们陪陪他,我估计他也扛不了太长时间了,恐怕今天都难过。


我这句话一出,俩母子眼泪夺眶而出。


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残忍。 要把一个坏消息告诉家属不总是那么容易的。 时时刻刻都做好告知坏消息,更是难上艰难。


更关键的是,万一病人去了别的医院还是有的救的,或者事后找了律师状告我,说其实还可抢救的,为什么要劝病人放弃呢,之类的话,那我该如何是好。


我想清楚了,医生应该有所担当。 家属是不懂医学的,他们没办法做出最利于病人的决定,但是医生可以。 医生之所以不敢,一方面是因为病情的确变幻莫测,不好评估,另一方面怕家属闹事,所以原本想说的话都闷在肚子里了。


我见过类似的情况无数,我估计患者性命垂危,而且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方法,那就没必要强行治疗,何不告诉家属,让病人顺其自然呢。

我跟病人家属说,我们所有人都害怕死亡,但你们今天必须要接受病人即将死亡这个事实。


家属最终决定留在抢救室,陪他最后一程。


中午我打电话去急诊科问情况,护士说我前脚刚走,病人就不行了。 家属已经结账离开了。


我怅然若失,我估计到了结局,但没有办法能避免这个结局。


的确,我们所有人都缺乏死亡教育,当死亡即将来临时,我们惶恐不安,或者是垂死挣扎,而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可以淡定从容地面临最后的风暴。


一旦我们失去了方向,发了疯似的要医生抢救治疗,家属或许弥补了内心的不安和愧疚,但受苦的却是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病人。


希望我的讲述,能让你更懂医学,更懂生命!


活着真好!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急诊科,呼吸机,肝癌,病人,家属,医生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