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被癌占领了!!他还能陪儿子长大吗?

2021
07/19

+
分享
评论
浙大二院
A-
A+

我们要对得起自己手里的手术刀,和病人性命相托的信任



占元说:我怎么也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我还能好好地拥抱这个世界!



“晚期肝癌,肿瘤直径16厘米,门静脉癌栓,预期只有3~6个月的生命!”


两年前,当地医院医生的一席话,就像一纸判决书,似乎宣告占元(化名)的命运将永不可能翻转。


但是,占元才四十出头啊,上有年迈老母,下有年幼孩子,他怎么能就这么放弃自己的生命呢!


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占元跑遍了湖南老家以及上海的大医院。然而结论都是出奇的一致:


“晚期肝癌,只能通过治疗延长生命,至于能活多久就看天命了。”


 


占元近乎绝望,一名病友告诉他,或许可以去浙大二院肝胆胰外科试试。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他从800多公里外奔赴而来,踏进了杭州解放路88号。


浙大二院肝胆胰外科在王伟林教授带领下,不断开拓进取,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目前,科室年手术量近7000台,业务涵盖肝移植及儿童活体肝移植、复杂及危重症肝胆胰疾病多学科联合(MDT)诊治、腹腔镜微创手术、达芬奇机器人辅助手术、肝癌微波消融治疗、经皮经肝胆道镜技术(PTCS)、经内镜逆行性胰胆管造影术(ERCP)等,器官移植生存率及肝胆胰肿瘤术后5年生存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中,小儿活体肝移植术成功率更是达到了100%,跻身世界前列。


 


//

  0 1 ·  

在国内著名的肝胆胰外科专家、浙大二院院长王伟林教授和肝胆胰外科常务副主任严盛教授的指导下,病区副主任张启逸医生对该病患进行了诊治,在多学科MDT讨论后诊断为:肝癌IIIa期,肿瘤伴门静脉癌栓,并包绕下腔静脉。


科普一下

肝癌IIIa期是什么概念?

就是不止一个肿瘤,且至少有一个肿瘤直径大于5cm(差不多鸡蛋大小),肿瘤没有扩散到附近的淋巴结,也没有远处转移。


之前通过放射科晁明主任医师团队的转化治疗,像占先生这样的晚期肝癌患者,二期成功手术并且长期生存的不在少数。先前的成功合作经验,使得两个团队都对占先生的治疗充满信心。


经多学科疑难病讨论后,团队为占元制定了个体化的治疗方案:


首先,由晁明团队进行转化治疗,通过介入栓塞使肿瘤缩小坏死,同时采用放射性粒子植入术治疗门静脉癌栓,从而达到降期作用,待残余肝脏体积增大后,再进行二期手术切除



//

  0 2 ·  

很快,放射科晁明团队采用自主创新的TILA-TACE对占先生进行了介入治疗。


科普一下

TILA-TACE是什么?

就是基于葡萄糖代谢理论的「TILA-TACE」靶向疗法,也就是2018年我们官微上发布的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描述的治疗方式(点击阅读原文)。


在精准栓塞肿瘤的同时,晁明团队在CT引导下,通过穿刺针穿刺至门静脉癌栓局部,植入放射性粒子,对门静脉癌栓实施精准的“定向爆破”。


2020年的冬天,经过2个周期的介入治疗,占先生右肝肿瘤显著坏死门静脉癌栓退缩甲胎蛋白从治疗前的大于2万降至500


所有的复查结果都提示患者的肿瘤控制得很好,左半肝增生明显,珍贵的手术机会出现了!


//

  0 3 ·  


辗转多地看病两年多的占元,在听到可以手术的消息后,沉重的心终于稍稍放了下来,“这是看病以来听到最激动人心的消息”。


激动之余,占元又担忧起了手术问题。他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这是一场极具挑战的手术,一般的肝癌手术,我们需要优先游离肝脏,让之后病灶切除视野更好,操作更方便,出血更容易控制,安全性更高。但占先生是巨块型肝癌,肿瘤完全包绕人体最大的下腔静脉,而且与右侧膈肌致密粘连。如果按照以往手术方式,很有可能在手术过程因为挤压肿瘤,导致肿瘤破裂,或者肿瘤进入大血管,造成全身转移。” 


为进一步确认手术方案,肝胆胰外科召开第二次的MDT讨论,在讨论中,专家建议患者术前进行精准的三维重建,计算包括肝中静脉的左半肝体积,并对肿瘤相关的重要血管进行精准定位。经过一系列的术前精准评估,患者的残肝体积超过了40%,且在血管重建中发现,肿瘤的支配静脉汇入下腔静脉中。结合患者上述情况,最终为患者制定了前入路肝切除的手术方案


在不游离肝脏的情况下,劈开左右半肝,暴露下腔静脉,将下腔静脉从肿瘤中剥离,最后游离右半肝和膈肌的粘连,切除肿瘤,做到最严格的无瘤原则。



 


这样的操作,需要外科医生具备娴熟的切肝技术,并且具备肝脏移植处理大血管的经验,而浙大二院肝胆胰外科团队在复杂肝胆胰肿瘤和肝移植领域多年的技术淬炼,使他们完全有信心打好这一仗。


手术前一天的术前谈话中,面对各种极有可能发生的并发症及术后风险,占先生很是忐忑,然而几个月以来,和浙大二院肝胆胰外科团队的接触,使他坚定地签下了手术知情同意书,他说:“我这条命就交给你们了!”


//

  0 4 ·  


手术中,探查到患者的腹腔内情况:没有腹水、没有腹膜转移,但是肿瘤与周围结肠、肾脏、膈肌和下腔静脉粘连的比想象中更严重。

 

“正常肝脏是固定在膈肌下面,一般肝切除的肝断面与多支肝内脉管系统交叉,整个肝切除手术中的总失血量,往往取决于肝静脉出血控制得当与否,而总的失血量与患者的预后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因此手术中,肝胆胰外科团队根据术前精准的3D重建技术,仔细处理了每一根进入腔静脉的血管,在保护了下腔静脉的同时,完整地切除了肿瘤。”


手术非常成功,全程3小时,出血量仅200ml。手术后,占元在肝胆胰外科团队加速康复临床路径的帮助下,第二天就下床活动、恢复了饮食,术后第7天就康复出院了。


出院前,占元由衷感慨道,“多亏了浙大二院肝胆胰外科和放射科的精湛医术,让我有了第二次生命!”


术后每三个月,占元都来例行复查,肝脏磁共振显示肝脏增生良好,未见肿瘤复发。


几年来压在他心中的大石,终于缓缓落下。从最初预期半年左右的生命,到现在的无瘤生存,占元经历了如过山车般的人生,“现在我可以继续陪伴儿子长大啦!”


 


“我们要对得起自己手里的手术刀

和病人性命相托的信任”


这是每个医生的信仰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门静脉癌栓,肿瘤,手术,肝癌,外科,血管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