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远水”可解县域精神科诊疗之“近渴”?

2021
07/12

+
分享
评论
健康县域传媒
A-
A+

 编辑:刘鲁

来源:健康县域传媒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精神疾病,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临床可见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情绪的消沉,闷闷不乐甚至悲痛欲绝、悲观厌世,可有自杀企图或行为;严重者可发生木僵、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每次发作持续至少2周以上、长者甚或数年,多数病例有反复发作的倾向,每次发作大多数可以缓解,部分可有残留症状或转为慢性。


快节奏的今天,人们对抑郁症并不陌生,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最新数据显示,我国精神疾病发病率为17.5%,代表每6个人中,就有1个人患病。根据WHO发布的精神卫生问题的政策简报显示,世界范围内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发病率正在大幅增加。

 

经过多年的医疗普及,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抑郁症的的严重性,但很多情况下,尤其是县级以下的城市中,还会有人对抑郁症存有偏见,认为只是“小毛病”、“心情不好”、“压力大”、“矫情的富贵病”。

 

近期,一则新闻引起了我们的关注:《贵州威宁一名抑郁症患者的就医困境,专家:大部分县医院没有精神科医生!》。起因为贵州省威宁县的芸华(化名)自2019年抑郁症发作至今,病情依旧反复,于是到县里求医,但三家比较大的综合医院都没有精神科,好不容易挂到了市里精神科的号,却以一句“年轻人,不要想那么多”结束诊疗。寻医不了了之,身边人的不理解加剧了芸华的痛苦。


为何在有大量需求的精神科疾病,求医却如此难?


据了解,宏观层面上,各级政府对于精神卫生事业发展的重视程度,与飞速发展的精神卫生服务需求不相匹配,具体到医院,精神科医生的数量匮乏才是导致科室发展滞后,求医难的关键原因。

 

我国大多精神卫生资源分布在东部大城市,中西部地区的精神卫生服务存在非常大的缺口。统计数据显示,我国近10%的地级市没有精神卫生专业机构,将近50%的县医院没有精神卫生专业机构、精神科床位或精神科医生;少则几十万人,多则上百万人区县人口存在巨大的精神科诊疗需求,形势非常严峻。

 

在2015年3月发布的《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健全省、市、县三级精神卫生专业机构。2020年9月发布的《国家卫健委关于加强和完善精神专科医疗服务的意见》中明确,力争到2022年,精神科医师数量增加至4.5万名。该《意见》指出常驻人口超过30万的县至少有1所县级公立医院设置有病房的精神科,合理确定病房床位数;常驻人口30万以下的县,至少有1所县级公立医院设置精神心理门诊。加强精神专科医院中医科建设,鼓励中医医疗机构加强神志病科、中医心理科、心身医学科等精神类临床科室建设。

 

“远水难解近渴”,专科医生培养周期长,这意味着精神科诊治困难的局面会在较长时间内存在,此时,随着国家提倡“互联网+医疗”的健康措施实施,对于精神科治疗可以说是恰逢其时。首先,精神科的治疗主要通过医生观察患者行为和表述进行判断,并以言语沟通和口服药物作为主要治疗手段,对医疗器械和实验室检查的依赖性较低;其次,精神科诊疗对数据传输的精准性要求不高,医生观察患者的表情和身体语言等宏观表现,一般不需要超高清影像传输,对网络传输硬件要求相对较低;再者,现在的信息化技术发展的较为成熟, 5G技术的普及应用,互联网医疗日趋成熟,具备线上诊疗的服务通路。

 

目前,北京、宁夏、甘肃、上海等省市卫生健康委都印发了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及相关配套文件,对互联网医院准入、执业规则和监督管理等事项进行了详细规定,明确互联网诊疗活动要做到全程留痕、可追溯,互联网医院所有的医疗行为与实体医院一样,将互联网医院纳入当地医疗卫生体系。在这样的环境下,多家精神科专科互联网医院纷纷上线,心理疾病的“便捷就医”通道已经打开: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互联网医院于2020年7月3日正式上线。2020年9月,上海市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互联网医院成为上海市首家获得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区级精神卫生中心。

 

2020年8月3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关于同意自治区人民医院等9家医疗机构设置互联网医院的批复中》同意新疆精神卫生中心(乌鲁木齐市第四人民医院)设置“乌鲁木齐市第四人民医院医联互联网医院”。这也是国内首家获批的精神专科互联网医院,实现了网上文字、语音、视频问诊、线上支付、在线随访等就医流程。

2020年3月,天津市安定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正式上线,构建了覆盖诊前、诊中、诊后的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医疗服务模式,为天津及全国精神疾病患者提供包括在线复诊、开处方、线上支付、送药到家和诊后随访等全病程精神心理健康服务。


互联网医院还是新生事物,精神科的互联网医疗也还在探索阶段,究竟是一时的“应急品”还是可持续运营的就诊模式,有待时间的检验。但对于目前来说,精神科互联网诊疗模式使大城市优质医疗专家资源下沉到基层,在其不断完善、发展的过程中,以分级诊疗服务网络为基础,辅以多项利民服务,最终使身处县域的基层患者通过线上就诊,能够享受到与比线下相同甚至更加便捷的就医体验,特别是在精神科领域,县域的抑郁症人群,能够在无法得到周边人的理解时,通过这扇窗口得到专业医生的指导和安慰,使更多的“芸华”走出阴霾。

责任编辑(实习):孟晴
审核:汪言安



2021年, 在改善医疗服务暨全国县级医院高质量发展联盟的指导下,健康界、健康县域传媒将围绕“医院高质量发展”为主旋律,“第三届改善医疗服务行动暨全国县市医院高质量发展擂台赛”再次鸣锣开赛!


目前,主题案例征集通道仍在开放中!倒计时6天,欢迎各家县医院积极参与!擂台赛2021官网:擂台赛2021官网( 需要电脑操作才能申报案例,电脑点击链接即可完成申报)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互联网,抑郁症,县域,医疗,诊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