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奇迹!失去一叶肺、生命垂危…在这里多次高难度手术后,他得救了

2021
07/10

+
分享
评论
邵逸夫医院
A-
A+

老刘(化名)是不幸的,他为保命失去一叶肺,但手术后1‰不到的致命并发症落在他头上……老刘又是幸运的,经过邵逸夫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一群医护们的共同努力,前前后后多次手术,他得救了。

故事要从9个月前的一天开始说起。


SRRSH

失去一叶肺 控制住咯血


那天早上,老刘莫名其妙开始咯血,量还不少,家里人紧急把他送到了当地医院。考虑到咯血量较大,常规止血药物控制效果并不理想,老刘接受了“支气管动脉栓塞术”。

但令老刘和医生都没有想到的是,1‰不到的并发症却落到了老刘身上!

由于老刘体内的支气管动脉分布罕见变异,手术不但没有控制住老刘的咯血,还引起了严重的术后并发症:手术后第二天,老刘发现自己的双下肢不能动了!

噩梦还没结束,持续不断的咯血让内科医生们束手无策,老刘被紧急送到手术室,接受大咯血治疗最后的杀手锏——胸外科手术止血

由于老刘本身有严重的肺气肿,而且血管情况复杂、持续活动性咯血、术中生命体征不稳定,老刘的胸外科止血手术进行得异常艰难。

最终,老刘以失去一叶左下肺为代价,终于控制住了咯血。


SRRSH

最严重并发症找上门

生命岌岌可危


然而,事情并未结束。勉强保住一条命的老刘,术后的并发症问题接踵而来。

老刘出现了反复高热、多重耐药菌感染、气胸、双下肢瘫痪、排尿障碍等一系列问题。

术后胸部CT及气管镜都证实左下支气管手术吻合口已完全脱开,胸外科术后最严重的并发症支气管残端瘘也找上了老刘。

从此,老刘病情每况愈下,不要说脱离呼吸机,连正常的氧饱和度都不能维持,生命岌岌可危。

绝望的老刘和家人抱着最后希望,通过当地医生慕名找到了邵逸夫医院呼吸与危重医学科陈恩国主任医师



微信视频预览查看

气管镜示术后残端瘘
 


SRRSH

唯一的手术选择

只能赢,不能输!


在当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陈恩国医师第一次见到了老刘,躺在监护床上,气管插管,靠呼吸机艰难维持生命。

如果要实现脱离呼吸机、拔除气管插管,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老刘支气管残端瘘和气胸的问题,但这谈何容易!

此时的老刘,连正常的生命体征都难以维持,绝不可能再接受二次胸外科手术,经支气管镜进行瘘口封堵成了唯一的选择。

这是一场高度要求速度和技巧的生命竞赛,并且只能赢,不能输!

幸运的是,监护室床旁手术非常顺利,通过放置14*40mm金属覆膜支架,老刘的瘘口被成功封堵住,术后老刘的病情得到控制,氧合得以维持,使老刘有机会转到了邵逸夫医院RICU


刚转邵逸夫医院RICU时胸部CT(左肺不张伴感染)


SRRSH

奇迹般脱离呼吸机


由于老刘插管时间过久,左下支气管瘘口导致耐药菌感染,反复慢性感染使得老刘消耗严重,加上老刘同时合并严重肺气肿、营养不良等一系列问题,要想脱离呼吸机还是面临着巨大困难。

为了作打持久战的准备,老刘接受了气管切开。通过呼吸科和RICU医生们的共同努力,老刘的气胸吸收了,放置了许久的胸腔闭式引流管也拿掉了。

老刘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转,2个月后,坚强乐观的老刘奇迹般的实现了脱机,终于出RICU了。


SRRSH

又一次高风险手术

术前谈话他说了三个字:“听你的”


出院后老刘继续康复治疗。

但新的问题再次出现!

原先左主支气管支架虽然达到了堵住残端瘘口的目的,但同时也给老刘带来排痰不畅、支架两端肉芽增生等问题。深受困扰的老刘再次找到了陈恩国主任医师。

陈医师仔细评估老刘的情况:如果想要根本解决这些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取出放置已经半年的支架。

老刘的CT显示,左下瘘口已经愈合,但由于支架已经放置半年之久,左主支架已经被肉芽组织严实包裹。

要想顺利取出且不影响已经愈合的瘘口,这又是一个新的挑战!


CT显示左主支架已经被肉芽组织严实包裹


陈恩国医师仔细向老刘交代病情,他告诉老刘,取支架是最好的选择,但存在较大手术风险。

气切后的老刘颈部戴着语音阀,想要表达意见并不容易,他认真聆听陈恩国讲的每一句话,最后说了三个字:“听你的”。


气切后依靠语音阀讲话的老刘


如此高危的手术,这也许是呼吸科最为干脆利落的一次术前谈话了。

多次打交道,彼此的默契让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交流变得异常简单。

不负所托,老刘的支架被顺利地取出,整体情况一天胜过一天。


支架取出后,老刘的肺部情况进一步明显改善


一个月后,陈医师见到再次来院复查的老刘,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老刘整体精神、气色都大为改善。

但老刘还有一个心愿。查房时,他口齿欠清地询问陈恩国主任医师:“我还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说话吗?”

仔细评估后,陈医师建议老刘更换金属气切套管,开始规范的堵管发音锻炼。

在15楼西区呼吸科医护团队的宣教下,老刘的拔管锻炼进行十分顺利。仅仅一周时间,就成功拔除了金属气切套管。


复查气管镜显示老刘气管内的情况也令人满意


9个月来,命运多舛的老刘,经历了大咯血抢救、支架堵瘘、支架取出、更换金属气切套管、堵管锻炼这一系列繁琐复杂的步骤后,而现在,老刘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说话与呼吸了!

拔除气切套管的老刘兴奋地与医生交流

“你若倾信于我,我必全力以赴!”

这一次,幸运的老刘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而这种信任,又何尝不是医生的幸运呢。

感谢一直以来都给予医生支持和信任的你们!

来源:邵逸夫医院
作者: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 张冀松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及出处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高难度,呼吸机,并发症,胸外科,瘘口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