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绝不是将医疗行为“翻”到互联网如此简

2021
07/13

+
分享
评论
易联众
A-
A+

许速 | 中国卫生信息学会健康医疗大数据基层应用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卫生信息学会大数据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医院经济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上海市医改办副主任。

许速强调,互联网+医疗,绝不是将医疗行为“翻”到互联网上如此简单。

数据引领的全新时代,将为所有过去难以破解的问题带来全新解答。看病难、看病贵向来是医疗领域最为聚焦的痛点。大数据、全样本背景下,病种分值付费打破传统付费模式,已在全国多个城市试点。

上观新闻:大数据时代会怎样颠覆传统医疗的规律,将可解决哪些医疗服务中的核心难点?

许速:数据领域有一个定律叫“摩尔定律”,是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的经验之谈。该定律的核心内容是:集成电路上可以容纳的晶体管数目每经过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换言之,处理器性能每隔一至两年翻一倍。未来一定是存储芯片越来越小,存储的信息量越来越大。

这意味着,社会变革的速度将非常快,社会发展一定要顺应数据发展而调整。

全样本、大数据场景下,客观出现的随机事件都有其规律性,代表着偶然之中存在着必然。大数据带来的样本容量增加,样本平均数将无限接近于客观事实。按照传统抽样方法,更容易看到总样本中的大概率事件,而医疗服务中既有大概率事件,又有无数小概率事件,大数据方法所形成的大数据病种组合,由于采用全样本数据分组,分组细,便可既能反映大概率的共性特征,又能体现小概率的个性特征。

在我国公立医院,探索数字化管理已积累了一定经验。建立管用、高效的医保支付机制是新时代医疗保障制度建设的目标之一。以按疾病诊断相关组(drg),单病种分组付费、基于大数据的病种分值付费(dip)为代表的按病种付费改革已成为当前改革的主要方向。

上观新闻:DRG、DIP两种医保支付方式是通过怎样的算法,实现合理降低病人医疗费用支出这一目标的?

许速:医保支付的基础是价格形成机制,因此支付方式改革本质上是价格改革,要对医疗服务的计价单位、付费标准、支付时间和质量标准等进行改革,其最终形成的医疗费用最大化地契合医疗的服务成本。

DRG、DIP两种支付方式在我国现阶段平行推进,两种方法使用的数据来源都是医保结算清单和收费明细,数据标准都是医疗保障信息业务编码。

其中,基于大数据的按病种分值付费(DIP)是通过大数据分析技术,利用患者“疾病诊断+治疗方式”的共性特征对病案数据进行客观分类形成病例组合,再由医保据此付费。dip通过对实际住院病人“疾病诊断+治疗方式”自然穷举组合,反映临床客观现实,通过数据标准化,实施成本低,较易为医院所接受,是我国本土发展的病例组合方式。目前已在广州等71个城市进行试点。

医保支付改革最终目的是逐步转变定点医院和医生的医疗服务行为,促进医院医疗服务行为的规范化和合理化,降低或合理控制医疗服务成本和费用,减少医保基金浪费,使有限的医保基金得到最高效使用。

因此,支付方式改革的设计要考虑“病人全覆盖、基金可持续、流向分级化、诊疗规范化、费用合理化、技术得发展”等原则,建立促进基金支出安全、医生行为转变、病人负担减轻的可持续发展新机制。

采访中,许速为记者示范了可穿戴设备如何自我管理:他将智能手机贴在上臂,轻按一下,通过app即可显示血糖水平。“设备通过物联网连接到手机,制成表格,一天各个时段的血糖水平一目了然。”

在许速看来,互联网是平的,它将彻底改善医疗资源供不应求的现状。通过互联网,病人实现自我管理,一旦需要干预,同质化疾病管理将随时随地开展。

上观新闻:您刚才提及了互联网医疗会催生出许多商业模式。随着可穿戴设备的普及,“互联网+健康管理”是否也是数字化转型的一种趋势?

许速:“互联网+健康管理”的特征是聚焦解决对居民危害高、风险大的健康问题,构建“互联网+健康管理”新模式,为健康管理赋能。这一健康管理优势在于,它颠覆了传统健康管理行业“体验性差、成本高,碎片化、获得性低,流程烦琐,未建立全程、闭环服务体系”等痛点,立足“早期干预、持续关怀、精准诊疗、全程管理”的理念,利用互联网整合了医疗健康大数据、前沿肿瘤筛查科技、优质医疗资源,实行互联网肿瘤早发现模式和高危指标管理。

“互联网+健康管理”为病人提供个性化、有针对性的综合肿瘤防治解决方案,让患者做到“我的健康我知道、我拥有、我管理、我做主”,形成“优质、系统、便捷、经济、高效、个性化、互动式”的管理闭环,打造全生命周期的互联网+健康管理链。

其实,现在市面上已经有不少可以随时随地帮助用户进行健康管理和监控的应用程序。用户绑定应用程序后,每次进食、运动或者睡眠的情况都能通过数据监测及时反馈给使用者。用户如果关注自己的糖化血红蛋白数据,只要严格控制饮食,对照应用程序的反馈,不用医生和外力的介入就能管理得很好。

人们可以从依赖医生进行健康管理的状态转变为通过互联网实现自我健康管理。医生则可以为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疾病建立系统档案,与应用程序进行数据共享和联动,从而提升管理效率、扩大管理面。

上观新闻:您提到了通过互联网实现自我健康管理的话题。实际上,采集并了解自己的健康数据对健康管理非常重要,对于全社会疾病的预防和早发现是否也能发挥关键作用?

许速:这样的尝试其实在上海多个区已经探索起来。例如在闵行区七宝、马桥、梅陇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居民只要刷医保卡或身份证,就能通过“智慧健康驿站”开展自助式检测,获取十几项体征指标。健康驿站通过智能化设备,运用互联网信息技术,可直接将信息系统记录在个人健康档案里,以供家庭医生就诊时参考。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癌症死亡人数高达300万,位居世界第一,中国的恶性肿瘤五年生存率已经从十年前的30.9%提升到目前的40.5%,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但早发现率仅10%。而在日本和美国,肿瘤早发现率达到90%和70%。

根据《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规划纲要,我们要降低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2030年要将肿瘤早发现率提高到30%-40%。也就是说,未来10年间,超过2000万肿瘤患者将被早期筛查出来,平均每年200万人将得到更有效的救治。

怎样实践?通过互联网的优势和“智慧健康驿站”等方式,在基层社区开展筛查评估早期大肠癌,已积累了一定经验,早期大肠癌发现率显著上升。

数据联通万物,带来便捷,突破壁垒,但关乎安全、监管等伦理讨论亦从未停止。

作为上海医改亲历者与实践者,许速直言,数据时代的来临势不可挡,不能因噎废食。怎样权衡新事物的利弊,最优化利用,考验着管理者的智慧。

上观新闻:数字化转型在医疗领域突破了桎梏,带来极大便捷。但万事都有两面性,数字化医疗该怎样完善监管力量?

许速:以我们刚才说的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为例,这只是提供一种机制上的设计,引导定点医院和医生的医疗服务行为向着规范、合理的方向转变,使医保基金在相对科学的情况下得到高效利用。

无论DRG还是DIP,一方面都可以促使医院主动降低服务成本,提高资源利用率,较好地控制不合理的医疗费用,避免医保基金浪费;但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导致医院推诿重病人、分解住院、升级诊断、减少服务等风险,从而可能损害医疗质量。

这就要求医保经办机构进一步强化医保监管,避免或减少上述行为的发生。例如,切实加强对病案质量、临床诊疗质量的监管;根据按病种付费病例的变化情况,有针对性地对可能存在问题的病案进行抽查;利用大数据对病案质量和临床诊疗过程进行分析和评估,根据抽查分析结果并通过相关专家组督促定点医院规范行为和合理诊疗;客观地记录病案和进行编码,保证病例入组的准确性。

上观新闻:最后不可避免地要提及数据安全的问题。大数据时代,大量涉及个人健康的数据都被采集上传,这些健康数据该由谁管理、谁有权查看利用数据?我们又该怎样确保数据安全呢?

许速:从某种意义上说,数据安全的问题是全社会、全行业都面临的问题。需要明确的是,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存在数据安全风险就不去收集和利用数据。不论是出于国家安全的目的还是出于商业目的以及保护个人合法权益的目的,国家都应该通过各种立法和管理手段进行数据管理,在应用过程中建立信用体系、完善安全机制。

来源:上观新闻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互联网,数据,医保,管理,付费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