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城纵火案风波又起,那场心有余悸的网络暴力!

2021
07/06

+
分享
评论
疫苗与科学
A-
A+
6月30日,绿城纵火案中失去妻子和三个孩子的受害者林先生发布了一条微博,宣布已经再婚,并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


这本来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事,然而很多一直以来支持林先生的铁粉却反水了,原因是林先生之前一直在微博上思念亡妻,没想到他一边立有情有义的人设,一边却悄悄再婚生子。感到被骗的粉丝,自然不买账了。

2017年,因为杭州保姆纵火案,微博上诞生了一个流传至今的封号:微博三蛆。

所谓的“微博三蛆”,自然是骂人的话。获此殊荣的三个大V,分别是: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烧伤超人阿宝、奥卡姆剃刀。

那段时间,我们三人在网络上遭受了近乎疯狂的辱骂,其言辞恶毒下流的程度,超出所有人的想象。我们三个人的照片被P成魔鬼,P成僵尸,P成遗照,被以你所能想到的的和想不到的各种方式羞辱。

攻击不仅在线上,我们工作单位都受到了疯狂的骚扰和围攻,医院电话被打爆,各种暴烈恶毒的语言不堪入耳,甚至家人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

当时在微博上,谁敢为我们说一句话,立刻就会被打成小蛆,被疯狂的撕咬和围攻。

而这一切的原因,仅仅是我们在杭州保姆纵火案中说出的一些事实和道理,不被林先生和他的支持者喜欢。

所谓的“微博三蛆”,到底有什么丧心病狂的恶行呢?

先说说“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以下简称理记),他是微博三蛆中的蛆王。

在事件发生后,理记到杭州对事件进行了采访。

在采访过程中他得知:死者家属,也就是林先生,已经在和绿城方面谈判赔偿问题。在被问及赔偿目标的时候,林先生的律师对绿城方面称:有个标准供你们参考,香港有个类似案例,一个孩子赔一个亿。

事后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得知此事后,理记并没有因此对家属有什么不敬,也没有贸然把这些消息公之于众,而是发了下面这样一个微博,希望绿城能善待家属,最大限度的满足他们的需求,弥补受到的伤害。


没想到,林先生立即在微博上把理记给挂了,称: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和绿城有任何协商结果!(注意:理记说的是在协商,林先生说的是没有协商结果)我希望发表此类消息的网友请以真相说话。

此后,林先生又发微博称:我只要公道,在真相未明之前,我不会和你们协商,更不会谈赔偿!

理记说双方在协商,而林先生公开否认在协商,双方必定有人撒谎了。

事后,事实证明撒谎的是林先生。

但当时,理记遭到了林先生支持者近乎疯狂的攻击,指责他造谣,指责给绿城洗地。

有位支持林先生的女大V更是认为:“理想记的言论,一字都不提林先生讹钱,每个字都往这个方向引。”

理记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微博到底哪里写错了?咋就成了给绿城洗地了?

这时候,一个之前对理记毕恭毕敬微博小人物和理记微信聊天,询问相关情况。内心苦闷又毫无防备的理记,就把自己了解到的林先生不仅在和绿城协商,而且提出了巨额赔偿要求的信息,私下告诉了他。

没想到,这位转头就把两人私下聊天记录公布到了网上,大骂理记造谣:林先生明明没协商,林先生明明不要钱,你却和人说林先生在谈判,而且提出巨额赔偿,你造谣,你给绿城洗地!

这位小人物,凭借这次漂亮的出卖,涨粉数十万,一下跻身微博顶级大V行列。

然后,又有人言之凿凿的称理记收了绿城五十万,给绿城洗地。

那位女大V称:理想记不久前还抱怨孩子补课费高,现在却有钱去欧洲旅游,肯定是拿了绿城的钱!

什么叫红口白牙?什么叫口舌杀人?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顺便说一句,理记是个富二代兼官二代,家里开着温泉度假村,自己住大别墅。

就这样,理记遭到了无休无止的近乎疯狂的围攻和谩骂,并成功的成为微博三蛆之首。

后来,某知名记者跟进调查这起事件,其调查内容证实理记完全没有说谎,说谎的是林先生一家人。

理记本以为沉冤得雪,没想到,网上有人提出了新的理论:善意大于真相,共识大于真相。

你虽然说的是真相,但你没有善意,所以你还是蛆。

你虽然说的是真相,但你没有和大家达成共识,所以你还是蛆。

至于善意和共识的评判标准是什么?对不起,我们说了算。

反正,之前认为你造谣说谎,骂你是蛆,我们是正义的。

现在,事实证明你没造谣没说谎,但我们依然骂你是蛆,因为我们认为你没有善意,我们认为你不符合共识,我们还是正义的。

就这样,微博三蛆中蛆王的帽子,牢牢扣在理记头上,再也甩不掉了。

那么,阿宝又是怎么成为“微博三蛆”之一的呢?

对这件事情,我一开始没有要参与的意思,但后来网络舆论完全一边倒,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林先生为了从绿城那里讨要公道,把老婆孩子放在冰柜不予下葬,在小区公共场所设置灵堂,不断制造声势煽起舆情,以逼迫绿城妥协。

林先生的这种套路,作为医生我实在太熟悉了。

亲人死在医院,不予入土为安,而是停尸医院,在医院摆花圈设灵堂,索取高额赔偿。

这样的医闹,实在太多了。

作为一个医生,作为一个对医闹挟尸要价行为恨之入骨的人,我对林先生一家的上述行为反感到极点。

我不相信,一个不让自己亲人及时入土为安,用亲人尸体作为谈判价码索要“公道”的人,会真的爱自己的亲人。

在我看来,林先生这种行为,和挟尸要价的医闹,实在太相似了。

林先生要的“公道”到底是什么,见过医闹的医生大概都心知肚明。

林先生认为,他的“公道”,至少值一个多亿。

一开始,考虑到林先生毕竟失去了骨肉至亲,我也就没多说什么。

到后来,林先生公然撒谎,他的支持者把说了实话的理记置于网暴之中,我实在看不下去去了。

于是我站出来支持理想记,并对林先生一家迟迟不让死者入土为安,在小区公共场所设灵堂索取巨额赔偿,以及明明巨额索赔却撒谎说自己没有协商等行为予以了批评。

我认为我的批评还是很克制的,但没想到,我捅了一个天大的马蜂窝。

当时的林先生,有无数网络大V和千千万万的支持者,正义加身,悲情护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到现在,回想起自己四年前遭遇的这次疯狂的网络暴力,我依然心有余悸。

除了铺天盖地不堪入目的各种羞辱谩骂之外,数以万计的人以打电话和到我们医院微博和北京卫健委各级部门微博举报的方式,异口同声的要求:开除“方宁刚”。

我有一个平时挺仗义的朋友,前脚和我打电话对我表示支持,后脚就被逼的在微博上发声明:阿宝死了我都不心疼。

我当时能全身而退,纯属侥幸,因为正义网友们接到的文案把我名字搞错了,把“宁方刚”给写成了“方宁刚”。

如果有十个正义网友搞错我的名字,那是偶然。

如果有一百个一千个正义网友搞错我的名字,那也可以视为偶然。

但在当时,数以万计的正义群众集体围攻医院和各部委官微,而且全部整齐划一的把我名字搞成了“方宁刚”,气势汹汹义正辞严的要求“开除方宁刚!”

对这种现象,只有一个合理解释:网络公司动员水军围攻我的时候,不小心在文案中把我名字写错了。这数以万计的正义网友,拿到的是同样的错误文案。

能当上领导的,无不是情智双高之人,面对这种雷人的情况,领导稍微一琢磨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幸亏这个“方宁刚”帮助领导识破了这些正义群众的真面目,我才侥幸全身而退。

这件事情的一个极其巨大的副作用,就是让我成了北京医疗系统的一个笑话。

那段时间每次和卫生系统领导和医疗圈朋友吃饭,这个“方宁刚”的笑话都要被人讲半天,每次大家都笑的前仰后合。

真特么令人肝肠寸断!

经过此事,阿宝成为当仁不让的微博第二蛆。

至于微博第三蛆,则是奥卡姆剃刀老师。

这起事件,奥卡姆老师并没有深度参与,对涉事人也没有评价,仅仅就保安是否阻挠救援和消防栓是否有水的事实问题进行了求证。

然后,他就被有组织地围攻,作为“微博三蛆”上了热搜。

网上汹涌的谩骂倒在其次,奥老师家人的生命安全都被威胁了,他被迫去派出所报了警。

奥老师后来感慨:这场风波刷新了我的三观,某些人能心黑到这种地步,令人叹为观止。

不知不觉,四年过去了,微博三蛆,已经成了自媒体江湖上众人皆知的称谓。

没想到,一夜之间,林先生翻车了。

很多人回想起当年的场景,发现原来微博三蛆当初说的才是对的。

一个网友给我这样留言:

没想到,四年前的蛆,今天竟然赢(蝇)了。

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

你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完)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林生斌,欺骗,绿城纵火案,再婚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