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维泽卸任CEO!回首他执掌默沙东的黄金十年

2021
07/06

+
分享
评论
医学中文网
A-
A+

默沙东公司官网显示,Kenneth C. Frazier(中文名:福维泽)已于7月1日卸任默沙东首席执行官(CEO)一职,由该公司前首席财务官(CFO) Robert M. Davis(戴福财)接替这一岗位。


福维泽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为默沙东工作了整整30载。在担任CEO期间,他有力避开因明星哮喘药物Singulair专利悬崖带来的经营危机;平稳维持糖尿病药物Januvia/Janumet的市场份额;在HPV疫苗Gardasil的基础上新增9价苗Gardasil 9以延长产品生命周期;重振默沙东研发部门并请回Roger Perlmutter博士,推动开发了家喻户晓的PD-1药物Keytruda。


在默沙东并购后遗症导致的裁员与官司缠身的情况下,福维泽临危受命接替CEO头衔,并在掌舵期带领默沙东重新回到了全球TOP3的位置。他被行业视作默沙东历史上除了创始人乔治默克之外,另一位备受业界尊敬的传奇式掌门人物。


福维泽博士


   从法律顾问到MNC掌门人


上世纪90年代,从哈佛大学法学院博士毕业的福维泽在费城的一家事务所开启了他的律师生涯,并且通过一件非常棘手的案子一战成名。据外媒报道这是一项发生年代久远、为死刑被告进行辩护、诉讼成功率极低的案件,最后福维泽和两名同事对此案进行多年调查后推翻原有定论,为被告赢得诉讼,使原被判为死刑的辩护者最后被重审无罪。


作为一位学习法律的非裔美国黑人,福维泽年轻时最崇拜的偶像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Marshall,然而命运却让他成为了一位制药行业的商业领袖。


随着在诉讼界的名气大增,福维泽在代理一部分个人诉讼的同时,也渐渐被企业界所熟悉。彼时美国第二大制药公司默沙东就是福维泽服务客户之一,以第三方法律顾问的身份与默沙东合作。


1992年前后,福维泽选择从乙方来到了甲方,加入默沙东公共事务部担任总法律顾问。四年后(2006年11月),福维泽晋升为高级主管,同时担任默沙东执行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在这期间,最为业界知晓的是,他带领团队以不到50亿美元的代价结束了默沙东明星止痛药Vioxx(罗非昔布)引起心脏病和中风副作用的几乎所有诉讼案件。


这一诉讼成本远低于彼时分析师及董事会此前预估的180亿美元。对于企业来说,能为公司节约运营成本也是一种极强的核心竞争力。董事会看到福维泽这一潜质之后,将其提拔为默沙东全球人类健康业务总裁。


福维泽在这一职位上任不久,默沙东董事会从“友商”辉瑞的几起大并购中看到了商业经营的另一种捷径,默沙东在2009年对外宣布将以411亿美元收购先灵葆雅。事实上,与所有大药企的兼并一样,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一波三折后,福维泽还是将先灵葆雅纳入旗下。


然而,刚刚并购了先灵葆雅的默沙东,正处在并购磨合期,面临重重困难,其中包括业务聚焦调整、裁员等窘境。短暂担任默沙东全球人类健康部门副总裁兼总裁后,福维泽在2010年被临危受命担任总裁一职,并在2011年初迅速升任首席执行官(CEO),此后一直留任至今日退休。


   执掌默沙东的黄金十年


在福维泽担任CEO之前,这家创立了100多年的老牌药企已历经了多轮CEO更替。尽管其前任Richard Clark(理查德·克拉克)在任期间推出了多款重磅新药,比如HPV疫苗Gardasil、治疗糖尿病的DPP-4抑制剂Januvia/Janumet等。


并购先灵葆雅之后,加上产品的推陈出新,默沙东销售额在2010年时达460亿美元,较前一年几乎翻了一倍,且重新回到全球前三药企的位置。值得一提的是,默沙东在这场交易中最大收获是它在初期根本看不上眼的K药。


福维泽薪酬一览
注:1)Januvia与Janumet均含同一活性成分合并为一类;
    2)Gardasil与Gardasil 9因主成分相近进行合并。


虽然并购和新产品让默沙东的发展如虎添翼,但常年积累的职业敏感性让福维泽预判到这背后暗藏的“专利危机”。在他看来,对于制药企业而言,仅仅通过外部并购并不是长久之计,只有加强内部研发、源源不断地推出新产品才可能让企业立于业界不败之林。


因此在上任第一年,为了让董事会通过80亿美元的巨额研发费用预算,福维泽与董事会开展了斗智斗勇的游说。然而在当时,要说服董事会增加研发费用并非易事,尤其是彼时默沙东的股票表现明显落后于通过削减研发而做大利润的辉瑞。因此,目光短浅的投资者并不是十分认可福维泽的看法,华尔街当时也不看好默沙东。


人类是一种很神奇的物种,哪怕是被智囊团包围的默沙东董事会,必须要尝到苦头之后才会重视先见者的预判。到了2012年,默沙东抗过敏和哮喘病用药的“战斗机”Singulair(孟鲁司特钠)失去了专利保护,销售额呈“降落伞”式下跌,较前一年下跌30%。这个时候,董事会开始着急了。


福瑞泽再次向董事会阐述了加强研发创新的重要性,他甚至在董事会上信誓旦旦地表示,虽然眼下默沙东总营收在巨额缩水,以及公司股票面临降级和被投资者质疑的等多重危机,他希望董事会能继续重视研发的重要性,并有信心带领默沙东走出“瓶颈期”。如果在此情况下无法兑现相应承诺,他甘愿被降薪革职。


“坚持创新的理念、对未来充满信心、并勇于承担责任的领袖力”不仅让董事会吃了一颗定心丸,也帮助默沙东克服了即将面临的一系列挑战。至此,默沙东在创新开发方面坚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加强与外部科学家合作获取最前沿的科学发现信息;另一方面深耕公司内部产品的研发,包括重启K药临床研究等等。


2013年,福维泽邀请曾离开默沙东加入安进公司的Roger M. Perlmutter(罗杰珀尔默特)回来接替即将退休的首席科学官(CSO)Peter Kim。Perlmutter接手之后,一边精简庞大的研发架构以提高研发效率,一边增加公司对生物药和生物类似药的投入。


虽然受孟鲁司特钠专利悬崖、骨质疏松药阿仑膦酸钠和胆固醇药物依折麦布、降脂药辛伐他汀等产品销量下降等多因素影响,默沙东在2013年总销售额较前一年下降7%。但这一年也并不是没有亮点,其HPV疫苗Gardasil的销售额18.31亿美元(+12%),超过了Janumet(西格列汀二甲双胍复方制剂)当年收入。


默沙东2016年的销售额与2015年持平,原因之一是其丙肝药物的市场份额下降,这使得福维泽的工资大幅缩水,由前一年的2450万元降至2180万美元,且这种状况维持到了2018年。


福瑞泽的收入在2019年大幅上涨,主要原因是默沙东在PD-1领域打了几个漂亮的仗。Keytruda的巨大成功,并在2020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44亿美元,仅次于AbbVie的免疫学庞然大物Humira,并在全球范围内改变了癌症的治疗格局,也为福瑞泽的职业生涯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福维泽除了在产品开发方面展现了其运营公司的天赋,其在用人方面也是未雨绸缪。默沙东即将上任的CEO戴福财是福维泽于2014年从百特(Baxter)挖来的CFO,后者曾是百特药物输注、肾科、麻醉、营养等医疗产品业务总裁。


与福维泽背景相似,戴福财也非医药专业出身,他在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在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迈阿密大学获得金融学士学位。


戴福财博士


福维泽钦点戴福财的理由是,后者一直在帮助默沙东采取正确行动,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医疗环境,同时继续致力于投资科学创新,董事会预计这将推动默沙东未来的增长。戴福财同时表示,他将延续福维泽的创新战略,使默沙东成为一流的研发密集型生物制药公司。


  为社会正义奔波的药企CEO


2015年,福维泽当选为美国药物研究和制造商协会(PhRMA)会长,由此也开启了他以黑人商业领袖的身份与为社会公平正义而奔波的生涯。


2017年8月12日,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一场白人种族主义集会演变成暴力冲突,造成“至少3人死亡、34人受伤”。对此事件,彼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声明没有点名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等极端右派,而是指责了“多方的的仇恨、偏见和暴力”。


为了反抗特朗普这份隐晦声明不满的表态,福维泽直言不讳地指出,作为默沙东的CEO,出于个人良心,他有责任站出来反对极端主义,随后立即宣布从特朗普的制造业委员会辞职,并引发了该委员会的大批成员离职,以至于该协会不得不解散。


虽然这种精神似乎与一些商人倡导“闷声发大财”的理念背道而驰,然而此事件不仅提高了福维泽个人声誉,也帮助制药行业赢得了更多社会认可及消费者的赞誉。


2018年,福维泽被《财富》杂志评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一,也被《时代》杂志评为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2019年,他成为首位获得福布斯医疗保健终身成就奖的人。今年年初,他还被《首席执行官》杂志评选为年度“最佳CEO”。


2020年5月,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因涉嫌使用一张20美元假钞被警方逮捕。当弗洛伊德被戴上了手铐后,一名白人警察将其按倒在地,并用膝盖死死抵住他的脖子长达7分钟,致其窒息死亡。对此事件,福维泽也是第一时间站出来表态,并表示,“非裔美国人群体从这段录像中可以得出的一点是,这位遇害的非裔美国人,可能成为我,也可能成为其他任何一个非裔美国人,非裔在这个国家低人一等。”


福维泽在坚决倡导社会正义与经济包容性方面,甚至早已经跳出了其所在公司的范畴,甚至指出即使在默沙东,黑人在整个医疗行业中所占的比例也严重不足。他加入了一个叫做OneTen的联盟,这个联盟计划10年内雇用100万非裔美国人,并帮忙他们提升技能找到养家糊口的工作并获得晋升。


随着福维泽的卸任,默沙东也正在经历着新一轮的人事变动。福维泽曾经三顾茅庐邀请重回默沙东执掌研发的Perlmutter博士于今年3月加入康桥资本,担任科学合伙人及科学顾问委员成员。业内人称“小贝总”的中国区总裁Joe Romanelli罗万里放弃了默沙东总部授予的美国市场总裁晋升机会,选择加入了中国本土的生物创新药公司箕星药业。


编辑手记


福维泽和继任者戴福财是制药行业内为数不多的非医药专业背景出身的CEO,但他们身上的共同点除了经营商业的天赋,另一方面就是闪耀着人性关怀的光芒。医药魔方谨以此文向福维泽这类带领医药事业不断进步的重磅人物致敬,并永远铭记与“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如出一辙、令人敬畏的从业理念。


“我们应当永远铭记:药物是为人类而生产,不是为追求利润而制造的。只要我们坚守这一信念,利润必将随之而来。如果我们记住这一点,利润从来不会消失:记得越清楚,利润就来得越多。我们不能站到一旁去说我们发明了一种新药就已经大功告成了。在我们找到一条有效途径,把我们的最佳成果带给每一个人之前,我们决不能停下来。”

——乔治默克


参考资料:

1.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merck-ceo-calls-private-industry-to-stabilize-society-amid-racial-injustice-economic

2.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merck-ceo-calls-private-industry-to-stabilize-society-amid-racial-injustice-economic

3.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merck-announces-second-quarter-2012-financial results

4.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merck-s-frazier-bets-on-science-over-short-term-gains

5.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coronavirus-tracker-hydroxychloroquine-fails-va-study-fda-approves-at-home-sample-collection

6. https://www.fiercepharma.com/special-report/kenneth-frazier-top-15-highest-paid-biopharma-ceos-2019

7. https://www.fiercepharma.com/special-report/kenneth-frazier-merck

8.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ken-frazier-to-retire-as-merck-ceo-after-10-year-run-handing-baton-to-cfo-robert-davis

9. https://www.msd.com/leadership/kenneth-c-frazier/

来源:医药魔方      作者:玉见

编辑:Leon

审核:Flavia Peng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默沙东,维泽,董事会,CEO,研发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