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詹积富:我亲历的三明医改

2021
07/02

+
分享
评论
魏子柠说
A-
A+

   

导   读:

作为三明人,我有幸见证了三明医改的进程。

我所居住的美丽山城在绘制“医改蓝图”中精雕细琢,以时间为轴,药品虚高的“挤出线”、医护人员的“年薪线”、医疗资源的“下沉线”、惠民利民的“民生线”……一条又一条改革路径,记录下了三明医改的轨迹。

做完一次骨科手术后,黄林新打电话和我分享了一件喜事

2012年2月,三明医改正式启动。

第一个动作,是将129种辅助性、营养性且历史上疑似产生过高额回扣的药品品规,列为第一批重点跟踪监控对象。

措施实施一个月后,原本一直刹不住的“医药费用猛涨”立马回落。当年5月,当我看到最新统计报表时,“吓了一跳”:全市22家公立医院药品费用环比下降1673.03万元。这意味着什么?我粗略算了一下,一年差不多能节省两亿元。

果然,2012年底,三明市职工医保统筹基金首次结余2200多万元。这让我们的医改团队看到了曙光,也说明我们找准了医改的核心症结——药。

第二个动作,是取消“以药养医”。从2013年2月1日起,三明市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实行县级以上医院药品零差率销售。医院由此而减少的差价收入,在不增加患者负担的前提下,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政府补助、加强医院内部管理等措施进行弥补。

第三个动作,是建立跨地区药品采购联盟。在保证药品质量的前提下,实行最低价采购,严格落实“一品两规”“两票制”和药品采购院长负责制、提升医疗服务价格等政策,斩断药品和医院之间的利益链条。

这一个个掷地有声的改革措施让患者真正受益。2017年的一天,时任将乐县医院副院长黄林新在做完一次骨科手术后,打电话和我分享了一件喜事:过去用于骨科手术固定的髓内钉,平均费用为1.7万元,现在下降到9500元至9700元;手术费用从1400多元上涨到2000元左右;患者自付部分则从1.2万元下降到6000元。

从他告诉我的三个数字上看,医院耗材的价格降了,医生的劳动比以前值钱了,患者的负担减轻了。

“杜绝桌下的‘灰色回扣’,做大桌上的‘阳光年薪’”

2013年,三明市开始推行院长年薪制,试行医师、技师年薪制。

院长年薪制实施后的第一年,我参加了年薪制考核第一站——对三明市第一医院的考核。2014年1月15日上午9点,我与医改领导小组其他成员分成两组,分头对第一医院的服务评价、办院方向、平安医院建设、管理有效、发展持续等五大类别34个指标进行考核。

在第一医院行政楼这边,我们将“职工对院长满意度调查表”随机发给30位医院职工。在门诊部、住院部这边,我们将“三明市公立医院群众满意度调查问卷表”随机发给30位患者。一个多小时后,打满勾的60份调查问卷全部交回到考核组手中。

在经过为期12天的考核后,2014年1月27日,三明市公布22家公立医院院长2013年度绩效考核结果。其中,第一站考核的第一医院得分为90.04分,院长黄跃拿到的年薪为31.51万元。

在院长年薪制实施后的第二年,2015年8月14日,三明市进一步完善公立医院薪酬制度,对全市县及县以上公立医院实行“全员目标年薪制、年薪计算工分制”,并实行同工同酬,突破人事编制与聘用的界限。年薪计算由基础工分、工作量工分和奖惩工分三个部分组成,彻底打破了人员工资与科室创收挂钩的分配模式。

2015年,尤溪县医院尝试开发“工分制”考核软件系统。该院院长杨孝灯时常打电话向我咨询相关的政策。

“2013年,我们医院对所有医生实行年薪制后,将工资总额50%左右的‘大蛋糕’给了医生,用年薪制‘买断’医生的处方权,杜绝医生桌下的‘灰色回扣’,做大桌上的‘阳光年薪’。”在实施医生年薪制以后,杨孝灯告诉了我这个令人欣喜的变化。

2015年,还有一件事令我印象深刻。该年6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团到三明市调研。在汇报会上,时任尤溪县中医医院内科主任医师毛祖冠说:“在未实行医生年薪制之前,我一个月奖金、绩效加起来,可以拿6000多元,一年折合起来就是7万多元。实行医生年薪制后,2014年,我的绩效考核为80分,拿到20多万元年薪。”

“医院对医生医疗检查、用药、治疗‘三合理’等,制定了绩效考核指标。现在,医生开大处方的事情,基本上被遏制了。”我清晰地记得,这是毛祖冠的原话。

最新统计数字显示,三明市22家县级及以上医院职工工资总额,由2011年的3.82亿元增至2020年的15.57亿元,是改革前的4倍多。

县域医疗机构从“彼此竞争”转向“一体协同”

2017年7月11日,我和同事来到尤溪县总医院坂面分院——坂面镇中心卫生院门口时,一张悬挂在墙上的“专家行程日期安排表”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从医20多年的詹德尚,是列在表上的一位专家。这一天,按照计划安排,他来到距县城25公里外的坂面分院看诊。

上午7点55分,在坂面分院,患者吴德堪已在候诊。吴德堪这次看病的总费用是153.12元,其中,自付35元。在家门口,吴德堪不仅看上了县医院来的专家,还省下了外出看病的往返路费和时间。

坂面镇患者有这样的实惠,得益于2017年4月21日组建的尤溪县总医院,这也是三明市组建的第一家总医院。

2017年1月,三明市拓展改革新路径,以组建总医院为载体,以实施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为切入点,全面建设紧密型医联体(总医院),并选取尤溪县、将乐县作为全民健康四级共保试点,为群众提供全方位、全过程、全周期的卫生健康服务。总医院以县医院和中医院为龙头,将县域内所有县、乡、村公立医疗机构整合为一体,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

总医院的组建,打破了县域内医疗机构在行政、财政、医保、人事管理等方面的壁垒,建立起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的运行机制。

2018年的一天,我在将乐县总医院看到,他们在使用居民健康管理系统和健康“大数据医生”。在总医院康复管理部会诊中心,医生张伟通过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对白莲分院93岁的患者张招妹进行会诊。通过远程心电、远程影像诊断,张伟很快开具了诊断书。

在将乐县,还有一件事让我感触颇深。那一天,将乐县总医院漠源分院的医生李莉琼,带着最新的“秘密武器”——健康检查一体机来到漠源乡漠源村,给75岁的患者廖寿英看病。不一会儿,在健康检查一体机上,廖寿英老人的体温、血糖、血压、血氧、尿常规、心电图等数值便弹出,第一时间上传到县总医院的健康管理中心,实现居民健康档案的实时更新。

从将乐县回来后,我很感慨:三明医改先后经历了“治混乱、堵浪费”和“建章程、立制度”两个阶段,现在已进入“构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新时代健康保障体系”的第三个阶段。

目前,三明市共组建总医院10家。

在党的领导下,一代又一代“基层卫生人”坚守岗位,紧跟时代节拍,忠诚履行居民身边“健康守门人”的职责,在平凡中留下了不平凡的印迹。

为庆祝建党100周年,本专栏撷取一个时代印迹,讲述一个感人故事,梳理一段改革历程……从点点滴滴中,和大家一起感受时代脉动,启航基层卫生健康事业新征程。

文:福建省三明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 詹积富

来源:今日头条

声明: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患者,医生,药品,医改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