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大品种,这些药企领跑

2021
07/06

+
分享
评论
赛柏蓝
A-
A+


来源/赛柏蓝
作者/木木

 
 1 

药企扎堆布局


6月29日,中国药监局(NMPA)药品审评中心(CDE)网站显示,获批上市销售的中国首个原创抗体偶联药物(ADC)新药维迪西妥单抗(“注射用重组人源化抗HER2单抗-MMAE偶联剂”)正式纳入突破性治疗品种,适应症为既往接受过曲妥珠单抗和紫杉类药物治疗的HER2阳性存在肝转移的晚期乳腺癌患者。该适应症正在中国开展Ⅲ期临床试验。
 
此前一日,PolyphorAG 宣布 Balixafortide 与艾日布林联合治疗HER2阴性、局部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的全球III期临床失败。复星医药曾以1500万美元首付款的价格,获得该药中国地区商业化权益。
 
除 Balixafortide 外,复星医药还拥有 3 款处于临床阶段的乳腺癌药物和 3 款已获批上市的乳腺癌药物,尤其是已上市的 HLX02(汉曲优,欧盟商品名:Zercepac)是中国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曲妥珠单抗。
 
辉瑞、礼来等制药巨头也早早布局,掀起了对中国乳腺癌治疗市场的竞逐。2018年8月,辉瑞的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商品名:爱博新)成为首个在华上市的CDK4&6抑制剂。礼来中国在今年3月宣布其乳腺癌新药——CDK4&6抑制剂唯择(阿贝西利片)在华正式上市。数据显示,阿贝西利片在国外获批后,销售额持续攀升,已经为礼来贡献近10亿美元的收入,成为其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药物之一。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2月公示,阿斯利康1类新药AZD9833获得三项临床试验默示许可,拟开发治疗乳腺癌。公开资料显示,AZD9833是一款在研口服雌激素受体降解剂(SERD),在中国境外已进入3期临床开发阶段。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提出,在肿瘤5年生存率上提升15%。目前,各大药企都纷纷布局创新药,而从外资企业布局的领域来看,主要聚焦的赛道之一就是肿瘤,乳腺癌成为热门赛道。
 
 2 

国内市场规模超500亿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最新癌症负担数据,2020年全球新发乳腺癌226万例,首次超过肺癌(221万例),成为了全球最常见的癌症。其中,激素受体(HR)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乳腺癌占到乳腺癌总数的约70%。虽然目前已有许多不同类型的乳腺癌疗法获批,但患者仍在存在巨大的临床需求。
 
随着乳腺癌发病人数的持续增长及创新药物的不断上市,我国乳腺癌药物市场规模保持快速增长。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我国乳腺癌药物市场规模已达501亿元,同比增长11.33%。
 

(数据来源:观研天下整理(shz))
 
我国目前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的药物从药物属性上可以分为三大类,以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为标志性药物的单抗类;针对于HER2/1/4等靶点的小分子药物,以拉帕替尼、奈拉替尼、吡咯替尼为主的小分子类;靶向与化疗药物的偶联物,以T-DM1为典型的ADC类。
 
据前瞻研究院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20家国内企业在进行ADC药物的开发,当前针对Her2靶点的ADC药物进入到临床阶段的有数款。从披露的临床试验数据和临床项目看,Her2-ADC药物可能在Her2+乳腺癌以外的其他适应症上获得突破。
 
HER2国内在研ADC药物(临床阶段)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IQVA数据,2018年2019年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在我国重点城市公立医院的销售额分别为12.90亿和18.32亿,增速分别为49.9%和42%;帕妥珠2018年上市后,单季销售额从381万激增至5007万。
 
曲妥珠单抗重点城市公立医院销售额(单位:万元)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帕妥珠单抗重点城市公立医院销售额(单位:万元)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乳腺癌药物研发市场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3 

机遇中藏“阵痛”


据相关数据统计,2015年1月1日至2021年4月2日期间,我国乳腺癌药物临床试验占全球比例为15.9%。相较于2005年1月1日至2015年1月1日的占比8.9%,翻了一番,足以反映乳腺癌药物临床试验的热度。
 
2021年4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评审中心杨志敏部长公开介绍,新药上市审评在改革后进行了提速。在临床试验的不同研发节点,进行沟通交流,申请突破性认定、附条件及优先审评。
 
杨志敏部长分析了截至2021年4月的国内乳腺癌已获批代表性药物。化疗药方面,新增获批了艾立布林和优替德隆;内分泌治疗方面,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和阿贝西利的获批提高了患者获益;HER2靶向治疗药,新增了自主研发的吡咯替尼和伊尼妥单抗。
 

(图片来源:杨志敏部长PPT)


在看似欣欣向荣的的乳腺癌药物研究中蕴含着不少隐忧。同靶点的不同结构小分子产品大量申报,同一个靶点、不同或相同单抗的不同结构ADC大量涌现,研究人群扎推,联合与单药的选择,后线与前线的选择这样的研究现状,存在着浪费资源、研发时间延长、同质化产品增加等不同方面的困境。
 
此外,由于创新药的超长研发周期,一些药企为了快速提高研发能力、获得创新药,采用License-in(授权引进模式)模式。药企向“产品授权方”支付一定的首付款,并约定一定金额的里程碑费用(按品种开发进展)以及未来的销售提成,从而获得产品在某些国家(地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商业化权利。
 
一般来说,药品上市前需要先经历临床前阶段、临床一期、临床二期、临床三期、上市申请、上市批准这几个阶段,而License-in可以引入不同阶段的药品。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生物医药公司与海外企业达成的新药“license-in”授权合作数量超过30个,引进方包括百济神州、再鼎医药、齐鲁制药、先声药业、复宏汉霖等20多家公司。
 
2017年7月14日成立的云顶新耀,曾依靠License-in,获得了国外8款创新药的“代理权”,创造了用2亿美金“撬动”20亿美金的神话。事实上,License-in最大的特点是“快”,但快也意味着风险与不确定性。
 
CXCR4抑制剂临床失败,复星医药近亿元打了水漂。基石引入的Avapritinib在GIST临床失败,百济引入的核衣壳抑制剂Vebicorvir在乙肝II期临床失败,都表明了License-in模式的风险。毕竟,新药开发之路,风险与获益一直并存。
 
本文版权归赛柏蓝(ID:Mic366)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引用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乳腺癌,药物,临床,上市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