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医疗风口来临,专家:发展的春天到了,但过程一定是大浪淘沙

2021
07/01

+
分享
评论
百康医疗
A-
A+

“这两年很多人来问我,投资医疗的话可以选择哪个方向,我都建议他们可以关注康复,这是我个人很看好的一个社会办医能做出成绩的方向。”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常务副会长赵淳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但同时赵淳也坦诚,部分民营康复医院虽然设备硬件设施齐全但门可罗雀,最后名存实亡的情况并不罕见,社会资本投入医疗领域应避免盲目。

今天已经是68岁的老何脑出血术后卧床的第98天了,医院医保报销的半年“黄金期”即将过去,接下来应何去何从成了女儿何辰(化名)最头疼的问题,“继续在医院的康复科病房住着,去护理院,还是去“医疗+护理”结合的康复医院?如果选择去康复医院,应该选哪个?”
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1年-2018年,国内康复医疗服务诊疗人次整体呈增长态势,门急诊人次和出院人数年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10.2%和22.5%,预计未来十年,诊疗人次将以超过历史水平的速度进行增长。
“慢性病患病率上升、健康消费需求升级及国家政策支持等多因素驱动,康复医疗发展的风口来临,应该积极抓住这一机遇。”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常务副会长赵淳接受健康时报记者的记者表示。

患者:走向“医养结合”的康复医院
“我爸是突发的脑溢血,做完两次开颅术后就卧床不起了,从神经外科病房转到康复科病房治疗之后,情况逐渐好转,现在意识是清醒的,肌肉也有正常反射反应,就是没有自理能力,必须要请有资质的护工帮忙照看,每个月住院费医保报销后并不贵,但加上护工费也接近万元了。”何辰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按照北京医保报销规定,参保人员因“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及损伤”进行物理、康复治疗的,医疗保险基金仅支付其发病后6个月内的物理、康复治疗费用,这意味着已经住院98天的老何如果要继续在医院康复科病房住下去,何辰需要为这一张床位多支付比现在贵一倍不止的费用。
虽然老何所在的医院是一家大型三甲综合医院,但康复科却是一个很小的科室,“我爸转去康复科之后我才了解到,医院整个康复科病床加起来不到50张。”何辰觉得,在医保不能继续报销的情况下,让老人家继续在这里待下去,钱花得也不值,老人家也憋屈。
经过多方打听之后,何辰决意为老人换到一家条件更好的,能同时提供医疗和养护服务的康复医院。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2018年发布的研报显示,康复专科医院数量增至637家,其中公立医院152家,民营485家,公立医院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0.6%,民营年复合增长率则为17.7%。
赵淳向记者分析,国内康复医疗领域社会办医表现亮眼的原因是,社会资本往往青睐公立医疗体系缺口领域和专科医院领域,并且康复医院较综合医院相比投入较低、医疗风险较小、社会资本进入更易实现预期的投资回报。
“一家公立医院做得再极致,康复医学科对于它来说也是一个科室,但是现在的患者对于愈后的要求更高,希望活得更好,更有尊严。”赵淳表示,康复科的重点在于患者功能的恢复,院内的服务、设备、环境等更为重要,而这正是社会办医的优势。

医保是决定民营康复医院生死的关键?
不过,现状对于一家普通的民营康复医院来说,并非十分地乐观。
“近10000平米的建设面积,康复治疗区域占80%左右,备齐涵盖神经康复、老年康复、疼痛康复以及要开展各种临床诊疗项目的等必需的康复治疗设施,100张病床,一个病区大概只设置25张病床,分单人间和双人间,备有独立卫生间 ,还有医院食堂的营养餐配备,这个住院条件相对于很多三甲医院而言,已经很优越。但很多时候医院的床位都是不饱和的。”北京一家一级民营康复医院的投资者向健康时报记者透露,康复治疗医保报销规定的半年期限是从医生下处方诊断的那一天开始计算,一般脑梗的病人在三甲医院进行手术治疗之后就会直接选择在院内住院治疗,直到用完半年的报销额度。
半年之后还需要进行康复治疗的怎么办?“没条件自费的回家护理,经济条件好的愿意全自费的到康复医院继续治疗,但这部分患者的选择其实很多,如果在北京,大部分患者会首选到这种公立三甲医院去,其次,会选择到有大型公立医院支持的康复专科医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够做的病例是真的很有限。”
事实上,康复医疗市场的放开一直是政策的风向。2017年5月,《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的医疗服务的意见》中明确提到,鼓励在康复、护理、体检等领域,加快打造一批具有竞争力的品牌服务机构;同年11月,《关于印发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里提到,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康复医疗机构、护理机构,打通专业康复医疗服务、临床护理服务向社区和居家康复、护理延伸的最后一公里。
受到政策的鼓励,社会资本表现积极。比如,红杉资本与北大医疗产业联合投资约1.6亿元人民币建立了北大医疗康复医院,提供300个病床位;泰康人寿投资约2.9亿元人民币在北京昌平的泰康之家,建立了泰康燕园康复医院,初设100个病床位;此外深圳万科、湖南发展和澳洋科技等上市公司也加入的康复医疗布局当中,投建康复医院。
但即便如此,在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丰台区颐养康复养老照护中心院长施颖秀看来,医保的限制仍是制约当前民营康复医院、护理院活下去的重要瓶颈。“老人偏瘫以后,他的黄金康复期是1~2年,但医保只报销半年。患者对于社会办医本身就有所顾虑,很少有患者能够主动选择到民营机构。但康复治疗病程长、康复方案制定个性化程度高,一些护理项目包括耗材的使用都不便宜,在医保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要突破医保对于康复的限制并不现实。”
专家建议:打通支付模式,完善多级康复网络
“这两年很多人来问我,投资医疗的话可以选择哪个方向,我都建议他们可以关注康复,这是我个人很看好的一个社会办医能做出成绩的方向。”但赵淳同时也坦诚,部分民营康复医院虽然设备硬件设施齐全但门可罗雀,最后名存实亡的情况并不罕见,社会资本投入医疗领域应避免盲目。
“长期看来,长期护理险的突破是解决民营康复医院生存问题的关键。如果能打通支付模式,民营康复机构就有希望生存下去。”参与了北京市长期护理保险课题组的施颖秀向记者介绍,长期护理保险是指区别于当前的康复治疗医保报销的,对个体由于年老、疾病或伤残导致生活不能自理,需要由专人陪护所产生的费用进行支付的保险,属于健康保险范畴,通常护理期限较长,可能为半年、一年、几年甚至十几年。
此外,非公立康复医疗机构如何引流仍然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赵淳认为,在推进民营康复医院发展的过程中,除了要打通支付模式,康复网络之中患者的双向转诊机制也应打通,“我们国家,多级康复网络也应由三甲医院牵头,三甲医院解决疑难重症术前的诊断、进行手术治疗以及术后急性期观察,但后续的康复治疗应该让患者回到社区医院、民营二级医院。”
“就像我之前说的,民营医院发展的春天到了,但这个发展的过程一定是大浪淘沙的过程,这个判断也适用于社会办医康复医疗领域。”赵淳说。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民营,医疗,医院,康复,护理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