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泌尿系肿瘤合集8(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7/01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01


 

【5007】生殖细胞肿瘤的晚期复发:检测和治疗结果

First Author: Noah Hunter Richardson, Indiana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Medicine, Indianapolis, IN

背景:生殖细胞肿瘤 (GCT) 的晚期复发 (LR) 被定义为自初始治疗起 2 年以上的疾病复发。LR 对于最佳筛选方法和治疗来说仍然是一个挑战。我们报告了 LR GCT 患者的检测方法、接受的治疗和结果。

方法:查询前瞻性维护的印第安纳大学睾丸癌数据库,以确认从2000年1月至2019年1月在印第安纳大学接受GCT治疗的2712例患者。记录了LR的检测方法以及部位,接受的治疗,未接受化学疗法与接受化学暴露的LR的关系。

结果:确定了 90 名 LR 患者。LR 的中位年龄为 35.2 岁(范围,19.2-56.8)。原发肿瘤部位为睾丸 88 例(98%),腹膜后 1 例(1%),纵隔 1 例(1%)。接受化疗的占 42 例(47%),未接受化疗的占 48 例(53%) ) 的情况。表比较了接受化疗与未接受化疗的晚期复发的临床特征和生存结果。62% 的化学暴露 LR 被诊断为 AFP 升高。对于 42 名接受化疗的 LR 患者,基于治疗的 2 年 PFS:手术与化疗与手术+化疗分别为 48% 与 10% 与 45%(p = 0.105)。对于 48 例未接受化疗的 LR 患者,基于治疗的 2 年 PFS:手术 vs. 化疗 vs. 手术 + 化疗分别为 100% vs74% vs 37% (p = 0.004)。9 名患者可进行新一代测序。没有找到可操作的发现。在基因组检测可用的所有患者中,肿瘤突变负荷较低。

结论:大多数接受化疗的 LR 患者将被诊断为 AFP 升高。GCT 患者需要终生随访,每年进行体检和肿瘤标志物。在可行的情况下,手术切除仍然是我们对化学暴露 LR 的首选治疗方法,因为单独的化学疗法只能提供短暂的反应。未接受化学疗法的 LR 患者具有更多的化学敏感性生物学。

参考文献:Richardson N H, et al. Late relapse of germ cell tumors: Detection and treatment outcomes.2021 ASCO. abs 5007.

编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 肿瘤内科 王春冰


 

02


 

【5008】CADMUS 试验:一项配对队列、盲法研究,比较多参数超声靶向活检与多参数 MRI 靶向活检在检测具有临床意义的前列腺癌方面的作用

First Author: Alistair Grey,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London, United Kingdom

背景:建议有前列腺癌风险的男性先行前列腺多参数 MRI (mpMRI),然后进行靶向活检。这种途径的传播可能会受到成本、可变扫描和报告质量的限制,并且在存在金属植入物和幽闭恐惧症的情况下是禁忌的。多参数超声 (mpUSS) 是一种低成本的床旁检查,结合了 b 模式、彩色多普勒、弹性成像和对比增强。CADMUS 比较了 mpUSS 与 mpMRI 的诊断性能。

方法:CADMUS 从七个地点招募了 370 名患者进行一项前瞻性、多中心、配对队列试验 (ISRCTN 38541912)。获得了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患者分别接受了 mpUSS 和 mpMRI,每个患者的阳性测试被定义为李克特评分 >3。建议 mpUSS 或 mpMRI 阳性或两者兼有的患者进行靶向活检。每次扫描的报告都是在活检之前进行的;建议进行活检的患者不知道哪种测试是阳性的。mpUSS 和 mpMRI 靶向的顺序是随机的。主要结果是阳性测试的比例和临床显着癌症 (csPCa) 的检测比例,定义为任何长度的格里森 >4+3 和/或任何等级的最大癌核长度 >6mm[PROMIS 定义 1]。

结果:306 人完成了 mpUSS 和 mpMRI。mpUSS和mpMRI在病变检测中的一致性为73.2%(kappa为0.06,p = 0.14)。257 名 mpUSS、mpMRI 或两者均呈阳性结果的人进行了靶向活检。csPCa 检测的一致性为 91.1%(预期为 59.8%,kappa 0.78,p < 0.01)。总体而言,mpUSS 检测到的 csPCa 比 mpMRI 少 4.3%(95% CI = [-8.3%,-1.5%];p = 0.042 [Bonferroni 校正])。mpUSS 检测到 mpMRI 漏掉的 7.2% (6/83) csPCa;mpMRI 检测到 mpUSS 漏掉的 20.5%(17/83)csPCa。在对显着癌症的不太严格的定义中,任何长度的格里森等级 >3+4(定义 3),一致性为 89.1%(预期为 55.6%,kappa 0.75,p < 0.01)mpUSS 检测到的定义 3 癌症总体上比 mpMRI 少 5.4%。mpUSS 检测到 mpMRI 漏检的 7% (7/99) 定义 3 癌症;mpMRI 检测到 21% (21/99) mpUSS 漏检的定义 3 种癌症。

结论:CADMUStrial 显示 mpUSS 具有接近 mpMRI 的诊断性能,并且通过使用两种扫描比单独使用 mpMRI 提高了显着癌症检测。

临床试验信息:38541912。

参考文献:Grey A, et al.The CADMUS trial: A paired cohort, blinded study comparing multiparametric ultrasound targeted biopsies with multiparametric MRI targeted biopsies in the detection of clinically significant prostate cancer.2021 ASCO. abs 5008.

编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 肿瘤内科 王春冰

03


 

【5009】MRI 和靶向活检与经会阴标测活检用于放疗后复发性前列腺癌靶向消融的比较:预测试验的主要结果

First Author: Taimur T. Shah,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London, United Kingdom

背景:GC 已被证明可以独立预测前列腺癌的预后。在此,我们在 RP 后剂量递增 SRT 的欧洲随机 III 期试验中验证了 GC。

方法:SAKK 09/10 (NCT01272050) 对 350 名 RP 后生化复发的患者进行了随机分组,分别为 64Gy 和 70Gy。没有患者接受雄激素剥夺疗法 (ADT) 或盆腔淋巴结放疗。制定了预先指定的统计计划来评估 GCon 临床结果的影响。RP 样本针对最高级别的肿瘤进行集中审查,通过质量控制 (QC) 的样本进行临床级全转录组分析以获得 GC 评分(0 到 1;< 0.45、0.45-0.6、> 0.6) 、中、高分别)。本研究的主要目的是使用 Cox 多变量分析 (MVA) 调整年龄、T 类别、格里森评分、RP 后持续性 PSA、随机化时的 PSA 和随机化组,验证 GC 对免于生化进展 (FFBP) 的预测 . 次要目的是评估 GC 与临床无进展生存 (CPFS) 和挽救 ADT 的使用之间的关联。

结果:在 233 名具有可用组织的患者中,226 名通过 QC 并被纳入分析。最终的 GC 队列是整个队列的代表性样本,中位随访时间为 6.3 年(IQR 6.0-7.2)。GC 评分(连续每 0.1 单位,评分 0-1)与 FFBP 独立相关(HR 1.14 [95% CI 1.03-1.25],p = 0.009)。较高的 GC 评分与 CPFS、挽救性 ADT 的使用独立相关,和快速生化失败(< SRT 后 18 个月)。高与低/中级 GC 显示 FFBP 的 HR 为 2.22([95% CI 1.37-3.58],p = 0.001),CPFS 的 HR 为 2.29([95% CI 1.32-3.98],p = 0.003)和 2.99 ([95% CI 1.50-5.95], p = 0.002) 用于挽救 ADT。高 GC 患者的 5 年 FFBP 为 45%[95% CI 32-59],而低中度 GC 患者的 5 年 FFBP 为 71% [95% CI 64-78]。在 64Gy 与 70Gy GC 高(5 年 FFBP 为 51% [95% CI 32-70] 与 39% [95% CI 20-59])和低中级 GC 中观察到对 GC 风险组的类似估计(75% [95% CI 65-84] 与 69% [95% CI 59-78])。

结论:本研究代表了当代第一个随机对照试验,该试验在接受早期 SRT 治疗但不使用 ADT 的复发性前列腺癌患者中验证了 GC 的预后效用。独立于标准临床病理变量和放疗剂量,高 GC 患者经历生化和临床进展并接受挽救性 ADT 的可能性是低 GC 评分患者的两倍多。该数据证实了 Decipher GC 在术后抢救设置中定制治疗的临床价值。

参考文献:Shah TT, et al. MRI and targeted biopsies compared to transperineal mapping biopsies for targeted ablation in recurrent prostate cancer after radiotherapy: Primary outcomes of the FORECAST trial.2021 ASCO. abs 5009.

编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 肿瘤内科 王春冰

04


 

【5010】SAKK 09/10 中解密基因组分类器 (GC) 的验证: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 (RP) 后剂量递增挽救性放疗 (SRT) 的 III 期随机试验

First Author: Alan Dal Pra, Miller School of Medicine,University of Miami, Miami, FL

背景:GC已被证明是在前列腺癌中独立预后的预后蛋白质。在此,我们在RP之后验证欧洲随机阶段III试验的欧洲随机阶段III试验。

方法:SAKK 09/10(NCT01272050)在RP至64Gy VS 70Gy后随机350例生化复发患者。没有患者接受雄激素剥夺治疗(ADT)或骨盆节点放射治疗。制定了预先指定的统计计划,以评估GC对临床结果的影响。RP样品被集中于最高级肿瘤审查,并且通过质量控制(QC)在临床级/级条形组测定中进行,以获得GC得分(0至1; <0.45,0.45-0.6,> 0.6,用于低 - 分别是中间的,中等 - 和高)。本研究的主要目的是使用Cox多变量分析(MVA)调整Age,T型,Glason评分,随机化后的持续性PSA,在随机化之后进行Age,T型,Glason评分,持久性PSA,验证GC的GC用于预测生化进展(FFBP)。随机化臂。次要目的是评估GC与无临床进展存活(CPF)和使用救助ADT的关联。

结果:233例可用组织患者,226例通过QC,并包括分析。最后的GC队列是整体队列的代表性样本,中位随访6.3岁(IQR 6.0-7.2)。GC得分(连续每0.1单位,得分0-1)与FFBP独立相关(HR 1.14 [95%CI 1.03-1.25],P = 0.009)。较高的GC分数与CPFS独立相关,使用救助ADT,以及快速生化失败(SRT后<18个月)。低/中间体-GC显示为FFBP的2.22([95%CI 1.37-3.58],2.29([95%CI 1.32-3.98],CPFS,和CPFS的[95%CI 1.32-3.98],p = 0.003), 2.99([95%CI 1.50-5.95],P = 0.002)用于使用救助ADT。高GC的患者在低中间GC中具有5年的45%[95%CI 32-59]与71%[95%CI 64-78]的FFBP。在64GY VS 70GY中观察到GC风险群的类似估计在GC高(5年FFBP为51%[95%CI 32-70] VS 39%[95%CI 20-59])和低中间GC中(75%[95%CI 65-84] Vs 69%[95%CI 59-78])。

结论:本研究代表了早期SRT治疗的经常性前列腺癌患者的第一次当代随机对照试验,没有ADT,已验证GC的预后效用。独立于标准临床病理变量和放射疗法剂量,高GC的患者可能比低GC得分的可能性超过较低的GC分数,以体验生化和临床进展并接受救助ADT。该数据证实了破译GC的临床价值在术后挽救术后剪裁治疗。

参考文献:Pra A D, et al. Validation of the decipher genomic classifier (GC) in SAKK 09/10: A phase III randomized trial of dose-escalated salvage radiotherapy (SRT) after radical prostatectomy (RP).2021 ASCO. abs 5010.

编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 肿瘤内科 王春冰

05


 

【5011】放射线和雄激素剥夺治疗联合/不联合多西他赛对于患非转移性预后差的前列腺癌患者的治疗:一项前瞻性随机试验

第一作者:Anthony Victor D'Amico, Anthony Victor D'Amico, Dana-

Farber癌症机构/布里格姆妇女医院,波士顿,马萨诸塞州

背景:对于患预后差非转移性(m0)前列腺癌的男性,在根治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RP)中加入多西他赛或联合放疗(RT)和雄激素剥夺治疗(ADT)已在六项随机对照试验中进行了研究,其结果均为阴性或不确定性。具体讲,6项中有2项研究可以观察到总体生存率(OS)受益,且前列腺特异性死亡率(PCSM)无显著降低,其中大于80%的患者有高级别的前列腺癌。关于OS受益和PCSM非显著降低的一种合理假设是多西他赛可以通过产生小部分低水平前列腺特异抗原来降低PCSM,这些高级别前列腺癌可能对传统去雄疗法具有抗性,也可通过减少放疗诱导癌症的死亡来减少非PCSM。鉴于低剂量(20mg/m2)多西他赛是一种有效的放射增敏剂,因此可以清楚RT诱导损伤中存活并随后发展为RT诱导的癌症的细胞。因此,鉴于先前随机试验的种种结果,虽然不建议在管理患预后差的前列腺癌的患者时使用多西他赛,但其潜在益处值得研究。

方法:这项多中心的国际性的随机3期试验(国家临床试验编号00116142)安排了350名患预后差型分期为T1c4N0M0前列腺癌男性患者,分别接受雄激素剥夺疗法+放疗和多西他赛(放疗前60 mg/m2 每3周1次,共3个周期,放疗期间20 mg/m2 每周1次)和雄激素剥夺疗法+放疗(1:1),每次随访时收集第二次癌症发病率和生存状态的数据。通过主要终点OS和RT诱导癌症发生率来评估在ADT+RT治疗中加入多西他赛的效果。我们还通过对年龄和已知预后因素的异质性交互检验来探讨了治疗效果对于OS的影响是否在PSA亚组( < 4, > 20 与4-20 ng/mL)间有差异。

结果:中位随访10.2年后,89名男性死亡(25.43%),其中42名因前列腺癌去世(47.19%),虽然多西他赛组的OS没有显著增加(10年限制平均生存时间为9.11年与8.82年)差异为0.29(95%CI: -0.19, 0.76)年(p= 0.22),但放疗诱导癌症显著减少[10年估计:0.61%与4.90%:年龄调整HR 0.13:95%CI:0.02,0.97;p=0.046]。对于PSA<4ng/ml与4-20ng/ml的男性,添加多西他赛对OS的效果显著不同,[调整后的HR: 0.27, 1.51; p= 0.047] ,在PSA<4ng/ml男性中,多西他赛组的PCSM较低[0/13 (0.00%) 比4/14(28.57%)]。

结论:在ADT+RT治疗中加入多西他赛并不会延长预后差型前列腺癌患者的总体生存率,但可降低RT诱导肿瘤的发生率,还可能通过降低PCSM来延长PSA<4ng/ml的男性亚组的总体生存率。

参考文献:Anthony Victor D’Amico. Radiation and 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 with or without docetaxel in the management of non-metastatic unfavorable-risk prostate cancer: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trial. 2021 ASCO. abs .5011.

编译: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肿瘤内科 王春冰 

06


 

【5012】阿帕鲁胺 (A) + 醋酸阿比特龙 + 泼尼松 (AA+P) + 亮丙瑞林与立体定向超分割放疗 (UHRT) 治疗极高风险 (VHR)、淋巴结阴性 (N0) 前列腺癌 (PCa)的研究

第一作者:Sean Matthew McBride,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纽约

背景:VHR PCa的治疗标准是放射治疗 (RT) 和 18-36 个月的雄激素剥夺治疗 (ADT)。使用该方案,ADT的慢性毒性作用十分显著且生化复发 (BCR) 频繁。我们试图通过使用双重雄激素受体信号抑制剂(ARSI)和UHRT增强短程ADT来控制肿瘤发展,并将毒性降至最低。

方法:我们从4个中心招募了64例VHR,N0 PCa患者,VHR PCa被定义为Gleason评分 (GS) 9-10,> 4个GS8疾病核心,或2个高危特征(包括 rT3/T4疾病)。治疗涉及6个月的 A、AA+P 和亮丙瑞林,前列腺/精囊定向放疗(7.5-8 Gy x 5部分)。主要终点是BCR,定义为最低点PSA +2ng/mL。本文报道了无生化复发的生存期(bRFS)。我们假设BCR在3年时从25%降低到10%需要53人才能提供0.84 的功效和0.03的显著性水平。未检测到的PSA定义为 <0.10ng/mL。非去势睾酮 (T) 是治疗后值>150 ng/mL。所有分析均为意向性治疗。使用CTCAEv4.0和EPIC-26问卷评估毒性和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指标。

结果:基线特征总结在表中:64人中的63人已完成协议治疗。从治疗开始到PSA最低点的平均时间为2月(范围,1-9);64名患者中有63名 (98.4%) 达到了检测不到的最低点PSA。治疗后非阉割T的中位时间为6.5月(范围,2.5-25.5)。无BCR患者的中位随访 (f/u) 为30个月(范围,15-44)。七名患者出现BCR,2年bRFS为95.0%(95% CI,89.7-100);3 年bRFS为89.7%(95 CI,81.0-99.3)。对于没有 BCR 的57 名患者,56名 (98.2%) 在最后一次 f/u 时的 T > 150 ng/mL;最后一次f / u的PSA中位数为0.10ng / mL(IQR,<0.10-0.30); 其中,40 (70.2%) 名患者的 PSA #0.20 ng/mL,其中 24 (42.1%) 名检测不到。15名患者出现短暂的3级毒性:12 (18.8%) 名患有高血压,3名 (4.7%) 出现皮疹。基线和12个月时一部分患者 (n=21) 的EPIC-26评分在泌尿或肠道领域没有下降;性 (-11.9) 和激素 (-5.7) 领域的下降具有显著性。

结论:与长期ADT相比,AASUR表现出令人印象深刻的3年bRFS、快速T恢复和有限的毒性;该方案的安全性与ARSI和RT的已知特征一致。该方案需要进一步的随机评估。

参考文献:Sean Matthew McBride. Interim results of aasur:  A single arm, multi-center phase 2 trial of apalutamide (A) + abiraterone acetate + prednisone (AA+P) + leuprolide with stereotactic ultra-hypofractionated radiation (UHRT) in very high risk

(VHR), node negative (N0) prostate cancer (PCa). 2021 ASCO. abs .5012.

编译: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肿瘤内科 王春冰


 

07


 

【5013】HPN424(一种三特异性半衰期延长的PSMA靶向T细胞接合剂,用于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 (mCRPC) 患者)1/2a期临床试验剂量递增研究的目前成果

第一作者:Johann S. De Bono,癌症研究所和英国伦敦皇家马斯登医院

背景:HPN424是一种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PSMA)靶向T细胞衔接器,旨在重定向T细胞以杀死表达PSMA的前列腺癌细胞,其设计有三个结合域:用于肿瘤细胞接合的PSMA抗体、用于延长半衰期的抗白蛋白和用于T细胞接合的CD3抗体。与其他双特异性分子相比,HPN424针对尺寸和稳定性进行了优化。

方法:这项研究评估接受>2次既往全身治疗的mCRPC患者的HPN424,主要终点是安全性、耐受性和MTD/RP2D的确定性。次要目标是药代动力学 (PK)、药效学、免疫原性和初步抗肿瘤活性。HPN424每周静脉注射一次。肿瘤评估包括每9周一次的PSA、CT和骨扫描。

结果:从2/8/21开始,80名患者在15个队列中给药,目标剂量范围为1.3至160ng/kg固定剂量,在初始初始剂量后逐步给药至目标剂量,最高可达300ng/kg。患者之前接受过中位数为6种全身方案,75%接受过mCRPC之前的化疗。中位年龄为 70 (43 – 91)。最常见的>3 级不良事件AST增加 (18%)、贫血(11%)和ALT 增加(11%)。毒性反应包括CRS G3(n = 3),升高的脂肪酶G3(n = 1)和癫痫发作G3(n = 1)。这些事件并未限制剂量的增加,尚未达到最大剂量。所有级别的CRS发生在63%的患者中,4%的AST为3级,没有4/5级CRS。CRSG3事件发生在第一次施用目标剂量后(n=2个固定剂量,n=1个步进剂量)。转氨酶升高主要发生在第1周期,是短暂的,没有临床后遗症。疾病进展是停药的主要原因;2名患者(3%) 因不良事件停药。在基线时具有可测量的56名患者中有32名(57%) 观察到循环肿瘤细胞减少。≥24周的随访中,62例中有15(24%)仍在治疗。具有基线后水平的63名患者中有13名(21%)的PSA比基线下降,包括3PSA50、2 名 PSA30 响应。在化疗患者中,15名患者中有 5名(33%) 显示PSA在基线后下降。在迄今为止测试的最高固定剂量队列 (160ng/kg) 中,7名可评估患者中有3名PSA比基线下降,1名根据RECIST评估确认有部分反应。

结论:HPN424,一种新型半衰期延长的PSMA靶向T细胞衔接器,每周给药一次时耐受性良好。产生的不良事件是短暂的、可管理的并且与级别一致。在4%的患者中观察到3级CRS,发生在第一次施用目标剂量时。抗肿瘤活性的证据包括PSA和CTC降低以及治疗持续时间> 24周的15/62人。在最高固定剂量队列中看到了令人鼓舞的信号,包括确认的RECIST部分反应。

参考文献:Johann S. De Bono, et al. Results of an ongoing phase 1/2a dose escalation study of HPN424, a trispecific half-life extended PSMA-targeting T-cell engager,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mCRPC) .2021 ASCO. abs 5013.

编译: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肿瘤内科 王春冰 

08


 

【5014】COMBAT-CRPC: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男性同时应用双极雄激素治疗(BAT)和纳武单抗研究进展

第一作者:Mark Christopher Markowski,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SidneyKimmel 综合癌症中心,马里兰州巴尔的摩

背景:在患有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 (mCRPC) 的男性接受BAT期间,肌肉注射 (IM) 睾酮 (T)会导致血清T水平从超生理到接近去势。我们之前观察到先前接受 BAT治疗的mCRPC患者对免疫检查点阻断 (ICB) 的临床反应,并假BAT/ICB组合将具有协同作用。在这里,我们报告了一项前瞻性2期研究,该研究针对使用BAT联合纳武单抗治疗的mCRPC患者。

方法:这是一项多中心、单臂、开放标签的2期试验(NCT03554317),受试者mCRPC男性,每28天接受一次环丙酸丙二酯 (BAT) 400mgIM (BAT),每28天接受一次480mg纳武单抗。继续LHRH激动剂治疗。所有患者在添加纳武单抗之前接受BAT作为单药治疗12周,最多允许使用一种化学疗法来治疗mCRPC疾病。主要终点为PSA50反应率。关键的次要终点包括安全性、客观反应率(ORR)和放射学无进展生存期(rPFS)。该试验旨在检测 PSA50 反应率从25%的空值增加20%的绝对值。

结果:45名患者参加研究并接受治疗。经确认的PSA50反应率为40.0%(N=18/45,95% CI:26-56%,P=0.02,与 25%零假设相比)。对于具有可测量疾病的患者,ORR为23.8% (N=10/42)。BAT和nivolumab的rPFS中位数估计为5.7个月(95%CI:4.9-7.8个月)。11.1% (N=5/45) 的患者在11个月或更长时间内没有影像学进展。一名患者产生了完整的放射性反应,该反应正在进行中(> 13个月)。大多数不良事件 (AE) 为 <2级。最常见的是水肿 (20%)、恶心 (20%) 和背痛 (13%)。免疫相关不良反应通常是轻微的(等级<2),观察到N=2的3级免疫相关不良反应(心包炎、脂肪酶升高)。

结论:BAT加纳武单抗的耐受性良好,无需考虑安全性信号。该组合达到了预先指定的主要终点,即在重度治疗的人群中确认的PSA50反应。在一部分患者中观察到持久反应。生物标志物分析正在进行中,以确定预测反应的分子特征。

参考文献:Mark Christopher Markowski et al. COMBAT-CRPC: Concurrent administration of bipolar androgen therapy (BAT) and nivolumab in men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mCRPC). 2021 ASCO. abs 5014.

编译: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肿瘤内科 王春冰 

09


 

【5015】225Ac-J591治疗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 (mCRPC) 男性的第一阶段研究

第一作者:Scott T. Tagawa, Weill CornellMedicine, New York, NY

背景:抗体和小分子配体靶向具有不同动力学和生物分布的 PSMA,PSMA表达的某些位点如唾液/泪腺、肾脏和小肠不易被抗体接触。诸如225Ac之类的Alpha发射器具有高效能,但射程短。我们报告了第一个225Ac-J591人体研究的剂量递增加扩展队列结果。

方法:接受至少1种强效AR通路抑制剂(ARPI,例如abi/enza)和化疗(或不适合/拒绝化疗)且不限制几次先前治疗(包括Ra-223 或先前177Lu-PSMA)后患有进行性mCRPC的男性,可以提供足够的器官功能均是合格的。我们对患者进行了基线 68Ga-PSMA11 PET检查,但不用于判断其是否合格。剂量递增在单个受试者x4中进行,然后是3+3,单次输注225Ac-J591(13.3 KBq/kg,计划递增至93.3 KBq/kg)。剂量限制性毒性 (DLT) 被定义为可归因等级 (Gr) 4 血红素毒性或Gr 3/4非血红素毒性。嵌入的成像、基因组、患者报告结果 (PRO) 和免疫相关性。

结果:32名男性接受了7个剂量水平的单剂量225Ac-J591治疗,并在最高剂量水平(n = 16)进行了扩增。中位年龄69.5(范围 52-89),PSA 149.1(4.8-7168.4);75% 有>2次既往ARPI,62.5%化疗,28% Ra-223,43.7% 177Lu-PSMA。1个 (3.1%) CALGB (Halabi) 良好的预后风险,8个 (25%) 中等风险和 23个 (71.9%) 差的风险。虽然PSMA摄取不是治疗的先决条件,但在28名接受治疗前PSMA PET的患者中,没有人的肿瘤SUVmax < 肝脏,5名 (17.8%) 具有肿瘤 SUVmax 1-2.5x 肝脏,2名 (7.2%) 具有肿瘤 SUVmax 2.5-5x肝脏,21(75%) 例肿瘤 SUVmax > 5x肝脏SUVmean。队列6 (80 KBq/kg) 中的6人中有1人患有 DLT(4级贫血和血小板),其中0人在最高剂量水平 (93.3 KBq/Kg) 下有0人。高GrAE仅限于血液学:除了DLT,4 (12.5%) Gr 3血小板和 2 (6.2%) 具有Gr 3中性粒细胞减少症。非血红素仅限于Gr 1/2,包括:10 (31.2%) 次疲劳,5(15.6%) 次疼痛发作,14 (43.7%) 次恶心,8 (25%) 次伴有Gr 1口干症(其中5 -PSMA),12例(37.5%)AST升高。尽管先前治疗包括177Lu-PSMA且未选择PSMA表达,但22(68.7%)的PSA下降,12例(37.5%的PSA下降> 50%在具有配对基线和12周CTC计数的 21个中,12个下降(5个从不利转换为有利,5个转换为可检测到 0,5个保持为0,4个增加。在具有PRO数据的子集中,BPI-SF的疼痛评分在第12周时趋于改善。单次给药225Ac-J591后,中位PFS为7.2个月 [95% CI 4.6-NR],中位OS为10.9个月 [7.6-21.1]。

结论:PSMA靶向α-发射体225Ac-J591利用完整的抗体 J591 是可以接受的,具有临床活性的早期证据。基于这些结果,正在进行一项后续研[NCT04506567],测试225Ac-J591的多次和分次给药。

参考文献:Scott T. Tagawa et al. Phase I study of 225Ac-J591 for men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mCRPC).2021 ASCO. abs 5015.

编译: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肿瘤内科 王春冰

10


 

【5016】顺铂的化疗后听力损失研究进展:患者报告的结果与听力评估

第一作者:Shirin Ardeshirrouhanifard,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印第安纳波利斯

背景:虽然纯音测听是评估听力损失 (HL) 的黄金标准,但患者报告的结果实际上更具时间和成本效益。然而,没有关于在基于顺铂的化疗 (CBCT) 后成人发病的癌症幸存者中,与患者报告的HL 和听力测量定义的HL之间差异相关的因素;很少对与听力定义的HL相关的因素进行综合评估。

方法:共有 1,410 名睾丸癌幸存者 (TCS) 在CBCT后6个月完成了全面的听力评估 (0.25-12 kHz) 和详细的社会人口学、临床和健康行为调查问卷。听力学定义的 HL 严重程度是使用美国言语-语言-听力协会 (ASHA) 标准定义的。多变量多项逻辑回归确定了与差异相关的因素(高估和低估与一致性)、患者报告的和听力定义的 HL 之间以及多变量有序逻辑回归评估的与HL严重程度相关的因素。

结果:总体而言,34.8% 的 TCS 自我报告 HL,而 77.8% 有听力定义的HL。在没有耳鸣的TCS 中,那些仅在扩展高频 (EHF) (10-12 kHz) (17.8%) 下有听力定义的 HL 或同时在EHF和标准频率 (0.25-8 kHz) (23.4%) 自我报告 HL 的可能性明显高于没有听力定义的 HL (8.1%)(OR = 2.48;95%CI,1.31-4.68 和 OR = 3.49;95% CL,分别为 1.89-6.44)。年龄较大(OR = 1.09;P<0.0001)、之前没有接触过噪音(OR = 1.40;P= 0.02)和混合/传导性HL(OR = 2.01;P= 0.0007)与听力学定义的HL严重程度的低估有关 . 助听器使用 (OR = 0.18; P = 0.003) 和高等教育 (P = 0.004) 与听力测量定义HL严重程度的低估程度较低相关,而耳鸣则与较高的高估相关 (P < 0.0001)。年龄较大(OR = 1.13;P<0.0001)、累积顺铂剂量(> 300 mg/m2,OR = 1.47;P= 0.0001)和高血压(OR = 1.80;P=0.0007)与 ASHA 定义的 HL 严重程度更高,而研究生教育(OR = 0.58; P = 0.005)与较轻的HL相关。

结论:CBCT 后患者报告的 HL 与听力测量定义的 HL 之间的差异与多个因素相关,包括年龄、教育、耳鸣、先前的噪声暴露、助听器的使用和传导性 HL。了解这些因素将有助于临床医生更好地将自我报告的 HL 解释为听力评估的替代指标。对于自我报告HL但在标准频率下听力测量结果正常的幸存者,应考虑转诊至听力学家进行额外测试并将 EHF 纳入听力评估中。

参考文献:Shirin Ardeshirrouhanifard, et al. Hearing loss after cisplatin-based chemotherapy: Patient-reported outcomes versus audiometric assessments.2021 ASCO. abs 5016.

编译: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肿瘤内科 王春冰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患者,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