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四大疫苗公司要洗牌了?

2021
06/28

+
分享
评论
医学中文网
A-
A+

面对肆虐世界一年多的新冠疫情,疫苗是人类手中的有力武器。不过,大众的关注和赞美属于成功者,那些投入巨资和人力研制疫苗的失败者,则无人问津——即便疫苗巨头也不例外。


疫情之前,疫苗四巨头(Big Four vaccine makers)——辉瑞(PFE.US)、葛兰素史克(GSK.US)、默沙东(MSD.US)、赛诺菲(SNY.US)占据全球疫苗市场九成份额,疫苗年销售额达300多亿美元。但迄今为止,除了辉瑞,其它三家疫苗巨头表现都不如人意。


是什么拖慢了巨人们的脚步?


01 既有钞能力,也有好运气


四大疫苗公司疫苗业务的营收规模及主力品种,各有所长。

为首的是总部位于英国的葛兰素史克,2019年,葛兰素史克疫苗业务营收高达94.96亿美元。其中,拳头产品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贡献了超四分之一的营收;美国的默沙东销售额则位居次席,疫苗业务在2019年的销售额近80亿美元,其中HPV疫苗Gardasil及Gardasil 9占比近半[1]。


你或许已经数次看到九价HPV疫苗供不应求,甚至需要摇号接种的新闻[2]。这里的HPV疫苗,就来自默沙东。Gardasil与Gardasil 9的区别在于,前者可预防4种类型的HPV病毒,后者为9种。


注:葛兰素史克及赛诺菲业绩,系按当期财报截止日汇率转换为美元。


赛诺菲和辉瑞在疫苗业务上的营收,则稍显逊色。但两家公司同样各有所长:


法国赛诺菲是全球最重要的流感疫苗供应商(准确地说,是赛诺菲旗下的疫苗业务部门赛诺菲·巴斯德。为行文便宜,下文仍简称赛诺菲)。财大气粗的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则在2009年以680亿美元的天价并购了惠氏(Wyeth),并获得了后者的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Prevanar 13。Prevanar 13堪称辉瑞的看家疫苗,2019年为辉瑞疫苗业务贡献了近九成的营收。


如果单看2019年的情况,四大疫苗公司之中,论销售额,辉瑞是倒数第二;论对单一疫苗品种的依赖,辉瑞也最严重。


但这些,都是新冠疫情来临之前的故事了。


2020年1月,新冠疫情爆发后,德国生物科技企业BioNTech的创始人乌古尔·萨欣(Ugur Sahin)博士迅速决定研制mRNA新冠疫苗;至2月底,BioNTech准备对4个候选疫苗进行临床前试验;3月,BioNTech就与辉瑞达成了联合开发意向[3]。


BioNTech(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中文名多称拜恩泰科)2008年成立于德国,专注于以mRNA技术研发生物制药产品,与德国的CureVac、美国的Moderna并称mRNA疗法三巨头。值得注意的是,从2008年到2019年,BioNTech在成立的10余年间,未有产品上市。


辉瑞与BioNTech算是老朋友了。早在2018年8月,二者就针对开发mRNA流感疫苗展开合作[4]。而2020年3月这一次,辉瑞将负责候选疫苗的临床试验和参与分销,并在疫苗成功商业化之前垫付所有开发成本。辉瑞预先支付了1.85亿美元的预付款,还承诺在疫苗开发完成后再拨款5.63亿美元[3]。


辉瑞再一次动用了钞能力。


一个提供技术和产权,一个负责临床试验和分销,辉瑞和BioNTech的合作就这样开始了。2020年12月,辉瑞与BioNTech合作研发的mRNA疫苗BNT162b2获FDA紧急使用授权。


辉瑞赌赢了。


财报显示,2021年一季度,辉瑞实现了145.82亿美元的营收。而增长主要是由新冠疫苗带来的——BNT162b2一季度的销售额高达34.62亿美元,并代替了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成为辉瑞最重磅的疫苗品种[5]



02 研发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但在辉瑞新冠疫苗推出近半年后,葛兰素史克、默沙东、赛诺菲迟迟未有新冠疫苗上市,集体哑火。


它们是真做不出疫苗吗?


疫苗研发,没那么简单


事实上,像辉瑞这样积极从事新疫苗开发的药企,反而是异数。


疫苗研发动辄需要八到十年,乃至更长时间,投入的资金更是以数十亿乃至百亿美元计。一旦研发失败或上市后出现问题,企业将面临极大损失。赛诺菲的登革热疫苗Dengvaxia就是一个惨痛的前例:


历经近20年、约15亿美元的研发投入,2015年,赛诺菲的Dengvaxia作为全球第一个登革热疫苗上市。但Dengvaxia在菲律宾推广接种后,出现十几例儿童接种后出现重症登革热乃至死亡病例。赛诺菲从此陷入了与菲律宾政府无休止的诉讼和赔偿之中[6]。


更关键的问题是,没有人能预计突发的疫情会持续多久。


如果疫情突然结束,疫苗或许会招募不到足够的临床入组患者。更进一步,千辛万苦研制出疫苗,会失去用武之地。


SARS疫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016年,钟南山就在抗击非典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上表示,当年研发SARS疫苗非常辛苦。但研发走到后期,国内已经没有病人,所以SARS疫苗的研发便放弃了[7]。


研发耗时漫长、资金投入巨大、无法预测疫情走向、决策机构臃肿……种种因素导致的行业现状是:除非判定一款疫苗有极好的市场前景,制药巨头们一般并不轻易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一款新疫苗的开发。


躺平,还是努力亏几亿


2020年3月,葛兰素史克健康部门总监托马斯·布洛伊尔就表示,疫苗研发耗时漫长,且很难预测疫情的中长期流行情况,因此,疫苗生产只有大规模地推进才是值得的[8]。


新冠流行伊始,葛兰素史克就做了非常守成而安全的选择直接绕开原研,选择利用自身优势,为其它公司提供疫苗佐剂。或者,更直接一点,利用资金优势投资疫苗研发企业。



为什么没有研发出新冠疫苗?


葛兰素史克的答案其实非常简单:从头到尾,它就完全没想自研。


选择躺平的葛兰素史克,态度到了2021年才发生变化。


2021年2月3日,葛兰素史克宣布,将与生物科技创企CureVac合作。葛兰素史克的比利时工厂将代工1亿剂CureVac的候选新冠疫苗。同时,两家公司将合作研发能够应对多种变异的下一代新冠疫苗葛兰素史克支付了7500万欧元,买下了CureVac下一代疫苗的商业化权利。如果疫苗研发达到约定的里程碑,葛兰素史克还将再支付7500万欧元[9]。

不过,葛兰素史克运气实在不好:就在6月17日,CureVac公司宣布,其mRNA新冠病毒候选疫苗2b/3期研究的第二次中期分析结果显示,有效性仅为47%,不符合预先指定的统计成功标准,这使得公司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一度暴跌逾50%[10]。

如果说后知后觉的葛兰素史克运气不佳,那么赛诺菲则还没答完卷——赛诺菲有两款新冠疫苗在研:2020年2月宣布的自研重组蛋白疫苗(正是由葛兰素史克提供佐剂),以及与Translate Bio合研的mRNA疫苗。


在研发上新冠疫苗这件事上,赛诺菲的起跑很早,它公布与Tanslate Bio的合作消息时,距离辉瑞与BioNTech官宣合作才刚刚过去10天[11][12]。


但与BioNTech不同,在mRNA技术领域,Tanslate Bio并非第一梯队选手。2021年3月,在BioNTech的新冠疫苗获批开打三月之后,Tanslate Bio终于才开启了临床Ⅰ期合并Ⅱ期临床试验[13]。至于赛诺菲自研的重组蛋白疫苗,则在2021年5月底开启临床Ⅲ期试验。赛诺菲预计,这款疫苗有望在2021年四季度上市销售[14]。


要论最“惨”的厂商,恐怕还要数默沙东。


担心疫苗研发损失的默沙东同样没有选择自研,而是选择直接购买或与他人合作开发候选疫苗和特效药



但墨菲定律还是找上门来了。


2021年1月,由于临床数据不及预期,默沙东终止了候选新冠疫苗V590、V591的开发,转而主攻新冠特效药的研究。

坏消息到这里还不算完,到了4月,潜在特效药MK-7110的研发也被叫停[15]。


根据相关媒体的测算,由于连续失败,默沙东在押注上新冠疫情上的损失已有4.93亿美元[16]


现在,默沙东所有的希望,都在“幸存”的特效药MK-4482身上了。


关于这款药的最新消息是,美东时间6月9日,默沙东与美国政府签订了协议——一旦获准紧急使用,美国政府将进行170万疗程、总额为12亿美元的采购。默沙东测算,到2021年底,该药物的产能可达1000万疗程[17]。


这意味着,在最理想的情况下,这款药物今年能为默沙东带来约70.59亿美元的营收。


03 行业已天翻地覆


如果将视野扩展至整个疫苗行业,我们会发现,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整个疫苗行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新冠疫情来临之前,疫苗行业的总规模约为330亿美元,仅占全球制药行业的3%。2020年,球最畅销的10款药物中,仅有一款疫苗,即前文提到的辉瑞13价肺炎结合疫苗Prevanar 13[18]。


图源 | 生物探索网站[18]


而新冠疫情到来后,疫苗不再是那个站在制药界边缘的小角色了。


西南证券测算,按较为主流的两针接种法,要在全球达成群体免疫,接种疫苗的总费用近2184亿美元[19]。这意味着,新冠疫情让全球疫苗市场的规模,增长到了原来的6.6倍。光是市场增量,就足以再造好几个疫苗巨头


BioNTech有12年历史,Moderna也有8年历史,但在新冠疫情之前,这对难兄难弟都没有产品上市。但随着各自mRNA疫苗的问世,两家均有成为新兴疫苗巨头的态势。


Moderna在2021年一季度首次扭亏为盈:一季度实现营收19.37亿美元,净利润12.21亿美元[20]。


同样得益于新冠疫苗的销售,2021年一季度,BioNTech营收为20.48亿欧元,净利润约为11.28亿欧元(按财报截止当日汇率,分别约合24.05亿美元、13.25亿美元)。BioNTech还预计,2021年的产能将达到30亿剂,交付现有18亿剂订单后,将获得124亿欧元的营收。作为BioNTech合作伙伴的辉瑞,也已把新冠疫苗全年销售预期上调至260亿美元。


中国的疫苗公司,也成为此次新冠疫情中崛起的新势力。

以研发出灭活疫苗的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兴中维)为例——中国生物制药一季度财报披露,中国生物制药首季应占联营公司及一家合营公司盈利达到14.76亿元,上年同期仅249.3万元。而这里的合营公司,就是去年被中国生物制药收购了15.03%股权的科兴中维。国泰君安医药丁丹团队测算称,科兴中维一季度净利润约100亿元(约合人民币15.26亿美元)[21]。


截至4月份,科兴中维疫苗的出货量约2亿剂。而科兴中维董事长尹卫东前不久表示,今年其产能有望提升至20亿剂[22]。虽然扩充产能会大幅增加生产成本,但即便如此,科兴中维今年的营收及利润规模已相当值得期待。


反观传统的四大疫苗公司,它们2020年的营收也不过65.75亿~95.40亿美元。


注:葛兰素史克及赛诺菲业绩,系按当期财报截止日汇率转换为美元


新兴的生物科技公司们,挑战制药巨头们尚需时日,丰富管线的建设、分销体系的建立、来自医疗人员和患者的认可……这些都并非一日之功。仅就业绩规模而言,四大疫苗公司的排序,可能要重新排排座了。


自2020年末起,全球范围内的新冠疫苗陆续获批,这意味着,等到2022年上半年各家发布财报后,新冠疫苗对各公司业绩的具体影响将一览无余。


到底谁能成为新的四大疫苗巨头?又或许,新巨头们远不止四家?


届时就能见分晓了。


来源:放大灯  
编辑:Ryan  
审核:Jerry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新冠疫苗,赛诺菲,默沙东,辉瑞,疫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