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Delta,一月内引发广东三次疫情,正全球流行

2021
06/29

+
分享
评论
漫谈医管
A-
A+

狡猾的新冠病毒,防控不能松懈。

最早在2020年10月于印度发现的B.1.617.2毒株“德尔塔”近期尤为引人关注。继在广州引发本土疫情后,近日又在深圳、东莞引发本土疫情。据广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6月21日通报,5月21日至6月20日,本轮疫情中广州市累计报告153例感染者。

“德尔塔(Delta)”新冠肺炎变异毒株拉响了全球疫情的新警报。


Delta变异株源自印度,也是造成印度疫情震中的罪魁祸首。

短短几天内,英国日新增确诊病例重返1万例以上,其中99%是感染了德尔塔毒株;莫斯科近90%的新增确诊病例也是感染这种毒株;而导致近期中国南方暴发小规模疫情的也是它。“德尔塔毒株正在成为全球主要流行的新冠病毒变异株”,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18日表示。

目前五种需要高度关注的变异毒株来自英国、印度、南非、巴西、秘鲁等。

6月16日,民航局向国航CA868航班(约翰内斯堡至深圳)发出熔断指令,立即暂停其运行4周,熔断的航班量不得用于其他航线。6月10日乘坐CA868航班从南非约翰内斯堡入境深圳,入境后即被集中隔离。隔离期间于6月15日例行核酸检测,其中25人检测结果为阳性,截止19日CA868国际航班报告阳性病例38例,其中19例该航班病例和6月14日报告的确诊病例姜某、18日报告的确诊病例朱某、萧某高度同源,均为德尔塔变异株。


南非第三波新冠疫情肆虐,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当地时间6月15日晚通过南非国家电视台宣布该国从2级疫情防控状态提升到3级疫情防控状态。

世卫组织:德尔塔毒株正成为全球主要流行的变异新冠毒株

世卫组织已经列出了四个“值得全球关注的变种”,分别是:在英国首次发现的阿尔法毒株,在南非首次发现的贝塔毒株,在巴西首次发现的伽马毒株,在印度首次发现的德尔塔毒株。

这其中,德尔塔变种病毒更是来势汹汹,目前已传播到全球80多个国家或地区,并且还在快速传播。这一毒株不但传染性强,感染者更易发展成重症。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18日表示说,德尔塔正成为全球主要流行的变异毒株。

德尔塔毒株具有传播力强、潜伏期短、病毒载量高、病情发展快等特点,对疫情防控带来挑战。

——传播力强。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说,从广州病例德尔塔变异株病毒的传染性和传播能力显著增强。短短的10天内就传了五六代,病毒的传播速度在加快。变异毒株的传播能力比较强,比过去老的毒株传播能力提高了1倍,比在英国发现的毒株传播能力提高了40%多。”冯子健说。

——病毒载量高。6月14日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项大规模研究显示,来自英国爱丁堡大学领导的研究团队通过研究苏格兰的感染病例后发现,与感染于英国最早发现的“阿尔法”(Alpha)变异毒株的人相比,感染德尔塔变异株的人群住院风险要高出1倍。广州疫情中患者发病以后转为重型、危重型的比例比以往高,而且转为重型、危重型的时间提前

——可能存在免疫逃逸现象,但现有疫苗仍有保护作用。冯子健表示,国际上研究显示,这个变异病毒可能有一定的免疫逃逸现象。但是,现有的几种疫苗对这个变异病毒都仍然有可观的免疫效果。确诊病例里面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人群,转为重症或者发生重症的比例显著高于接种疫苗的人。接种以后对变异毒株仍然有免疫作用。

全程接种完疫苗后感染新冠肺炎,被称作“突破性感染”。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首席专家蔡卫平称,其原因有三:一是对某些人,疫苗可能不会激发足够的免疫系统反应;二是免疫系统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产生必要的抗体、抵抗感染;三是可能感染部分或完全绕过疫苗的变异株。但即使发生突破性感染,接种疫苗也能降低感染后的重症和死亡发生率。

“如何应对来自印度的新冠毒株?”

美国《滚石》杂志19日称,德尔塔毒株的传染性比之前的新冠毒株高43%至90%,是英国99%新增病例的罪魁祸首。这种毒株首先出现在印度,在被发现后的短短6个月内已经传播到80多个国家和地区。

截至19日中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疫苗超10亿剂次的消息震惊了世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中国的新冠疫苗接种数量是美国的3倍,占全球接种25亿剂次疫苗的近40%。考虑到中国接种起步较晚,这个数字就格外引人注目。但杨占秋对《环球时报》记者说,10亿剂次的数量还远不能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要达到20亿剂次接种量,即10亿左右人群获得接种,其中按比例大约有7亿人群获得免疫力时,才能达到群体免疫的水平。

全球疫苗接种24亿剂次

其中中国接种超过10亿剂次


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表示,预防新冠肺炎最好的办法还是接种疫苗,通过接种疫苗,如果人群当中有免疫力的达到了一定的阈值,就可以降低新冠的流行强度或者阻断它的流行,以达到降低感染率、降低重症率、降低病死率的目的。

俄病毒学专家布坚科20日对俄《商业咨询日报》表示,新冠病毒株的突变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这是一个自然的进化过程,它永远不会结束”。目前,加快疫苗接种,与新冠毒株变异“赛跑”已成为全球共识。

变异毒株对医院感控的挑战

对于医院来说,疫情防控的压力持续增大,之前发布新冠肺炎病毒感染预防与控制技术指南第二版依然非常有效,需要不折不扣的执行。

新冠肺炎可能流感化,但新冠肺炎比流感狡猾多了,当下的感控依然不可松懈。戴口罩,洗手,保持社交距离,减少集聚,依然非常有效。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向历史学习。

100多年前,西班牙流感改变了世界格局。

1918年1月, 次世界大战尚未停歇,一种可怕的新型病毒却开始在 范围内散播。它横亘1918和1919年,通过三波彼此相连的传染潮杀死了至少5000万人。德国士兵管它叫“闪电黏膜炎”,英国士兵则称之为“弗兰德尔流感”,但在世界范围,这种传染病获得了臭名昭著的名称——“西班牙流感”。全世界无处幸免:美国记录下55万死亡病例(是其战争死亡总数的5倍),欧洲的死亡总数超过200万。
    战争期间,一些政府封锁了疫情爆发的消息。尽管军营一个接一个被病毒攻陷,协约国军队和德军都死伤惨重,但为避免影响军民士气,许多军人病死的消息仍遭到隐瞒。与此同时,平民直接在自己家里被感染倒下。费城的掘墓人和棺材开始短缺,甚至要动用蒸汽铲来挖掘大型墓穴。
    时至 ,曾让人心惊胆寒的西班牙流感在医学研究上仍有重要的意义,在那场疫情中曾犯过的错误也不时为今人敲响警钟。一旦新一轮的 性传染病再次来袭,我们是否能够有不一样的表现?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新冠肺炎,德尔塔,疫情,毒株,疫苗,重症,感染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