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盯着中国疫苗黑,手法依然恶臭!

2021
06/24

+
分享
评论
环球时报
A-
A+

近日,那个曾经为抹黑中国的新冠疫苗不惜恶意歪曲科学事实和煽动种族主义,说什么中国的新冠疫苗是用“仓鼠卵巢细胞”制作的《纽约时报》华裔记者黄瑞黎,又跳出来作妖了!

在一篇题为“他们依赖了中国的疫苗,如今他们仍在与疫情搏斗”的文章中,这个黄瑞黎就用塞舌尔、智利、巴林和蒙古等使用了中国疫苗的国家前不久出现了疫情复燃一事“带节奏”,想以此暗示中国疫苗无效。

但耿直哥通过采访专家和调查后却发现,黄瑞黎的文章里几乎随处可见对科学事实的断章取义、选择性比较以及偷换概念等硬伤。

比如,中国疫苗专家陶黎纳就告诉耿直哥,衡量一个疫苗是否有效,科学的做法应该是拿接种疫苗后仍然出现感染、发病和出现重症的人,去对比没接种疫苗出现这些情况的人。

但黄瑞黎在她这篇最新报道中,只是根据这些国家有50%~68%的人都接种了疫苗的数据,以及这些国家出现了疫情复燃这两个模糊的情况,就对中国疫苗进行了主观的猜测,并没有拿出任何科学上禁得起检验的证据。这显然是很不科学的。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记者黄瑞黎撰写的抹黑中国疫苗的文章)

不过,耿直哥查询发现,黄瑞黎在今年5月撰写的另一篇抹黑中国疫苗“无效”的报道中,到是给出了一些相对详细的信息。比如她提到塞舌尔其实不仅在打中国疫苗,也在打英国的阿斯利康疫苗,两者的比例是57%和43%。她还提到在该国疫情复燃后,有37%的新感染者是注射过疫苗的,但塞舌尔官方并没有公布这些人到底打了哪款疫苗。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记者黄瑞黎今年5月撰写的另一篇抹黑中国疫苗的文章,其中提到塞舌尔其实除了中国疫苗还在打阿斯利康疫苗)

耿直哥还在一篇英国BBC关于塞舌尔疫情的报道中发现,地处非洲的塞舌尔之所以会疫情复燃,是因为该国遭到了最先在南非被发现的贝塔变异毒株的袭击。不过,由于塞舌尔政府一直在努力推进疫苗接种工作,这一轮疫情复燃中那些感染者有2/3的人只出现了轻微的症状,甚至没有症状。而那些需要住院的患者中,80%都是没有接种疫苗的。

(截图来自BBC的报道)

可奇怪的是,尽管真正讲科学的人,都不可能会从这些情况中得出中国疫苗无效的结论,黄瑞黎却不论是在5月还是在如今的文章中,都仍然在以此暗示中国疫苗“无效”。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在带着某种“政治任务”来“故意抹黑”了。

另一个黄瑞黎文章中的硬伤,是她为了“证明”中国疫苗无效,就抛开许多影响一个国家疫情复燃的因素,强行将疫情复燃的原因直接与中国疫苗挂钩。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专家、研究员曾光就表示,仅仅将以色列和塞舌尔接种疫苗后的感染人数进行比较,然后就分出两种疫苗的优劣,这不是一个严肃的、科学的态度。影响一个国家接种疫苗后感染的因素有很多,比如确切的感染时间,比如感染的毒株不一样,再比如每个国家采取了哪些公共卫生防控措施、每个国家人口的素质,营养状态以及年龄结构如何等等,不能光提一句接种疫苗后的感染人数,就评价疫苗的好坏,这种做法很不严谨,科学性很弱。通过这种不严肃的比较就做出结论是流行病学研究所不允许的,这样比较得出的结论我们往往称之为生物学谬误。

但黄瑞黎的文章中,耿直哥可以明显感受到急于拿着“结论”找“论据”的她,在故意将这些接种疫苗之外重要因素都排除在外,只想突出中国疫苗的“问题”,包括她文中对一些专家的采访,也让我明显感受到是带有“诱导性质”的。

比如下图中她就写到,科学家其实也并不确定为啥一些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会出现疫情复燃,但突破性感染(即病毒突破疫苗防线),却有着“持续的后果”。然后,她就开始简单粗暴地拿着部分使用了中国疫苗的塞舌尔,去对比起了注射了BNT疫苗的以色列,进而得出了中国疫苗“无效”的论调。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记者黄瑞黎撰写的抹黑中国疫苗的文章)

同时,她对于巴林、智利、蒙古这三个同样被她用来“印证”中国疫苗“无效”的国家的描述,也存在着一模一样的问题,不顾这些国家感染了什么变异毒株、公共卫生防控措施如何,人口素质如何等因素,而急着就把这些国家的疫情复燃怪给了中国疫苗的“无效”上。

她甚至还进一步“偷换概念”,把这些国家的政客在之前推广包括中国疫苗在内的疫苗时,说出的那些宣传推广的论调,比如什么“打了疫苗就可以重获自由”的说法,也怪给了中国疫苗,说是中国疫苗“未能兑现”这个承诺。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记者黄瑞黎撰写的抹黑中国疫苗的文章)

可倘若按照她的这种浅薄的思路去看问题的话,那么以色列这个全民大量接种BNT疫苗的国家,这两天新出现的新冠疫情复燃,以及英国这个全民接种率近50%,且从未打过中国疫苗的国家,最近几周出现的疫情恶化,是不是也是因为他们注射的疫苗“无效”了呢?说好的打了疫苗就能“重获自由”呢?

更打脸的是,根据印度媒体的报道,发布在知名学术刊物《柳叶刀》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即便是黄瑞黎视为 “最有效”的BNT疫苗,在面对最先在印度出现的德尔塔变种毒株时,也存在着有效性大大下降的情况。

当然,这个对于黄瑞黎“带节奏”黑中国疫苗不利的信息,自然也就被她“舍弃”了。

(图为印度媒体引述《柳叶刀》杂志的一篇论文,称BNT疫苗在面对在印度发现的德尔塔毒株时,效率减弱)

另外,黄瑞黎的文章中还存在着大量对事实的删减。比如她在文中提到印尼有350个注射了中国疫苗的医护人员感染了新的变异毒株,而且在2月到6月死亡的60个医生里,有10人注射过中国疫苗。然而,她并没有透露印尼一共有多少医护人员这一重要的参照数字,也没有透露这种变异毒株,正是连BNT疫苗应付起来也很困难的那种印度发现的德尔塔毒株。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记者黄瑞黎撰写的抹黑中国疫苗的文章)

不过,黄瑞黎这篇文章中,最让耿直哥觉得恶臭的地方在于,在她通过这一系列的歪曲事实,将中国疫苗这个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有效”的疫苗,扣上了“无效”的大帽子后,她居然又“又当又立”地宣称,中国疫苗“无效”会导致很多国家的民众在接种疫苗时变得很犹豫,进而影响这些国家的接种工作。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记者黄瑞黎撰写的抹黑中国疫苗的文章)

她甚至还通过诱导式的采访,让接受她采访的一些专家说出了“中国疫苗缺乏保护性会导致轻症的感染者四处乱跑,进一步传播病毒” 这样荒诞的话,想以此让世界各国都不要再使用会导致这种“危险”局面的中国疫苗,好好排队等着用昂贵且运输门槛很高的BNT等西方疫苗就行——嗯,你们这些发展中的贫穷国家,何不食肉糜啊?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记者黄瑞黎撰写的抹黑中国疫苗的文章)

不过,从黄瑞黎的文章来看,不少选用了中国疫苗的国家,并没有被她以及其他西方媒体在国际舆论场上对中国疫苗的“轰炸式”抹黑而吓到,反而表示会继续信任中国疫苗。

而在境外的社交网站上,也不少网民也在斥责黄瑞黎和《纽约时报》这篇抹黑中国疫苗的报道。

有人就写到:如果你们要抹黑中国,能不能别碰疫苗这个话题,因为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说,中国疫苗是唯一的希望。

有人则贴出了美国疾控中心自己公布的一组美国疫苗被病毒攻破案例的数据,暗示纽约时报和黄瑞黎对此事“选择性失明”。

还有人讽刺说:

“一款疫苗实测有60-70%的有效性:好”

“一款疫苗实测有90%的有效性:更好”

“一篇《纽约时报》的报道让全世界更不敢打疫苗了:无价”

最后,就在耿直哥撰写此文时,我还查询到了一个美国VOX新闻网在今年3月20日发布的一个很有趣的科普视频,名为“为何你不该去对比新冠病毒疫苗”。

这段视频节目虽然没有提及任何中国的疫苗,讲述的是西方国家生产的不同疫苗间的情况(比如BNT和莫德纳VS阿斯利康与强生),但节目提出了两个极为打脸黄瑞黎和《纽约时报》的观点:1、拿着疫苗的有效率数字去判断一个疫苗是好是坏是“不对”的,因为不同的疫苗进行的临床试验时选择的人群和疫情时期等条件是不同的;2、即便有的疫苗有效率显得较低些,这些疫苗也“仍然有效”——更重要的是,疫苗真正的作用并不是让感染人数降为0,而是不让病毒导致感染者出现严重的疾病乃至死亡。

真不知黄瑞黎和《纽约时报》怎么看VOX的这期视频?或许,黄瑞黎应该用“描述”中国疫苗的口吻,告诉VOX的编辑们,阿斯利康和强生这两种保护率不如BNT和莫德纳,也等于“无效”疫苗?或许,她应该写一篇文章,好好炒作一下阿斯利康和强生的疫苗是如何“导致”人们不敢再打疫苗,“危害”疫苗接种工作的?或许,她应该直接呼吁全世界都抵制阿斯利康和强生这两种“只会让大量轻症的感染者随处乱窜”的“危险”疫苗?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黄瑞黎,塞舌尔,感染者,疫苗,中国,疫情,毒株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