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 数智化 经济化

2021
08/19

+
分享
评论
ITH康养家
A-
A+

数字技术在内的技术已经为我们提供了破解老龄化问题的良好工具

中国正走向构建科技高速公路的阶段,这是根本的大局。

在这个大局下,老龄化产生的经济结构变化和金融结构变化大潮,

“碳中和”对现有一切经济基础和消费行为的颠覆大潮,

以及数字化对经济的全面再造大潮,

这三股大潮将会主导我们未来的30年至50年!


我们正在走向云时代。4G是把人联起来,5G是要把物联起来,而5G的反手是物联网。今天中国物联网的相联是10亿级,10年后中国物联网将是100亿级,而OECD国家是50亿级。

当前,整个国家战略是构建一个以数据、AI、算力、5G、云计算为核心的科技高速公路,让所有的实体经济在这个高速公路上做自己的模型以及商业模式,以此产生利润。

在今天这个时点上,我们正在由信息时代走向智能时代。信息时代以物理世界为主,而智能时代是以数据时代为主,这是根本的变化。

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等新基建领域发展迅猛,技术与民生服务深度融合,养老产业也因此迎来数字化发展契机。

01 面对老龄化,数字经济如何应对?

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曾经提出过一个“积极老龄化”(active aging)的概念,呼吁从“健康”和“生存质量”两个方面入手,提升老年人在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这三个维度来提升老年人的生存质量。

2005年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了一份名为《在数字经济中推进积极老龄化》(Promoting Active Ageing in the Digital Economy)的报告,对数字经济在推进积极老龄化进程中可以起到的作用,以及与此相关的政策议题进行了讨论。

这份报告认为,“只要数字经济应用得当,就可以让全世界的老年人保持独立、活跃,并工作更长的时间。

医疗保健、远程医疗解决方案、交通和城市生活的进步将只是老年人从数字经济中受益的一些方式。

更广泛地说,技术可以创造一个包容性的劳动和生活环境,并有助于培育一个银色经济——一个60岁以上的人在工作场所相互交流和茁壮成长的环境,参与创新型企业,并过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老龄化在全球范围内蔓延,“老龄科技”(age-tech)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在这个概念之下,已经有很多新型的数字技术被应用到了为老年人服务上。

02 助力“银发族”跨越数字鸿沟

数字经济发展为应对社会老龄化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为“银发经济”插上数字经济的翅膀,会比较好地降低老龄化社会的福利成本,为老龄人口提供更多具有可及性和便利性、低成本的服务。

数字产业发展应当抓住未来几十年老龄化发展的时间窗口,生成更多围绕提供养老产品和养老服务的新业态新模式新商业,不断拓展发展空间。在智慧医疗、智慧康养、智慧服务领域加强研发和深度探索。

未来,基于物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智能养老解决方案必然形成未来养老的重要趋势。

例如,智能养老利用感知技术,持续精准高效地监测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形成智能预警、智能风险预测、快速响应与精准干预的闭环。

智能养老能够实现资源的整合与优化,大大提升养老护理的覆盖范围、质量与效率,促进老年人医养的深度结合及养老模式的创新,最终提高广大老年人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提升幸福感与获得感。

但同时,未来的养老产业将不仅仅是满足老有所养的基本需求。

在数字化与传统产业颠覆与融合的背景下,老龄人口红利与数字化产业互相融合重塑,可为老龄人口再次提供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

例如,老人可利用碎片化时间,通过互联网平台完成一些碎片化工作,构建老年人力资源使用与增值的个性化场景,从而形成老有所养、老有所业、老有所为的老年产业大生态。

03 老年人的日常照料和看护一直是困扰人们的一个重要问题

传统上,人们关于这个问题,主要有两种解决思路:

一是将老人集中照料,即将老年人送入养老院,由专业人员进行专门的看护;

二是分散照料,即让老年人居家,主要依托子女,或者保姆来进行照料。这两个照料模式都有其优势和劣势。

集中照料的看护主要体现在其专业性上。

由于有专业人士的照料,老年人可以得到比较好的服务,尤其是在疾病预防和疗养上,这种模式的优势十分明显。

除此之外,集中养老可以很好地将年轻人从沉重的养老看护当中解脱出来,让他们可以更为安心地工作。

不过,这种养老模式对于投入的要求很高,因此整体产业的规模还不够大。

事实上,现在不少老年人都希望去养老院,但比较好的养老院的名额已经排到了几年之后。

除此之外,老年离家,在外养老,从情感上也不太符合国人的传统习惯,因此对于部分老年人来讲,这些模式还比较难以接受。

而分散的居家养老呢,虽然它的可及性更强,也更符合传统习惯,但其成本较高,专业性较差。尤其是具有某些慢性疾病的老年人,不仅很难获得比较好的照料,还会给子女带来非常严重的照料负担。

针对以上两种传统养老模式的问题,社区养老这种新的养老模式在最近几年开始流行起来。

这种模式以社区为单位,在每个社区派驻一些专业的护理人员,负责本社区老年人的看护。

这样,老年人依然可以居住在自己的家中,还可以在日常享受到专业人士的照料。

不过,这种模式依然有自己的缺陷。

一方面,社区老年人的密度相对来说不如养老院,因而护理人员的派驻数量也会相对较少;

另一方面,相比于养老院,老年人在社区的居住条件也会相对分散。

在这两个条件的综合作用之下,就会出现护理人员不足、对老年人的相关要求反应缓慢等问题。

尤其当老年人突发急病,或者出现其他紧急事件的时候,护理人员如果不能及时反应,甚至可能会导致老年人的生命危险。

事实上,在大多数情况下,以上护理人员反应缓慢的问题并不来自于护理人员数量的绝对稀缺,而是由于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在养老院,所有老人住得都很近,所以护理人员对老年人状况的检查可以很频繁,因此对很多问题都可以早发现早处理,对于突发急病也能及时应对。

但在社区,以上的这些都很难做到。

那么怎么应对这个问题呢?

04 用数字技术来辅助护理人员的配置效率

比如,现在很多社区,已经专门开发了为老年人服务的手机app,居家养老的老年人就可以通过app来呼叫社区服务人员。

对于一些身患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一些社区还尝试用物联网技术构建了监控网络,用以监测其生命体征。一旦发现了异常情况,监控网络就会同时向社区服务人员发送信号。

这样,社区服务人员可以及时上门,进行急救。通过以上这些手段,原本比较有限的社区服务人员就可以得到更有效率的配置,社区养老的相关缺陷也就可以得到克服。

05 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投入到“养老科技”的开发中

例如,专门针对老年人的远程医疗服务系统、专门用于陪护老年人的情感机器人、专门为老年人服务的数字生活服务平台,都陆续被开发了出来。

可以说,从纯技术的角度看,已经为解决老龄化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现在我们要做的,更应该是从政策角度入手,思考如何用政策来引导和促进人们能够把更多的技术真正用到服务老年人上来。

由于现在的技术都是年轻人主导的,因此在考虑技术应用时,他们很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忽略老年用户,或者以他们眼中的老年人诉求替代了老年人的真正诉求。

一个重要的例子是健康码的应用。本来,健康码是为了方便人们在疫情期间出行的,而且从年轻人的视角看,应用健康码也很容易。

但在现实中,很多老年人却因不会使用健康码,导致出行困难,甚至还因此导致了不少的冲突。

针对类似的情况,我们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一方面,企业在设计相关产品时,应该更加强调对老年人的包容性;另一方面,政府对于类似的产品,也应该给出相应的标准,对企业提供相应的指导。

事实上,包括数字技术在内的技术已经为我们提供了破解老龄化问题的良好工具,如果我们能够用好这些工具,那么就能成功走出老龄化的困境,甚至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延缓和逆转这个过程。end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老年人,养老,老龄化,技术,数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