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结直肠癌合集10(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22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结直肠癌合集。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高、最具权威的临床肿瘤学会议,汇集了世界一流的肿瘤学专家,分享探讨国际最前沿的临床肿瘤学科研成果和治疗技术,很多重要的研究发现和临床试验成果也会选择在ASCO 年会上首次发布。

01


 

【3593】一项关于两药(FOLFOX或FOLFIRI)与三药(FOLFOXIRI)联合化疗方案作为转移性结直肠癌一线治疗的荟萃分析和系统评价

First Author: Vishal Jindal, Beaumont Health, Department of Hematology and Oncology

背景:两药联合化疗FOLFOX和FOLFIRI是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一线治疗的标准。最近,三药联合化疗FOLFOXIRI的使用显示出抗癌活性的增加,但一线联合化疗仍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我们进行了这项荟萃分析,以确定两药联合疗法与三药联合疗法的疗效、安全性和预后。

方法:该研究方案发表于PROSPERO(CRD42020166745),并按照PRISMA指南进行准备。共纳入10项研究,样本量为三药组1536人,双药组1535人。主要研究终点是有效率(RR),次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化疗后转移灶根治性切除率(R0)。使用“R”统计包进行定量合成。使用优势比(OR)总结二分结果,使用危险比(HR)总结事件发生时间数据。

结果:共检索到678篇文献。截止到2020年4月,分别从Medline、Embase、Cochrane图书馆和临床tral.gov检索到271、296、100、11篇文章。共纳入10项研究。所有研究均为随机、开放标签、多中心研究。在10项试验中,5项分别是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研究。有效率的合并优势比(OR)为1.66 (95%可信区间为1.42至1.93),PFS为(HR,0.70;95%可信区间,0.63–0.78),支持三药联合化疗。转移癌的根治性切除(R0)有显著改善(OR 1.59;95%置信区间,1.27–1.98)。三药联合疗法还与毒性增加相关,尤其是神经系统事件2.51(0.88-7.16)、腹泻2.40(1.74-3.31)、中性粒细胞减少症2.23(1.71-2.90)和血小板减少症1.94(1.05-3.59)。

结论:本荟萃分析结果显示,与两药联合化疗相比,FOLFOXIRI显著提高了总转移瘤的PFS、RR、OS和R0切除率,但其致命不良事件的发生率更高。因此,我们得出结论,有适度的证据表明FOLFOXIRI以增加毒性为代价为临床提供了有意义的疗效益处。

参考文献:Vishal Jindal, et al. Doublet (FOLFOX or FOLFIRI) versus triplet (FOLFOXIRI) backbone chemotherapy regimen as first-line treatment of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A meta-analysis and systematic review. 2021 ASCO, abs3593.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2


 

【3594】一种评估循环肿瘤DNA检测中假阴性KRAS突变风险的新临床工具

First Author: Stefania Napolitano, Universita  Degli Studi Della Campania, “Luigi Vanvitelli”, Naples, Italy

背景:目前在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中,通过循环肿瘤(ct) DNA检测RAS突变已成为一种有效且非侵入性的替代方法,总体上显示出与标准组织基因分型的高度一致性,提供了关于对EGFRi治疗的反应和耐药机制的信息。然而,由于血液中出现任何ctDNA低水平的情况(假阴性),RAS突变可能被遗漏,并且很难将其与肿瘤中没有RAS突变的患者(真阴性)区分开来。我们提出了一种方法,可以应用于多基因ctDNA检测组合,以准确区分真阴性和假阴性检测。

方法:357名受试者来自美国医学博士安德森(MDACC)的组织和多组合ctDNA检测作为训练数据集,295名受试者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总医院(MGH)的数据集作为测试数据集。CtDNA组合包含65至70个基因,允许评估血浆中来自其他基因(如APC和TP53)的变异等位基因部分(VAF)水平的肿瘤ctDNA脱落。基于KRAS和其他基因的变异系数之间的关系,我们建立了一个贝叶斯模型,使用< 5%(低)、5-15%(中)和> 15%(高)的阈值,提供了ctDNA测试中假阴性的后验概率。该模型在MGH数据库上得到了验证。

结果:在两个队列中,有431名患者是KRAS野生型。其中,29个组织记录了KRAS突变,假阴性率为8%。根据血浆中其他突变基因的等位基因频率的观察值,该模型提供了组织中确实存在KRAS突变的后验概率。在验证队列中,预测的低假阴性没有假阴性(0/62,95%可信区间0%-5.8%),而预测的中假阴性率与3%假阴性(1/32,95%可信区间0%-16%)相关。相反,较高的预测假阴性率与5%的假阴性相关(5/100,95%可信区间1.6%11%)。结果表明,我们的工具能够区分真阴性和假阴性的受试者,因为在较高的后验概率下观察到较高比例的假阴性。

结论:总之,我们的方法提高了临床实践中对KRAS基因突变检测的信心,从而有助于确定哪些患者将受益于抗EGFR治疗,同时降低假阴性检测的风险。这种方法有可能扩展到NRAS和BRAF,通过一种容易获得的在线工具实现临床应用。

参考文献:Stefania Napolitano, et al. A novel clinical tool to estimate risk of false negative KRAS mutation in circulating tumor DNA testing. 2021 ASCO, abs3594.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3


 

【3595】开始治疗的时间对美国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真实世界(RW)结局的影响

First Author: Olumide B. Gbolahan, Indiana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Indianapolis, IN

背景:COVID-19大流行中断了癌症治疗,迫使肿瘤学家提出安全延迟开始治疗的建议。与辅助治疗相比,在姑息性治疗的CRC中关于开始治疗时间对预后的影响的信息很少。我们试图确定美国mCRC新冠疫情大流行前开始系统性治疗(TIT)的中位时间,并评估TIT对生存预后的影响。

方法:我们回顾性分析了Flatiron Health全国EHR数据库(转移诊断日期从2013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4日)中mCRC患者的非识别化数据。收集了人口统计、治疗(tx)和预后情况。把TIT从诊断到开始一线系统治疗的时间分为3个阶段(I: < 2周,II: 2- < 4周,III: 4-8周)。总生存期(OS)被定义为从诊断到死亡的时间。化疗后生存期(PCS)是从开始一线治疗到死亡的时间。采用调整和未调整的多项logistic回归分析评估人口统计学和临床因素与TIT的相关性。PCS和OS采用Kaplan-Meier曲线估算。采用校正的(人口统计学和临床因素)Cox比例风险模型来估计TIT组对PCS和OS的影响。第II阶段为对照组。

结果:7108例mCRC至少接受了一线治疗。系统性治疗I-III阶段分别占16% (N = 1132)、34% (N = 2406)和50% (N = 3570)。确诊时平均年龄为63.4岁,各分类间年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6)。中位TIT为28天。多项逻辑回归分析显示,与TIT II相比,西班牙人在4-8周内接受化疗的可能性高于白人(OR 1.4, 95% CI 1.12- 1.7, P= 0.0022)。女性更可能在4-8周内接受治疗(OR 1.14, 95% CI 1.03- 1.27, P= 0.01)。未记录KRAS检测的患者更有可能在2周内接受治疗 (OR 1.3, 95% CI 1.05- 1.48, P= 0.01)。中位RW OS在第III阶段较高(I: 18.1, II: 22.6, III: 26.9, P< 0.0001)。校正Cox回归分析表明,黑人的死亡风险高于白人(HR, 1.14。此外,与2-4周的TIT相比,TIT < 2周的RW PCS (HR, 1.22, 95% CI 1.111.33, P= 0.0001)和RW OS (HR, 1.25, 95% CI 1.14- 1.37, P= 0.0001)较低。相比之下,TIT 4-8周与更高的RW PCS (HR, 0.81, 95% CI 0.75- 0.87, P= 0.0001)和RW OS (HR, 0.78, 95% CI 0.72- 0.83, P= <0.0001)相关。

结论:真实世界的分析表明,在大流行前50%接受一线治疗的mCRC患者在诊断后4周内接受了治疗。我们观察到了TIT的差异。矛盾的是,真实世界的生存率随TIT的增加而增加,在4-8周治疗的患者中报道了最好的预后。

参考文献:Olumide B. Gbolahan, et al. Impact of time to treatment initiation on real-world (RW) outcomes in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in the United States.2021 ASCO, abs3595.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4


 

【3596】真实世界中III期结肠癌完成辅助化疗后的预后分析

First Author: Jemma Megan Boyle, 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 London, United Kingdom

背景:III期结肠癌患者辅助联合化疗的最佳持续时间仍有争议。我们的研究评估了真实人群中完成化疗周期对3年结肠癌特异性死亡率的影响,以及减少剂量和早期停用奥沙利铂对100%完成化疗的患者的影响。

方法:研究对象:4147例在2014年6月1日至2017年4月30日期间,于英国国民卫生服务机构(NHS)的接受手术切除的病理III期结肠癌患者。化疗数据来源于相关的行政医院记录和国家化疗数据库。所有患者按完成率< 50%(< 6个FOLFOX周期或< 4个CAPOX周期)、50-92%(6-11个FOLFOX周期或4-7个CAPOX周期)或100%(12个FOLFOX周期或8个CAPOX周期)进行分层。对3年结肠癌特异性死亡进行竞争风险回归分析,并对患者、肿瘤和医院级别的特征进行调整,以估计亚分布风险比(sHR)作为相对风险的衡量标准。

结果:与IDEA研究相比,纳入我们研究的患者更不适合,高风险疾病(T4和/或N2病理分期)发生率更高。对于FOLFOX,完成100%周期的患者的3年累积结肠癌特异性死亡发生率为15.1% (95% CI, 12.8% - 17.6%), 50-92%周期的患者为18.2% (95% CI, 15.3% - 21.3%),小于50%周期的患者为26.4% (95% CI, 20.6% - 32.5%)。对于CAPOX, 100%周期完成时,这一比例为12.0% (95% CI, 10.2% - 14.0%), 50-92%周期为18.2% (95% CI, 15.6% - 21.0%), < 50%周期为19.8% (95% CI, 15.8% - 24.1%)。与100%完成FOLFOX周期相比,完成< 50%的患者结肠癌特异性死亡更高(sHR 2.17;95% CI: 1.56 - 3.03;P = < 0.001)和FOLFOX周期的50-92% (sHR 1.40;95% CI: 1.09 - 1.78;P = 0.007)。与100%完成CAPOX周期相比,完成< 50%的患者结肠癌特异性死亡更高(sHR 2.02;95% CI 1.53 - 2.67;P< 0.001)和50-92%的CAPOX周期(sHR 1.63;95% CI 1.27 ~ 2.10;P < 0.001)。减少剂量和早期停用奥沙利铂对死亡率没有统计学意义的影响。

结论:真实世界中的患者更可能有不良预后因素。那些完成了III期结肠癌辅助化疗的患者,无论是减少剂量还是早期停用奥沙利铂,都提高了生存率。

参考文献:Jemma Megan Boyle, et al. Real-world survival outcomes associated with completion of adjuvant chemotherapy for stage III colon cancer.  2021 ASCO, abs3596.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5


 

【3597】早期III期结肠腺癌的临床病理和分子特征: Adjuvant Colon Cancer End Points (ACCENT)数据库中25项研究的35,713例患者的分析

First Author: Zhaohui Jin, Division of Medical Oncology, Mayo Clinic, Rochester, MN

背景: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结肠癌(CC)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有所下降,但在年轻人(20-49岁)中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目前有限的数据表明早发CRC (eoCC)患者可能与晚发CRC (loCC, age ≥ 50 years)患者相比具有不同的表型特征。

方法:汇总ACCENT数据库中25项随机研究(1987年至2009年招募)中35,713名III期CC受试者的个体患者数据。人口统计学分布、临床病理特征、生物标志物和预后数据按年龄组汇总。采用Kaplan-Meier曲线和Cox模型对研究中各治疗组进行分层,评估总生存期(OS)、无病生存期(DFS)、无复发率(RFR)和复发后生存期(SAR),调整性别、种族、体重指数、体力状态、疾病分期、分级、风险组、检查淋巴结数,疾病倾向性和分子标记。

结果:以5%的年龄组差异作为临床意义的截止点,III期eoCC患者(n = 6246)与loCC患者(n = 29467)在性别、种族、PS、危险组、肿瘤侧性和T/ n分期方面的分布相似。eoCC患者明显不太可能超重(30.2% vs 36.2%),但更常见的是切除≥12的淋巴结(69.5% vs 58.7%)。eoCC肿瘤更容易出现错配修复缺陷(16.4% vs 11.5%),但不容易出现BRAFV600E突变(5.6% vs 14.0%),提示eoCC中Lynch综合征的发生率更高。在单因素分析中,III期eoCC患者的OS、DFS和SAR明显更好;3年DFS和RFR之间的差异强烈表明eoCC和loCC之间OS/DFS的差异可能是由于loCC患者的竞争风险和合并症增加。在多变量分析中,当对预后进行分子标记调整时,发病年龄失去了其预后价值。交互分析证实了发病年龄与KRAS/BRAF状态之间的明确关系。

结论:肿瘤生物学是决定预后的重要因素,与患者年龄无关。在多变量分析中,发病年龄不是一个有统计学意义的预后决定因素。

参考文献:Zhaohui Jin, et al. Clinicopathological and molecular characteristics of early-onset stage III colon adenocarcinoma: An analysis of 25 studies with 35,713 patients in the Adjuvant Colon Cancer End Points (ACCENT) database.2021 ASCO, abs3597.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6


 

【3598】早期辅助化疗治疗III期结肠癌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一项多中心、随机、开放的3期试验的短期结果

First Author: Jun Seok Park, Colorectal Cancer Center, Kyungpook National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Daegu, South Korea

背景:II期或III期结肠癌患者在手术切除后8周内开始辅助化疗(AC)。许多回顾性研究的结果显示延迟AC延迟后的生存预后较差。此外,临床前研究显示,术后时期癌细胞扩散的进展是意义深远的。该研究是第一个评估III期结肠癌患者早期(术后14天)AC的前瞻性试验。

方法:本研究是一项前瞻性、多中心、随机的III期试验。病理III期结肠癌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为早期AC(术后14天内开始AC ),一组为常规AC(术后14天后开始AC )。建议患者接受12个周期的FOLFOX-6 AC,主要终点为无病生存期。次要终点是总生存率、不良事件、AC期间的手术并发症和术后1年患者报告的结果(生活质量)。此外本研究还描述了安全性数据,化疗给药方式和生活质量。

结果:该研究在2011年9月至2020年3月期间随机分配443例早期AC组(221例)或早期AC组(222例)。380例接受至少一个周期FOLFOX-6治疗的患者被纳入安全性分析(早期AC组192例,常规AC组188例)。两组的基线特征除了从手术到初始AC的时间间隔外都很平衡。早期AC组和常规AC组分别在术后13(4-43天)和29(17-53天)的中位时间开始第一次化疗(p < 0.001)。两组间的中位化疗周期、AC完成率和奥沙利铂相对剂量强度均无显著差异。在早期和常规AC组中,没有任何剂量减少或计划延迟的AC完成率分别为18%和20%,而剂量减少或延迟率分别为65%和61%。两组中均有28%的患者出现3级或以上毒性反应。1例早期AC组患者在5-氟尿嘧啶输注第2天(术后第14天)急诊行吻合口漏手术。然而,其他患者均未出现手术并发症。两组患者在基线时(开始AC前)以及术后1个月、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的欧洲癌症研究和治疗组织生活质量核心30份问卷得分相似。

结论:早期AC是安全的,治疗期间没有增加化疗相关不良事件或手术相关并发症。此外,早期AC并没有降低患者术后1年的生活质量。本研究将继续随访患者的生存预后。

参考文献:Jun Seok Park, et al. Clinic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early adjuvant chemotherapy for stage III colon cancer: Short-term outcomes of 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open-label, phase 3 trial.  2021 ASCO, abs3598.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7


 

【3599】3项验证性研究的荟萃分析:12基因复发评分评估特定结肠癌术后患者加或不加5FU和奥沙利铂的复发风险

First Author: Greg Yothers,NSABP,NRG Oncology and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Pittsburgh, PA

背景:12基因Oncotype DX结肠复发评分法是一种临床验证的基因组分析法,可评估II/III期结肠癌患者独立于临床病理学特征的复发风险。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改良的结肠癌治疗降低了复发率。

方法:结合12基因结肠复发评分(RS)验证研究CALGB 9581、NSABP C-07和SUNRISE,使用预先指定的特定患者荟萃分析方法来预估1、3、5年复发率。Cox模型对RS结果、被检查的节点数(<12或≥12)、T分期、MMR状态和总分期(II、IIIAB或IIIC)都有影响。基线累积风险评估使用了最新两项研究来反应当前的医学实践。通过一项QUASAR(2007)的荟萃分析和一项NSABP研究(Wilkinson 2010)的汇总分析,以及来自NSABP C-07中奥沙利铂的疗效评估,整合5FU在特定阶段的危险比,从而提供了手术、手术+5FU和手术+5FU+奥沙利铂的评估依据。对dMMR的患者未评估单用5FU的复发风险,因为这一类患者预计5FU对其缺乏疗效(Sargent 2010)。

结果:在2179例患者中,II期、IIIA/B期和IIIC期患者比例分别为55%、32%和13%,其中63%≥12个节点,90%为T3,88%为pMMR。RS的中位数结果为31(IQR23-39)。RS结果和每个临床病理因素均能提供了独立的预后信息(荟萃分析Wald检验,所有p<0.001)。风险评估通常低于既往的RS报告风险评估。对于病理II期、T3、pMMR、≥12个检测节点的患者,根据RS结果的分布情况,单独手术预计约有40%的患者5年复发风险≤10%。该表显示了对明确的RS结果和临床病理特征的5年复发风险评估实例。

结论:与之前使用复发风险评估结果的报告相比,新的复发风险评估提供了更多的患者特定信息,反映了更多的当前医疗实践,能让患者接受更好、更个性化的治疗决策。研究发起人:无。

参考文献:Greg Yothers.Patient-specific meta-analysis of 3 validation studies of the 12-gene colon cancer recurrence score assay for recurrence risk assessment after surgery with or without 5FU and oxaliplatin.2021 ASCO,abs 3599.

编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钟晓梅 

08


 

【3600】cfDNA和ctDNA的基线检测和早期变化在早期结肠癌新辅助治疗中的预测价值

First Author: Giacomo Bregni, Institut Jules Bordet UniversitéLibre de Bruxelles (ULB), Brussels, Belgium

背景:ctDNA是用手术+/-辅助化疗治疗的II-III期结肠癌中最小残余病灶和阴性预后因子的指标。然而,还没有任何研究分析过该生物标志物对接受新辅助化疗的早期结肠癌患者的预后价值。我们试图评估在PePITA试验中接受一个周期新辅助FOLFOX化疗后进行手术+/-辅助FOLFOX化疗的II-III期早期结肠癌患者cf/ctCNA基线和早期变化的预测价值。

方法:PePiTA是一项多中心、单臂、前瞻性二期试验,检测早期结肠癌活体肿瘤化学敏感性(用18F-FDG PET/CT的代谢变化评估对一周期新辅助FOLFOX化疗的反应)及其与长远结局的相关性(NCT00994864)。前瞻性的在一周期新辅助FOLFOX化疗后2周和手术前收集血浆样本作为基线。选择NPY和WIF1作为ctDNA的通用甲基化标记物,并用数字液滴(dd)PCR技术进行分析。使用QuantaSoftv1.6软件(Bio-Rad)处理dd-PCR的数据。生存结果指标为5年无疾病生存率(DFS)和6年总生存率(OS)。采用ROC曲线分析、Kaplan-Meier法、COX回归模型和log-rank检验。使用SPSSv25.0(SPSSInc.)进行了统计分析。

结果:共纳入80例(44ypI-II期和36ypIII期)。在52.5个月的中位随访时间后,5年DFS和6年OS分别为68%(95%CI 52-84)和84%(95%CI74-94)。高cfDNA基线值(≥1600ng/ml)的6年OS较差(HR6.45,95%CI1.61-25.84;p=0.008)。新辅助FOLFOX化疗一个周期后cfDNA的早期变化未能预测生存率(HR DFS 0.96,95%CI 0.38-2.43;p=0.92;HR OS 0.62,95%CI 0.16-2.50;p=0.50)。60例患者中有25例(42%)的ctDNA基线评估呈阳性。在基线(HR DFS 2.06, 95%CI 0.65-6.49; p = 0.22; HR OS 3.11, 95%CI 0.57-16.99; p = 0.19)或术前任何时间点(HR DFS 1.65, 95%CI 0.54-5.04; p = 0.38; HR OS 2.80, 95%CI 0.54- 14.44; p = 0.22)检测到的ctDNA与生存率无显著相关。发现手术时ctDNA增加与5年DFS之间有显著相关的趋势(HR 3.66,95%CI 0.81-16.44;p=0.09)。会议将介绍cf/ctDNA早期变化与18F-FDG PET/CT代谢反应的相关数据。

结论:我们首次证明,基线cfDNA可以预测接受新辅助化疗的早期结肠癌患者的生存结果。一系列问题待确认,在基线进行cfDNA检测可以帮助选择可能受益于类似FOxTROT新辅助化疗治疗策略的高危患者。虽然在这种情况下的ctDNA分析似乎对预测预后无效,但这些结果可能依赖于样本量较小。研究赞助商:Fondation Les Amis de Bordet。

参考文献:Giacomo Bregni.Prognostic value of baseline and early changes of circulating-free (cf) and circulating tumor (ct) DNA in the neoadjuvant (NA) setting of early stage colon cancer (CC).2021 ASCO,abs 3600.

编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钟晓梅

09


 

【3601】I期结肠癌患者淋巴结检出未达标准与生存低下的关系

First Author: Alexander C. Chacon,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Medical Center, Rochester, NY

背景:结肠切除术至少需要12个淋巴结才能准确地进行结肠癌分期。既往对II期结肠癌患者的研究表明,淋巴结检出(LNE)不足与总体生存率下降(OS)相关。类似的与LNE相关的大规模研究在I期结肠癌患者中还没有完成。我们评估了一期结肠癌患者淋巴结检出率和OS之间的关系。

方法:我们回顾了2004-2015年的国家癌症数据库,以确定接受最终手术切除的病理I期结肠癌(PT1N0或PT2N0)患者。排除接受放疗或存在缺失值的患者。分析了临床和人口统计学特征。根据LNE,将患者分为4组(LNE、0-5、6-11、12-19、20)和2组(0-11、12)。用单变量和多变量分析来识别出与OS相关的变量。计算Kaplan-Meier生存曲线进行队列比较。

结果:我们纳入81,909例患者进行分析。被诊断时的中位年龄为69岁。大多数是女性(51.1%),白人(83.8%),在社区癌症项目中接受治疗(59.5%),Charlson-Deyo评分为0(66.6%)。只有0.7%的患者进行了切缘阳性切除术,肿瘤大小中位数为2.5厘米。患者同样被划分为pT1和pT2。27.8%的患者发现LNE不理想。LNE患者的分布率分别为:10.7%(0-5)、17.1%(6-11)、43.4%(12-19)和28.9%(20+)。术后30天的死亡率为1.9%。521例(0.7%)接受了全身治疗。0-5LNE患者的10年生存率为52.8%,而20LNE患者的生存率为60.1%。在多变量分析中,≥69岁、男性、肿瘤大小增大(四分之一)、pT2分期和Charlson-Deyo评分较高的患者独立预测了OS的下降(p<0.001)。LNE分类与OS显著相关(p<0.001)(表)。在重新分组为0-11和12个LNE组时,0-11 LNE组预测OS下降(HR 1.22,p<0.001)。在多变量分析中,上述变量继续显示出与OS有相似的关联(p<0.001)

结论:我们的研究表明,I期结肠癌术后患者的淋巴结检出率与总生存率相关。并且,与具有最佳淋巴结检出率的患者相比,淋巴结检出率不理想的患者的总生存率较低。此外,本研究发现,大量患者(>25%)的淋巴结检出率仍然不理想。未来的努力应该集中在外科医生和病理科医生的最佳努力下提高淋巴结检出率。未来的研究应该检验系统治疗在淋巴结检出不足的患者中的作用。研究发起人:无。

参考文献:Alexander C.Association of suboptimal lymph node yield with inferior survival in resected stage 1 colon cancer patients.2021 ASCO,abs 3601.

编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钟晓梅  

10


 

【3602】经动脉化疗栓塞术治疗肺转移瘤一期研究

First Author: Franz Edward Boas,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New York, NY

背景:肺化学栓塞(通过支气管或肺动脉)对不可切除和不可控的肺转移瘤是一种新的治疗选择。

方法:对10例不可切除、不可控、支气管内或纵隔转移且全身化疗失败的肺转移瘤患者,进行本次单中心、单臂、一期试验。对所有患者进行肺动脉和支气管血管造影来确定肺转移瘤的血液供应。根据血管造影结果,使用碘油/丝裂霉素乳剂以球形颗粒方式进行支气管或肺动脉化学栓塞。评估该技术的成功度、安全性、药代动力学有效性。使用Wilcoxon符号秩试验来比较肿瘤治疗前后大小的变化。

结果:血管造影显示,与正常肺相比,所有的患者肺转移瘤均具有丰富的血管供应。90%的患者肺转移瘤由支气管动脉提供,10%由肺动脉提供。肿瘤内药物输送的技术成功率为100%(95%CI:76-100%)。无严重不良事件,所有患者均符合手术后4小时出院的标准。根据RECIST标准评估病灶的治疗反应率为10%,根据PERCIST标准为40%。经过化疗栓塞后的肿瘤大多数稳定(大小中位数变化为0%;IQR:-11%至2%;平均:-4%),未治疗的肿瘤大多数继续增大(大小中位数变化为10%;IQR:0%至17%;平均9%;p=0.02)。4-6周时肿瘤内碘醇保留与肿瘤大小和代谢活性的降低相关。药代动力学表明,撕裂霉素45%的剂量在2分钟内爆发释放,55%的剂量保留在瘤内,半衰期>5小时。丝裂霉素最初在肿瘤内与血浆内的浓度比率为380。保留在瘤内的碘油半衰期为16天。体外实验显示,6.2天内乳液分离50%,7.1小时内药物释放50%。

结论:肺化疗栓塞可安全治疗肺、纵隔和支气管内转移瘤,全身毒性最小。化疗栓塞后肿瘤内高药物浓度可克服化疗药物耐药。临床试验信息:NCT04200417。研究赞助商:布罗克曼医学研究基金会,介入肿瘤学会。

参考文献:Franz Edward Boas.Phase I study of 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of lung metastases.2021 ASCO,abs 3602.

编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钟晓梅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结直肠癌,ASCO,肿瘤,患者,化疗,周期,阴性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