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结直肠癌合集9(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22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结直肠癌合集。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高、最具权威的临床肿瘤学会议,汇集了世界一流的肿瘤学专家,分享探讨国际最前沿的临床肿瘤学科研成果和治疗技术,很多重要的研究发现和临床试验成果也会选择在ASCO 年会上首次发布。



 

01


 

【3583】BEACON CRC研究中encorafenib联合西妥昔单抗治疗结直肠癌中的总生存率分析: BRAF 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既往治疗的效果

First Author: Scott Kopetz,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TX

背景:Encorafenib(Enco)+西妥昔单抗cetux(双抗)已在美国、欧盟和日本获得批准,用于治疗1-2个既往方案进展后的BRAF 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在BEACON CRC研究(NCT02928224)中,BRAF V600E突变型mCRC患者(pts)的中位OS (95%置信区间)为9.3个月(8.0–11.3),而接受cetux+伊立替康或氟尿嘧啶+伊利替康(FOLFIRI)方案化疗的患者(对照组)的中位OS为5.9个月(5.1–7.1)(HR 0.61[95%置信区间:0.5–0.8])。这项析因分析研究了在BEACON CRC研究中BRAF V600E-突变型mCRC患者的双抗治疗之前的治疗方法对OS的影响。

方法:根据既往接受贝伐单抗、奥沙利铂或氟尿嘧啶+奥沙利铂+伊利替康(FOLFOXIRI)治疗以及既往接受抗癌治疗(ACT)的持续时间,比较接受双抗试验组或对照组治疗的患者的OS。

结果:先前接受过贝伐单抗治疗的患者在双抗组和对照组患者中的比例分别为64%和55%。在接受过一次治疗的患者中,分别有95%和88%的患者接受过奥沙利铂治疗,20%和14%的患者接受过FOLFOXIRI治疗。下表中显示了双抗组和对照组中的接受不同既往治疗的患者的OS。在双抗组中,开始研究治疗前服用贝伐单抗< 4个月的患者的中位OS为8.3个月(95%可信区间:6.2-11.2);服用贝伐单抗≥4个月的患者中位OS为10.7个月 (95%置信区间:7.5-17.7)。在每个治疗组中,无论之前是否使用奥沙利铂或FOLFOXIRI治疗,OS都是相似的。各研究组的既往ACT持续时间相似,一线ACT持续时间为5.6-5.8个月。

结论:在BEACON CRC研究中,无论患者接受哪种既往治疗或既往治疗持续时间如何,BRAF V600E突变型mCRC接受双抗疗法治疗的患者均显示出相似的OS。这一探索性的析因分析提供的数据反映了临床医生在决定BRAF V600E突变型mCRC患者的后续治疗方案时可能面临的既往治疗情况。临床试验信息:NCT02928224。研究发起人:辉瑞。

参考文献:Scott Kopetz, et al. Overall survival (OS) with encorafenib (enco) + cetuximab (cetux) in BEACON CRC: Effect of prior therapy for BRAF V600E-mutant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2021 ASCO, abs3583.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2


 

【3584】抗淋巴细胞活化基因-3抗体MK4280 法维兹利单抗(favezelimab)联合派姆单抗(pembrolizumab)用于既往治疗的晚期微卫星稳定型结直肠癌的1期首次人体研究

First Author: Elena Garralda, Vall d’Hebron Institute of Oncology (VHIO), Medical Oncology, Vall d’Hebron University Hospital (HUVH), Barcelona, Spain

背景:对于既往治疗≥2次后进展的微卫星稳定(MSS)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仅有有限的治疗选择,中位OS为6-9个月(mo)。在这项首次人体中多队列研究(NCT02720068)的剂量递增阶段,抗淋巴细胞活化基因(LAG)-3抗体favezelimab (favezelimab, fave)在所有剂量水平单独和与pembrolizumab (pembro)联合使用时耐受性良好(Lakhani, SITC, 2018,摘要026)。在这里,我们从剂量确认阶段开始评估了fave单独或联合pembro治疗晚期MSS结直肠癌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方法:入组选择了在之前的标准治疗后进展的MSS 、PD-1 / PD-L1-治疗阴性的mCRC患者 (3 L+) (队列 A),给予800毫克的fave的RP2D(1组),800毫克的fave+ 200毫克pembro(2c组),或800毫克的fave+ 200毫克pembro (MK- 4280A) 组合配方(5组),所有组每周三次给药。治疗持续35个周期或直到病情进展、不可接受的毒性或研究者/患者决定。经研究者RECIST v1.1确认单药治疗病情进展的患者可改用800mgfave + pembro。对所有接受治疗的患者进行安全性评估;对所有基线扫描治疗患者进行全分析组(FAS)的疗效评估。评估目标包括安全性(主要)、ORR(研究者的RECIST v1.1[次要])、DOR、PFS和OS(探索性)。中期分析数据截止日期:2020年10月23日.

结果:共20例患者接受了fave治疗(1组);89例患者(包括9例换药患者)接受了fave+ pembro (2C+5组);12名患者(1组)和36名患者(2c +5组)伴有PD-L1 CPS ≥1肿瘤。截止数据时,1组中位随访时间为5.8个月,2C+5组为6.2个月。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s) 在fave (1组) 为65%,fave + pembro (2C+5组)为65.2%。3级TRAEs分别为15% (1组)和20% (2c +5组)。没有5级TRAEs报告。常见的TRAEs(≥15%)包括疲劳(20.0%)、恶心(15%)和疲劳(16.9%)。fave + pembro (2C+5组)的确认ORR为6.3% (4PR, 1CR)。没有收到单独接受fave患者的回应。在2C+5组中,中位DOR为10.6 mo(范围,5.6-12.7)。下表中报告了不同PD-L1状态下的ORR、OS和PFS。

结论:法维兹利单抗单独或联合派姆单抗的安全性可控,无治疗相关死亡。与单药治疗相比,包括MK-4280A在内的联合治疗具有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尤其是在PD-L1 CPS ≥1肿瘤患者中。临床试验信息:NCT02720068。研究赞助商:默克公司

参考文献:Elena Garralda, et al. A phase 1 first-in-human study of the anti-LAG-3 antibody MK4280 (favezelimab) plus pembrolizumab in previously treated, advanced microsatellite stable colorectal cancer.2021 ASCO, abs3584.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3


 

【3585】不同TP53功能获得突变对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总生存期的差异影响:来自大型综合医疗保健系统的结果

First Author: Minggui Pan, Kaiser Permanente, Dept of Medical Oncology, Santa Clara, CA

背景:大约50%的转移性结直肠癌(CRC)中存在TP53突变。TP53突变的范围非常广泛,包括大约80%的错义突变。一些错义突变在细胞系和动物研究中已被发现具有功能获得(GOF)特性,然而,在人类恶性肿瘤中仍缺乏GOF概念的确认。

方法:我们研究了TP53 GOF突变对转移性CRC患者的影响,使用北加州Kaiser Permanente (KPNC)的一个大型综合医疗保健系统的NGS数据,。

结果:从2017年11月到2021年1月,StrataNGS对8658例患者进行了基因组分析,有1056例患者为转移性CRC,其中740例患者伴有TP53突变(TP53mut), 316例患者为TP53野生型(TP53wt)。根据Ras (KRAS和NRAS)和BRAF突变的情况对TP53wt或TP53mut患者群体的总生存率(OS)进行了适当的区分,确保我们数据集的有效性。我们在这些结直肠癌患者中发现了7个GOF TP53突变(R175H, R248W, R248Q, R249S, R273H, R273L, R282W)。我们发现不同的GOF突变对OS有不同的影响。CRC中包含TP53mut R248W、R249S和R282W(预后较差的TP53mut, N = 47)的患者比包含TP53mut R248Q、R175H、R273H和R273L的患者具有更差的OS (N = 160,中位OS 29.4 vs 44.2个月,HR 0.47, p = 0.007)。预后差的TP53mut患者的OS也明显低于其他所有TP53突变的CRC患者(N = 1099,中位OS 50.1个月,HR 0.55, p = 0.01)或TP53wt患者(N = 316,中位OS 47,5个月,HR 0.54, p = 0.01)。除了预后较差的TP53mut患者与其他GOF TP53mut患者相比具有更高的Ras突变比例,转移性CRC中Ras、BRAF和PI3KCA突变的人口统计学和百分比相似(p = 0.035)。与单独R248Q相比,R248W的OS更差(中位OS 36.3个月vs 63.2个月,p = 0.05)。

结论:我们的数据表明不同TP53 GOF突变与非常不同的临床结果相关。其他确定影响结果的特异性TP53 GOF突变的研究可能为药物开发和临床试验设计提供进一步的见解。研究发起人:没有。

参考文献:Minggui Pan, et al. Differential impact of different TP53 gain-of-function mutations on overall survival of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Results from a large integrated healthcare system. 2021 ASCO, abs3585.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4


 

【3586】粘液性结直肠癌:疾病特点,预后和转移灶切除术的影响

First Author: Darren Cowzer, Mater Misericordiae University Hospital, Dublin, Ireland

背景:黏液性结直肠癌(CRC)在临床和组织学特征上与腺癌不同,与非黏液性结直肠癌相比,有报道称其预后较差。本研究旨在评估我们所收治的黏液性结直肠癌患者的临床特点和预后。

方法:本研究回顾性分析了1999年9月至2018年9月在内科肿瘤科就诊的CRC患者的病历。黏液组织学定义为在组织学标本上发现含有> 50%黏液蛋白。采用Prism V9.0进行统计学分析。

结果:我们确定了1115名在此期间就诊于肿瘤科的CRC患者。其中粘液性肿瘤患者为81例(7.3%)。中位年龄65岁(28-94岁),男性患者为45例(55.5%)。41名患者(51%)为右侧肿瘤,27名患者(33%)为左侧肿瘤,13名患者(16%)患有直肠肿瘤。23例(28.4%)为新生转移性疾病。24例II期患者中有11例(46%)复发,33例III期患者中有18例(55%)复发。放射性监测发现29例患者有20例(69%)疾病复发,其中5例(17%)伴有临床症状,4例 (14%)伴有CEA升高。II期患者的中位随访时间为53个月,两组中3年和5年无病生存期(DFS)均为60.9%。对于III期患者的中位随访时间为43个月,3年和5年DFS分别为58.1%和48.4%。在有转移的情况下,我们观察到左右侧肿瘤之间的总生存期(OS)没有显著差异(p = 0.550)。接受任何治疗的IV期粘液性结直肠癌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为25个月。52例患者中有25例(48%)进行了转移灶切除术,患者的OS有显著改善,分别为23个月和51个月(p < 0.005, HR 0.4)。

结论:与非黏液性结直肠癌相比,黏液性结直肠癌对治疗的反应较差,总体预后较差。在我们的研究中,晚期疾病的生存率比文献报道的要高。通过有效的多学科诊疗和以逐渐增多的转移灶切除术作为一种治疗选择,晚期疾病的生存率可能与非粘液性结直肠癌相当。研究发起人:没有。

参考文献:Darren Cowzer, et al. Mucinous colorectal cancer: Disease characteristics, treatment outcomes and the impact of metastasectomy.2021 ASCO, abs 3586.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5


 

【3587】年轻型结直肠癌治疗的副作用研究:不孕症、性功能障碍和生活质量

First Author: Laura Diane Porter, Colorectal Cancer Alliance, Washington, DC

背景:在美国,结直肠癌(CRC)是第三大最常见的癌症,也是男性和女性癌症死亡的第二大原因。年轻型结直肠癌是指50岁以下的患者。近年来,50岁以下人群的发病率每年增长2.2%,50-64岁人群的发病率每年增长1%,而65岁及以上人群的发病率每年下降3.3%。Young-onset (YO) CRC患者和生存者在生育和性功能障碍方面面临独特的临床挑战,但这种风险尚未得到很好的量化。目前仅有有限的关于结直肠癌治疗对生育、性功能障碍以及生活质量的长期影响的数据和公众讨论。

方法:通过横断面研究,探讨青年患者群体的独特挑战和未满足的需求。运用EORTC-QOL-30、EORTC-CR-29和EORTC-SHC-22工具,有884例在20 - 50岁(中位年龄42±7.0)间确诊的结直肠癌患者和生存者完成了在线问卷调查。

结果:31%的受访者表示,有医疗专业人员在诊断时和治疗期间向他们讲述了保留生育能力的问题。尽管37%的女性和16%的男性报告治疗导致他们不孕或不育,但只有31%的人求助于生殖内分泌学家。在调查对象中,12%的女性进行了卵子提取手术,36%的男性在治疗开始前保存了精子。53%的女性报告治疗导致了提前绝经。65%的受访者报告因治疗而遭受不同程度的性功能障碍。在接受放疗的患者中,女性在治疗前与医疗人员讨论性功能 副作用的比例较男性低12%。接受造口手术的患者性功能障碍更严重(17.8%)。直肠癌患者在治疗后出现严重功能障碍的可能性是结肠癌患者的2.5倍。超过25%的受访者表示,如果他们知道性功能障碍的风险,他们会考虑替代治疗。

结论:我们的调查表明,患者和医疗人员之间缺乏关于结直肠癌治疗导致生育和性功能不可逆影响的沟通。年轻的患者和生存者面临着独特的长期挑战,需要更多关于保留生育能力的信息和治疗后对其性能力的情感支持。还需要其他研究来评估年轻的CRC患者和生存者所承受的生理和心理副作用。

参考文献:Laura Diane Porter, et al. Young-onset colorectal cancer treatment side effects: Infertility, sexual dysfunction, and quality-of-life outcomes. 2021 ASCO, abs3587.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6


 

【3588】脂肪饮食与晚期或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总体和无进展生存期的关系:来自CALGB 80405(联盟)的数据

First Author: Erin Van Blariga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San Francisco, CA

背景: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饮食因素与非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生存率有关。然而,关于患有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结直肠癌患者的饮食和生存率的数据非常有限。

方法:我们进行了一项前瞻性的研究,分析在晚期或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初始治疗时评估的脂肪饮食摄入量与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间的关系。有1,149名患者参与了CALGB 80405随机对照试验的分析研究,他们完成了一份经过验证的食物频率问卷。我们检测了饱和、单不饱和和多不饱和脂肪(总n-3、长链n-3和总n-6)以及动物和植物脂肪的摄入量。基于非转移性结直肠癌和其他癌症的数据,我们假设长链n-3脂肪酸和植物脂肪的摄入量较高与较长的OS和PFS有关,饱和脂肪和动物脂肪的摄入量较高与较短的OS和PFS有关。我们使用Cox比例风险回归来估计调整后的风险比(HR)和95%置信区间(CL)。

结果:平均随访6.1年[y;四分位范围(IQR): 5.3,7.2岁],我们在随访期间观察到974例死亡和103例无死亡进展事件。这项分析的参与者平均年龄为59岁(IQR:51-67岁);41%是女性,86%是白人。我们观察到不同类型的脂肪饮食和OS之间没有统计学意义的联系。然而,植物脂肪与更长的PFS呈非线性相关(比较第4至第1四分位数的HR:0.78;95%CL:0.64,0.96;p值: 0.10)。我们还观察到持续饱和脂肪和PFS(每5%千卡/天HR:1.21;95%CL:1.03,1.42;p值:0.02),可能是由结直肠癌患者的高饱和脂肪摄入量驱动的。

结论:在晚期或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我们观察到脂肪饮食类型和骨矿含量之间没有统计学意义的联系。然而,健康的饮食,包括植物脂肪和适度的饱和脂肪,可能与更长的PFS有关。未来的研究需要复现这些发现,并检查饮食与不同种族/人种人群癌症生存率间的关系。

参考文献:Erin Van Blarigan et al. Dietary fat in relation to overall and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among patients (pts) with advanced or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CRC): Data from CALGB 80405 (Alliance).2021 ASCO, abs3588.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7


 

【3589】使用基于血液的循环肿瘤DNA (ctDNA)二代测序(NGS)评估HER2 (ERBB2)扩增(HER2amp),并与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中基于组织的检测相关联

First Author: Kanwal Pratap Singh Raghav,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TX

背景:HER2扩增的mCRC已经成为一个独特的临床亚型,其特征是对抗EGFR疗法的耐药性和对抗HER2策略的应答。HER2的准确识别和定量对抗HER2治疗的疗效和选择适当的患者具有预测价值。尽管可以获得和使用各种基于肿瘤组织和血液的检测HER2amp的方法,但缺乏关于这些平台交叉性能的数据。

方法:我们从一个多中心国际联盟(意大利、日本和美国),选择353名mCRC患者组成一个大队列,使用组织和血液进行HER2抗原检测。使用免疫组织化学(IHC)、原位杂交(ISH)和NGS进行组织检测。使用CLIA认证的Guardant360 ctDNA检测法进行ctDNA NGS检测,能够检测HER2拷贝数(CN)变异。主要终点是将组织(tCN)和血浆(pCN)中的HER2基因CNs相关联。统计学方法采用描述性统计、spearman相关(r)和Fisher精确检验。

结果:基线肿瘤特征包括右侧原发性234例(23%),错配修复完整264例(98%),RAS/BRAF野生型基因型194例(67%)。采用IHC、ISH和NGS对受试者进行组织测试的比例分别为76%、64%和74%。共有177名受试者通过至少一种检测检测到HER2amp:其中116人(66%)组织中呈阳性、157人(89%) ctDNA中呈阳性在和96人(54%)组织中和ctDNA中均为阳性。不一致的病例包括仅在肿瘤中阳性的20例(6%)和仅在ctDNA中阳性的61例(17%)。ctDNA检测(vis-a-vis组织)的灵敏度、特异性、阳性和阴性预测值分别为83%、74%、61%和90%。在HER2amp pts中,HER2/CEP17 (ISH)比值中位数(范围)、tCN和pCN分别为5.2(2–12)、11.6(2–700)和3.5(2–122)。pCN与ISH比值(r = 0.69)和tCN (r = 0.68)呈强相关(P < 0.001)。患有HER2 IHC 3+ (12.0)、2+ (2.2)和0/1+ (2.0)肿瘤患者之间的pCN中位数存在显著差异(P < 0.001)。高HER2amp(pCN > 4.0)出现于富含组织阳性病例(69%对8% [OR 24.6,P < 0.001]),肿瘤组织HER2阳性状态(IHC3+ [75%] vs IHC2+ISH+ [50%] vs IHC2+/ISH-或IHC0/1+ [12%],P < 0.001),HER2 tCN > 6 (79% vs 31% [OR 8.7,P < 0.001])OR 1.1 P = 0.82),及RAS/BRAF野生型基因型肿瘤(41% vs 17% [OR 3.5, P = 0.064)中,但不存在左侧肿瘤中(41% vs38%; OR 1.1; P = 0.82).。

结论:在这个大型多样的mCRC队列中,我们证明了HER2 tCN和pCN的相关性,它们是通过基于组织或血液的ctDNA分析获得的。需要进一步的前瞻性努力来标准化HER2amp的交叉平台量化,以促进HER2疗法的稳健临床应用。这一努力显示了国际战略伙伴关系在推进罕见癌症亚群研究方面的价值。

参考文献:Kanwal Pratap Singh Raghav, et al. Assessment of HER2 (ERBB2) amplification (HER2amp) using blood-based circulating tumor DNA (ctDNA) 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 (NGS) and correlation with tissue-based testing in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2021 ASCO, abs3589.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8


 

【3590】XELOX或mFOLFOX6化疗联合原发灶切除与单纯化疗治疗不能切除的转移性结肠癌的对比研究:一项随机临床试验

First Author: Weijian Guo, Department of Medical Oncology,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Cancer Center; Department of Oncology, Shanghai Medical College,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China

背景:对于不能切除的转移性结肠癌患者,在没有原发病灶症状的情况下,是否切除原发肿瘤仍有争议。

方法:这是一项开放性、单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的二期试验。年龄在18-80岁之间的结肠癌患者,在接受4个周期的XELOX或6个周期的mFOLFOX6诱导化疗后,在入组时转移瘤不能被切除的患者将被随机分配到切除组(A组)或化疗组(B组),并根据肿瘤反应和器官转移瘤的数量进行分层,不包括那些疾病进展、病变可根治性切除或原发性病变不能切除的患者。A组患者接受原发病灶切除术,然后继续化疗,B组患者仅继续化疗,最多4个周期的XELOX或6个周期的mFOLFOX6,然后口服卡培他滨维持。如果奥沙利铂停药后3个月出现进展,且毒性反应恢复至I级,可再次应用原方案。主要终点是TFS(策略失败的时间,定义为接受诱导化疗方案再次引入的患者从随机分组到再次进展的时间,或未接受初始方案再次引入的患者首次进展的时间)。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从随机化入组到首次进展的时间)、总生存期(OS,从入组到死亡的时间)和不良事件(AE)。疗效数据以意向治疗(ITT)为基础进行分析。这项研究在ClinicalTrials.gov注册,编号NCT02291744。

结果:在2015年4月至2020年7月期间,有140名患者入选,54名患者因结肠梗阻(16)、穿孔(1)、疾病进展(22)、死亡(1)、根治性切除术(3)或其他原因(11)而退出。最后,将86例患者随机分为A组(42例)和B组(44例)。TFS中位数在A组为143天(95%可信区间:104.9-181.1),在B组为196天(95%可信区间:96.5-295.5)(HR:0.930 95%可信区间:0.5891.468,p = 0.755)。中位PFS在A组为147天(95%置信区间:105.7-188.3),在B组为206天(95%置信区间:180.9-231.1)(HR:0.831,95%置信区间:0.522-1.323,p = 0.436)。中位OS A组为530天(95%可信区间:308.9-751.1),B组为779天(95%可信区间:626.3-931.7)(HR:0.948 95%可信区间:0.554-1.622,p = 0.845)。两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率相似。

结论:诱导化疗后切除原发肿瘤不能带来生存益处。没有原发病灶症状的患者不建议行原发肿瘤切除术,但也需要个体化治疗,因为有些患者会出现结肠梗阻或穿孔。

参考文献:Weijian Guo, et al. XELOX or mFOLFOX6 chemotherapy combined with resection of primary lesion versus chemotherapy alone for colon cancer with unresectable metastases: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2021 ASCO, abs3590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9


 

【3591】血浆脂联素与III期结肠癌患者肿瘤浸润淋巴细胞和生存率的关系:((NCCTG N0147;联盟)

First Author: Frank A. Sinicrope, Mayo Clinic, Rochester, MN

背景:脂联素是一种由脂肪细胞专门分泌的肽激素,在免疫调节和宿主对癌症的炎症反应中起作用。我们在一项辅助化疗3期试验的参与者中检测分析了术后脂联素水平与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s)、临床病理特征、维生素D状态和患者生存率间的关系。

方法:采用放射免疫法对600例接受FOLFOX+/-西妥昔单抗辅助治疗的III期结肠癌患者的血浆脂联素和25-羟基维生素D [25(OH)D]进行分析。在常规组织病理学切片中用光学显微镜测定浸润淋巴细胞密度。通过Fisher’s Exact检验、卡方检验、t检验和Kruskal-Wallis检验对脂联素与25(OH)D、TILs和其他因素之间的关系进行评估。通过多变量Cox回归对脂联素或25(OH)D与无病生存率(DFS)、复发时间和总生存率之间的关系进行评估,并根据体重指数、种族、T、N期、体力状态、肿瘤位置、TILs、BRAF/KRAS和错配修复状态进行调整。

结果:在肥胖(体重指数> 30公斤/平方米)人群中,脂联素水平与体重指数呈显著负相关(p < 0.001)。男性的脂联素水平显著低于女性(p < 0.001),黑人低于白人或亚洲人(p < 0.032),区域淋巴结转移较少的患者脂联素水平较低(N1对N2分期,p = 0.011)。我们发现脂联素水平在肿瘤具有高TIL密度的患者中明显较低(p = 0.040),但其与25(OH)D无关。在291名(49%)患者中检测到25(OH)D不足(< 30纳克/毫升),且与TILs无关。通过多变量分析,脂联素与患者DFS (HR adj= 0.98,95%可信区间0.74-1.29,p adj= 0.88)、OS和复发时间(TTR)无显著相关性。肿瘤浸润淋巴细胞密度对预后有显著影响,但25(OH)D对预后无影响(DFS:HR adj= 1.12,95%可信区间0.85-1.47,p adj= 0.44)。没有观察到脂联素与TILs和DFS之间存在显著的相互作用。

结论:低脂联素水平与结肠癌浸润淋巴细胞密度显著增加相关,表明抗肿瘤免疫反应增强。与TILs相反,脂联素与患者预后并不独立相关。将近一半的III期患者维生素D不足,但25(OH)D不是预后因素。

参考文献:Frank A. Sinicrope, et al. Association of plasma adiponectin with tumor infiltrating lymphocytes and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stage III colon cancer (NCCTG N0147; Alliance). 2021 ASCO, abs3591.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10


 

【3592】年轻发病的结肠直肠癌:对患者、生存者和护理人员的情绪和心理社会影响

First Author: Laura Diane Porter, Colorectal Cancer Alliance, Washington, DC

背景:结直肠癌是美国第三大最常见的癌症,也是男性和女性癌症死亡的第二大原因。年轻发病的结直肠癌(YO-CRC)是指在50岁以下确诊结直肠癌的个体。近年来,50岁以下人群的发病率每年增加2.2%,50-64岁人群的发病率每年增加1%,而65岁及以上人群的发病率每年减少3.3%。结直肠癌联盟发起了Never Too Young调查和护理人员调查,以评估和更好地了解年轻发病人群及其护理人员未满足的需求。

方法:以在线调查的形式进行一项横断面研究,以更好地了解YO-CRC患者及其护理人员的经历。YO-CRC患者及生存者(885人)和护理人员(204人)完成了一份在线问卷,该问卷基于已建立的工具,包括PROMIS、EORTC-QOL-30和EORTC-CR-29。Aspire公司的机构审查委员会审查并批准了该调查工具和研究计划。

结果:近75%的患者/生存者表示他们一直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64%的人报告他们需要帮助来治疗抑郁症。此外,67%接受调查的护理人员报告他们也在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68%的人报告他们需要帮助来治疗抑郁症。71%的护理人员经常感到悲伤,30%的人表示他们已经失去了希望。77%的护理人员报告了情绪衰竭,无论他们是提供全天还是远距离护理。这种影响在患者/生存者群体中更为明显,95%的人表示情绪衰竭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因此,71%的护理人员和29%的患者/生存者表示他们已经不再和其他人交往。这些结果表明了结直肠癌对患者/生存者和护理人员的情感伤害以及他们对更多资源的需求。

结论:结直肠癌联盟致力于满足这些需求,并给患者、生存者和护理人员提供所需资源。这些信息和服务可能有助于护理人员帮助患者做出决定,包括改变角色和程序,以应对YO-CRC患者不断变化的需求。进一步的研究应该调查心理健康和支持策略。

参考文献:Laura Diane Porter, et al. Young-onset colorectal: Emotional and psychosocial effects on patients, survivors, and caregivers. 2021 ASCO, abs3592.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短时间内完成译稿,难免有不当之处,请各位老师多多批评指正。最终中文翻译PDF版会在目录和智能化查询方面做得比英文版更人性化,各瘤种目录下即可看到各篇小标题和链接自动跳转,设立关键词查询,找到你最想关注的知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结直肠癌,HER2,脂联素,肿瘤,治疗,患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