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结直肠癌合集7(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22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结直肠癌合集。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高、最具权威的临床肿瘤学会议,汇集了世界一流的肿瘤学专家,分享探讨国际最前沿的临床肿瘤学科研成果和治疗技术,很多重要的研究发现和临床试验成果也会选择在ASCO 年会上首次发布。


 

01


 

【3560】单臂研究,瑞格非尼联合nivolumab在错配修复熟练(PMMR)/微卫星稳定(MSS)结直肠癌(CRC)患者中的二期试验

作者:Marwan Fakih, City of Hope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Duarte, CA

背景:免疫疗法在pMMR/MSS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中的作用尚未确定。在这种情况下的日本1b期试验表明,regorafenib(具有免疫调节活性的多激酶抑制剂)和nivolumab(抗PD-1)的组合具有鼓舞人心的活性和可控的安全性(Fukuoka,2020)。这项研究进一步评估了这种联合疗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方法:研究对象来自美国,年龄18岁,对标准化疗进展/不能耐受的患者(PTS)。瑞格拉非尼口服,每日一次,28天为一个周期(21d开/7d关),第1天静脉注射nivolumab 480 mg。瑞格拉非尼的起始剂量为80 mg;如果耐受性好,在第二周期中可升至120 mg。主要终点是总应答率(ORR;RECIST 1.1);次要目标包括疾病控制率(DCR)、总生存率(OS)、无进展生存率(PFS)和安全性(NCI-CTCAE V5.0分级)。生物标志物分析是探索性的。

结果:70例(59%)患者开始治疗。基线时,中位年龄为57岁(34-85岁),ECOG PS 0/1为51%/49%,67%有肝转移(METS),原发肿瘤部位为右侧结肠36%,直肠17%。周期数中位数为3.0(范围1-13);41%的PTS患者将瑞格非尼水平提升至120毫克。5例(7.1%)部分缓解(PR)持续16周(WKS),22例(31.4%)病情稳定(SD),无肝甲硫醚的患者ORR较高(21.7%)。在有肿瘤标本的患者(n=40)中,细胞毒性T细胞(CD3+/CD8+/GranzymeB+)、Tregs(FoxP3+)和巨噬细胞(CD68+)的基线表达(IHC)有随临床获益的趋势(PR/SD$16wks/PFS);血浆血管生物学标志物(如VEGF-D、Ang-2、VWF)水平随PFS的延长呈下降趋势。(Gr)3级治疗-紧急不良事件(TEAE)发生率为53%,Gr 4级为10%。3例患者有Gr5TEAE:n=1与联合用药(脓毒症)有关;n=1与尼伏单抗有关(脓毒症);n=1与治疗无关(呼吸衰竭)。最常见的Gr3/4TEAEs:斑丘疹(14%)、乏力(7%)、肺炎(6%)、胆红素升高(6%)。

结论:瑞格非尼(最多120 mg/d)与尼伏鲁单抗(480 mg/28d)联合治疗是安全的。这种组合在北美人群中的疗效并不能在日本人群中取得同样的效果。缺乏肝脏蛋氨酸和特异性生物标记物的表达表明有更好的反应,可能需要进一步的分析。

临床试验信息:NCT04126733。

研究赞助商:Bayer, Bristol Myers-Squibb, Ono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02


 

【3561】在微卫星稳定(MSS)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中同时存在BRAFV600E和BRCA突变:总生存期(OS)延长的mCRC(PTS)的患病率和病例系列

第一作者:蒂莫西·刘易斯·坎农(Timothy Lewis Cannon),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Inova Schar癌症研究所

背景:BRAF V600E+,MSS mCRC患者占晚期CRC的10%。他们的预后很差,中位生存期通常小于1年。尽管使用了多药一线化疗方案和联合靶向治疗,但结果仍然很差。在我们的机构分子肿瘤委员会数据库中,我们连续鉴定了3例患有MSS/BRAF V600E的mCRC患者,他们也有BRCA1或BRCA2共突变,总体生存时间延长。以前的研究表明BRCA突变在大肠癌中不常见,我们查询了基础医学(FM)基因组数据库,以评估这些病例以及其他同源重组基因共突变的病例的患病率。

方法:采用杂交捕获综合基因组图谱(CGP)对36,966例大肠癌患者进行FMI测序,以评估致病性BRAF突变和/或BRCA1/2突变或其他同源重组(HR)基因(BARD1、CDK12、FANCL、PALB2、ATM、RAD54L、CHEK2、BRAF、BRIP1、RAD51D、RAD51C)共突变的所有类型的基因组改变(GA)。选择BRAF V600E与BRCA1和BRCA2共突变进行队列分析,分为MSI-H和MSS两个队列。描述了具有BRAF V600E和BRCA1/BRCA2突变的患者的临床病理特征和基因组杂合性丢失(GLOH),以及连续3例通过Inova Schar癌症研究所(ISCI)分子肿瘤委员会(MTB)登记证实的OS延长的大肠癌患者。

结果:36,966例大肠癌患者中,BRAF V600E+占6.6%,HR基因共突变占1.5%,其中BRAF V600E和BRCA1/2共突变占0.6%。BRCA共突变在MSI-High BRAF V600E中较高,而在MSS BRAF V600E中占24.1%。与MSI-H BRAF V600E相比,BRCA1共突变与MS-H-BRAF V600E的GLOH相关性更高(18.7%比2.8%;P<0.001)。在我们的MTB机构数据库中,(3/241;1.2%)大肠癌患者为MSS,BRAF V600E+合并BRCA1或BRCA2共突变,1例确认为生殖系,2例为体细胞来源,平均gLOH为21.4%,总生存期分别为72+(存活)、17+(存活)和30个月。

结论:BRAF V600E/BRCA1/2的共存可能代表了晚期MSS CRC的一个独特的子集,可能具有更好的预后,并代表着测试新的靶向治疗的机会。在这个子集中进行更大规模的前瞻性临床验证试验是有必要的。

研究资助:无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03


 

【3563】中性粒细胞浸润增加、肿瘤突变发生率低、负担重和微卫星不稳定性是RAS基因突变的结直肠癌的特征

第一作者:Emil Lou,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School ofMedicine, Minneapolis, MN

背景:结直肠癌(CRC)的肿瘤微环境(TME)受致癌驱动因子如KRAS的调节。TME包括广泛的免疫渗透景观。肿瘤基因组学如何与免疫细胞格局相关联还鲜为人知。我们的目的是鉴定RAS野生型(WT)和突变型(MT)大肠癌的免疫细胞类型,并检测免疫肿瘤学(IO)生物标志物(如肿瘤突变负荷(TMB)、PD-L1、MSI-H/dMMR)在这些肿瘤中的流行情况。我们进行了基因组和转录组分析,以确认突变的RAS与免疫浸润的TME之间的关联,这些免疫浸润有利于转移,而不是免疫治疗的潜在反应。

方法:对7801例大肠癌进行DNA(NextSeq,592个基因和Wes,NovaSEQ)、RNA(NovaSeq,全转录组测序)和IHC(Caris生命科学,菲尼克斯,AZ)的下一代测序。用FA、IHC和NGS检测MSI/MMR。TMB-H基于每MB>10个突变的截断值)。免疫细胞分数由QuantiSeq(Finotello 2019,Genome Medicine)计算。经X~2检验和Fisher-Exact检验,经多重比较调整后p<0.05。

结果:突变型KRAS出现在48%的mCRC肿瘤中,NRAS为3.7%,HRAS为0.1%。这一分布在小于或>50岁的患者中也是相似的。在MSS肿瘤中,KRAS MT(中位数细胞分数6.6%对5.9%)和NRAS MT(6.9%)中性粒细胞浸润显著高于单独研究密码子时的中性粒细胞浸润。KRAS突变型肿瘤中B细胞、M2巨噬细胞、CD8+T细胞、树突状细胞和成纤维细胞较低,NRAS肿瘤中B细胞和M1巨噬细胞较低(q<0.05)。DMMR/MSI-H在RAS WT(9.1%)明显高于KRAS(2.9%)和NRAS MT(1.8%),在HRAS MT肿瘤中最高(60%,q<0.05);TMB-H在RAS WT(11%)高于KRAS(5.8%)或NRAS(5.1%)MT,在HRAS MT肿瘤中最高(70%,均q<0.05)。在MSS肿瘤中,KRAS MT肿瘤的TMB-H阳性率(3.1%)明显高于WT(2.1%,q<0.05),尤其是在KRAS非12/13/61突变(5.5%,vs.2.1%,q<0.05)和G12C突变(4.4%,p<0.05)中。PD-L1的表达:在MSS肿瘤中,KRAS-G12D(10.4%)和G13MT(11.8%)的突变率高于RAS-WT肿瘤(q<0.05)。

结论:KRAS和NRAS突变与中性粒细胞丰度增加相关,存在密码子特异性差异,而HRAS突变无差异。总体而言,CD8+T细胞和B细胞在KRAS和NRAS突变体中的含量较低;在不同的蛋白质变化中可以看到很大的差异性。RAS突变总体上比通常报道的更为普遍,但不随年龄而变化。这些结果表明,RAS突变型CRC的TME存在显著差异,可以识别对免疫肿瘤药物的不同易感性,并在分子和免疫原性水平上进一步详细描述了RAS变异体之间的异质性。

研究资助:无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04


 

【3564】LEAP-005:来自结直肠癌队列的莱瓦替尼联合培溴利珠单抗在先前治疗过的实体瘤患者中的2期多队列研究结果

作者:Carlos A. Gomez-Roca, Institut Claudius Regaud, Toulouse, France

背景:pembrolizumab(Pbro),一种抗PD-1抗体,被批准用于治疗无法切除或转移性微卫星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Mmr)缺乏的结直肠癌患者(PTS),作为一线治疗,以及在氟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克治疗后进展。在临床前模型中,多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lenvatinib与抗PD-1治疗的联合应用显示出协同抗肿瘤活性。LEAP-005(NCT03797326)正在评估lenvatinib加pbro在既往治疗的晚期实体肿瘤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我们介绍了结直肠癌队列的研究结果。

方法:在这项非随机、开放标签的第2期研究中,年龄18岁的成人患者(年龄18岁)具有组织学/细胞学证实的转移和/或无法切除的结直肠癌、按局部确定的非MSI-H/pMMR肿瘤、以前分别接受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治疗、RECIST V1.1可测量的疾病、ECOG PS为0-1,以及可评估PDL1表达的组织样本均符合条件。PTS接受Lenvatinib 20 mg qd加pbro 200 mg q3w,共35个疗程(~2年),或直到确认病情进展、毒性不可接受或撤回同意为止。在临床受益的患者中,使用lenvatinib的治疗可持续2年以上。主要终点是ORR(根据RECIST v1.1,由盲法独立中心评审)和安全性。次要终点包括疾病控制率(DCR)、应答持续时间(DOR)、PFS和OS。肿瘤显像从治疗开始至54周进行Q9W,然后Q12W至102周,此后Q24W。

结果:32例大肠癌患者接受了Lenvatinib加Pbro治疗(中位年龄56岁[36~77岁];男性81%;3 L,91%),首剂至资料截止期(2020年4月10日)中位时间为10.6mo(5.9~13.1)。ORR为22%(95%CI,9-40;表)。发生3~5级治疗相关不良反应16例(50%)。与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导致3例患者停止治疗(2级缺血性卒中1例,3级转氨酶升高1例,5级肠穿孔1例)。

结论:在既往接受治疗的晚期非MSI-H/pMMR结直肠癌患者中,Lenvatinib加Pbro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和可控的安全性。结直肠癌队列的登记人数扩大到100人。

临床试验信息:NCT03797326

研究赞助商:Eisai Inc., Woodcliff Lake, NJ,USA, and Merck Sharp & Dohme Corp., a subsidiary of Merck & Co., Inc., Kenilworth, NJ,USA.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05


 

【3565】循环肿瘤源性无细胞DNA(ctDNA)预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手术或放疗后复发

First Author: Bryant Che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Helen Diller Family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San Francisco, CA

背景:半数以上的小转移结直肠癌患者(pts)在接受根治性手术或放疗后,无论是否接受辅助化疗,都会出现癌症复发。确定治疗后的CTDNA检测可确定高危PTS,以进行额外干预,消除分子残留疾病,在这里,我们报告了一项前瞻性观察研究的结果,旨在通过敏感的液体活检确定CTDNA检测率,并将术后CTDNA检测(术后CTDNA(+))与影像学MCRC复发相关联。方法:在两个地点前瞻性招募拟接受治疗性手术的MCRC患者。在术前、术后3周和多个随访时间点采集CTDNA。使用仅血浆的整合基因组和表观基因组分析(Guardant Reveal,Guardant Health)评估CTDNA的存在。应用生物信息学分类器区分肿瘤源性DNA和肿瘤源性游离DNA。结果:在52例患者中,45例(87%)患者的CTDNA后数据可用,平均每个患者有4个时间点(范围1-10)。样本分析失败率为1%(2/217)。截至2021年1月1日,影像学复发率为60%,中位随访时间为50周(4-192周)。25例ctdna阳性患者中有23例复发(阳性预测值为92%)。平均而言,CTDNA在放射学复发前28周检测到(平均分别为12周和40周)。ctdna阳性但无复发的2例随访>3年;1例接受辅助化疗,清除ctdna。中位无事件随访时间为97(范围4-192)周,无CTDNA后检测()的20例患者中有4例复发(阴性预测值为80%),4例患者中有3例复发,尽管CTDNA后(-)也为CTDNA前(-)。我们观察到CTDNA检测的灵敏度为85%,特异性为89%。CTDNA(+)和CTDNA(+)的中位放射学复发时间为36周。CTDNA未达到(危险比7.7:95%Cl,2.6-22.5;P<。001 ) 。

结论:在接受根治性手术或放疗的MCRC患者中,术后检测CTDNA对肿瘤复发有较高的PPV,与监视显像相比,中位提前期为6个月。因此,CTDNA有望成为临床试验中pt登记的生物标志物,并作为监测对实验治疗反应的终点。在这个低转移性CRC人群中。

研究发起人:Guardant Health

参考文献:John Marshall, et al. irculating tumor derived cell-free DNA (ctDNA) to predict recurrence of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following curative intent surgery or radiation.2021 ASCO, abs3565.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6


 

【3566】RAMucirumab联合TAS102或TAS102单药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来自德国AIO (AIO- krk -0316) RAMTAS II/III期试验IIb期部分的安全性结果

First Author: Stefan Kasper, University Hospital Essen, West German Cancer Center, Essen, Germany

背景:在标准化疗的基础上进展的MCRC患者的治疗选择有限。三氟尿苷/替吡拉西(TAS 102)显著提高难治性MCRC患者的生存率。Ramucirumab(ram)联合FOLFIRI被批准用于二线治疗。评估ram联合TAS102治疗难治性MCRC的疗效和安全性是一个强有力的理论基础。

方法:这是一项开放性abel多中心随机研究,从Iib期开始,扩展到晚期MCRC患者的aphase III研究。合格的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接受ram(8mg/kg,dl+15,q4w),另一组接受TAS102(35mg/mond1-5和d8-12,q4w,A组),另一组单独接受TAS102(B组)。主要终点是总生存率。共有145名患者被纳入IB期,我们提供了包括前80名治疗患者的中期安全性分析数据。该试验被扩展到第三阶段,共426分。从2020年12月开始,新增281名临时教师。测试点保持不变。

结果:Pts(A组40例,B组40例)中位A组2.5个疗程,B组2个疗程;31例接受治疗的A组和32例接受治疗的B组过早停止参与治疗,主要原因是癌症进展。大多数患者发生不良事件(AE):A组28例(70%)出现3级不良事件(24例与治疗相关),B组27例(6/%,1例与治疗相关),A组更多出现4级不良事件(13例,32例)。5%)比B组(5分,12。5 % ) . 共发生严重不良事件46例,其中A组27例(10例治疗相关),B组19例(2例治疗相关)。5例严重不良事件(A组3例,B组2例)为致命结果(A组1例与治疗有关)。在ana-yzedpopulation中,没有发生SUSAR。

结论:安全性分析显示实验组AES轻微增加,但无意外事件。没有过度毒性或不可接受的风险。总之,一个有利的风险效益概况得到确认。基于这些安全性结果和受试人群对有效治疗的持续需求,试验被扩展到第一阶段。

临床试验信息:NCT03520946  研究发起人:Lilly.

参考文献:Stefan Kasper,  et al. RAMucirumab in combination with TAS102 versus TAS102 monotherapy in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Safety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Ib part of the RAMTAS phase II/III trial of the German AIO (AIO-KRK-0316).2021 ASCO, abs3566.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7


 

【3567】新辅助化疗提高可切除转移性结肠癌的生存率:一个真实的世界NCDB数据分析

First Author: Saurabh Parasramka, University of Kentucky, Lexington, KY

背景:根据SEER数据库,约21%的结肠癌患者在表现为同步转移性疾病,且术后生存率仅为14%。肝是迄今为止最常见的转移部位。对于手术切除术后可切除和边界可切除的转移性病变,5年生存率在40-70%之间。新辅助化疗的生存优势尚不清楚。本文对国家癌症数据库(NCDB2010-2015年治疗)247例患者的生存影响进行了最新分析。

方法:对20岁及以上原发性结肠癌和单器官转移性疾病的成人进行肝、肺结核诊断。所有患者均于诊断一年内接受原发部位手术、远位切除及化疗。根据患者是否接受术前/围手术期(新辅助化疗nac)或术后(辅助化疗AC)接受血液治疗,将患者分为2组。采用非脚本分析、Kaplan-meier图、对数秩检验和Cox回归模型进行多变量生存分析。T0评估估计的不确定性,还根据治疗意向原则,仅包括附加手术和仅化疗病例进行敏感分析。

结果:共发现3247例结肠癌伴肝或肺转移。大部分2527名患者(77.8%)接受了AC。54.5%为男性,45.5%为女性。在多变量分析,接受NAC治疗的患者总生存期(OS)风险比(HR)为0.86(0.75-0.98)的优势。与较差生存率相关的临床因素包括年龄>75 HR 1.31;正边距状态R1 HR 1.49或R2 HR 2.33;共病指数$2 HR 1.68;积极的KRAS状态HR 1.20;N2病HR1.95;肝转移与肺转移相比HR为1.65;。与生存率提高相关的因素包括诊断时CEA小于30ng/ml,左侧肿瘤HR为0.64(0.56-0.72)和0.75(0.67-0.84)。

结论:经分析,经临床资料分析,转移性结肠癌合并肝、肺病变可从新辅助化疗中获益。在此设置中的生存优势以前没有显示。研究赞助人:无

参考文献:Saurabh Parasramka,et al. i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to improve colon cancer survival in resectable metastatic colon cancer: A real world NCDB data analysis.2021 ASCO, abs3565.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8


 

【3568】饮食胰岛素评分对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生存率的影响:来自CALGB(Alliance)80405的研究结果。循环肿瘤源性无细胞DNA(ctDNA)预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手术或放疗后复发

First Author: Katherine DiNardo,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Boston, MA

背景:饮食诱导胰岛素反应升高与非转移性彩色直肠癌患者复发率和死亡率的增加有关,但餐后高胰岛素血症是否也影响MCRC患者的进展和死亡率,目前尚不清楚。本研究旨在探讨膳食胰岛素负荷(DIL)和膳食胰岛素指数(D1)对CRC患者生存率的影响。

方法:本研究是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研究了177名先前未经治疗的MCRC患者,他们参加了一项系统化疗加生物制剂的三期试验,他们在化疗开始后一个月内报告饮食摄入量。Dll是一个函数的食物胰岛素指数和报告的食品频率问题报告的能源含量由DIL除以tota能量摄入计算。主要终点总生存率(0S)。次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因子(survivalPFS)和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S)。主要的统计测试是趋势测试,该试验使用膳食胰岛素评分的五分之一的中值作为连续变量进行。Cox比例危险度回归用于调节潜在共焦因子,包括分配治疗臂、已知预后因素、共病、体重指数和体力活动。

结果:DIL越高,OS越差(ptrend=0.04);与对照组相比,最高五分位数的患者存活34.1个月最低五分位数为27.7个月(Cox风险比[HR]1.22,95%置信区间[CI]0.99-1.51)。较高的DII与高血压无显著相关更差的OS(HR 1.18,95%CI 0.94-1.48,ptrend=0.09)。没有显著差异膳食胰岛素评分与PFS的关系。饮食胰岛素评分对生存率的影响在胰岛素信号通路中的各种分子标记物,包括C肽、脂联素、IGF-1,胰岛素样生长因子结合蛋白-3和胰岛素样生长因子结合蛋白-7。高胰岛素饮食评分与任何TRAE的风险显著相关。DIL大于中位数的人有任何TRAE的发生率为75.4%,而DIL小于或等于的患者为70.8%等于中位数(HR 1.19,95%CI 1.03-1.38,p=0.02);最显著的相关性是中性粒细胞减少(HR 1.30,95%CI 1.05-1.61,p=0.01)腹泻(HR 1.43,95%CI 1.00-2.06,p=0.05)。

结论:更高的DIL在既往未经治疗的患者中,DIL和DII升高与TRAEs增加显著相关mCRC公司。这些发现可能会为患者提供未来的饮食建议与mCRC合作。分子机制的进一步研究这些联系是有道理的。

Clinical trial information: NCT00265850.Research Sponsor: 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Pharmaceutical/BiotechCompany.

参考文献:Katherine DiNardo,  et al. iInfluence of dietary insulin scores on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Findings from CALGB (Alliance) 80405.2021 ASCO, abs3568.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9


 

【3570】MODUL第2队列的探索性生物标志物发现:氟嘧啶+贝伐单抗±阿替唑单抗维持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的适应性2期信号寻求试验

First Author:Josep Tabernero, Vall d’Hebron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Institute of Oncology (VHIO), IOB-Quiron, UVic-UCC, Barcelona, Spain

背景:MODUL是一种适应性强的第二阶段信号寻求试验测试新药,作为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预定亚组的一线疗法。先前报道的结果表明,在用FOLFOX+贝伐单抗诱导后,在氟嘧啶(FP)/贝伐单抗的一线维持治疗中加用阿替唑单抗并不能改善BRAFwtmCRC的疗效结果。鉴于这些疗效结果,我们对肿瘤样本进行了探索性评估,以深入了解可能影响维持治疗疗效的因素,并为BRAFwtmCRC的适当治疗策略提供指导。

方法:对BRAFwt肿瘤患者(队列2),实验治疗方案为FP/贝伐单抗+阿替唑单抗。主要疗效终点: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是次要终点。对104例患者的档案组织标本进行免疫组织化学(IHC)分析,分别为PD-L1、CD8/GRB/FoxP3。用SP142抗体进行PD-L1IHC分析,比较对照组和实验组PD-L1low(IC0-1)和PD-L1high(IC>1)与PFS和OS的相关性。CD8/GRB/FoxP3三重染色评价与疗效的关系。

结果:在队列2中,445例BRAFwtmCRC患者被随机分为维持治疗组(2:1)。104例患者的档案样本被分析:FP/贝伐单抗+阿替唑单抗(n=82),FP/贝伐单抗(n=22)。PD-L1的生物标记物可评估群体(BEP):FP/贝伐单抗+阿达唑单抗n=81[PD-L1lown=35(43%);PD-L1Highn=46(57%)];FP/贝伐单抗n=22[PD-L1lown=16(72%);PD-L1Highn=6(28%)]。CD8/GRB对FP/bevacizumab+atezolizumab和FP/bevacizumab的BEP分别为n=50和n=16。PD-L1high组[PFS:HR=1.5(95%CI 0.45±4.8),p=0.51;OS:HR=1.3(95%CI 0.38±4.1),p=0.71]或PD-L1low组[PFS:HR=0.92(95%CI 0.47±1.8),p=0.81]与FP/bevacizumab组比较,PFS或OS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FS:HR=0.92(95%CI 0.47-1.8),p=0.81;OS:HR=0.78(95%CI 0.4±1.5),p=0.48]。CD8/GrBhigh[PFS:HR=0.73(95%CI 0.27-2.0),p=0.55;OS:HR=0.66(95%CI 0.24-1.8),p=0.44]、CD8/GrBlow[PFS:HR=1.0(95%CI 0.42-2.5),p=0.96;OS:HR=0.73(95%CI 0.3-1.8),p=0.5],FoxP3 high[PFS:HR=0.97(95%CI 0.37-2.5),p=0.95;OS:HR=0.95(95%CI 0.36?2.5),p=0.91];FoxP3 low[PFS:HR=0.73(95%CI 0.29-1.9),p=0.53];OS:HR=0.5(95%CI为0.19±1.3),p=0.18]。

结论:PD-L1、CD8/GRB和FoxP3可能不是BRAFwtmCRC的预测指标。在这种情况下,需要进一步分析以进一步评估潜在的预测和预测反应因素。

临床试验信息:NCT02291289

研究资助:F. Hoffmann-La Roche Ltd.

参考文献:Josep Tabernero,et al.Exploratory biomarker findings from cohort 2 of MODUL: An adaptable,phase 2, signal-seeking trial of fluoropyrimidine + bevacizumab ±atezolizumab maintenance therapy for BRAFwt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2021 ASCO.abs 3570.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10


 

【3571】接受贝伐单抗序贯和联合化疗的未经治疗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治疗反应和疾病动态:3期试验分析(AIO KRK0110,XELAVIRI研究)

First Author:Annika Kurreck, Charité University Medicine Berlin, Berlin, Germany

背景:早期反应参数,如早期肿瘤缩小、反应深度和DPR时间代表探索性终点,可作为早期疗效终点和长期结果的潜在预测指标。在一项随机的III期试验中,我们分析了这些终点与贝伐单抗序贯化疗(初始氟嘧啶)和联合化疗(初始氟嘧啶加伊立替康)的相关性。

方法:在XELAVIRI试验中分析DPR(从基线改变为最小肿瘤直径)、ETS(首次重新评估时肿瘤直径减少20%)和DPR时间(DPR图像研究随机化)。此外,根据治疗臂、分子亚群和性别,以ETS作为分层参数(ETS与非ETS)评估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结果:370例患者可用于分析早期治疗反应参数。与序贯疗法组相比,首次联合用药组的ETS发生率(60.9%比43.5%;p=0.001)和有效率(-40.0%比-24.7%;p<0.001)明显提高。RAS/BRAF野生型患者的ETS和DPR明显改善。与女性患者相比,男性患者在中位DPR(男性:-40.0%对-22.2%;p<0.001;女性:-34.0%对-24.4%;p=0.13.)和ETS发生率(男性:64.8%对40.2%;p<0.001;女性:52.5%对49.3%;p=0.73)方面明显受益。ET的成功与生存期的改善有关,与治疗组(PFS:P<0.001;OS:P=0.012)和分子亚组(PFS:P<0.001;OS:P<0.001)无关。男性患者接受ETS后的生存收益有统计学意义(PFS:P<0.001,HR 0.532(0.409-0.692);OS:P<0.001,HR 0.574(0.437-0.756)),而依赖ETS的女性患者的PFS(P=0.107)和OS(P=0.96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结论:在XELAVIRI试验中,伊立替康与贝伐单抗联合治疗可改善mCRC患者的ETS和DPR。RAS/BRAF野生型肿瘤患者早期反应参数明显改善,提示对伊立替康治疗高度敏感。ETS对PFS和OS有预测作用,与ARM治疗无关。这一发现更多地是由男性患者推动的,而不是女性患者,这可能表明ETS可能不太能预测老年女性人群的长期结果。

研究资助:Arbeitsgemeinschaft Internistische Onkologie

参考文献:参考文献:Annika Kurreck,et al.Treatment responses and disease dynamics in patients with untreated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receiving bevacizumab-based sequential versus combination chemotherapy: Analysis of a phase 3 trial (AIO KRK0110,XELAVIRI study).2021 ASCO.abs 3571.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结直肠癌,生存率,肿瘤,合集,治疗,患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