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结直肠癌合集5(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20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结直肠癌合集。



ASCO2021会议摘要的翻译与整理都是广大同行牺牲周末或晚上的时间辛苦完成的,为了这项工作能每年持续下去和做得越来越好,期望大家帮对接一些愿意冠名赞助支持,全部费用将发放给这些辛苦奉献者,谢谢支持!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高、最具权威的临床肿瘤学会议,汇集了世界一流的肿瘤学专家,分享探讨国际最前沿的临床肿瘤学科研成果和治疗技术,很多重要的研究发现和临床试验成果也会选择在ASCO 年会上首次发布。





 

01


 

【3540】连续循环肿瘤DNA分析评估III期结直肠癌患者的复发风险、辅助治疗的益处、生长率和早期复发检测

First Author: Tenna V Vesterman Henriksen, Department of Molecular Medicine, Aarhus University Hospital, Aarhus, Denmark

背景:Ⅲ期结直肠癌术后处理的挑战包括:1)选择高危患者进行辅助化疗(ACT),2)缺乏评估ACT疗效的指标,3)评估ACT术后复发风险,4)缺乏用于指导高危患者治疗决策的标记物,如额外治疗或强化监测循环肿瘤DNA(CTDNA)是一种有潜力缓解挑战的标记物。在这里,我们使用连续的CTDNA测量来评估复发和CTDNA检测之间的相关性:术后、术中、afACT和监测期间;为了评估异时性转移瘤的生长率,我们同时使用CT扫描和CTDNA测量来比较检测复发的敏感性。

方法:招募2014-2019年在丹麦和西班牙医院接受治疗的Ⅲ期大肠癌患者(n=166),在术前和术后立即采集血样(n=1227),每3个月采集一次,持续36个月。每位患者16个个体突变用于定量血浆CTDNA(Signatera,定制MPCR-NGS分析)。

结果:CTDNA检测是术后(HR 7.2,95%CI 3.813.8,P<0.001)和ACT后(HR=18.2,95%Cl)复发的有力预测指标。1-46,P<0.05。治疗结束后连续测定(HR=41,95%CI 16-100,P<0.001),CTDNA阳性患者术后复发率为80%(16/20)。在ACT期间保持CTDNA阳性的患者全部复发,连续的治疗后CTDNA测量显示所有复发患者呈指数增长,呈缓慢(26%增加/月)或快速(126%增加/月)模式(P<0.001)。从CTDNA检测到放射学复发,FAST患者的CTDNA水平为43%,慢复发和无复发患者的CTDNA水平为100%,平均增加117倍,高达554倍。三年总生存期41。95%cl7.5-228,P<0.05。001 ) . CT扫描与CTDNA检测一致3例,235个事件,平均每位患者2个)显示高度一致(92%),CTDNA在CT扫描前(n=7例)或同时(n=14例)检测到残留疾病。平均提前期为7.5个月。

结论:本研究证实了术后连续CTDNA分析对预后的影响,它提供了新的分析,证明CTDNA比CT扫描对复发检测更敏感,并可用于肿瘤生长率评估快速和缓慢生长的肿瘤之间的差异表明,生长率可以指导谁快速开始全身治疗,谁可以送去诊断。总而言之,这项研究强调了CTDNA在指导临床决策方面的许多潜在用途。

研究发起人:Danish Cancer Society, Other Foundation, Pharmaceutical/Biotech Company.

参考文献:Tenna V Vesterman Henriksen,  Serial circulating tumor DNA analysis to assess recurrence risk, benefit of adjuvant therapy, growth rate and early relapse detection in stage III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2021 ASCO,abs 3540.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2


 

【3541】原发肿瘤位置对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抗EGFR抗体二线或二线治疗的影响:一项单中心队列研究

First Author: Anita Archwamety, Division of Medical Oncology, Faculty of Medicine Siriraj Hospital, Bangkok, Thailand

背景:该指南建议抗EGFR单克隆抗体(ANTI-EGFR Ab)仅作为左侧RASwild型(RASWT)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的首选治疗。然而,在随后的研究中并没有关于肿瘤侧性的建议。本研究旨在评估原发肿瘤位置对RASWT MCRC患者二线或二线治疗结果的影响。

方法:回顾性分析2008年至2019年间Siriraj医院确诊的MCRC患者的医疗记录。KRASWT患者接受抗EGFR抗体二次或二次治疗。采用Kaplan-meier法测定肿瘤侧位对无进展生存期(PFS)的影响,并用对数ranktest进行比较。

结果:在6/1有KRAS分析数据的患者中,396例(59%)有KRASWT。其中,210名患者在第二次或之后接受抗EGFR抗体治疗。29%的患者(210名患者中的60名)进行了RAS分析,30名患者(14%)患有右侧肿瘤,180名患者(86%)患有左侧肿瘤。69%的患者(210例中的146例)在第三线接受治疗,19%和12%分别在第二线和第四线接受治疗。单药iri-notecan是最常用的化疗药物(92%)。与左侧肿瘤患者相比,右侧肿瘤患者的PFS无明显下降(中位PFS为4.7个月,95%CI 0.8-8.7 VS6个月,95%ci4.6-7.3;p=0.55 ) . 对原发肿瘤部位影响的亚组分析显示,治疗线对PFS无影响。

结论:本研究表明,抗EGFR抗体二线或二线治疗的患者,肿瘤侧位对治疗结果没有影响,因此在这些情况下,没有足够的证据使用肿瘤侧位来选择治疗方案。一项多中心回顾性研究正在进行中。

研究发起人:None.

参考文献:Anita Archwamety, The effect of primary tumor location on second- or later-line treatment with anti-EGFR antibodies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A singlecenter cohort study. 2021 ASCO,abs 3541.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3


 

【3542】左右大肠癌的多组学特征

First Author: John Marshall, Georgetown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

背景:根据预后和对某些治疗的反应,右(R)侧和左(l)侧结直肠癌在临床上是可以区分的,但到目前为止,解释这些差异的数据有限。分子测试科学发展迅速。由于技术和计算能力的提高,现在可以获得涵盖DNA、RNA、蛋白质、磷酸化蛋白质和代谢组学的系统的多组分数据集。多组学分析可进一步确定疾病特异性亚组,但组织的预分析质量(缺血时间)和与正常组织对照的比较对于优化结果至关重要。

方法:在知情同意后,收集450例结直肠癌原发肿瘤和配对正常组织,采用SOP以尽量减少缺血时间,并采用综合基因组学、转录补体学、蛋白质组学、磷酸化蛋白质组学、形态学和年度临床信息学(C18)进行分析0、2、3)和左侧(C18,6,7)使用机器学习工具对大肠癌肿瘤和正常组织进行比较,以揭示支持这些临床可区分表型的分子机制,以及与已知基因组指标(如MSI和KRAS突变状态)的相关性。

结果:利用肿瘤和配对正常患者标本,观察到左右肿瘤标本的系统性差异,包括与这些解剖差异相关的特异性分子事件。具体结果将在会上介绍。

结论:精密医学的进步需要包含多组学,这反过来又需要改变我们目前的组织采集标准操作规程。定义分子差异的能力,例如在结肠癌和结肠癌之间,将允许快速发现临床上有用的预后和预测标志物,大大增加了我们对结肠癌生物学的基本认识。未来的工作将集中于发现新的靶点和信号,为临床医生创造出描述多组学结果的创新工具。

研究发起人:Indivumed Gmbh

参考文献:John Marshall, et al. Multi-omics characterization of left-right colorectal cancer. 2021 ASCO, abs3542.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4


 

【3543】全基因组分析表明癌相关成纤维细胞(CAF)通过免疫抑制影响结直肠癌(CRC)的预后

First Author: Yu-feng Chen, Department of Colorectal Surgery, The Sixth Affiliated  Hospital,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China

背景:肿瘤微环境中的癌相关成纤维细胞(CAF)与多发性实体瘤的预后不良和化疗耐药有关,但目前对CAF在结直肠癌中的检测缺乏普遍性。本研究的目的是评估成纤维细胞在预测预后方面的特征,并分析相关机制。

方法:以316例未经辅助化疗的大肠癌患者为研究对象,对成纤维细胞相关基因(frg)进行检测。将1352例结直肠癌患者分为1个训练队列(n461)和2个验证队列(n=338,n=553),分别进行成纤维细胞相关基因标记(FRGS)的构建及其对Ⅱ/Ⅲ期结直肠癌患者预后价值的验证。对其进行功能注释和分析,揭示其作用机制。

结果:两个验证队列(验证1队列:HR=1.90,95%CI=1.16-3.12,P<0.01;验证2组:HR=1.95,95%CI=1.39-2.73,P<0.001)。无辅助化疗的大肠癌患者CAF风险高与预后差相关(HR=3.63,95%CI=2.24-5.88,P<0.001),而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CAF风险高与预后差无关(P=0.154)。在Validation-1队列中也发现了类似的趋势。结合临床特点,经多因素分析校正肿瘤TNM分期后,FRGS为独立预后因素(训练队列:HR=3.19,95%CI=1.88-5.41,P<0.001;验证1孔口:HR=5.00,95%CI=1.58-15.85,P=0.007;验证-2队列:HR=2.99,95%CI=1.44-6.21,P=0.003)。此外,富集分析发现高caf风险组的抗肿瘤免疫反应受到抑制。

结论:11个基因FRGS对大肠癌患者有独立的预后价值,并可预测化疗的疗效。肿瘤微环境中的CAF可能通过抑制免疫反应影响大肠癌患者的预后。

研究主办单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SFC) (No. 82003197).

参考文献:Yu-feng Chen, et al. enome-wide analysis indicating cancer associated fibroblast (CAF) impacts on colorectal cancer (CRC) prognosis via immunosuppression.2021 ASCO, abs3543.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5


 

【3544】NTRK融合阳性结直肠癌是一种独特的大肠癌亚型,具有高肿瘤突变负担和微卫星不稳定性。

First Author: Hui WANG, Department of Medical Oncology, Beijing Hospital, National Center of Gerontology; Institute of Geriatric Medicine,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China

背景:神经营养素受体酪氨酸激酶(NTRK)基因融合很少见但在各种实体肿瘤中存在的可操作的致癌因子。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频率和临床病理和遗传NTRK驱动的大肠癌(CRC)的特征。方法:大肠癌患者的结肠和直肠tu-mor DNA样本提交给中国经CLIA认证的基因组实验室进行NTRK1/2/3分子生物学研究基于杂交的下一代靶向测序融合检测(NGS)进行回顾性分析。从数据库中检索患者的人口统计学、临床特征和治疗史,以便进一步评估。

结果:共分析了2519例中国特有的大肠癌病例从2016年4月到2020年5月,确定了17个NTRK+融合事件(0.7%,17/2519)包括14例NTRK1+和3例NTRK3+fu。此外,17例NTRK+CRC肿瘤中有13例(76%)为微卫星不稳定性高(MSI-H)肿瘤,其发生率远高于对照组未经分子选择的大肠癌人群(8%)或NTRK+非大肠癌肿瘤(<1%). NTRK+CRC患者的肿瘤突变负担也增加(中位数)TMB=65mut/MB)与非NTRK+CRC(中值TMB=7.7)相比mut/MB)或NTRK+非大肠癌(中位TMB=4mut/MB)。杆/POLD1与分子水平相比,NTRK+CRC突变也较丰富(8/17,47%)未分级结直肠癌患者(8%),半数以上患者同时携带杆状病毒和杆状病毒POLD1突变。TPM3是NTRK1最常见的融合伙伴(78%),N=14),其次是LMNA和TRP。发现三个NTRK3+CRC(ETV6)-NTRK3、RUNX1-NTRK3、CSNK1G1-NTRK3)。RNF43(71%)是最常见的突变基因,RNF43和ARID1的畸变在MSI阳性NTRK+肿瘤中显著富集,而在MSS NTRK+肿瘤中显著富集+分组。TP53(53%)和APC(35%)的畸变常同时发生NTRK融合,而NTRK+组群的大多数是RAS/BRAFwild型,除了一例癌基因KRAS Q61R变异体与之共发生外运行X1-NTRK3。

结论:NTRK+结直肠癌少见。除了在没有典型驱动突变的情况下,NTRK+肿瘤表现出增加肿瘤突变负担,微卫星不稳定性的更高频率,以及相对于未经分子选择的结直肠癌突变而言,极性/POLD1突变的丰富性。

Research Sponsor: None.

参考文献:Hui WANG, et al. NTRK fusion positive colorectal cancer as a unique subset of CRC with high tumor mutation burden and 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2021 ASCO, abs3544.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6


 

【3545】一组DNA甲基化标记物用于大肠癌患者共识分子亚型2和3的分类

FIRST Author:Inge van Den Berg, Erasmus MC, Rotterdam, Netherlands

背景:共识分子亚型(CMSS)可以指导结直肠癌(CRC)的精确治疗。目前可用的检测方法可以很好地识别CMS1和CMS4病例,但缺乏区分CMS2和CMS3的专用检测方法。本研究旨在确定一组甲基化标记物来区分结直肠癌患者的CMS2和CM3。

方法:收集239例I-III期大肠癌患者的新鲜肿瘤组织。使用来自“CMS分类器”包的单样本预测参数对RNA-seq数据进行CMS分类。使用Infinium HumanMethylation450珠芯片获得甲基化图谱。我们采用自适应分组正则化Logistic岭回归和事后分组加权弹性网络标记选择,建立了基于15、10或5个标记的CMS2和CMS3分型预测模型。来自TCGA的数据用于验证。

结果:CMS2和CMS3之间的总体甲基化特征不同。根据探针相对于CpG岛或相对于CMS分类器中存在的基因的位置进行分组规则化,从而产生两种不同的预测模型以及随后的不同的标记面板。对于这两个小组,即使只使用5个标记物,敏感性、特异性和准确性也>90%。验证显示了类似的性能。

结论:我们的高度敏感和特异的甲基化标志物组合可以用于区分CMS2和CM3。这使得在大肠癌患者中建立一种qPCR DNA甲基化检测方法能够提供一种特异性和非侵入性的分类工具。

研究资助:无

参考文献:Inge van Den Berg,et al.A panel of DNA methylation markers for the classification of consensus molecular subtypes 2 and 3 in patients with colorectal cancer.2021 ASCO.abs 3545.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07


 

【3546】优化试验解释规则后基于液体活检的甲基化试验COLVERA的临床表现

First Author: Zivjena Vucetic, Clinical Genomics, Bridgewater, NJ

背景:临床指南建议对完成结直肠癌初级治疗的患者进行监测,目的是在符合治疗意图的情况下检测复发。目前推荐的监测方案,包括成像和癌胚抗原,在敏感性和特异性上都有局限性,因此检测循环肿瘤DNA (ctDNA)的新方法已被引入临床实践。COLVERA是一种实验室开发的实时聚合酶链反应检测方法,可检测BCAT1和IKZF1基因的DNA甲基化。这两个基因在95%的结直肠癌组织中高度甲基化,与癌胚抗原相比,COLVERA对一些临床人群中对复发疾病的检测灵敏度提高。目前的研究评估了在结直肠癌监测中优化检测的定性报告方法对复发检测的可操作性和临床表现的影响。

方法:对先前描述的两组结直肠癌患者(322例和144例)进行评估,他们完成了初步治疗并正在接受监测。成像和血液收集在标准护理访视时或其附近进行。从全血中提取ctDNA,亚硫酸氢盐处理,三倍检测BCAT1/IKZF甲基化。以前,任一目标基因的任何阳性复制都被报告为COLVERA“检测到”。在目前的研究中,当存在至少一个IKZF1的复制或多个IKZF1和/或BCAT1的复制时,COLVERA报告“检测到”。使用放射成像作为临床参考标准,从单个时间点血样中检测结直肠癌复发的敏感性、特异性和诊断优势比(DOR)。

结果:在第一组(322例)中,COLVERA试验总阳性率为6.5% (21/322),敏感性为59.3% (95%置信区间:38.8 - 77.6),特异性为98.3% (96.1 - 99.5),在影像学邻近时间点检测复发,特异性从91.5% (87.7 - 94.4%)提高,敏感性从63.0%(42.4-80.6%)下降最小;类似地,在第二组(144例)中,敏感性为62% (47.2 -75.4),而在先前解释方法下为66.0%(57.1-69.3),特异性为92.6% (85.3-97),而在先前解释方法下为90.4% (84.7 - 94.7)。高DOR:84 (26 - 272)(之前为18(7.6–44.4))表明,修订后的COLVERA解释方法在临床上更具信息性,并更准确地区分有无疾病的患者。 

结论:COLVERA解释规则的这一变化优化了临床特异性,而对敏感性的影响最小。对于旨在帮助监测和检测早期复发,准确性的提高使医生对基于测试结果做出可操作的决策(包括进一步的成像或治疗)更有信心。

参考文献:Zivjena Vucetic, et al. Clinical performance of methylation-based liquid biopsy test COLVERA after optimization of test interpretation rules 2021 ASCO, abs3546.

编译: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马小乐

08


 

【3547】医疗补助扩大对西班牙裔早发结直肠癌发病率的影响

First Author: Shafia Rahman,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Montefiore Medical Center, New York, NY

背景:早发性结直肠癌(EO-CRC,年龄<50岁)是一种突发性公共卫生危机;尤其是西班牙人。获得医疗保健至关重要与医疗保险有关。2010年,经济适用房然而,《医疗法案》允许在全国范围内扩大医疗补助资格,美国最高法院2012年的裁决允许各州选择退出在医疗保健市场进行了一次意外的实验。我们评估了扩大医疗补助计划对患有卵巢癌的西班牙裔患者EO-CRC发病率的影响这将导致发病率增加和早期发现的假说EO-CRC公司。

方法:利用国家癌症数据库收集有关肿瘤的资料新诊断的西班牙裔EO-CRC患者(40-49岁),所有阶段,从2010-2017。2014年扩大医疗补助的21个州的数据,分析了16种非膨胀状态。一年一度的州智者拉美裔从美国人口普查局收集了2010-17年的人口数据新的CRC病例数除以该州拉美裔人口的规模人口。采用分段Poisson广义线性混合效应模型分析2014年前后EOCRC年发病率的变化率是增长的。

结果:西班牙裔EO-CRC的年平均发病率为6/100000和8/100000扩建前后,在ES中,以及8/100000和2014年前和2014年后分别为9/100000。EO-CRC AI增加每年为3.6%(2010-14)(95%置信区间:-0.1%至7.4%)和9.8%(2014-17)(95%可信区间:5.2%至14.7%);6.4%(2010-14)(95%置信区间:2.1%至10.8%)和1%(2014-17)(95%置信区间:-3.8%至6.1%)。与NES(p=0.078)表相比,ES在扩张后(2014年)与扩张前相比,EO-CRC发病率发生了巨大变化。诊断时分期无差异在ES和NE之间的预扩展期和pos扩展期之间。

结论:ES中EO-CRC发病率的增加可能是由于获得更多的医疗服务由于医疗补助的覆盖面相比,新能源。另一个潜在因素是移民从NES到ES的符合医疗补助资格的人。不过,我们需要2017年之后的数据以确认当前的趋势。

. Research Sponsor: None.

参考文献:JShafia Rahman, et al. iEffect of Medicaid expansion on incidence of early-onset colorectal cancer incidence among Hispanics.2021 ASCO, abs3547.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9


 

【3548】PMC:一个更精确的极点突变分类器,以确定免疫治疗的候选对象

第一作者: Fadl Zeineddin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TX

背景:DNA聚合酶epsilon(POL)的特定体细胞突变可导致肿瘤突变负荷(TMB)超过每兆基数100个突变的超级突变表型。据报道,极点突变肿瘤对免疫治疗的反应是丰富的,这种联系正在多个活跃的临床试验中得到验证。然而,大多数极点突变是乘客突变,没有致病作用。目前对极点突变进行分类的方法在准确性和完备性方面都有局限性,这可能导致免疫制剂在肿瘤中的不适当使用,如MSS CRC,其应答率为5%或更低。在这里,我们提出了一种新的分类器,极点突变分类器,或PMC,基于选择性丧失极点的校对功能(LOP)而导致的独特的三核苷酸突变特征。

方法:对cBioPortal进行查询,找出所有存在极突变的肿瘤。计算每种肿瘤的TMB,此外,还获得了TCGA中所有极点突变肿瘤的三核苷酸突变特征。使用OncoKB鉴定12个功能极点突变(n=98个肿瘤)的金标准,创建了一个极点突变特征。结合突变特征、氨基酸位置和TMB对每个极变异体进行分类。

结果:在所有48035个独特肿瘤中,极点突变的总频率为2.5%(n=1184),但仅9.2%(n=110)被确定为导致选择性LOP。LOP位点突变在子宫癌和大肠癌中的发生率最高,这两种肿瘤的LOP突变与乘客突变的比率也最高。在一项泛癌症分析中,罗波尔患者的总体存活率明显高于乘客突变患者(尚未达到51mo,HR=4.4mo,p<0.0001)。使用Polyphen-2分类器进行类似的分析以识别功能极突变,结果显示总体存活率没有差异(HR=1.0,p值=0.57)。为了进一步验证PMC分类器的改进的特异性,使用PMC分类器TMB作为替代标记物,98%的LOP肿瘤表现为高度突变(TMB>20mut/Mb),而Polyphen-2称之为功能性的肿瘤占53%。对MD Anderson大肠癌患者的回顾性分析发现,有25名患者患有LOP极突变,与267名伴有乘客极突变的大肠癌患者相比,他们的OS有所改善(尚未达到70个月,HR:4.2mo,p=0.028)。4例转移性大肠癌LOP位点突变患者接受免疫治疗(nivolumab或ipilimumab/nivolumab)2、3线治疗,均取得客观疗效并持续治疗(平均治疗时间15mo)。

结论:PMC分类器专门识别导致校对功能丧失的极点突变,表现优于人工精选数据库和基于机器学习的方法。使用极突变作为免疫治疗选择标准的临床试验应该仅限于那些引起LOP的极突变。

研究赞助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其他政府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10


 

【3549】目前以家族病史为基础的结直肠癌筛查指南对于早期发现和潜在预防年轻病例是否足够?

第一作者:Y. Nancy You, Department of Colon and Rectal Surgery,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TX

背景:发现和预防年轻发病的结直肠癌(YOCRC,诊断为50岁以下)的策略至关重要。已制定的高危筛查指南(SGS)旨在检测/预防由遗传综合征引起的YOCRCs。对于非遗传性YOCR,平均风险筛查被考虑在较早的年龄,但基于家族史(FH)的高风险筛查研究较少。我们的目的是确定患有FH的非遗传性YOCRC的比例,并确定现有的SGS是否可以发现/预防这些病例。

方法:回顾394例连续接受手术切除的青年大肠癌患者的肿瘤MMR状态、家系和基因检测。排除那些已知/疑似遗传性综合征(根据表型、MMR状态和/或生殖系突变)的患者(N=65)。对329例结直肠癌患者的一级或二级亲属(FDR、SDR)和诊断年龄进行了家系分析。计算基于FH的CRC筛查的推荐年龄和YOCRC诊断年龄之间的差距。

结果:89例(27%)非遗传性YOCRC患者的FH为结直肠癌。诊断年龄中位数为45岁;肿瘤多来自远端结肠(22%)和直肠(60%),III期(48%)和IV期(27%)。21名(24%)患者在64岁(中位数)时被诊断为22个FDR,71名(80%)患者在65岁(中位数)时被诊断为92个SDR。13例(15%)FH为YOCRC。现有的SGS认为39名患者(44%)处于高危状态,其余患者平均风险(见表)。28例(31%[或46.52%])患者在YOCRC诊断前就开始筛查了。但在其余61名(69%[或43,48%])患者中,YOCRC诊断比推荐筛查年龄提前了5.3[或3.9]岁(表)。

结论:27%的非遗传性YOCRC患者存在FH;15%的YOCRC患者存在FH。在近一半的患者中,YOCRC被诊断为比FH筛查的推荐年龄早了几年,即使假设完全采用SG并在45岁开始进行平均风险筛查。提炼现有的基于FH的SGS可能会产生潜在的影响。

研究赞助商:安德森大学癌症中心临床创新者奖

编译:陕西省中医医院 胡博帆

短时间内完成译稿,难免有不当之处,请各位老师多多批评指正。最终中文翻译PDF版会在目录和智能化查询方面做得比英文版更人性化,各瘤种目录下即可看到各篇小标题和链接自动跳转,设立关键词查询,找到你最想关注的知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结直肠癌,大肠癌,肿瘤,患者,突变,HR,检测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