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结直肠癌合集2(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20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直肠癌合集。




ASCO2021会议摘要的翻译与整理都是广大同行牺牲周末或晚上的时间辛苦完成的,为了这项工作能每年持续下去和做得越来越好,期望大家帮对接一些愿意冠名赞助支持,全部费用将发放给这些辛苦奉献者,谢谢支持!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高、最具权威的临床肿瘤学会议,汇集了世界一流的肿瘤学专家,分享探讨国际最前沿的临床肿瘤学科研成果和治疗技术,很多重要的研究发现和临床试验成果也会选择在ASCO 年会上首次发布。



01


 

【3510】局部晚期直肠癌(STELLAR)短期放疗加化疗与长期放化疗的多中心、随机、Ⅲ期试验:最终报告

First Author: Jing Jin, Department of Radiation Oncology, National Cancer Center/National Clinical Research Center for Cancer/Cancer Hospital,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and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Beijing, China

背景:本文报道了局部晚期直肠癌(LARC)患者短期放疗(SCRT)联合化疗与长期放化疗(LCRT)的Ⅲ期试验结果。

方法:将经MRI诊断为直肠远端或中三分之一、T3-T4和/或N+腺癌的患者随机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实验组患者接受dscrt(25gy/5次/5d),对照组患者接受LCRT(50gy/25次/35d),两组患者术前治疗6~8周后同时行卡培他滨治疗。实验组和对照组术后分别给予CAPOX 2~6个疗程的化疗。本试验为多中心、随机、非劣效、III期研究,所有患者均来自中国16家医院。本研究的主要终点是3年无病生存率(DFS)。

结果:2015年8月30日至2018年8月27日,共随机入组599例。最后,591名意向治疗(TT)人群被纳入肛门is,298名患者被分配到SCRT后化疗,293名患者被分配到CRT。在实验组和对照组中,CT3和CT4分别占82.3%和84.6%,15.4%和12.3%,mrn阳性率约为85%(85.6%和84.0%),实验组和对照组术前治疗完成率分别为82.6%vs95.2%(p<0.001)和74.8%vs93.2%(p<0.001)。465例手术患者中,16.6%和11.8%的患者获得了PCR(p=0.134)。考虑到术前治疗,实验组的PCR+CCR总发生率为22.5%,显著高于对照组(12.6%,p=0.001)。中位随访35.0个月,实验组与对照组的HR为0.883,单侧非劣性p值<0.001,证实了非劣性假设。实验组3年时发生DFS和OS的概率分别为64.5%和86.5%,对照组分别为62.3%和75.1%。实验组OS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36),无转移生存率和局部复发率无显著性差异。

结论:对于高危因素的LARC,SCRT联合序贯疗法不劣于CRT,可作为lcrt的替代方案,同时SCRT联合化疗较CRT有更高的CCR+PCR和3年生存率。然而,长期结果需要进一步随访。

临床试验信息:Clinical trial information: NCT00833131. Research Sponsor: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enter for Cancer Medicine.

参考文献:Jing Jin, et al,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 of short-term radiotherapy plus chemotherapy versus long-term chemoradiotherapy in locally advanced rectal cancer (STELLAR): The final reports.2021 ASCO.abs 3510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2


 

【3511】局部晚期直肠癌(LARC)患者术前放化疗(CTRT)加阿维鲁单抗(AVE)的II期研究:AVANA研究

First Author: Lisa Salvatore, Oncologia Medica,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Fondazione Policlinico Universitario Agostino Gemelli–IRCCS, Universita Cattolica del Sacro Cuore, Rome,  Italy

背景:预处理CTRT被认为是治疗LARC的标准治疗方法。在LARC患者中,CRT可以诱导低新抗原负荷肿瘤(如错配型结直肠癌)的抗原释放,并激活树突状细胞,导致CD8+T淋巴细胞介导的抗癌免疫反应,新佐剂CTRT增加肿瘤细胞中PD-L1的表达,强烈建议采用RT和PD-1/PD-L1通路阻断的新佐剂组合策略。基于这些考虑,我们设计了AVANA研究来研究Ave与preopCTRT联合应用在LARC中的作用。

方法:这是一项意大利多中心的II期研究,患者可切除LARC,定义为至少存在以下特征之一:CN+,CT4高风险CT3,接受标准术前CTRT(卡培他滨825 mg/sqm/bid 5天/周+50)。4 Gy,2次(5周和5周以上),加上6个周期,平均每2周10 mg/Kg。术后8~10周行全直肠系膜切除术。主要终点是PCR率,定义为无可用肿瘤细胞yp-TONO的组织学完全消退。次要终点是RO切除率、肿瘤分期、局部复发、括约肌保留率、无进展生存率、总生存率、安全性以及探索性预测和预后生物标志物的评估。假设假设PCR率为15%,显著性水平为5%(单侧),幂次为80%,则需要101个pts的样本量来检测PCR率10%的绝对增量(从15%到25%)。如果我们至少在22个点观察到PCR,则可考虑对实验组进行进一步研究。

结果:2019年4月至2020年11月,共有101名可切除LARC患者在10个意大利中心登记。中位年龄为63岁(23-82岁),62岁(61岁)。4%的患者为男性93例(92%)在基线检查时有ECOG PS O,94例(93%)和16例(16%)患者有CN+和CT4LARC。所有临时秘书处都完成了入职培训阶段。在96例可评价为病理反应的患者中,22例(23%)获得了PCR,59例(6.1%)获得了PCR。5%)pts是一种主要的病理反应(正在进行中央审查)目前,只有39例pts的微卫星状态可用,其中只有一例不稳定。3~4级非免疫和免疫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分别为8%和4%。阿维鲁单抗在101例中有9例早期被破坏,主要是由于毒性。

结论:术前CTRT联合Ave具有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根据我们的统计考虑,实验方案将被考虑作进一步的研究。最新结果将在大会期间公布。由GONO赞助,默克部分支持。EUDRACT 2017-003582-10。

临床试验信息:Clinical trial information: NCT03854799. Research Sponsor: Gruppo Oncologico del Nord Ovest (GONO Group), Pharmaceutical/Biotech Company.

参考文献:Lisa Salvatore, et al,Phase II study of preoperative (PREOP) chemoradiotherapy (CTRT) plus avelumab (AVE) in patients (PTS) with locally advanced rectal cancer(LARC): The AVANA study.2021 ASCO.abs 3511

编译: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3


 

【3512】GEMCAD 1601 PIER trial:直肠系膜阴性(MRF)同时KRAS, NRAS, BRAF, PI3KCA野生型(4WT)的T3直肠癌采用新辅助mFOLFOX 6联合帕尼单抗的II期临床试验

First Author: Carlos Fernandez-Martos, Hospital Quironsalud, Valencia, Spain

背景:晚期4种基因野生型的晚期结直肠癌采用化疗联合抗EGFR治疗对比单独化疗可提升治疗反应率。临床分期T3直肠癌采用奥沙利铂联合氟尿嘧啶新辅助治疗可提升病理缓解率。我们假设联合FOLFOX 和帕尼单抗能改善4种基因野生型的晚期结直肠癌治疗结果。

方法:PIER是一个研究者发起的II期,单臂,多中心试验,用于评估mFOLFOX6 联和帕尼单抗新辅助治疗在年龄小于75岁,中心的MRI评估为T3和直肠系膜阴性的4种基因野生型直肠癌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些病人接受括约肌保存的R0手术。病人接受6周期化疗并接受MRI再评估和乙状结肠检查。没有进展的病人最后一周期化疗后4周接受全系膜直肠切除。进展病人接受术前同步放化疗。主要终点是PCR,该研究遵循了2阶段西蒙的MiniMax设计(P0为16%,P1为35%,alpha和beta为0.1)。目标样本量是35个病人,如果9个或更多达到PCR,结果被视为有效。我们提出主要和早期次要终点。

结果:2017.9~2020.6,90个病人被筛选,(56人排除,42人因为突变,12人因为中心影像评估差异)34人入组。在意向性治疗人群中,11人达到PCR(32.3%[95% 可信区间17.39-50.53])和17人几乎达到完全病理反应(Mandard 1+2) (52.9%)。临床完全或接近完全缓解占50%,没有进展病人。R0切除和病理环周切缘阴性是100%。诱导完成率是88%。新辅助G3/4级毒性发生54%,和使用FOLFOX/P安全性是一致的。G3/4术后相关毒性是19%,一个病人需再次手术。

结论:这项研究达到了疗效的临界值。mFOLFOX6联合帕尼单抗作为新辅助治疗对核磁分期T3、MRF阴性和4WT直肠癌无意外毒性,有效且安全,与我们以前的未经分子选择的类似人群研究相比,pCR率更高(GEMCAD 0801;The Oncologist 2014年)。

这项研究被Amgen S.A发起,临床试验信息:NCT03000374

参考文献:: Carlos Fernandez-Martos,Phase II trial of neoadjuvant mFOLFOX 6 with panitumumab (P) in T3 rectal cancer with clear mesorectal fascia (MRF) and KRAS, NRAS, BRAF, PI3KCA wild type (4WT). GEMCAD 1601 PIER trial. 2021 ASCO, abs 3512

编译:李旭  审核:青海省人民医院 李胜

04


 

【3513】 BEACON研究中BRAF V600E突变型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既往治疗患者(pts)临床获益的分子相关性

First Author: Scott Kopetz,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TX

背景: 在随机3期BEACON研究中,安可拉非尼+比尼替尼+西妥昔单抗(enco/bini/cetuximab;三联疗法)和安可拉非尼+西妥昔单抗(两联疗法)方案与标准治疗方案相比,提高了先前治疗过BRAF V600E突变型mCRC患者的总生存率和客观有效率。为了确定临床结果的分子相关性,我们在研究中对来自治疗组患者的肿瘤进行了分子分析。

方法:基线肿瘤样本通过免疫组化NeXT全基因组测序(WES)和全转录组测序(WTS)回顾性分析(Personalis, Menlo Park, CA, USA),BRAF-突变 (BM) 和一致分子亚型(CMS)使用已发布的分类分析确定。用基因组变异分析评价通路活性,评价不同亚型目的肿瘤的疗效。分子特征和治疗的临床结果之间的关联和相互作用分析正在进行中,并将被提出。

结果:采用WES和/或WTS对665例随机患者中的527例(79.2%)进行基线肿瘤样本分析。生物标志物分析数据集代表了整个具有相似的临床结果的治疗人群。在WTS分析的460例患者中三药组165/224例[73.7%],双药组146/220例[66.4%],对照组149/221例[67.4%]),84.6%被归类为CMS1(n=225)或CMS4(n=164)。归类为BM1的患者比例为32.2%(n=148),其中大部分(84.5%)为CMS4,而归类为BM2的患者中许多(67.8%,n=312)为CMS1(64.7%)。在BM1和CMS4肿瘤中,炎症反应和上皮间充质转化基因的表达升高,细胞周期基因的表达降低。有CMS4和/或BM1肿瘤的患者在三药组中的应答率较高(CMS4:33.3%[95%CI:21.7–46.7];BM1:33.3%[95%CI:21.4–47.1]),与双药组比(CMS4:19.2%[95%CI:9.6–32.5];BM1:14.9%[95%CI:6.2–28.3])。

结论:在BRAFV600E突变型mCRC中观察到的分子特征和生物学特性表明,具有特定分子特征的患者子集可能从三药联合疗法获得比双药联合疗法更大的临床益处。此外,这些发现支持进一步了解BRAF突变型mCRC的生物学特性,从而在未来的研究中为选择的患者提供可能的新的方案,以改善临床结果。

临床试验: NCT02928224. 研究发起人: Pfizer.

参考文献:Scott Kopetz.Molecular correlates of clinical benefit in previously treated patients (pts) with BRAF V600E-mutant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from the BEACON study.2021 ASCO,abs 3513.

编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李旭 

05


 

【3514】 一线抗EGFR治疗后获得性突变较罕见

First Author: Christine Megerdichian Parseghian,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TX

背景: 经抗EGFR治疗的缺乏RAS突变的结直肠癌(CRC)被认为是通过遗传多样性和克隆进化的重复过程进化的。在KRAS、NRAS、BRAF、MAP2K1和EGFR中获得性突变是抗EGFR难治人群获得性耐药的已知机制。然而,突变在一线治疗中的发生率并不确定,因为抗EGFR的大多数经验来源于1线治疗外。

方法:我们分析了3个大型随机3期试验中入选的RAS/BRAF/EGFR突变 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的配对血浆样本,这些患者接受了抗EGFR治疗,在一个优化了极低等位基因频率(PlasmaSelect-R™ and Resolution Bio™)的平台上采集配对基线(BL)和进展时间(PRO)血浆样本进行ctDNA测序. 一项1线研究得出的BL和PRO的突变发生率(“203”;FOLFOX± 帕尼单抗(panitumumab)与2项研究在第三行设置(3线;“007”; 帕尼单抗+最佳支持治疗[BSC]与BSC对比;和3线;“763”; 帕尼单抗与西妥昔单抗对比),通过ctDNA分析评估获得性耐药突变的频率。

结果:对于有可用配对血浆样本的患者(n=112,“203”研究中;n=89,“007”研究中;n=274,“763”研究中),与3线“763”年和“007”年研究相比,1线“203”研究中含有EGFR的组中至少一种KRAS、NRA、BRAF、MAP2K1或EGFR MT的获得在进展后样本中明显较少(分别为6.8%和50.4%和39.6%;p<0.001)。在“203”和“007”研究中,不含EGFR的组中,获得性突变的发生率分别为7.5%和0%(p=1)。在3线研究中,EGFR组和不含EGFR组获得性突变的发生率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而在1线研究中差异不显著。此外,在接受抗EGFR治疗的两个3线研究中,经历CR、PR或SD的患者获得的突变作为最佳反应的比那些PD患者多(分别为53.6%和33.3%;p<0.001)。这种关系在1线治疗环境下不显著(7.7%对0%;p=1)。KRAS、NRAS、EGFR、BRAF和MAP2K1亚克隆突变(rMAF<25%)在129例(27%)BL中出现。基于EGFRi选择肿瘤中罕见的突变细胞的假设,我们预计基线样本中任何先前存在的亚克隆都会扩增。然而,与预期相反,这些亚克隆在进展时很少扩展为克隆(12.4%)。

结论:与预期相反,1线治疗后很少出现获得性KRA、NRA、BRAF、EGFR或MAP2K1 突变。在3线治疗后,选择压力似乎会增加获得性突变的频率,但在进展过程中,先前存在的亚克隆突变似乎不是获得性突变的主要来源,这意味着也可能有一个短暂的突变过程驱动抗性,而不是先前存在的克隆的扩展。这些发现对正在进行和计划中的抗EGFR再激发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研究发起人: 安进公司.

参考文献:Christine Megerdichian Parseghian.Session Rarity of acquired mutations (MTs) after first-line therapy with anti-EGFR therapy (EGFRi).2021 ASCO,abs 3514.

编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李旭 


 

06


 

【3515】 来自CALGB/SWOG 80405研究中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总体生存率(OS)和对贝伐单抗(Bev)或西妥昔单抗(Cet)的反应受到免疫特征影响

First Author: Federico Innocenti,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Chapel Hill, NC

背景: CALGB/SWOG 80405是一项随机3期临床试验,转移性结直肠癌1线治疗采用贝伐单抗、西妥西单抗,或两者联合化疗。贝伐和西妥昔两者在OS上没有不同。我们研究了所有三组的免疫标记对OS的影响,并分析了Cet和Bev两组之间OS的差异。

方法:通过RNA测序对578例原发肿瘤进行了分析。测量TGF-b,细胞毒性T细胞,伤口愈合因子,巨噬细胞,淋巴细胞和INF-c的免疫特征以及CD8 + T细胞,静息记忆的CD4 + T细胞,激活记忆的CD4 + T细胞,巨噬细胞M1和M2,及激活的肥大细胞。采用多变量Cox比例风险模型应用协变量的弹性净罚分(年龄,种族,性别,所有RAS和BRAF V600E突变)。对于相关的特征码,计算OS的最佳截止值。

结果:在研究的所有三组中,巨噬细胞M2(HR 6.81,95%CI 3.56-30.16)和TGF-b(HR 1.37,95%CI 1.03-2.10)的高表达与低表达相比降低了OS。与低表达相比,浆细胞的高表达(HR 0.52,95%CI 0.27-0.83)和激活记忆的CD4 + T细胞(HR 0.34,95%CI 0.10-0.65)可以增加OS。使用来自这4个特征的最佳截止值,对患者进行了分类,以确定它们是否具有与增加的OS相关的4、3、2、1或0个有益特征。在所有研究组(N=469,在考虑了协变量后),中位(95%CI)OS从42.5(35.8-47.8;N=79)至31.0(28.8-34.4);N=177),25.2(20.6-27.9);N=144)和17.0(13.5-20.4;N=69)个月,受益特征数分别从4个月减少到3个月、2个月和0-1个月(由于患者数量较少而合并)(p=3.48e-11)。在Bev组(N = 205)中,与低表达(HR 6.6,95%CI 2.7-67.1)相比,高表达的巨噬细胞M2降低了OS。在Cet组(N = 165),巨噬细胞M2的高表达与低表达相比具有降低的OS(HR 4.3,95%CI 2.1-79.8);与任一特征的低表达相比,浆细胞的高表达(HR 0.36,95%CI 0.06-0.55)和激活记忆的CD4 + T细胞(HR 0.37,95%CI 0.03-0.98)导致OS增加。在患者 OS方面浆细胞特征与Bev和Cet相互影响(相互作用p=0.009)。

结论:mCRC患者的肿瘤免疫特征是生存的决定因素。在接受Bev和cet联合治疗的患者中,免疫特征影响治疗反应。这些结果为治疗选择和包括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内的新型活性组合的开发提供了新的标志物。

研究发起人: 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参考文献:Federico Innocenti.Immune signatures to affect overall survival (OS) and response to bevacizumab (Bev) or cetuximab (Cet) in patients (p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of CALGB/SWOG 80405 (Alliance).2021 ASCO,abs 3515.

编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李旭


 

07


 

【3516】多光谱免疫荧光(m-IF)检测肿瘤免疫微环境(TIME): NRG肿瘤学/NSABP C-08中标志物与预后和贝伐单抗(bevacizumab, bev)获益的相关性

作者:Katherine L. Pogue-Geile, NSABP/NRG Oncology, Pittsburgh, PA

背景:本研究的目的是量化不同的分子肿瘤免疫微环境包括T细胞、巨噬细胞、蛋白质免疫检查点(ICPs), 确定它们与C-08患者的临床结果和治疗获益的相关性。

方法:使用m-IF和Vectra病理系统对1509例C-08患者的肿瘤免疫微环境进行评估。使用3个m-IF面板定量评估基质细胞和肿瘤(panCK)区域的T细胞(CD3、CD8、CD45RO、FOXP3)、巨噬细胞(CD68、CD163)和ICPs (PD-1、PD-L1、CTLA4、TIM3、LAG3、OX40)。主要目的是确定间质区和肿瘤区总生存率(OS)与CD8高表达(前3位)和低表达(前3位)之间的关系。检测所有标记物与OS和无复发间期(RFI)的相关性,并使用Cox模型和中位数切割点进行贝伐单抗预测。

结果:基于我们预先设定的分析,CD8细胞高表达的患者有更好的OS, HR=0.66 (95%CI: 0.49-0.88), p=0.005,但CD8细胞高表达的患者未从贝伐单抗中获益。所有T细胞和双染色CD8/PD-1与RFI延长相关。CD3、CD8、CD68、PD-1、PD-L1和LAG3细胞与OS延长相关。PD-1和CD8/PD-1与表达缺失(dMMR)和正常表达(p)MMR患者的RFI相关,而TIM3、CD3/CD45RO和CD163仅与dMMR患者的RFI相关。在dMMR患者中,CD8细胞与贝伐单抗获益(RFI)之间存在关联,HR为0.27 (95% CI: 0.1-0.73), p=.01和OS,HR=0.27, (95% CI: 0.12-0.64), p=0.0028,但相互作用并不显著。单染色CD8、PD-1和双染色CD8/PD-1细胞与dMMR患者的贝伐单抗获益相关,但与pMMR患者的贝伐单抗毒性相关。然而,肿瘤中PD-1和PD-L1细胞>1 %的患者(n=197,包括76个dMMR, 100个pMMR和21个未知)获得了显著的贝伐单抗获益(int p=.0056)。

结论:CD8细胞与较好的OS相关,但与贝伐单抗获益无关。在整个队列中,所有T细胞和PD1、PD-L1和LAG3细胞都与更好的预后相关,但当对患者进行MMR状态分层时,它们与预后的相关性和贝伐单抗获益出现了差异。PD-1、CD8和CD8/PD-1细胞在pMMR中与贝伐单抗毒性相关,而在dMMR中与贝伐单抗受益相关。无论MMR状态如何,PD-1和PD-L1高表达与贝伐单抗获益的显著交互作用可能是偶然发现的。然而,VEGF具有免疫抑制作用,而无论MMR状态如何,在PD-L1和PD-1高表达的肿瘤中,贝伐单抗可能会阻断这些作用。NCT: 00096278 PA DOH, U10CA-180868, -180822, -196067, Genentech, Sanofi; NSABP.临床试验信息:00096278。研究发起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其他基金会,其他政府机构,制药/生物技术公司。

08


 

【3517】IDEA数据库中的II/III期早期结直肠腺癌的氟尿嘧啶和奥沙利铂辅助化疗的依从性、毒性和效果

第一作者: Elisa Fontana, Sarah Cannon研究所,英国,伦敦

背景:早期结直肠癌(eoCRC,年龄< 50岁)的发病率正在逐步上升。对于预期寿命长于晚期CRC (loCRC,年龄≥50岁)的人群,决定辅助治疗(adjTx)方案和疗程时应考虑辅助治疗的依从性、毒性(tox)和预期效果。

方法:使用IDEA数据库中6个随机试验中II/III期患者的数据,比较eoCRC与loCRC的特征、治疗的依从性和不良反应事件。为了减少年龄/共病导致的非肿瘤相关死亡的混杂因素,采用分层Gay k-样本检验比较复发时间(TTR)和肿瘤特异性生存时间(CSS)。5年肿瘤相关死亡率(CSM)采用调整累积发病率函数来评价。采用分层COX模型和调整COX模型比较3年无复发生存率(RFS)。

结果:在纳入的16349例患者中,1564例(9.6%)为eoCRC。与loCRC相比,eoCRC在男性患者中比例较低(51% vs 57%, p < 0.01),状态更佳(PS0 86% vs 80%,p<0.01), T分期相近(% T1-3/T4:76/24和77/23,p = 0.97), N2期比例更高(24%比22%,p < 0.01),更有可能按计划完成辅助治疗(83.2%比78.2%,p < 0.01),可以接受更高的治疗强度,特别是达6个月的辅助治疗 (奥沙利铂剂量强度75% vs 72%,p < 0.01;卡培他滨85% vs 78%,p<0.01;5FU 85% vs 82%,p<0.01)。eoCRC中胃肠道毒性更常见(任何级别恶心58% vs 45%,p<0.01;任何级别呕吐22% vs 16%,p<0.01);血液学毒性作用在loCRC中更常见(62% vs, 69%,p = < 0.01);任何级别的神经病变发生率相似(75%)。临床结果估计和比较见表。值得注意的是,高危III期(T4/N2) eoCRC的3年无复发生存率显著降低(54% vs 64%, HRadj0.74, p < 0.01)。

结论:eoCRC的辅助治疗依从性优于loCRC,与预期一致。而在高风险II期和低风险III期患者中,肿瘤特异性结果无差异,在高风险III期,年轻及较高的复发率和CRC死亡风险呈负相关;尽管辅助化疗强度更高,但肿瘤的生物学行为更具侵袭性。临床试验信息:NCT00749450 (SCOT);NCT00646607(托斯卡);Nct01150045 (calgb / swog 80702);NCT00958737;研究发起者:EORTC GI Group支持汇总分析,ACHIEVE由日本癌症多学科治疗基金会(JFMC)支持,Yakult Honsha有限公司资助;CALGB/SWOG 80702获得U10CA180821、U10CA180835、UG1C等资助。

09


 

【3518】年轻的成年结直肠癌幸存者和他们的医务人员之间关于生育问题的讨论情况

作者:Julia Stal,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背景: 临床指南提示肿瘤学家应与具有生殖能力的患者讨论潜在的肿瘤治疗导致的不孕不育。由于肿瘤的位置和多模式治疗的使用,年轻的成年结直肠癌(CRC)患者发生治疗相关不孕症的风险增高。

方法:与一个全国年轻的成年CRC幸存者(目前年龄在50岁以下)患者宣传组织合作进行了一项在线的横断面调查。调查要求幸存者说明是否有医生告诉过他们治疗后生育能力的潜在问题,以及他们是否在接受癌症治疗前储存了卵子/胚胎(女性)或精子(男性)。那些报告自己没有保持生育能力的患者应说明原因(不确定;我选择不去;我不知道这是一个选择;我想储存,但负担不起;我想这么做,但我的治疗不允许)。

结果:共有234名结肠(N=86)或直肠(N=148)癌症幸存者被纳入研究(男性[61.9%]和白人[77.9%]见表)。大多数受访者被诊断为II期(55.8%为结肠癌,61.6%为直肠癌)。超过一半的男性和女性幸存者表明,他们的医生在治疗后没有告诉他们生育能力方面的问题,75%的人在癌症治疗前没有储存卵子/胚胎或精子。其中,超过20%的人支持“我想要,但负担不起”,超过20%的人支持“我不知道这是一个选择”。

结论:在本研究中,大多数CRC幸存者从未与他们的医生讨论过生育问题,这表明幸存者没有接受或未被唤起全面的、与指南一致的癌症治疗。此外,五分之一的人不知道保留选择,这表明在进行适当的生育咨询时存在潜在的医疗和/或医务人员方面的忽视。生育保留费用是提供护理的另一个障碍。提供治疗方案的人员必须确保患者及时接受生育方面的建议,包括保留生育能力的选择,以减轻癌症治疗的晚期影响,以确保有生育潜力的CRC患者的最佳生活质量。研究发起者:来自儿童肿瘤学组的Aflac Archie Bleyer青少年和青年成人肿瘤学青年研究者奖。来自南加州大学诺里斯综合癌症中心的NCI癌症中心支持基金提供了额外的支持。

10


 

【3519】早期结直肠癌的微生物群特征、整体甲基化和免疫景观

第一作者:Ning Jin,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

背景:自1990年初以来,年轻的成年(< 50岁)结直肠癌(colorectal cancer, CRC)发病率以每年2%的速度快速增长。大约20%的早期结直肠癌(EO CRC)是由种系基因突变引起的。然而,散发性EO CRC的病因尚不清楚。研究表明,环境因素如西餐(高脂肪低纤维)可能与散发性EO CRC的发病率增加有关。肠道微生物群分解并发酵膳食纤维产生代谢产物,这些代谢产物在维持肠道上皮细胞的完整性和免疫细胞稳态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此外,这些微生物的代谢产物可能通过改变表观遗传酶的活性或修改表观遗传修饰所需辅助因子的可用性来影响宿主的表观基因组。我们研究的目的是将肿瘤内微生物群与EO CRC的甲基化模式和免疫细胞的构成联系起来。

方法:共有358个CRC病例,包括54例EO CRC(年龄< 50岁)和304例晚期(LO)CRC(≥50岁), 结肠腺癌(COAD)和直肠腺癌(READ)的甲基化匹配组(Infinium HM450), RNA序列 (Illumina HiSeq),每位患者和临床病项信息均来自肿瘤基因组数据库(TCGA)。我们对EO CRC和LO CRC之间的肿瘤内微生物群组成、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s)和甲基化谱进行了表型分析和比较。

结果:与LO CRC相比,EO CRC具有独特的微生物分布、基因表达和甲基化模式。并发现了细菌、真菌和病毒等跨界的非人类序列,其发生率与其他菌群(如梭杆菌)的报告值一致。尽管在年轻的成年组中预计会出现高甲基化(称为生物年龄),但EO CRC病例表现出整体的低甲基化。差异表达基因的通路过表达分析显示,EO CRC中p53和戊糖磷酸通路显著激活,核苷酸重新合成显著增强。跨数据集的整合显示,微生物与炎症体通路正相关,与调节性T细胞(Tregs)正相关,与CD4记忆T细胞负相关。

结论:这些数据表明,大肠癌相关的微生物群可能与表观遗传调控和宿主免疫应答相关。研究发起者:俄亥俄州立大学内部拨款(内科医学种子拨款)。




短时间内完成译稿,难免有不当之处,请各位老师多多批评指正。最终中文翻译PDF版会在目录和智能化查询方面做得比英文版更人性化,各瘤种目录下即可看到各篇小标题和链接自动跳转,设立关键词查询,找到你最想关注的知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结直肠癌,贝伐单,肿瘤,合集,患者,细胞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