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N丨非小细胞肺癌临床实践指南2021.5版①(中文)

2021
06/18

+
分享
评论
e药安全
A-
A+

非小细胞肺癌临床实践指南2021.5版


本文目录



a. 多学科评估(包括胸外科医生、胸部放射科医生和肺科医生)共同确定癌症诊断的可能性以及最佳诊断或随访策略。

b. 风险计算可用于对患者个体和放射学因素进行量化,但不能代替拥有肺癌诊断丰富经验的多学科诊断团队的评估。

c. 见诊断评估原则(DIAG-A 1/3)。

d. 最重要的影像学因素是与以前的影像学检查相比结节发生变化还是稳定。


c. 见诊断评估原则(DIAG-A 1/3)。

d. 最重要的影像学因素是与以前的影像学检查相比结节发生变化还是稳定。

e. 低危= 几乎不吸烟或无吸烟史或其他已知危险因素。

f. 高危= 吸烟史或其他已知危险因素。已知的风险因素包括一级亲属有肺癌病史;石棉、氡或铀暴露。

g. 非实性(毛玻璃)结节可能需要更长时间随访,以排除惰性腺癌。

h. 改编自Fleischner学会指南:MacMahon H, NaidichDP, Goo JM, et al. Guidelines  formanagement of incidental pulmonary nodules detected on CT images: From the  Fleischner Society 2017. Radiology 2017;284:228-243. ©RadiologicalSociety of North  America. Fleischner学会指南不指导是否需要对比剂或 LDCT 是否合适。除非需要对比剂强化以获得更好的诊断分辨率,否则首选 LDCT。

i.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 PET/CT 检查。PET结果阳性定义为肺结节中的 SUV 大于基线纵 隔血池。PET 扫描结果阳性可以是感染或炎症所致,包括无肺癌的局部感染和肺癌伴相关(如阻塞性)感染,以及肺癌相关炎症(如淋巴结、肺实质、胸膜)。PET 扫描假阴性可以是小结节、低细胞密度(非实性结节或 GGO)或肿瘤的 FDG 亲合性低(如原位腺癌 [ 旧称支气管肺泡癌 ]、类癌)所致。

j. 如果在没有组织确认的情况下考虑进行经验性治疗,需要进行多学科评估,至少包括介入放射学、胸外科和介入性肺病,以确定最安全、最有效的活检方法,或者就活检风 险过高或难度过大以及患者无需组织确认就可以继续治疗的问题达成共识。(IJsseldijk  MA, et al. J Thorac Oncol 2019;14:583-595.)


诊断评估的原则(DIAG-A)

1.临床高度怀疑 I 或Ⅱ期肺癌的患者(根据危险因素和影像学表现)术前无需活检。

1.1 活检增加时间成本、费用和程序风险,治疗决策可能不需要。
1.2 如果强烈怀疑非肺癌诊断,术前活检可能是合理的,并可用空芯针活检或细针穿刺 (FNA) 活检确诊。
1.3 如果术中诊断看似困难或风险很高,则行术前活检可能就是合适的。
1.4 如果术前未获得组织诊断,则在行肺叶切除、双叶切除或全肺切除术之前,必须行术中诊断(如楔形切除或针吸活检)。
2.首选在计划的手术切除期间进行支气管镜检查,而非单独操作。
2.1 手术切除前必须进行支气管镜检查(见 NSCL-2)。
2.2 手术前单独的支气管镜检查对治疗决策而言可能是不需要的,而且会增加时间、成本和手术风险。
2.3 如果中央型肺癌需要对活检、手术计划(如潜在袖状切除)或术前气道准备(如阻塞性病变的取芯)进行手术前评估,术前气管镜检查可能是合适的。
3.对于大多数临床I期或II期肺癌患者,建议手术切除之前进行侵入性纵隔分期(见NSCL-2)  
3.1 首选在计划的切除之前(在同一麻醉过程中)对患者进行侵入性纵隔分期(纵隔镜),而不是作为一个单独的操作。对于接受支气管内超声(EBUS)/内镜超声(EUS)分期的患者,如果无法进行现场快速细胞学判读,则可能需要单独的程序进行评估。
3.2 单独的分期操作会增加时间、成本、治疗协调、不便以及额外麻醉风险。
3.3 对于临床分期高度怀疑淋巴结为N2或N3或无法获得术中细胞学或冰冻切片者,需要行术前侵入性纵隔分期。
4.对于怀疑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的患者,多种技术可以获得组织诊断。
4.1应常规使用的诊断工具包括:
4.1.1 痰细胞学检查
4.1.2 支气管镜活检和经支气管针吸活检 (TBNA)
4.1.3 影像引导经胸穿刺空芯针活检(首选)或 FNA
4.1.4 胸腔穿刺术
4.1.5 纵隔镜
4.1.6 电视辅助胸腔镜手术 (VATS) 和开放手术活检
4.2为活检提供重要辅助策略的诊断工具包括:
4.2.1 EBUS引导活检
4.2.2 EUS引导活检
4.2.3 导航支气管镜
5.对于患者个体,最佳诊断策略取决于肿瘤大小及部位、病灶位于纵隔还是远处、患者特征(如肺的病理改变和/或其他重要并发症)以及本地经验和专业知识。
5.1 选择最佳诊断步骤时应考虑的因素包括:
5.1.1 预期诊断率(灵敏性)
5.1.2 诊断准确性,包括特异性,尤其是阴性诊断检查的可靠性(即真阴性)
5.1.3 足够的组织样本量用于诊断和分子学检测
5.1.4 手术侵入性和风险
5.1.5 评估效率
——操作的路径和时序
——同步分期是有益的,因其可避免额外活检或操作。最好对可达到最高分期的病理组织进行活检(即活检可疑的转移灶或纵隔淋巴结,而非肺部病灶)。因此临床高度怀疑侵袭性、晚期肿瘤时,通常最好在选择诊断性活检部位前行PET影像检查。
5.1.6 可用的技术和专业知识
5.1.7 从PET影像获知的目标活检部位肿瘤活性
5.2 有关可疑 I 至 III 期肺癌的最佳诊断步骤决策,应由以胸部肿瘤实践为主的胸部放射科医生、介入放射科医生和胸外科医生作出。多学科评估还应包括一名拥有先进支气管镜诊断技术专业经验的肺科医生或胸外科医生。
5.3 首次诊断检查首选创伤最小而效率最高的活检。
5.3.1 中央型肿块和可疑气管内受累患者应行气管镜检查。
5.3.2 外周(外 1/3)结节患者可能因导航气管镜、放射超声内镜(径向EBUS)或经胸针吸活检 (TTNA) 获益。
5.3.3 可疑结节患者应行 EBUS、EUS、导航支气管镜下或纵隔镜活检。
——必要时EBUS可进入2R/2L、4R/4L、7、10R/10L和其他肺门淋巴结区。
——对于EBUS-TBNA阴性的临床(PET和/或CT)阳性纵隔恶性肿瘤,应在手术切除之前行后续纵隔镜检查。
——如果临床可疑,EUS引导活检可进一步进入第 5、7、8 和 9 站淋巴结。
——如果临床可疑,TTNA和前纵隔切开术(即Chamberlain手术)可进一步进入前纵隔(5 和6站)淋巴结。如果因邻近主动脉而无法进行TTNA,  则也可以选择VATS活检。
5.3.4 EUS也可为检查左侧肾上腺提供可靠方法。
5.3.5 肺癌伴胸腔积液患者应行胸腔穿刺术和细胞学检查。初次胸腔穿刺术细胞学检查结果阴性并不能排除胸膜受累。在根治性治疗前应该考虑再行胸腔穿刺和/ 或胸腔镜评估胸膜情况。
5.3.6 对于怀疑孤立性转移疾病的患者,如果可行,应对该部位行组织学证实。
5.3.7 对于怀疑转移性疾病的患者,如果可行,应对这些转移部位之一进行确认。
5.3.8 基于临床高度怀疑可能存在多处转移灶的患者,如果这些转移灶活检在技术上存在困难或风险很大,则应行原发肺部病灶或纵隔淋巴结活检。

a. 见病理学评估原则(NSCL-A)。 

b. 加强虚弱或老年患者评估可以更好预测各种治疗方式(尤其是手术)后的并发症。尚未建立首选的虚弱评估系统。

c. Temel JS, et al. N Engl J Med 2010;363:733-742

d. 基于胸部CT:周围型 = 肺的外三分之一;中央型= 肺的内三分之二。

e. T3N0 与大小或卫星结节有关。

f. 对于IIB 和 III 期肿瘤患者,在通常考虑一种以上治疗模式(手术、放疗或化疗)情况下,应进行多学科综合评估。


g. 检查未按优先顺序列出,而是依临床情况、机构程序和对资源的审慎使用而定。

h. 评估方法包括纵隔镜、纵隔切开术、EBUS、EUS和 CT 引导下活检。对于EBUS-TBNA 阴性的临床(PET 和 / 或 CT)阳性纵隔恶性肿瘤,应在手术切除之前行后续纵隔镜检查。 

i. 实性肿瘤 < 1 cm、纯非实性肿瘤 <3 cm、CT 和 PET阴性时,纵隔淋巴结阳性的可能性很小,此时切除术前纵隔病理学评估并非必需。

j.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PET/CT 检查。对 PET/CT 扫描发现的远处转移需要病理或其他影像学确认。如果PET/CT 扫描纵隔淋巴结阳性,则该淋巴结情况需要病理学证实。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 (NSCL-C)。

m. 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SABR 或根治性 RT 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见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原则(NSCL-D)。

n. 如果在没有组织确认的情况下考虑进行经验性治疗,需要进行多学科评估,至少包括介入放射学、胸外科和介入性肺科,以确定最安全、最有效的活检方法,或者就活检风险过高或难度过大以及患者无需组织确认就可以继续治疗的问题达成共识。


e. T3N0 与大小或卫星结节有关。

g. 检查未按优先顺序列出,而是依临床情况、机构程序和对资源的审慎使用而定。

h. 评估方法包括纵隔镜、纵隔切开术、EBUS、EUS和 CT 引导下活检。对于EBUS-TBNA 阴性的临床(PET和/或 CT)阳性纵隔恶性肿瘤,应在手术切除之前行后续纵隔镜检查。

j.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PET/CT 检查。对 PET/CT 扫描发现的远处转移需要病理或其他影像学确认。如果PET/CT 扫描纵隔淋巴结阳性,则该淋巴结情况需要病理学证实。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n. 如果在没有组织确认的情况下考虑进行经验性治疗,需要进行多学科评估,至少包括介入放射学、胸外科和介入性肺科,以确定最安全、最有效的活检方法,或者就活检风险过高或难度过大以及患者无需组织确认就可以继续治疗的问题达成共识。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p. 手术评估后,有可能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可用诱导化疗作为替代方案。

q. 对 IB-IIIA 期的手术组织或活检进行 EGFR 突变检测。

r. 见新辅助和辅助治疗的全身治疗方案(NSCL-E)。

s. 高危因素包括低分化肿瘤(包括肺神经内分泌肿瘤[ 不包括分化良好的神经内分泌 肿瘤])、血管浸润、楔形切除、肿瘤 >4 cm、脏层胸膜受累和淋巴结状态不明(Nx)。确定辅助化疗治疗时,这些因素单独一个可能不是指征,但应予考虑。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u. 不推荐将度伐单抗用于根治性手术切除后的患者。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r. 见新辅助和辅助治疗化疗方案(NSCL-E)。

s. 高危因素包括低分化肿瘤(包括肺神经内分泌肿瘤[ 不包括分化良好的神经内分泌 肿瘤])、血管浸润、楔形切除、肿瘤 >4 cm、脏层胸膜受累和淋巴结状态不明(Nx)。确定辅助化疗治疗时,这些因素单独一个可能不是指征,但应予考虑。

t. 见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v. R0=无残留肿瘤,R1=显微残留肿瘤,R2=肉眼残留肿瘤。

w. 对于既往接受过辅助化疗或不适合接受铂类化疗的EGFR 突变为阳性的 NSCLC患者

x. 评估是否需要辅助化疗时,肿瘤增大是重要评估变量。


h. 评估方法包括纵隔镜、纵隔切开术、EBUS、EUS和 CT 引导下活检。对于EBUS-TBNA 阴性的临床(PET 和 / 或 CT)阳性纵隔恶性肿瘤,应在手术切除之前行后续纵隔镜检查。

j.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PET/CT 检查。对 PET/CT 扫描发现的远处转移需要病理或其他影像学确认。如果PET/CT 扫描纵隔淋巴结阳性,则该淋巴结情况需要病理学证实。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q. 对 IB-IIIA 期的手术组织或活检进行 EGFR 突变检测。

r. 见新辅助和辅助治疗的全身治疗方案(NSCL-E)。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u. 不推荐将度伐单抗用于根治性手术切除后的患者。

w. 用于既往接受过辅助化疗或不适合接受铂类化疗的EGFR突变阳性的NSCLC患者。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q. 对 IB-IIIA 期的手术组织或活检进行 EGFR 突变检测。

r. 见新辅助和辅助治疗的全身治疗方案(NSCL-E)。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u. 不推荐将度伐单抗用于根治性手术切除后的患者。

v. R0=无残留肿瘤,R1=显微残留肿瘤,R2=肉眼残留肿瘤。

w. 用于既往接受过辅助化疗或不适合接受铂类化疗的EGFR突变阳性的NSCLC患者。

y. 如果初始治疗已采用放化疗,则考虑RT 加量照射治疗。


h. 评估方法包括纵隔镜、纵隔切开术、EBUS、EUS和 CT 引导下活检。对于EBUS-TBNA 阴性的临床(PET和/或 CT)阳性纵隔恶性肿瘤,应在手术切除之前行后续纵隔镜检查。

j.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PET/CT 检查。对 PET/CT 扫描发现的远处转移需要病理或其他影像学确认。如果PET/CT 扫描纵隔淋巴结阳性,则该淋巴结情况需要病理学证实。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p. 手术评估后,有可能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可用诱导化疗作为替代方案。

r. 见新辅助和辅助治疗的全身治疗方案(NSCL-E)。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u. 不推荐将度伐单抗用于根治性手术切除后的患者。

z.进行胸部增强CT和/或PET/CT以评估进展。


h. 评估方法包括纵隔镜、纵隔切开术、EBUS、EUS和 CT 引导下活检。对于EBUS-TBNA 阴性的临床(PET和/或 CT)阳性纵隔恶性肿瘤,应在手术切除之前行后续纵隔镜检查。

j.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PET/CT 检查。对 PET/CT 扫描发现的远处转移需要病理或其他影像学确认。如果PET/CT 扫描纵隔淋巴结阳性,则该淋巴结情况需要病理学证实。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p. 手术评估后,有可能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可用诱导化疗作为替代方案。

r. 见新辅助和辅助治疗的全身治疗方案(NSCL-E)。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v. R0=无残留肿瘤,R1=显微残留肿瘤,R2=肉眼残留肿瘤

aa. 不同细胞类型(例如鳞状细胞癌、腺癌)的病灶通常是不同原发肿瘤。这种分析可能受到活检样本量较小的限制。但是,同一细胞类型的病灶并不一定是转移灶。单个对侧肺结节的临床、放射学或病理学特征提示为同步原发性肺癌(例如无病生存期长、磨玻璃样成分、组织学特征不同)并能接受局部治疗的,应视为可能的独立原发癌,且符合局部治疗的条件,见 NSCL-11。

bb. 关于亚实性肺结节的评估、检查和管理指南,见可疑肺癌结节的诊断性评估(DIAG-1)。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 (NSCL-C)。

m. 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SABR 或根治性 RT 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见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原则(NSCL-D)。

cc. 可观察到出现症状风险较低的病变(例如,小的并且生长缓慢的亚实性结节)。然而,如果病变出现症状或成为产生症状的高风险(例如,亚实性结节,生长加速或实性成分增加,或FDG摄取增加,即使是很小的),应该考虑治疗。

dd.首选能保留肺实质的切除术,但应根据肿瘤的分布和机构的专业知识指导个体化治疗。应该对患者进行多学科评估(如外科、放射肿瘤科、肿瘤内科、介入科)。


j.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PET/CT 检查。对 PET/CT 扫描发现的远处转移需要病理或其他影像学确认。如果PET/CT 扫描纵隔淋巴结阳性,则该淋巴结情况需要病理学证实。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u. 不推荐将度伐单抗用于根治性手术切除后的患者。


j.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PET/CT 检查。对 PET/CT 扫描发现的远处转移需要病理或其他影像学确认。如果PET/CT 扫描纵隔淋巴结阳性,则该淋巴结情况需要病理学证实。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u. 不推荐将度伐单抗用于根治性手术切除后的患者。

ee. 大多数肺癌伴胸膜(心包)积液是由肿瘤所致。但仍有少数患者胸腔积液多次镜下检查肿瘤细胞均呈阴性,且积液为非血性液,亦非渗出液。当这些因素和临床判 断显示积液与肿瘤无关时,积液不作为分期因素。


j. 颅底至膝关节或全身PET/CT 检查。对 PET/CT 扫描发现的远处转移需要病理或其他影像学确认。如果PET/CT 扫描纵隔淋巴结阳性,则该淋巴结情况需要病理学证实。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ff. 包括选定M1c 期且转移灶数量和体积有限的患者,这些患者应接受根治性局部治疗。有限数量尚无定论,但临床试验已包括3 至 5 处转移灶。

gg. 见中枢神经系统癌症NCCN Guidelines。


h. 评估方法包括纵隔镜、纵隔切开术、EBUS、EUS和 CT 引导下活检。对于EBUS-TBNA 阴性的临床(PET和/或 CT)阳性纵隔恶性肿瘤,应在手术切除之前行后续纵隔镜检查。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m. 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SABR 或根治性 RT 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见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原则(NSCL-D)。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z. 进行胸部增强CT 和 / 或 PET/CT 以评估进展。

hh. 通常进行 RT(包括SABR)或手术切除。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 RT或手术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ii. 指南参数中的CT 扫描时机由临床决策。

jj. 目前,在 NSCLC 患者的常规监测和随访中并不要求FDG PET/CT。然而,在标准 CT 成像中,很多良性疾病(如肺不张、实变和放射性纤维化)很难与肿瘤区分,这些情况下 FDG PET/CT 可用于区分真正的恶性肿瘤。但是,如果将 FDG PET/CT 作为解决放疗后患者这些问题的工具,则需要组织学证实复发性疾病,因为先前接受过放疗的区域可保持 FDG 摄取长达 2 年。


k. 见手术治疗原则(NSCL-B)。

l. 见放射治疗原则(NSCL-C)。

m. 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SABR 或根治性 RT 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见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原则(NSCL-D)。

o. 如果无法行MRI,则行头颅增强 CT。

t. 联合放疗的化疗方案(NSCL-F)。

gg. 见中枢神经系统癌症NCCN Guidelines。


a. 见病理学评估原则(NSCL-A)。 

c. Temel JS, et al. N Engl J Med 2010;363:733-742

kk. 如果组织不足,无法进行EGFR、ALK、ROS1、BRAF、NTRK1/2/3、MET和 RET 所有检测,则应重复进行活检和/ 或血浆检测。如果这些不可行,则以可获得的结果为指导进行治疗;如果未知,则将这些患者视为无驱动癌基因的患者进行治疗。

ll. 见分子和生物标志物分析原则(NSCL-H)。

mm. NCCN NSCLC Guidelines 专家组强烈建议进行更广泛的分子学检测,以确定可能已有有效药物的罕见驱动基因突变,或者适当建议患者参加临床试验。广泛的分子学检测是改善 NSCLC 患者治疗的关键组成部分。见确定患者疗法的新兴生物标 志物 (NSCL-I)。

nn.Lam VK, et al. Clin Lung Cancer 2019;20:30-36.e3; Sands JM, et al. Lung  Cancer 2020;140:35-41.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pp. 适用于体能状态0-4 的患者。

qq. 如果全身治疗方案包含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则医生应注意此类药物的半衰期较长以及检查点抑制剂与奥希替尼联合使用时报告的不良事件数据。Schoenfeld AJ, et al.  Ann Oncol 2019;30:839-844; Oshima Y, et al. JAMA Oncol 2018;4:1112-1115; Oxnard GR, etal. Ann Oncol 2020;31:507-516.

rr. 贝伐单抗的治疗标准:非鳞状 NSCLC,近期无咯血史。

ss. FDA 批准的生物仿制药是贝伐单抗的合适替代品。


m. 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SABR 或根治性 RT 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见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原则(NSCL-D)。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tt. 警惕部分亚群患者在停用EGFR TKI的复燃现象。如果发生疾病复燃,重新启动EGFR TKI。

uu. 有限数量尚无定论,但临床试验已包括 3 至 5 处转移灶。

vv. 在进展时考虑进行活检以排除SCLC 转化。

ww. 阿法替尼 + 西妥昔单抗可用于EGFR TKI 治疗期间疾病出现进展的患者。

xx. 二线治疗数据表明,对于EGFR+/ALK+ NSCLC 患者,PD-1/PD-L1 抑制剂单药治疗效果不佳,无论 PD-L1 表达如何。


m. 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SABR 或根治性 RT 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见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原则(NSCL-D)。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pp. 适用于体能状态0-4 的患者。

rr. 贝伐单抗的治疗标准:非鳞状 NSCLC,近期无咯血史。

tt. 警惕部分亚群患者在停用EGFR TKI的复燃现象。如果发生疾病复燃,重新启动EGFR TKI。

uu. 有限数量尚无定论,但临床试验已包括 3 至 5 处转移灶。

vv. 在进展时考虑进行活检以排除SCLC 转化。

ww. 阿法替尼 + 西妥昔单抗可用于EGFR TKI 治疗期间疾病出现进展的患者。

xx. 二线治疗数据表明,对于EGFR+/ALK+ NSCLC 患者,PD-1/PD-L1 抑制剂单药治疗效果不佳,无论 PD-L1 表达如何。

yy. 对于 EGFR TKI 治疗期间出现进展的患者,应考虑基于血浆的 T790M 突变检测。如果血浆检测结果阴性,则强烈建议使用活检材料进行基于组织的检测。临床医生可能会考虑在推荐血浆检测的同时安排活检。

zz. 对于进行性 CNS 疾病或软脑膜疾病,可考虑使用奥希替尼(无论T790M 状态如何)。 在 Bloom 研究中,对于软脑膜疾病患者而言,奥希替尼的使用剂量为 160 mg。

aaa. 在达克替尼的 III 期随机试验中,脑转移患者不符合入组条件。发生脑转移情况下,考虑其他选择。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pp. 适用于体能状态 0-2分的患者;最佳支持治疗适用于体能状态3-4分的患者。

bbb. 初始治疗期间的监测:应在 2 周期后,然后每 2-4 个周期或有临床指征时使用 CT ± 增强对已知病变部位进行疗效评估。指南参数中的 CT 扫描时机由临床决策。

ccc. 通常,在 4 个周期初始全身治疗(即卡铂或顺铂)后进行维持治疗。但是,如果患者对治疗耐受性良好,则可以考虑继续治疗,共 6 个周期。

ddd. 后续治疗期间的监测:每 6-12 周使用 CT ± 增强对已知病变部位进行疗效评估。指南参数中的 CT 扫描时机由临床决策。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pp. 适用于体能状态 0-2分的患者;最佳支持治疗适用于体能状态3-4分的患者。

bbb. 初始治疗期间的监测:应在 2 周期后,然后每 2-4 个周期或有临床指征时使用 CT ± 增强对已知病变部位进行疗效评估。指南参数中的 CT 扫描时机由临床决策。

ccc. 通常,在 4 个周期初始全身治疗(即卡铂或顺铂)后进行维持治疗。但是,如果患者对治疗耐受性良好,则可以考虑继续治疗,共 6 个周期。

ddd. 后续治疗期间的监测:每 6-12 周使用 CT ± 增强对已知病变部位进行疗效评估。指南参数中的 CT 扫描时机由临床决策。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pp. 适用于体能状态0-4 的患者。


m. 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 SABR 或根治性 RT 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见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原则 (NSCL-D)。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tt. 警惕部分亚群患者在停用ALK TKI的复燃现象。如果发生疾病复燃,重新启动ALK TKI。

uu. 有限数量尚无定论,但临床试验已包括 3 至 5 处转移灶。

xx. 二线治疗数据表明,对于 EGFR+/ALK+ NSCLC 患者,PD-1/PD-L1 抑制剂单药治疗效果不佳,无论 PD-L1 表达如何。



m. 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例如冷冻消融、微波消融、射频消融)对于未接受 SABR 或根治性 RT 的特定患者可能是一种选择。见影像引导热消融治疗原则 (NSCL-D)。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pp. 适用于体能状态 0-4 的患者。

tt. 警惕部分亚群患者在停用ALK TKI的复燃现象。如果发生疾病复燃,重新启动ALK TKI。

uu. 有限数量尚无定论,但临床试验已包括 3 至 5 处转移灶。

xx. 二线治疗数据表明,对于 EGFR+/ALK+ NSCLC 患者,PD-1/PD-L1 抑制剂单药治疗效果不佳,无论 PD-L1 表达如何。

eee. 无法耐受克唑替尼的患者可能会改用塞瑞替尼、阿来替尼或布加替尼。

fff. 对于克唑替尼治疗期间出现进展的 ALK 阳性转移性 NSCLC 患者,塞瑞替尼、阿来替尼或布加替尼可作为治疗选择。

ggg. 克唑替尼和阿来替尼、布加替尼或塞瑞替尼治疗期间出现进展后,劳拉替尼是一 种治疗选择。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pp. 适用于体能状态0-4 的患者。

tt. 警惕部分亚群患者在停用ROS1 TKI的复燃现象。如果发生疾病复燃,重新启动ROS1 TKI。

hhh. 恩曲替尼可能对脑转移瘤患者有更好的疗效。

iii. 恩曲替尼主要用于克唑替尼治疗后中枢神经系统进展的患者。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jjj. 如果无法耐受达拉非尼+曲美替尼的联合用药,维莫非尼单药治疗是一种治疗选择。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pp. 适用于PS评分0-4的患者。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tt. 警惕部分亚群患者在停用TKI的复燃现象。如果发生疾病复燃,重新启动TKI。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tt. 警惕部分亚群患者在停用TKI的复燃现象。如果发生疾病复燃,重新启动TKI。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ss. FDA批准的生物仿制药是贝伐单抗的合适替代品。

kkk. PD-1/PD-L1抑制剂治疗的禁忌症可能包括:活动性或既往有记载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和/或当前正在使用免疫抑制剂,或存在可预测无法获益的癌基因。如果存在禁忌症,请参考NSCL-K(腺癌)或NSCL-K(鳞癌)。

lll. 如果之前给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

mmm. 如果之前给予帕博利珠单抗+卡铂/顺铂+培美曲塞治疗。

nnn.如果之前给予阿特珠单抗+卡铂+紫杉醇+贝伐单抗治疗。

ooo. 如果给予(阿特珠单抗+卡铂+白蛋白紫杉醇)或阿特珠单抗治疗。

ppp. 如果之前给予纳武单抗+伊匹单抗±化疗治疗。

qqq. 如果患者没有接受过铂双联化疗,请参阅“系统治疗”。如果患者接受了铂类化疗和抗PD-1/PD-L1,请参阅“后续治疗”。

rrr. 如果给予帕博珠单抗+卡铂+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治疗。


ll. 参见分子检测和生物标记物分析原则(NSCL-H)。

oo. 参见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NSCL-J)

ss. FDA批准的生物仿制药是贝伐单抗的合适替代品。

kkk. PD-1/PD-L1抑制剂治疗的禁忌症可能包括:活动性或既往有记载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和/或当前正在使用免疫抑制剂,或存在可预测无法获益的癌基因。如果存在禁忌症,请参考NSCL-K(腺癌)或NSCL-K(鳞癌)。

lll. 如果之前给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

mmm. 如果之前给予帕博利珠单抗+卡铂/顺铂+培美曲塞治疗。

nnn.如果之前给予阿特珠单抗+卡铂+紫杉醇+贝伐单抗治疗。

ooo. 如果之前给予阿特珠单抗+卡铂+白蛋白紫杉醇。

ppp. 如果之前给予纳武单抗+伊匹单抗±化疗治疗。

qqq. 如果患者没有接受过铂双联化疗,请参阅“系统治疗”。如果患者接受了铂类化疗和抗PD-1/PD-L1,请参阅“后续治疗”。

rrr 如果给予帕博利珠单抗+卡铂+紫杉醇或白蛋白紫杉醇治疗。

sss. 对于PD-L1 1%-49%、PS不良或存在其他联合化疗禁忌症的患者,可考虑帕博珠单抗单药治疗。



bbb. 初始治疗期间的监测:应在 2 周期后,然后每 2-4 个周期或有临床指征时使用 CT ± 增强对已知病变部位进行疗效评估。指南参数中的 CT 扫描时机由临床决策。

ccc. 通常,在 4 个周期初始全身治疗(即卡铂或顺铂)后进行维持治疗。但是,如果患者对治疗耐受性良好,则可以考虑继续治疗,共 6 个周期。

ddd. 后续治疗期间的监测:每 6-12 周使用 CT ± 增强对已知病变部位进行疗效评估。指南参数中的 CT 扫描时机由临床决策。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非小细胞肺癌,CT扫描,纵隔镜,根治性,中文,临床,活检,消融,肿瘤,阳性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