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乳腺癌合集3(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17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2021年ASCO摘要乳腺癌合集3


01


 

【521】预测卡培他滨节拍化疗维持治疗早期三阴性乳腺癌的益处:来自SYSUCC-001研究的结果 

First Author:Zhongyu Yuan, Department of Medical Oncology, Sun Yat-sen University Cancer Center, Guangzhou, China

背景:近期临床试验和荟萃分析表明,在标准化疗加入卡培他滨对早期三阴性乳腺癌(TNBC)有好处。我们的目的是建立一个个体化的预测模型来量化卡培他滨节拍化疗维持治疗TNBC的临床益处。

方法:纳入SYSUCC-001试验的患者,在标准治疗的基础上随机分为加入或不加入卡培他滨节拍化疗维持治疗的两组。候选协变量包括年龄、肿瘤大小、淋巴结、组织学分级、Ki-67百分比、淋巴血管侵犯、化疗方案和卡培他滨药物。主要终点是无病生存率(DFS)。连续协变量的非线性效应用约束三次样条拟合。我们利用Cox比例风险模型建立了一个生存预测模型。

结果:共招募434名患者(306名在发展队列,128名在验证队列)。发展队列和验证队列中估计的5年无病生存率分别为77.8%(95%CI,72.9-82.7%)和78.2%(95%CI,70.9-85.5%)。年龄和淋巴结对DFS有显著的非线性影响。在最终的预测模型中,与DFS显著相关的四个协变量是年龄、淋巴结、淋巴血管侵犯和卡培他滨药物。该模型在发育队列和验证队列中的C指数分别为0.722(95%CI,0.662-0.781)和0.764(95%CI,0.668-0.859)。基于该模型,我们设计了一个易于使用的在线计算器,能够预测卡培他滨的维持效益。

结论:循证预测模型能识别出最需要卡培他滨节拍化疗维持治疗的患者,有助于日常治疗的临床决策。

临床试验信息:NCT01112826。研究发起人:无。

参考文献:Predict the benefit of metronomic capecitabine maintenance in early-stage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Results from the SYSUCC-001 study. 2021 ASCO. abs 521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02


 

【522】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辅助治疗高危HR+HER2-早期乳腺癌,对monarchE研究中的中国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分析

First Author:Zhimin Shao, Department of Breast Surgery,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Cancer Center, Shanghai, China

背景:在monarchE研究中,阿贝西利(口服CDK4-6抑制剂)加内分泌治疗(ET)作为HR+HER2-高危早期乳腺癌(EBC)的辅助治疗,与单纯ET相比,侵袭性无病生存率(IDFS)的改善有统计学意义。本文对monarchE研究中的中国患者进行了有效性和安全性分析。

方法:总体研究设计已报道。将符合条件的患者随机分为两组,一组给予阿贝西利(150mg BID,2年)和标准ET,另一组只给予ET。主要终点是符合STEEP标准的IDFS。次要终点包括远处无复发生存率(DRFS)、总生存率和安全性。对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意向治疗(ITT)人群在内的中国患者进行了探索性亚组分析。

结果:共有501例中国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阿贝西利联合ET组(259例)和单纯ET组(242例)。截至数据截止日期(2020年7月8日),356名(71.1%)患者仍处于2年治疗期。共观察到26例IDFS事件(阿贝西利+ET组和ET组分别为11例和15例)。与单纯ET相比,阿贝西利联合ET让中国患者发生浸润或死亡的风险降低34.3%(HR:0.657,95%CI:0.301,1.435),2年IDFS发生率(95.6% vs 92.1%)也有临床意义的改善。在ET中加入阿贝西利也让中国患者的DRFS得到改善(HR:0.601,95%CI:0.245,1.477),2年DRFS率为96.7%(仅ET组:93.4%)。阿贝西利组最常见的治疗紧急不良事件(TEAE)和3级TEAE分别为腹泻(90.3%和5.0%)、白细胞减少(76.8%和21.2%)和中性粒细胞减少(76.4%和23.9%)。

结论:阿贝西利联合ET在HR+HER2-高危EBC的中国患者中显示出具有临床意义的IDFS和DRFS获益,这与先前报道的ITT人群一致。阿贝西利在中国EBC患者中的安全性与全球人群一致,也与在中国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观察到的一致。

临床试验信息:NCT03155997。研究发起人:Eli Lilly and Company.

参考文献:Efficacy and safety analysis of Chinese patients in monarchE:Abemaciclib combined with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for high risk HR+, HER2- early breast cancer. 2021 ASCO. abs 522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03


 

【523】他汀类药物与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临床结局的关系

First Author:Malgorzata Nowakowska,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Houston, TX

背景:他汀类药物已被证明可以靶向与乳腺癌发生相关的途径,特别是在更具侵袭性的乳腺癌亚型,如三阴性乳腺癌(TNBC)。鉴于他汀类药物毒性有限、价格低廉且易于使用,他汀类药物治疗与改善乳腺癌预后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治疗选择有限的多种浸润性乳腺癌类型中,可能具有重要的公共卫生意义。在这里,我们研究他汀类药物治疗与Ⅰ-Ⅲ期女性乳腺癌(特别是TNBC)预后的关系。

方法:我们利用监测、流行病学和最终结果(SEER)-医疗保险和德克萨斯州癌症登记(TCR)-医疗保险数据。我们纳入了在2008-2015年间组织学确诊为Ⅰ-Ⅲ期乳腺癌的66岁或以上的妇女。我们使用多变量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考察他汀类药物的使用与总生存率(OS)和乳腺癌特异性生存率(BCSS)的关联,并对年龄、种族、教育程度、医保支付、残留区域、分期、亚型、内分泌治疗、放疗、化疗、手术、他汀类药物基础使用情况、合并症和高血压基础水平。对于BCSS,我们使用精细和灰色方法计算了竞争性死亡风险。我们要求所有患者在确诊后12个月内存活,我们将其定义为随访期的开始,以解释存活时间偏倚。

结果:我们确定了45063例符合纳入标准的Ⅰ-Ⅲ期乳腺癌患者,其中22518例(50.0%)在确诊后一年内接受他汀类药物治疗(他汀类药物使用者)。他汀类药物使用者和非他汀类药物使用者乳腺癌特异性死亡的5年累积估计数分别为5.9%和6.9%(P<0.001)。在整个队列中,调整后的模型显示他汀类药物的使用和BCSS的改善有统计学意义的关联(亚分布危险比[SHR],0.82;95%CI,0.70~0.97;P=0.021),但与OS无相关性(危险比[HR],0.96;95%CI,0.90~1.03;P=0.23)。TNBC患者与BCSS(SHR,0.60;95%CI,0.42~0.86;P=0.006)和OS(HR,0.76;95%CI,0.61~0.95;P=0.018)的相关性最强。分期分层显示,他汀类药物治疗TNBC的疗效仅限于局部病变。我们的结果与倾向评分匹配模型是一致的,我们的分析仅限于乳腺癌诊断后才开始他汀类药物治疗。

结论:在非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中,我们发现他汀类药物的使用与TNBC女性患者的OS和BCSS获益相关。我们的数据表明他汀类药物可能在某些乳腺癌患者中起辅助治疗的作用,并支持进一步的研究,特别是TNBC患者,对他们来说,有效的治疗选择更加有限。

研究发起人: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Other Foundation, Other Government Agency.

参考文献:Association of statin use with clinical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2021 ASCO. abs 523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04


 

524PREDICT+HER2阳性(HER2+)早期乳腺癌(EBC)患者的预后预测

First Author:Elisa Agostinetto, Institut Jules Bordet and Universite Libre de Bruxelles (U.L.B), Brussels, Belgium

背景:PREDICT+是一个广泛使用的免费在线工具,它基于传统的临床病理特征,包括HER2,旨在预测EBC患者的个体死亡率和辅助治疗的临床决策。然而,其在HER2+EBC患者化疗(CT)和抗HER2治疗的中的预后作用尚不清楚。我们的目的是研究PREDICT+在参与ALTTO试验的HER2+EBC患者的预后表现。

方法:ALTTO是一项Ⅲ期研究,评估辅助拉帕替尼(L)+/-曲妥珠单抗(T)与单纯T治疗HER2+EBC患者的疗效。参与ALTTO试验并在化疗同时配合以T为基础进行治疗的患者符合本分析的条件。我们使用从ALTTO数据库中提取的变量计算PREDICT+的预测值,不考虑患者的结果。通过评估PREDICT+的校准和鉴别准确性来评价其预测的预后表现。为了校准,将预测的5年总生存率(OS)中位数与观察到的5年OS进行比较。为提高判别准确率,计算了预测的5年总生存率(OS)的受试者操作特征曲线下面积(ROC曲线下AUC)和相应的95%可信区间(CI)。根据抗HER2治疗类型、化疗类型、年龄、激素受体(HR)状态、淋巴结状态和肿瘤大小进行亚组分析。

结果:共分析2794例患者。在中位随访6.0年(IQR,5.8-6.7)后,观察到182例死亡。总体而言,PREDICT+将 5年OS低估了6.7%(95%CI,5.8-7.6):观察到的5年OS为94.7%,预测为88.0%。所有亚组的低估值是一致的(表)。从辨别准确度来看,在整个人群中,ROC曲线下的AUC为73.7%(95% CI 69.7-77.8),在所分析的亚组中介于61.7%和77.7%之间。

结论:在参与ALTTO试验的HER2+EBC患者中,PREDICT+得分严重低估了OS。在所有pts亚组中,这种预后工具的低性能是一致的。HER2+ EBC患者在现代有效的化疗和抗HER2靶向治疗后,应谨慎使用PREDICT+进行预后评估。

研究发起人:Grant (number 2018-09) from Les Amis de l'Institut Bordet, submitted by P. Aftimos (title:The prognostic performance of PREDICT + in breast cancer patients with early-stage HER2-positive disease in the ALTTO trial).

参考文献:The prognostic performance of PREDICT+ in patients pts) with HER2- positive HER2+)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 EBC. 2021 ASCO. abs 524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05


 

【525】雌激素受体弱阳性的早期乳腺癌在真实世界的回顾性队列研究

First Author:Shahla Bari, H. Lee Moffitt Cancer Center and Research Institute, Tampa, FL

背景:雌激素受体(ER)阳性乳腺癌(BC)是一种异质性疾病,关于ER表达的最佳临界点仍存在争议。ER表达≤10%的肿瘤预后较差。我们使用一个真实世界的数据库来评估另一个ER表达临界点的预后和预测价值。

方法:回顾性队列研究采用全国Flatiron Health电子健康档案(EHR)未被鉴定的数据库。在研究期间,未被鉴定的数据来自大约280个美国癌症诊所(约800个治疗点)。我们使用描述性统计方法评估ER表达(根据ASCO/CAP指南通过免疫组织化学局部评估)的肿瘤特征之间与早期BC(Ⅰ-Ⅲ期)患者治疗模式的关联。无复发生存率和总生存率分别定义为从手术日期到记录的癌症复发或死亡数据的月数。我们使用Kaplan-Myer生存曲线来计算ER弱阳性、ER中阳性、ER强阳性肿瘤患者的无复发(RFS)和总生存率(OS)。为了确定另一个ER表达临界点,将数据集分为2/3的训练数据和1/3的测试数据。对训练数据集进行临界点分析,根据与无复发生存率的相关性,确定ER阳性染色的最佳临界点。

结果:4697例ER阳性的早期BC患者中,ER弱阳性(ER表达:1-10%)83例(1.8%),ER中阳性(ER表达:11-20%)36例(0.8%)。中位随访时间为63个月(分布24-84)。与ER强阳性(ER表达>20%)相比,ER弱阳性与更高的肿瘤分级、更大的肿瘤体积和更高的腋窝肿瘤负担相关。非裔美国人的三阴型和ER弱阳性型的患病率高于ER强阳性的患者,分别为21%、22%和8%。在ER弱阳性和ER中阳性的BC患者中,没有观察到患者或肿瘤相关特征的显著差异。ER弱阳性和ER中阳性患者的生存率与TNBC患者相似,均低于ER强阳性患者(p<0.001)。ER弱阳性和ER中阳性患者内分泌治疗与RFS、OS无显著相关性(HR分别是1.47、2.57,p>0.05)。敏感度分析显示,在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中,ER表达≤20%与不良的RFS相关(p<0.05)。

结论:这些结果表明ER表达≤20%的患者预后较差,内分泌治疗的获益较小。

研究发起人:无。

参考文献: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 of estrogen receptor low positive early breast cancer using real world data. 2021 ASCO. abs 525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06


 

【526】DS8201(曲妥珠单抗 deruxtecan,T-DXd)治疗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脑转移患者:DESTINY-Breast01试验的亚组分析

First Author:Guy Heinrich Maria Jerusalem, Centre Hospitalier Universitaire du Sart Tilman Liege and Li'ege University, Liege, Belgium

背景:患有HER2+转移性乳腺癌(mBC)的患者发展为脑转移(BMs)的风险很高,一旦发生BMs,治疗选择就很有限。T-DXd是一种抗体偶联药,由抗HER2抗体、可分离的四肽-碱基结合体和拓扑异构酶Ⅰ抑制剂组成。根据2期DESTINY-Breast01试验(NCT03248492)的结果,T-DXd被批准用于治疗不可切除或mBC,曾用过≥2种抗HER2治疗(美国和欧洲)或曾接受过化疗,但对标准治疗无效或不耐受(日本)的成年HER2+患者。这里我们描述DESTINY-Breast01中一名具有BMs病史患者的亚组分析。

方法:DESTINY-Breast01是一项正在进行的,两部分,多中心,开放标签,2期试验,对HER2+,不可切除或mBC,曾用T-DM1(曲妥珠单抗-美坦新偶联物)治疗过的成年患者使用T-DXd开展治疗。基线BMs患者准入条件是:接受治疗,无症状,不需要治疗来控制症状。所有控制症状的治疗必须在随机分组前≥60天之前完成。仅基线检查时BMs患者需要每6周进行一次脑部MRI检查。脑损伤被认为是非靶向病变,因此不需要收集直径测量值。该分析包括基线检查时有BMs病史的患者,他们每3周接受一次批准剂量为5.4mg/kg的T-DXd。

结果:纳入24名有BMs病史的患者(数据截止日期:2019年8月1日)。根据各个独立中心的报告,这些患者按5.4mg/kg使用T-dxd,客观缓解率(ORR)、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和中位缓解期(mDoR)分别为58.3%(95%CI,36.6%-77.9%)、18.1个月(95%CI,6.7-18.1个月)和16.9个月(95%CI,5.7-16.9个月),与DESTINY-Breast01研究中按5.4mg/kg剂量治疗的全部患者(N=184)进行比较(ORR:60.9%;mPFS:16.4个月;mDoR:14.8个月;中位随访时间:11.1个月)。有BMs和无BMs患者的疾病进展模式相似,BMs亚组中8/24例进展(33%;脑转移2例),非BMs亚组中40/160例进展(25%;脑转移2例),提示持久系统性的疾病控制。14/24例可获得BMs的基线直径(12/14例报告了登记前做过放射治疗)。可获得BMs的基线直径的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反应率为50%(7/14例)。

结论:T-DXd在HER2+mBC全部患者和BMs亚组患者中均表现出较强的临床活性。在基线检查时有BMs病史的患者,T-DXd对BMs治疗有明显反应和持久的临床活性,T-DXd是有希望的,值得进一步研究的。

临床试验信息:NCT03248492。研究发起人:Daiichi Sankyo, Inc. and AstraZeneca.

参考文献:Trastuzumab deruxtecan (T-DXd) in patients with HER2+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with brain metastases:Asubgroup analysis of the DESTINY-Breast01 trial. 2021 ASCO. abs 526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07


 

【527】绝经后乳腺癌妇女类固醇芳香化酶抑制剂与非类固醇芳香化酶抑制剂的骨安全性比较:一项网络荟萃分析

First Author:Shanshan Chen, Department of Medical Oncology, National Cancer Center/National Clinical Research Center for Cancer/Cancer Hospital,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and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Beijing, China

背景:在乳腺癌(BC)的辅助治疗中,甾体和非甾体芳香化酶抑制剂(AIs)比其他内分泌疗法具有更好的疗效。它们干扰骨代谢,从而增加骨相关安全事件的发生率。目前还没有比较骨安全事件发生率的正面研究,因此我们通过网络荟萃分析(NMA)来比较接受类固醇和非类固醇AIs治疗的患者的骨安全事件发生率。

方法:用关键词在PubMed和Embase中进行文献检索,确保是在辅助治疗期间接受AIs治疗的BC患者和使用三苯氧胺或其他AIs治疗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试验,报告任何与骨相关的安全事件。本研究按照PRISMA指南设计;通过比较校正漏斗图评价发表偏倚。使用R软件(ver3.2)的GemtC包完成贝叶斯NMA。用优势比(OR)和累积排序曲线下面积(SUCRA)值来解释结果。

结果:15项研究报告了6个不同的骨相关终点。与来曲唑和阿那曲唑相比,使用甾体AI,即依西美坦治疗可降低骨痛的发生率(OR比阿那曲唑:0.59,p=0.63;OR比来曲唑:0.54,p=0.75),骨折发作(OR比阿那曲唑:0.84,p=0.41;OR比来曲唑:0.85,p=0.73),关节僵硬(OR比阿那曲唑:0.55,p=0.73),骨质疏松(OR比阿那曲唑:0.86,p=0.41;OR比来曲唑:0.74,p=0.29)(见表)。使用依西美坦骨密度的降低也小于使用阿那曲唑(髋关节平均降低:1.08;腰椎平均降低:1.34)。SUCRA值提示依西美坦是最有可能降低骨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的药物。

结论:NMA提示:与非甾体类AIs,即阿那曲唑和来曲唑相比,早期BC患者应用依西美坦治疗的骨相关安全事件应该更低。虽然没有统计学意义,但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正面研究来证实我们的结果。

研究发起人:Pfizer ONC-2 Medical Affair.

 参考文献:Bone safety profile of steroidal aromatase inhibitor in comparison to non¬steroidal aromatase inhibitor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A network meta-analysis. 2021 ASCO. abs 527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08


 

528】COVID-19对乳腺癌诊断分期的影响

First Author:Maxwell Lloyd, 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 Boston, MA

背景:在SARS-CoV-2病毒大流行期间,常规筛查用的乳房X光摄影(SM)被停止,诊断用的乳房X光摄影(DM)在美国被限制了几个月,以减少患者暴露和医务人员调配。我们假设检查的延迟会导致患者在SM最开始停用后出现晚期疾病。

方法:使用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学中心癌症登记处在2016-2020年间诊断为浸润性乳腺癌的患者数据。收集基线患者特征、人口统计资料和临床信息,并与我们的电子病历交叉引用。在AJCC第8版分期系统中,晚期定义为初诊解剖分期Ⅲ-Ⅳ期。对照组包括2016-2019年确诊的患者;2020年确诊的患者为试验队列。卡方分析用于比较对照组和试验组在诊断阶段的月分布。采用logistic回归模型进行多变量分析。

结果:2016-2019年有1597例患者被诊断为浸润性乳腺癌,2020年有333例。诊断的平均年龄为60岁;99%为女性,69.1%为白人。2020年3月16日至2020年6月8日期间,乳房X光摄影限制使用,在此期间检查量减少了90%。2020年3月、4月、5月和6月进行的筛查研究数量分别为987、1、4和721例,而2019年同期为2042、2141、2241和2142例。停用期间,每月新诊断的数量大幅下降(见表)。对照组诊断晚期的患者比例为6.6%,而2020年试验组为12.6%(p<0.001);2020年诊断晚期的患者92.9%发生在6月至12月,正是停用期后。多变量分析显示:诊断年份(2020年vs 2016-2019年;OR=4.25 95%CI 0.035-0.095,p<0.001),收入较低(<联邦贫困线的200%;OR=2.73 95%CI 0.016-0.099,p=0.006)和查尔森合并症指数升高(OR=12.01 95%CI 0.037-0.052,p<0.001)与诊断晚期有关。

结论:SARS-CoV-2病毒大流行导致全面停工后,患者更容易被诊断为晚期乳腺癌。收入较低和有医学上合并症的患者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由于SARS-CoV-2对癌症诊断和长期预后,特别是对易感患者群体的影响,这些数据引发极大关注。

参考文献:The impact of COVID-19 on breast cancer stage at diagnosis. 2021 ASCO. abs 528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09


 

【529】表柔比星联合环磷酰胺,后续紫杉类,与卡铂联合紫杉类,在三阴性乳腺癌辅助化疗的疗效比较:中位随访8.1年的一项随机临床试验

First Author:Fangchao Zheng, National Cancer Centre/National Clinical Research Center for Cancer/Cancer Hospital,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and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Beijing, China

背景:四个周期的阿霉素联合环磷酰胺,后续四个周期的紫杉类(紫杉醇或多西紫杉醇)(ECT)被认为是一种标准的辅助治疗,可以提高三阴性乳腺癌(TNBC)的生存预后。本分析的目的是进一步评估卡铂加紫杉烷(TP)辅助治疗在延长生存时间方面是否优于或不低于标准ECT化疗。

方法:这项随机、开放标签、多中心的临床试验从2009年6月到2015年10月在中国三家医院进行。符合条件的三阴性早期乳腺癌(TNBC)患者随机(1:1)接受ECT(4个周期的表阿霉素90mg/m2﹢环磷酰胺600mg/m2,后续4个周期的多西紫杉醇75mg/m2或紫杉醇175mg/m2,每三周一次,ECT组,n=154)或接受TP(6个周期多西紫杉醇75mg/m2或紫杉醇175mg/m2﹢卡铂AUC5,每三周一次;TP组,n=154),然后进行手术。

结果:本试验共招募了388名患者,最终随访日期为2021年1月20日。基线特征ECT组和TP组是平衡的。中位随访时间97.6个月。未达到中位无病生存率(DFS);8年无病生存率ECT组和TP组分别为78.35%和81.73%(危险比[HR]=0.84;95%置信区间[CI]=0.50-1.40;P=0.496)。中位总生存率(OS)也未达到;8年OS率ECT组和TP组分别为87.15%和89.14%(HR=0.87;95%CI=0.44-1.70;P=0.676)。对于DFS>4年的TNBC患者,TP组的DFS长于ECT组(P=0.01),且有OS更好的趋势(P=0.4)。在SPARC>50%的亚组分析中,TP组比ECT组的DFS更长(P<0.05),并且有OS更好的趋势(P=0.06)。在PD-1(-)和血管内侵犯(+)的亚组分析中,TP组的DFS(P=0.02)和OS(P=0.03)均优于ECT组。BRCA突变或BRCA野生型在ECT组和TP组的DFS和OS上无显著性差异(P均>0.05)。

结论:在早期TNBC一线辅助治疗中,TP在PFS和OS上明显优于ECT。对于TNBC某些特定的亚组,TP可能是一种比ECT更有效的化疗方案。TP在早期TNBC治疗上,可被认为能有效替代ECT。

临床试验信息:NCT01150513。研究发起人:无。

参考文献:Efficacy of epirubicin plus cyclophosphamide followed by taxanes versus carboplatin plus taxanes as adjuvant chemotherapy in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8.1 years median follow-up on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2021 ASCO. abs 529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10


 

【530】使用一种新的基于卷积神经网络的乳房X线摄影评估早期女性乳腺癌辅助内分泌治疗的反应

First Author:Julia Elizabeth McGuinness, Columbia University Irving Medical Center, New York, NY

背景:早期激素受体(HR)阳性乳腺癌(BC)的标准治疗是5-10年辅助内分泌治疗(ET),这可让BC复发的相对风险降低50-60%。然而,10-40%的患者在确诊后20年内可能复发,因此需要对ET有反应的生物标志物。我们开发了一种新的、基于全自动卷积神经网络(CNN)的乳房X线摄影评估方法,可以准确预测乳腺癌的风险,目前正在评估其作为辅助ET的药效反应生物标志物。

方法:我们对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2007年到2017年诊断为HR阳性,分期Ⅰ-Ⅲ期的单边女性BC进行了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他们接受了辅助ET,并对另一侧乳房进行了至少2次乳房X线摄影(基线检查和年度随访)。从电子病历和纽约长老会医院肿瘤登记处提取人口统计资料、临床特征、BC治疗和复发状况。我们在基线检查(ET开始)和年度随访时对乳房X线摄影进行CNN分析。我们的主要终点是CNN风险评分的变化,表示为一个连续变量(范围0-1)。我们使用两个样本t检验来评估复发或缓解患者之间CNN平均得分的差异。我们使用logistic回归分析评估CNN基线评分和基线变化是否与复发相关,并调整已知的预后因素。

结果:评估870名女性,平均诊断年龄为59.5岁(标准差[SD]:12.4);Ⅰ期肿瘤占60.3%,肿瘤切除占72.6%,化疗占45.8%。中位随访4.9年,68例(7.9%)乳腺癌复发(36例远处复发,26例局部复发,6例新的原发癌)。每位患者评估的乳房X线摄影中位数为5张(范围为2-13张)。复发女性的CNN风险平均基线得分显著高于缓解的(0.258 vs 0.237,p=0.022),校正已知的预后因素后仍然显著增高。从基线检查到1年随访,复发组和缓解组CNN风险评分的平均绝对变化有显著性差异(0.001 vs -0.022,p=0.027),但在多变量分析中,差异不再显著。

结论:我们证明较高基线的CNN风险评分是BC复发的独立预测因子。在开始辅助ET后的1年随访中,与复发患者相比,病情缓解的BC患者的平均CNN风险评分下降幅度更大。因此,基线CNN风险评分可以识别乳腺癌复发的高危患者并给予他们更密集的辅助治疗。CNN风险评分的早期变化可用于预测长期辅助ET的反应。

研究发起人:Herbert Irving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Velocity Pilot Award.

参考文献:Use of a novel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based mammographic evaluation to assess response to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in women with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 2021 ASCO. abs 530

编译:福建省漳州市医院乳腺外科 颜昕

审校: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乳腺外科  王建东


短时间内完成译稿,难免有不当之处,请各位老师多多批评指正。最终中文翻译PDF版会在目录和智能化查询方面做得比英文版更人性化,各瘤种目录下即可看到各篇小标题和链接自动跳转,设立关键词查询,找到你最想关注的知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ASCO,乳腺外科,HER2,乳腺癌,生存率,基线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