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4分钟!国家队核心主力起死回生,54万中国人却因此而去

2021
06/15

+
分享
评论
健康界官方微信
A-
A+

中国每年发生心源性猝死约54.4万例,抢救成功率不到1%,也就是每1分钟,就有1名国人死于心源性猝死。从明星到上班族,一旦遇险,少有人能是这「1%」的幸运儿:2019年11月27日,35岁的演员高以翔,在宁波拍摄时猝死;两天后,北京地铁车厢里,一名61岁的男乘客,猝死。这些悲剧,本可以避免。

这场惊魂夜发生前,2021年已有至少4名球员在比赛中因心脏骤停去世。在2020年,前「国脚」张文,在浙江省余姚市的一场比赛中,死于心源性猝死。


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我无数次地看到过这句话,直到这场惊魂夜后,才感觉到这句话背后的重重冷意。

这是4年一度的欧洲杯开赛后的第2天,欧洲时间6月12日18时,北京时间6月13日凌晨0时,在丹麦,B组第1轮丹麦对阵芬兰的比赛正在进行。

上半场将近结束时,主队占据上风,对芬兰队球门狂轰乱炸,赛后的统计结果显示,丹麦全场21次射门,而芬兰队只有1次。

可在第42分钟,丹麦队中场核心埃里克森,在无球员接触的情况下,突然倒地、人事不省。

丹麦人心中的国民英雄、国际米兰重夺意甲冠军的功臣、被中国球迷昵称为「爱神」的他,在全世界观众的注视下,被「死神」截击。

生死救援「黄金4分钟」中的人性细节

反应最为迅速的是丹麦队长克亚尔。从后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事发地点的米兰中卫,第一时间查看埃里克森的舌头是否阻塞呼吸,并拉住了他的舌头——这一步尤为关键,这是为了防止他吞舌头。

这样的急救办法在中国赛场也被反复强调。某中超俱乐部队医曾撰文说,运动员在快速奔跑时,吸入空气会很多,一旦再遇到撞击,很容易会把舌头按照反方向吸入进去。如果再有出血,很容易陷入昏迷状态。所以足球场上出现任何撞击意外,队医首先要看的就是嘴,特别是舌头,不能让它把呼吸道挡住。

如果舌头处在相反方向,就要用手把嘴掰开,然后,直接把手指伸进去,把舌头抠出。除了舌头,可能也会有一些异物堵塞呼吸,比如草、牙套等。所以清理口腔,就是为了保证呼吸。

回到欧洲杯,在专业医疗力量入场前,队长克亚尔判断埃里克森明显失去意识后,马上现场呼救、并对其气道进行清理、进行心肺复苏。

事后,有球迷说,这是克亚尔球员生涯的最佳防守,他成功封锁了死神。

3秒后,伴随着主裁判短促的哨声,比赛暂停。从埃里克森倒下,到比赛中止,用时3秒。

8秒之后,芬兰队队医率先反应过来、飞奔入场、抵达出事地点。

14秒后,门神舒梅切尔组织丹麦队球员让开,将埃里克森身边的空间留给队医。队医发现,埃里克森还在呼吸,脉搏仍在跳动,可突然,就感知不到了。

37秒后,携带急救设备的医务人员冲进场地,他们不仅带上了常备的氧气瓶,一些在赛事中较为罕见的血氧监护器、心电监护仪、静脉通路,甚至是AED除颤仪,都出现在了绿茵场上。

目睹惊魂一刻的丹麦球员,围成一圈,肩并肩、搭起人墙,将埃里克森和医疗组紧紧环绕。这是为了保护他的隐私,他们不愿意并肩作战多年的队友「不好的一面」被人看到,可他们自己眼眶中奔涌的泪水,在镜头前根本止不住—用足球记者丰臻的话说,为了维护一个人最基本也可能是最后的尊严,队友不让人看到他的「垂死」,没有哪一刻比此时更能诠释「队友」的含义。

52秒后,AED除颤仪抵达,医务人员立刻对埃里克森实施电击除颤。这是救命的关键,没有就地除颤,埃里克森很可能就会永远离开我们。

1分36秒后,发现埃里克森心脏骤停的医疗人员,立刻对其进行心肺复苏。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心脏中心副主任医师张毅撰文分析,埃里克森这次的晕厥考虑发生了心源性脑缺血综合征的可能性大。简单来说,就是由于心脏无法把足够的血液泵入到身体,突发脑缺血引起意识丧失和肢体抽搐,患者可能于数分钟内出现心源性猝死。

而抢救心跳呼吸骤停猝死病人的最有效抢救手段,是心肺复苏术与的AED除颤仪的早期有效配合使用。心脏骤停病人早期85%到90%是室颤,治疗室颤最有效的方法是早用AED除颤。

医学界熟知的,有「黄金抢救4分钟」一说:当患者出现猝死症状时,其脑细胞最多能支撑6-8分钟。据北京市急救中心王小刚等人的研究,小于4分钟进行心肺复苏,患者生存率可达43%~53% ,超过10分钟,则生存概率极低。

所幸,埃里克森是在4分钟之内进行心肺复苏,伴随着每分钟100-120次的专业胸外按压、以及胸外按压30次后的2次人工呼吸,循环抢救下,他的生机在一点点回流。

8分8秒后,救护车专用的担架抵达。与此同时,医疗团队竖起围挡,转播团队避开当事人的面部特写,在场的芬兰和丹麦球迷,放下立场,前者高呼「克里斯蒂安」,后者随即回以「埃里克森」,呼声整齐划一,召唤着失去意识的埃里克森...现场见证这场生死劫难的人们,都在为救援,尽自己一份力。

10分钟后,哭成泪人的埃里克森妻子从看台下到场边,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直播信号,将镜头长时间对准了这位无助的女人,这引发了球迷广泛的批评。

但门神舒梅切尔和队长克亚尔上前安慰,用拥抱等方式,将埃里克森妻子「围住」,以此来挡住镜头——全世界都不应该看到这脆弱的瞬间。

13分12秒后,围挡撤去,埃里克森在医护人员及队友的护送下,由担架抬离球场。

13分36秒后,戴上呼吸面具的埃里克森,已经恢复了呼吸。他睁开双眼,用左手摸着额头,这样的画面,让牵挂着埃里克森的任何人,心里最紧张的那一根线,稍稍松了些。

伴随着回荡在特里亚公园球场内的呼声和掌声,埃里克森被抬着离开球场。担架的两侧用丹麦和芬兰两国国旗作为遮挡,护送他的,除了丹麦队友,还有芬兰球员。载着他的救护车,由警车开道,直奔医院。

这一刻,球场内外,不分立场,无数颗心脏和埃里克森,一起跳动。

这一刻,无关足球,只关乎生死。

1:0,爱神VS死神,但西班牙高血压协会会长何塞·加西亚直言,埃里克森有可能没办法继续踢职业足球了。

可对他来说,比赛胜负,乃至职业生涯早已无关紧要。

这一次,「爱神」逃过了「死神」的围追堵截,全世界随之见证了,一次实时直播下的心脏骤停急救。

和埃里克森一道重生的,还有一度准备被欧足联推迟的比赛。在见证「爱神」转危为安后,从焦虑、悲伤、困惑情绪中走出的球员,在择日重赛和即时恢复比赛中,一致选择了后者。丹麦足协主席确认,埃里克森状况良好,他在病床上给队友打去电话,希望球队可以踢完比赛。

中断107分钟后,这场一波三折的比赛重启。情绪备受冲击的克亚尔,被教练提前换下。

下半场,第一次打进国际大赛的芬兰队,打进了他们历史性的第一球,这也是他们全场唯一一次射门,最终,赛前被博彩机构预测获胜概率仅8%的芬兰,获得了历史性的欧洲杯首胜。

对于一个小国来说,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成就,芬兰锋霸用一个进球,成为了国家英雄。

然后,当他习惯性的朝球迷席飞奔,张开双臂,准备庆祝自己国家这载入史册的时刻时,他忽然脚步放慢,想起了什么,收敛动作,控制情绪,他和围过来的队员一致选择:放弃庆祝。

在生命面前,胜负已经无关紧要。

「足球高于生死」背后的黑色往事

14分钟的生死救援,之于埃里克森,是一场意料之外的劫难,之于目睹直击的观众,是一场久久不能平息的心情震荡。但不是每一个心源性猝死的球员,都能得到这么及时的抢救。

这个惊魂夜发生前,据报道,2021年已有至少4名球员在比赛中因心脏骤停去世。1月8日,葡萄牙第三级别联赛的巴西球员阿莱士,在比赛第27分钟心脏骤停,经过多次心肺复苏后苏醒,并被送往医院,但很快又陷入昏迷,4天后,仍不幸去世,死因为心脏骤停后导致的脑死亡。

球员猝死引发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世界足球史上的惨烈一幕,那是18年前的2003年6月23日。

那一天的法国里昂球场上,来自非洲的洲际冠军喀麦隆队,与美洲杯冠军哥伦比亚队角逐联合会杯的半决赛中,在12352名观众的注视下,喀麦隆中场核心维维安·福在第72分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

那一刻,福的舌头吞入喉咙、双眼翻白,他生前的最后几分钟,留给全世界观众的是一个惊愕而又悲哀的侧影。

这可是世界级赛事啊,可与快节奏、高强度的比赛节奏比,赛场救援是那么迟钝而犹疑。

当时,这个壮硕的黑人球员被抬离球场后,只被进行了口对口的人工呼吸,在比赛中断45分钟后,被送院急救未果的福,就此结束他29岁的传奇人生。曼城中场不幸成了当时落后的赛场急救体系的牺牲儿,成了世界足球史上,第一位在全球直播中,因心源性猝死遇难的悲剧角色。

当时解说这场赛事的主持人黄健翔,在口播完福的死讯后,素来在直播间滔滔不绝的他,难过的说不出话来,镜头记录下了这近1分钟的沉默与无言。而与福同在英超曼城俱乐部效力的孙继海,第一反应是:「他强壮得像头牛,怎么就……」

比赛继续进行,喀麦隆队赢得了胜利。在3天后的联合会杯决赛中,亨利攻入绝杀,助法国队击败喀麦隆队夺冠。

但亨利双手指天,为早逝的福缅怀;颁奖礼上,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亲自为福的照片挂上银牌,两队都身着福的17号,并举着他的照片,共同捧起奖杯。

18年间,悲剧仍不时在绿茵场上闪现,因心源性猝死英年早逝的球员名单还在增加:西甲赛场的普埃尔塔、意乙赛场的莫罗西尼……据相关数据统计,从2004年到2017年,在赛场上猝死的人数就高达628人。

泪水和缅怀,并不能阻挡悲剧的蔓延,只有逐渐完善的赛场急救体系,能阻止这一连串加黑框的名单再添新人。

在英国足总杯比赛,前法国国脚姆万巴赛中心在无对抗的情况下突然昏厥,心跳一度停止长达78分钟……当周围人开始痛哭时,经过多达15次电击除颤后,姆万巴恢复心跳和意识。

48小时后,他的心脏才最终在没有药物刺激的情况下自主跳动,他也因此住院长达一个月,安装了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ICD)。在接受了欧洲心脏病权威专家的建议之后,24岁的他不得不宣布退役。

这一夜过后,得益于赛场急救体系而起死回生的幸运儿中,多了一个埃里克森。我们何其幸运,亲眼见证了,一段温情取代了悲情的历史。

隐患就发生在中国人身边

猝死的悲剧,不止发生在世人瞩目的顶级球坛,在我们身边的业余赛场,这样的悲情故事也屡有发生——2020年5月31日,一项五人制足球赛事在浙江省余姚市进行,参加比赛的16支球队,大多是当地的足球爱好者。疫情暂缓,封闭许久的球场重新开放,球迷们都憋坏了。

大连籍「国脚」张文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不少参赛队员都是他的球迷。张文曾获得过全国五人制足球联赛冠军,并多次代表中国五人制国家队征战过亚锦赛、亚洲杯、世预赛等大型赛事,为中国队打入多粒进球,当时,他在附近的俱乐部效力。

比赛开始1分钟,旁观者就察觉出张文的状态有些异样,他的队友询问他需不需要休息,张文只回了句「没事」,便继续比赛。

「他没怎么跑,也没怎么触球,就有点支撑不住了。」在队友对东方体育日报记者的回忆中,4分钟后,张文蹲在了地上,随后不省人事,甚至出现抽搐的症状。

场边有一名队员正好是医生,他立刻为张文做起心肺复苏。当张文被送上救护车时,医生说,他已经不行了,太快了。几位队友大声哭喊张文的名字,希望他能听到。

张文送院后救治无效,年仅31岁。医生说,是心源性猝死。

他的女儿才2岁,刚学会叫爸,他妻子没工作,两边父母也都退休了,一家老小原本都指着他过日子——张文所属的宁波市勇虎足球俱乐部给他开了1.8万元的高工资,俱乐部总经理说,此前查过他的社保,断了好久,是因为他以前长期遭遇别的俱乐部欠薪。

「过去没有发现张文的身体有任何问题,他不抽烟、不喝酒,一般晚上10点多就睡了,生活习惯也非常好。」原中国足协五人制国家队主教练单治平说。

几分钟,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没有了。

目送张文上救护车时,为他做心肺复苏的医生感叹道,「如果场边有台AED就好了,说不定他就不会走了。」

2016年,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均波在世界临床医学综合期刊《柳叶刀》发表文章说,中国每年发生心源性猝死约54.4万例,也就是每一分钟就有一人死于心源性猝死,位居全球之冠。其中不足1%的人成功获救,仅仅是美国的三分之一。而AED除颤仪,是最有可能解决问题的「救命神器」——因为其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所以又称「傻瓜电击器」。

当人出现心脏骤停时,如果这时能提供一种电流,把所有发生紊乱电信号的病灶消除,心脏是有可能正常跳动起来的。过去,除颤仪往往在急救车上由医生来使用,而AED除颤仪的应用场景大大增加了只要把电极片贴在病人身上,它就可以自动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如果遇到需要电击的心率,它就会自动充电;充好电后,它会语音提示你按下放电键,这一次救命的电击除颤就完成了。

这种最有效制止猝死的办法,是由国际足联建议中国足协普及的。2014年,国际足联向所有会员协会下发通知,建议各协会为男女国字号球队、俱乐部队和梯队配备AED。

2015年亚洲杯,中国国家队第一次随身携带AED。

2017年2月,在中国足协具体指导下,中超公司为所有俱乐部配备了AED,并对俱乐部医务人员进行了急救和心肺复苏的相关业务培训。

2017年9月,中国足协给所属各级国家队配备了10台AED。

2017年11月,中国足协协会医学委员会在成都主办了首期全国足球医疗、康复人员培训班,其中,心肺复苏及AED的使用是重要内容。

在2018年职业俱乐部准入规程中,中国足协将配备AED列入职业俱乐部准入标准,其中要求:申请准入的俱乐部所申报的体育场必须配备AED、俱乐部训练基地必须配备AED,所有注册球员的年度体检必须包含心血管检查。某中超俱乐部队医撰文称,无论训练、比赛甚至是室内的力量练习,他都要带上AED,防止球员突发状况。

然而,能有队医贴身照护的球员,毕竟是少数,在次一级的联赛、梯队及广大业余比赛赛场,甚至是在人流量最密集的地铁等公共场所,这款「救命神器」在国内的普及率还不高。

据2016年的统计,各国每10万人配有AED的数量:美国317台、日本235台、香港地区10台。

北京市人大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委员会主任委员刘玉芳在2020年11月表示,北京市重点公共场所AED设施配置偏少,北京市平均每10万人不足5台AED,低于上海、深圳水平,与发达国家每10万人300台以上更是有较大差距,难以满足社会急救需求。据财联社2021年报道,目前中国有21个城市的地铁站内配备了AED,只占总体数量的一半。

AED在各大城市地铁站的加快部署,同样离不开悲剧事件的推动。2020年9月25日7时59分,北京地铁13号线霍营站内,一名男乘客在去往东直门站扶梯上突然晕倒,经31分钟抢救无效,死因为猝死。

在事发的霍营站,当时站内无AED。一个月后,10月27日,北京地铁启动配置AED工作。就在半个月前,2021年5月27日,京港地铁在北京14号线和16号线北段共计38座运营车站完成AED配置工作。至此,京港地铁所辖全部78座运营车站均已配置AED。但根据规划,要到2022年底,北京市所有轨道交通车站才能实现AED全覆盖。

庆幸的是,改变不止发生在地铁,据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张华在2020年11月公告,2022年底前,北京市将实现机场、火车站、公园、景区、购物商场等重点公共场所AED全覆盖。

这些AED将会挽救的,可能是我们的亲朋好友,可能是我们自己。正如赛后发布会上丹麦主帅所说:「这真是一个无比痛苦的夜晚,我们都明白了生命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人与人的关系、那些我们身边的人、我们的家庭、我们的朋友。所有的一切、一切、一切。」

参考资料:

杨健:《拯救埃里克森!14分钟见证噩梦变童话,更见证足球人性光辉》.腾讯国际足球.2021年6月13日

马作宇:《头条欧洲杯|当埃里克森倒地的一瞬间,生死永远高于足球》.澎湃新闻.2021年6月13日

龚哲汇:《如果场边有台AED,说不定他就不会走了》.东方体育日报.2020年6月17日

某中超队医:《球员撞击倒地先看口腔 最担心猝死现象》.体坛周报.2018年08月13日

卞英豪:《埃里克森跑赢死神10个细节:3秒叫停比赛 4分钟“黄金救援”》.东方网·纵相新闻.2021年6月13日

张毅:《欧洲杯赛场突发!埃里克森球场突发晕厥,阿氏综合征/心源性猝死该如何急救?》.CCI心血管医生创新俱乐部官方公众号.2021年6月13日

王小刚,高丁:《院前心脏骤停患者505例心肺复苏的临床体会及其成功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15,43(04):39-41.

丰臻:《老记散打丨我重新理解了比尔·香克利的这句话——足球高于生死》.红星新闻.2021年6月13日

来源:健康界

作者:章北海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俱乐部,猝死,球员,埃里克森,比赛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