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上频繁电击痛,医生却说根源在腰

2021
06/18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这是一个子宫肌瘤的手术。手术过程都没什么事,但是她术后却说腿疼得厉害,就像频繁电击一样。

周一早上,手术室护士长非常着急地找到了我。看她的神态,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于是,我放下其他的活,就和她一起去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她焦急地说:有个患者把我们告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我安慰她说: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和我说一下,我帮你分析分析。

她说道:这是一个子宫肌瘤的手术。手术过程都没什么事,但是她术后却说腿疼得厉害,就像频繁电击一样。并且,她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我们在她腿上贴的电刀负极板。按照她的说法,我们把带电的东西贴在了她的腿上,才导致了她腿部疼痛。在我们试图向她解释的时候,她也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非常肯定地说,这种疼痛就像放电一样,百分之百是电坏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听到她这么一说,我觉得十分诧异:在我从医这么多年以来,就没听说过电刀能把人电坏的。虽然说电刀负极板如果黏贴不当可能会导致皮肤灼伤,但导致腿部一直疼痛的却没有。理论上,我也觉得是不可能的。如果一直疼痛,说明致痛因素一直存在。而这种突然的疼痛,应当有显而易见的损伤存在,才会导致持续疼痛。

于是,我安慰她道: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这个损伤是否真的存在,到底在哪里?

护士长说:好吧,那现在该做什么?

我告诉她,先把病历帮我找来,我要先从病历中找线索。

然而,当我看到病历后,我的后背有点发凉。这是因为,这个患者的麻醉方式是椎管内麻醉。椎管内麻醉,就是俗称的“半麻”。而半麻的具体操作,就是在患者腰上操作的。在护士长和我描述病情的第一时间,我就在考虑这个患者是不是腰有什么问题了。如今,麻醉被拉扯进来。一时之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是,医生的职责告诉我: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引起腿疼的真正原因,及早进行治疗。一旦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很有可能导致长久的损害。至于责任,就留在后面吧。

为了排除麻醉操作可能导致的神经损伤可能,我直接给当天负责这台麻醉的同事打电话,问他麻醉过程是否有异常。假如说,如果是麻醉操作导致的神经损伤,患者当时就应该有剧痛,而不会在术后多少天才出现。

令我稍感安慰的是,麻醉同事说“当时一切正常”。于是,我继续追查其他方面。

但是,当我一字不落地看完病历后,也没有更多有价值的线索。考虑到外科医生太忙,病历中的描述有可能不全面,我决定亲自去看看这个患者。

到了患者面前,显然她不是那么友好。看那状态,大有“必须赔钱才能解决”的意思。

一番安慰下,我给她解释了当务之急是要找到真正病因的重要性。好不容易,她勉强答应配合我检查。但有一条件,她表示坚决不掏一分钱。

为了平息可能要导致的纠纷,护士长向院里说明了情况,并请求院里协调做相应检查的事情。

有了院里的支持,我只需要解决医疗本身的问题。考虑到她的病根十分有可能在腰,我们给她做了腰部核磁。

结果出来,果然如我所料:腿疼的原因,是她的腰间盘突出急性发作了。

起初她表示“这不可能”,于是我们试着帮她分析原因。通过同她的家人以及病房其他人的反馈,我们大致分析出了可能的原因:手术后,由于刀口有些疼,她坐在床上用力弯着腰。很有可能的是,这个用力弯腰的动作迫使髓核突出了。而腿上的疼痛,就是由于髓核导致坐骨神经压迫的症状。

看到我们有条有理地分析病情,她最后也相信了。不再埋怨我们之后,她客气地咨询我们该怎么办?

我告诉她,先尝试一下保守治疗,比如睡平板床、口服药物以及制动的办法。如果髓核无法还纳或者症状严重影响生活了,也有可能需要手术。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我们两个相视无语、只能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根源,电击,频繁,髓核,电刀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