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公营:“联姻”之前当谨慎思考这4大冲突

2021
06/09

+
分享
评论
仲崇海
A-
A+

全国民营医院或计划进入民营医疗的管理者和投资者们,要尽快进入“芒种”期的应对状态。

2021年6月5日为24节气的第九个节气:芒种,顾名思义,此时全国大部分地区将处于“夏收、夏种、夏管”的“三夏”大忙季节。 


而6月伊始与医疗相关的文件出台,也提醒着医疗界尤其是全国民营医院或计划进入民营医疗的管理者和投资者们,要尽快进入“芒种”期的应对状态。

6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正式发出,其中特别提出:打造国家级和省级高水平医院、发挥公立医院在城市医疗集团中的牵头作用、发挥县级医院在县域医共体中的龙头作用。 

6月7日,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黄华波表示,2021年内,30个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的试点城市、71个区域点数法总额预算和按病种分值付费的试点城市将开展实际付费。 

6月7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通知:为加快完善分级诊疗体系、进一步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国家卫健委决定成立推进分级诊疗与医疗联合体建设工作专家组,对全国分级诊疗和医联体建设情况开展评估和督促落实等工作。而专家组人员名单和管理办法已经下发到各地方卫健委。 短短数天的态势可以明显看出,中国医疗的未来走向必然是“加强公立医院主体地位、坚持政府主导、公益性主导、公立医院主导”。与2010年《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2013年《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2015年《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等文件的倡导、鼓励、支持社会资本兴办民营医院精神相比,中国医疗的市场化是越趋收紧,这也引发了医疗界的思考:民营医院的发展机会在哪里?民营医院的空间还有多大? 

对于这些思考,不妨看一下最近的一个行业动态:2021年5月8日,由君宜康巨仁医疗集团投资的浙江省湖州市长兴长州医院举行盛大开业仪式。该院总投资超过2亿元,占地48亩,建筑面积3.2万平方米,实际可开放床位500余张。2020年8月,该院成为长兴县人民医院协作医院,而据媒体报道,该院是典型的民建公营——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委托公立医院进行管理。 

图片来源:长兴长州医院公众号 

而随着该院开业讯息的不断传播、公立医疗毫无悬念成为主导的必然趋势,很多业内人士再次对“民建公营”模式展开了广泛的讨论,也有观点认为:民建公营应是新时期有一定规模的民营医院运营发展模式理想选择及大势所趋。 

2019年,医略营销团队在研究文章《中国8大类型非公医院已呈多形态分化发展》中总结了中国民营医院的八个类型:莆田系、医生系、转制系、收购系、雄资系、转行系、外资系、公托系。其中的公托系,即为民建公营模式。 根据医略营销的调查:排名艾力彼2018的非公医院百强榜的第8位苏州九龙医院,和排名该榜第26位的汕头潮南民生医院都属于民建公营模式。能够进入非公医院百强榜,也侧面佐证了这种模式的成功。

但也并非每个民建公营的“联姻”都很幸福,如2011年原定托管20年的湘雅医院与泰和医院协议,还没到7年之痒,就于2014年全面终止了托管。而江苏扬州的洪泉医院(民营)于2014年委托扬州苏北医院(公立三甲)托管后,医院的发展速度并未显著提升,尤其是托管3年后的2017年,多项业务数据均低于全国医疗行业平均水平。 

在国家宏观政策支持下,福建、江西、四川等多地都出台了鼓励公立医院支援社会办医的政策,所以民建公营模式在多地都有出现。除了本文前述的长兴长州医院,2020年也有媒体报道:民营的上海星晨儿童医院将委托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进行管理。 

医略营销认为:公立医院在品牌、专家人才、医疗技术、管理规范、资源整合等方面有着显著优势,面临公立医院地位将更具主导性、公立医联体医共体将更加紧密、医保支付将更加严格的新形势,民营医院主动与公立医院“联姻”的确是一种利于医院长久健康发展的选择。但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容易遭遇骨感,不管是民营医院还是公立医院,在民建公营模式“联姻”之前,应清晰认识到双方合作过程中的4大冲突: 

1. 体制属性

公立医院姓“公”、民营医院姓“私”,这犹如是人的基因一样与生俱来无法改变。尤其是面临疫情、重大伤亡事故急救等情况,公与私的性质冲突很快显现。而且公立医院管理者更倾向于以医院发展速度及医院品牌价值来体现成绩,但民营资本更注重医院是盈利还是亏损。例如关于合作终止原因,泰和医院某位专家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说到:“就算是被湘雅托管了,但是泰和还是民营医院,股东投了那么多的钱,终究是要收回成本的。” 

2. 成本控制

由于有财政托底,所以对于医院建设、医疗设备、信息化建设等方面,公立医院向来是习惯于大手笔投入,但民营资本大笔投入自然会考虑投资回收期,当投资回收期预期发生分歧,则公立管理团队与民营资本的矛盾自然会加剧。北京大学卫生法学院研究中心主任孙东东就曾表示:公立医院会为抢救一位病人举多名专家之力,但社会资本办医就会仔细核算人力成本、甚至连棉签纱布都要斤斤计较。成本控制方面,就很难让公立医院的医生和管理者适应。 

3. 推广意识

由于公立医院长期以来的技术优势和综合品牌优势,所以公立医院尤其是当地第一梯队医院、全国知名三甲医院根本没有运营推广的压力,但新建民营医院无任何技术和品牌积累,更面临社会信任度低的劣势,如果不宣传推广发展速度必然很慢。以前述被公立托管的洪泉医院为例,截止现在,医院官网都搜索不到、微官网打不开,公众号菜单没有专家、科室、特色技术等入口,这些非常基础的推广措施都没有,其托管后发展速度一般也就不足为奇了。 

4. 决策效率机制灵活是民营经济之所以能发展更快的关键原因之一,民营医院也不例外,尤其是投资大股东兼任医院总经理或院长时,因为决策失败风险本质是自己对自己负责,所以很多提议都会在数天甚至当场拍板。但公立医院体制决定了所有的决策必须符合众多流程,公立医院管理者长期以来也习惯于流程多、决策慢的模式。当这两种风格经常发生碰撞时,自然不利于“联姻”的幸福持久。 

经过多年的发展,民营医院已然成为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补充力量,为整个医疗体制注入了生机与活力。但近几年,新的医保支付模式、突如其来的疫情、5G远程、大数据共享等已经让民营医院面临诸多挑战,而《关于推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更是非常显著的明确了公立医院的主导地位和趋势,民营医院该如何选择、如何发展值得多方摸索探讨。民建公营模式有利于缓解公立医院沉重负担、快速奠定民营医院技术根基,从理论上讲是双赢合作,但“联姻”之后是否能真正实现长久双赢,关键要看能否避免这些冲突矛盾的激发。


本文作者 | 仲崇海 医略营销创始CEO、医疗行业研究员、医院品牌管理实战专家、医院品牌资深咨询师、医院营销宣传推广培训师、三“医”智库品牌研究院院长,《健康界》、《亿欧大健康》、《华夏医界网》等医疗媒体专栏作者。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民建公营,民营医院,思考,医疗,模式,品牌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