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位股东集体退出,还不上市的叮当快药能否找到突围的快药方

2021
06/09

+
分享
评论
深潜atom
A-
A+

来自降维打击的无奈。

本文系深潜atom第256篇原创作品


医疗、医保、医药等相关领域联合的“三医联动”逐步踏入深水区,2021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服务“六稳”“六保”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除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以外的处方药


处方外流和医院药品改革为部分医药电商增加了巨大的想象空间,特别是后疫情时代,用户的消费习惯向线上靠拢,疫情期间网上买药的人数激增。受益于此,京东健康2020年上市后,成为了众多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医疗企业。


反观国内医药电商曾经的代表叮当快药,虽然在疫情之下月活一度同比增长190.9%,在京东健康的衬托下显得过于冷漠。直到2021年6月8日,叮当快药宣布获得新一轮2.2亿美元融资,让其再次回归大众视野。借助本轮融资,叮当快药将继续推进实施“医药险”的健康到家战略,紧跟疫情常态化时代互联网医疗医药服务新趋势。但2.2亿美金并非互联网医疗最高融资额,更何况还有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等巨头,在接下来的残酷“战争”中,个位数的融资或许只是“杯水车薪”


线上购药服务的核心用户需求是治病,如何更好的解决用户这一需求,才是医药电商的核心竞争力。面对医药新零售的风口,叮当快药处方审核漏洞依然严峻,资源和运营能力都存在明显短板,叮当快药能否在互联网医疗下半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呢




01

转型迟缓,

叮当快药竞争力日趋减少


在三医联动的大环境下,一系列的政策让医药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医院内的医药市场首当其冲。医院药事委员会选择性进药、医院绩效计算不许药占比过高、有些药物院内不能执行市价,以及一些其他的原因,导致药品走进药店或者医药电商


△药品外流


在处方外流之下,医药零售行业也开始像其他领域一样逐渐被互联网赋能,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抓住了这个风口,成功收获了大量的市场份额。2020年,京东健康总收入达194亿元人民币。2021年3月31日的业绩财报,2021财年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55.19亿元。凭借母公司的流量和物流支持,京东健康成立短短2年成为了医药电商的执牛耳者,牵动着无数上游企业的神经。


对于老牌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处方外流完全打开了另外一条商业化的道路,此前互联网医疗半关的大门再次被打开。微医、医联、春雨医生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凭借各自多年的积累,也开始在医药领域得到收获。


在其他公司转型之际,叮当快药也开启了自己的转型之路。不过是加重了线下权重,在全国范围内开药店,业务从轻到重运营和资金的压力也变得更大。2016年起,叮当快药开始自建线下药店和物流配送团队。2017年6月,叮当快药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郑州七个城市布局了超过200家门店。2018年11月,叮当快药启动“百城千店”战略,计划在3年时间在300个城市开2000家线下药店。


△叮当智慧药房


来自美团卖药的降维打击,让叮当快药“快”的优势已经不再明显。在叮当快药选择自营的同时,美团则从药店加盟入手,与外卖业务骑手的共享,让美团轻松杀入叮当快药的腹地。2020年B+轮融资时,叮当快药创始人杨文龙表示,融资主要用于加快其“千城万店”项目,计划在当年年底新增10个服务城市,预计2021年全面覆盖全国一二三线核心城市。然而,相比较叮当快药,美团的触点更多也更深,对于叮当快药的下沉十分不利。


转型的迟缓,或许和公司创始人的传统基因有关。上世纪90年底中,出身中药材采购员的杨文龙建立了仁和集团,仁和集团旗下有“仁和可立克”、“妇炎洁”等家喻户晓的品牌,叮当快药属于杨文龙的二次创业。2014年,叮当快药拿着仁和药业的500万元天使轮投资出现在市场上。走轻资产模式,快速打通了大量药店资源。借助营销,像当年的“洗洗更健康一样”,叮当快药凭借“28分钟送药到家”的洗脑口号刷出了影响力。


主打快速送药上门的医药O2O,让叮当快药在O2O时代脱颖而出。在行业早期,叮当快药并非这个赛道的唯一玩家,药给力、快方送药等都是叮当快药的竞争对手,但是资本和营销优势,让叮当快药成为了胜利者。叮当快药在与互联网巨头的竞争中,则显得那么无力和笨拙


另外一个原因则在于高管的变动。2018年,出任CEO两年的王立成离职。虽然有在阿里、风行等互联网企业的工作经验,但是传统行业出身的王立成似乎更迷恋线下。在叮当快药担任CEO期间,王立成提出了“到家”和“到店”的布局战略,并且开始大肆布局线下药店。后续叮当快药则延续了这一前任战略,若是信心十足,效果正向,王立成为何离职呢




02

新业务新方向,

叮当快药疯狂押宝


在当前的大环境下,不仅医药新零售在急速增长,同样为“医药险”模式提供了更好的发展环境。2021年,旗下拥有妙手医生、圆心药房、圆心惠保等业务板块的圆心科技,完成30亿E轮融资,可见资本市场对于“医药险”模式的看好。


面对保险这个似新似旧的行业,叮当快药转身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在2020年的B+轮融资中,引入了泰康保险。在资本支持外,双方则展开了更深层次的业务合作,双方将依托叮当快药供应链优势和线下零售的管理效率,以药品新零售的模式实现了快速的规模扩张和跨区域复制,双方合作,致力于打造“医药险”的产业生态闭环。医药新零售的C端生意,从品牌、到资本、市场覆盖范围,叮当快药已经毫无优势,保险业务能够发展成何样,依然需要更长时间观察。


△叮当&泰康


经过了十余年的探索,院内诊断场景已经不再是互联网医疗生存的唯一途径。随着消费者对于互联网医疗的认知加深,以及更多流量巨头的入局,更加广阔的院外健康管理市场,将会让互联网医疗走出发展的困境。特别是经历了疫情洗礼的2020年,互联网医疗前进的箭头向院外发生了明显的偏移。


医药电商业务的裹足不前,叮当快药不得不布局其他赛道。进入2021年,健康管理成为了叮当快药的另外一个主要业务方向。3月份举办了“叮当3·28健康节”活动,4月19日,2.8亿人民币注册了叮当(北京)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对于叮当快药来说,盘子铺的越大,运营压力越大。在叮当快药购药的过程中,医生几乎鲜有对主诉进行询问,只需要简单的沟通就可以开具一些处方药,这暴露了巨大运营漏洞。将来走进健康管理市场后,运营压力将会几何倍数增加,对于叮当快药也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此外,相比较卖药,健康管理这种“苦力”钱,是否能够与叮当快药的价值观和历史经验相契合,目前依然是未知数。




03

股东集体退出,

叮当快药准备好海外上市了?


资本层面,杨文龙的成功经验,更受投资人认可。背靠仁和集团,含着金汤匙出身叮当快药,自从成立以来叮当快药就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哪怕是在资本远离互联网医疗的2019年,叮当快药依然完成了6亿的融资,2021年更是完成了2.2亿美金的B+轮融资,其累计融资额超过30亿人民币。


行业的变化并非无声无息,但是结果是让后知后觉的人震惊的。在巨大的市场风口下,不管是此前业务布局是否是正确的,但是在验证的过程中,叮当快药必须要加快自己的脚步。2021年5月20日,叮当快药架构大调整,18名机构股东集团已退出,注册资本也由9947.6815万降到5294.12万。叮当快药似乎开启了上市进程,如果计划境外上市,股权架构的调整正好符合境外上市要求


△股东集体退出


当然,股权变更也可能存在其他的原因。据《财经》报道,股东在同一时期集体退出,可能是因为公司业绩没有达到投资时的预期。同时注册资本减半表明,此次股东退出的方式是公司减资,而非最常规的股权转让退出。如果真是如此,叮当快药或许陷入现金流危机。股东的压力,将会加快叮当快药的上市进程。特别是新的一轮融资到账之后,叮当快药接下来的动作或许都是在在为冲刺上市做准备


在医药电商的生态中,同一家药店可以与多家平台合作,比如华邦健康表示自己已经与京东健康、叮当快药等十个平台达成合作。而平台却需要拼命获取流量,以确保自己数据正常发展。这也意味着,平台需要大量的资金,以保证自己的优势。在深潜atom看来,面对更强劲的竞争对手,从资本到品牌上,上市对于叮当快药的帮助都是立竿见影的,也是确保自己能够在下半场不掉队的最佳选择。


纵使如今的医药电商依然存在医保无法付费的问题,但是政策也已经开始倾斜。2021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下发《关于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放宽市场准入若干特别措施的意见》,支持开展互联网处方药销售,对于在国内上市销售的处方药,除国家药品管理法明确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外,全部允许依托电子处方中心进行互联网销售,不再另行审批。


电子处方政策在海南验证可行后,这一政策或许将会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未来互联网或许会改变药品销售的传统路径,起个大早却已经落后的叮当快药,能否抓住这个历史机遇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叮当快药,药方,上市,医药,医疗,融资,疫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