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ASCUS”

2021
06/08

+
分享
评论
衡道病理
A-
A+

ASCUS,它却又不仅仅是个诊断。它关乎我是怎么思考的;关乎我的思维认知背景;关乎我是怎么做出这个诊断的。它还关乎到做这个检查的人拿到这个报告要怎么处理。

江阴市中医院

病理科 任雷

ASCUS,是子宫颈细胞学中“非典型鳞状细胞,意义不明确”的英文缩写。

我最初开始看细胞的时候,觉得ASCUS最难。低度病变有低度的标准,高度病变有高度的标准。而ASCUS似乎就是个垃圾桶,看不懂的就全部扔里面。

记得当时,为了应付交稿差事,还是什么其他目的,我还写了一篇科普文《解读妇科TCT报告中的ASCUS》。关于这篇文章,直到现在我仍然印象深刻的是,文章里引用了《子宫颈细胞学Bethesda报告系统》的一段话——导致ASCUS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既包括HPV感染引起的潜在的鳞状上皮内病变及癌变,也包括许多非肿瘤性因素,比如:炎症、空气干燥、萎缩、变性、激素及其他的人工假象。ASCUS的判读在细胞学诊断中是重点也是难点,由于样本中存在的细胞变化都是细微的,以及主观的判断,使得ASUUS结果的可重复性很差,容易造成过度诊断以及诊断不足。

然后我又写了ASCUS的风险,还写了ASCUS怎么处理。对于风险水平不同,临床医生处理也不同。传统上,细胞学检查结果为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LSIL)和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HSIL)都被转诊行阴道镜检查。而ASC-US细胞学结果却给临床处理出了难题,因为对于ASC-US的解读是细胞学结果异常,但是其癌前病变总体风险更低,其风险不足以高到建议病人做阴道镜的程度。

19241623139256150  

后来我跟着彭振武老师从头开始学习细胞学。这里也不得不说,我的运气真的好。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总会有人恰到好处就出现了。正应了那句话——学生准备好,老师就会出现。

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与自己的反复咀嚼,有一日,当我坐在显微镜前看着一个个细胞时,我突然想起了我写过的这篇文章,也明白了我当时的意图。

啊,原来我是在为自己推卸责任。你看,ASCUS原本就有好多原因造成的啊;原本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我就算报告错了也不能怪我啊。我在为我的无能找理由。

我还看到我追求的是——我是对的。与那些权威人物报告一致就是对的,与他们不一致就是错的。而我,就是要做永远都是对的那个。

此时我看到了一个狂妄自大、无能无知的自己。

后来,我经历了ASCUS报成HSIL,HSIL报成ASCUS,基底层细胞当成了子宫内膜细胞,正常子宫内膜细胞以为是AGC;细胞学报告ASCUS,活检却正常;细胞学报告正常,活检却不正常………

经历这些以后,我变得不一样了,ASCUS在我眼里也不一样了。它不再是个垃圾桶了。它有它的标准——细胞核约为中层鳞状细胞的2.5-3倍,提示低度病变但又不足以诊断为低度!

慢慢认识并且熟悉了正常的鳞状上皮、腺上皮、化生细胞以及修复细胞,知道了炎症有炎症的标准,干燥有干燥的表现,萎缩有萎缩的背景,它们各有各的特点。不是因为它看着不正常就是ASCUS。

ASCUS如果会说话,它一定会大声地呼喊:“我也是有节操的啊!”

它肯定还会说:“我才不是谁谁谁的替身(比如炎症、空气干燥、萎缩、变性、激素及其他的人工假象),我也不是“看不懂”的借口。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ASCUS,它是个诊断。它关乎的是对是错,关乎我能不能通过这张报告来获得别人的信任与认可。

ASCUS,它却又不仅仅是个诊断。它关乎我是怎么思考的;关乎我的思维认知背景;关乎我是怎么做出这个诊断的。它还关乎到做这个检查的人拿到这个报告要怎么处理。

这样子一想,世界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复杂起来了,而不单纯只有对与错、是与非了。可不管怎么单纯与复杂,我觉得有一点一定是不变的,那就是:不断学习、积累经验、提高业务水平。

知行合一不难,难的在于真知,真知行不难。

这是我眼中的“ASCUS”,个人愚见,还请同行及前辈们不吝赐教。

59251623139256231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ASCUS,鳞状细胞,炎症,诊断,风险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