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肺癌合集18(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10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01



 

【9091】一线彭布罗珠单抗单一疗法治疗PD-L1阳性(TPS≥50%)晚期非小细胞肺癌(aNSCLC):法国全国双挑剔多中心队列-ESCKEYP试验(GFPC05-2018)。

First Author: Renaud Descourt, Thoracic Oncology Department, Hospital Morvan, Brest, France

背景:确定一线彭布罗珠单抗单药治疗的真实结果,对aNSCLC与PD-L1TPS≥50%。

方法:双向研究,包括2017年5月5日(法国单药营销授权)至2019年11月22日(非鳞状单药化疗营销授权)(国家、多中心研究。数据被收集在医学图表上。根据RECISTv1.1对局部进行评估;采用Kaplan-Meier法评估总体生存率(OS)和实际无进展生存率(rwPFS)。

结果:33个中心包括845例患者(pts):67.8%为男性,PS0/1/≥2:25.5%/46.9%/27.6%,活跃/前/不吸烟者:39.1%/51.7%/6.4%,腺癌:70.8%;诊断时第四期:91.6%;基线:2±1(大脑(20.8%),肝脏(13.9%)和骨(35%));KRAS突变:27.7%,PDL1TPS>75%:53.7%截止日期(2020年12月31日),783/845(92.7%)可评估患者、CR、PR、疾病稳定和进展报告分别为4.7%、42.6%、24.1%和28.6%;588名(69.6%)患者停用彭布罗瑞珠单抗,390名(66.4%)首次疾病进展;320/390(82.1%)接受二线治疗,主要以铂为化疗(90.6%)。随访中位数为25.8 [95%CI:24.8-26.7]月,rwPFS中位数分别为8.2[95%CI:6.9-9.5]和22.6[95%CI:18,5-27,4]月;6、12、18个月生存率为76.8%、64.8%和54.3%。48%的患者报告了835例不良事件,13.8%的患者为≥3级,主要为无力、结肠炎、肺炎。对于在第二行接受铂双胎治疗(266/290、89%)的可评估患者,CR、PR、疾病稳定和进展分别为1.9%、41%、35.3%和21.8%。与操作系统相关的因素的统一和多元分析将在大会上提出。

结论:尽管患者选择不那么严格,彭布罗瑞珠单抗作为单剂药物了与关键临床试验相似的肿瘤收缩、rwPFS和OS。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2


 

【9092】类固醇:类固醇耐治/耐药性免疫相关不良事件的免疫抑制剂。

First Author: Jia Luo,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New York, NY

背景:对于对类固醇没有反应或不耐受的患者的免疫相关不良事件(irAE)的最佳管理方法尚不清楚。指南根据病例报告和专家意见,建议使用额外的免疫抑制剂。

方法:我们研究了2011-2020年在MSK处用免疫检查点阻滞剂(ICB)治疗的晚期肺癌患者。查询药房记录,以确定接受全身类固醇和其他免疫抑制剂(如TNFa抑制剂、肌考酚酸酯)的患者。手动检查患者记录,以检查基线特征、管理方法和结果。

结果:在2750例接受ICB治疗的肺癌患者中,51(2%)接受类固醇,并接受严重irAE免疫抑制剂(TNFa抑制剂(73%),麦考酚酸酯(20%))。最常见的事件是结肠炎(53%)、肺炎(20%)、肝炎(12%)和神经肌肉炎(10%)。在开始服用额外的免疫抑制剂后的90天内,57%的irAE有所改善,18%保持不变,25%已死亡。改善在肝炎(5/6)和结肠炎(18/27)中更为常见,但在神经肌肉(1/5)和肺炎(3/10)中更不常见。所有肝炎患者接受麦考酚酸酯500-1000毫克投标,平均3个月,2-5个月。在18例使用TNFa抑制剂进行改善的结肠炎患者中,有10例只需要一剂。在13例死亡患者中,4例与免疫抑制毒性有关(3例,感染相关死亡;1,药物诱导肝损伤导致急性肝衰竭)。死于免疫抑制治疗的人比没有服用全身类固醇的人接受的全身类固醇(最大中值525 vs 132mg强的松等量,曼惠特尼Up=0.004,总中值5.9k vs 2.3k毫克强的松等量,p=0.004)。在31例接受至少3周强的松≥20mg的患者中,大部分(90%,28/31)至少有一个副作用引起临床注意(最常见的是情绪/睡眠改变,52%,BMI>1kg/m2增加,45%,感染,32%)。

结论:类固醇耐治性/耐药性免疫相关不良反应罕见。虽然现有的治疗方法帮助肝炎和结肠炎患者,但大多数其他疾病患者仍然耐治和/或经历免疫抑制毒性。系统性类固醇的使用可能会导致副作用和死亡率。需要更精确地了解特异性爱尔兰事件的病理生理学,以指导严重爱尔兰的生物知情治疗方案,以实现ICB治疗的真正益处。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3


 

【9093】波齐替尼在具有外显子20插入突变的NSCLC中的中枢神经系统活性。

First Author: Xiuning Le,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TX

背景:针对携带EGFR或HER2外显子20插入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仍然是一个未得到满足的需求。这些肿瘤与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高发病率和不良的生存率有关。波齐替尼是一种有效的、不可逆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其结构可以克服外显子20有限结合口袋的空间位阻。临床前数据显示波齐替尼的中枢神经系统穿透,这里我们在正在进行的多队列、多中心2期研究(ZENITH20的NSCLC患者中有有意义的CNS活性20;外显子03318939)。

方法:ZENITH20入选先前治疗的NSCLC和EGFR或HER2外显子20插入突变队列:第1(C1)EGFR组;第2(C2)HER2组和第3(C3)EGFR单纯治疗。包括所有基线稳定中枢神经系统转移患者。波齐替尼(16mg)口服QD,随访长达24个月。主要的终点是由一个独立的图像审查委员会使用RECISTv1.1集中评估的目标反应率(ORR)。次要终点包括疾病控制率(DCR)、反应持续时间(DOR)、无进展生存率(PFS)和安全性。主要疗效结果之前已公布。根据修改后的RECIST标准确定颅内反应。

结果:3个队列共有284例患者(C1:n=115、C2:n和C2:n=90和C3:n=79),中位数年龄为60.5岁。所有C1、C2和C3患者的随访中位数分别为7.3、8.3和9.2个月。在有基线中枢神经系统病变(N=36)的NSCLC患者中,分析显示基于患者的ORR为22.2%(8/36),DCR为88.9%(32/36)。每个队列中都有1名患者有完全的颅内反应,3个队列中的稳定疾病为80.6%,冠心病为92.9%。C1和C3各有2例患者有进展性疾病(PD),C2患者无中枢神经系统进展(表)。

结论:波奥替尼在ZENITH201-3组中EGFR或HER2外显子20突变患者中表现出具有临床意义的中枢神经系统活性。大多数患者没有中枢神经系统进展,3/36名患者有颅内完全反应。初步数据表明,波奥替尼可能为携带EGFR或HER2外显子20突变和预后不良的中枢神经系统转移患者提供一种有意义的治疗方案。

 a)进行了≥2次连续的MRI扫描,扫描结果为阴性。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4


 

【9094】短周转时间(TAT)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精密度药物发展的影响。

First Author: Shingo Matsumoto, National Cancer Center Hospital East, Kashiwa, Japan

背景:在NSCLC中发现了多种致癌基因驱动因素,分子分层精确药物提高了晚期NSCLC的生存率。基于神经基因测序(NGS)的检测被用来检测可操作的基因改变;然而,NGS的TAT通常太长,无法转化为临床决策。因此,需要快速的多基因检测替代品。

方法:2013年建立了肺癌基因组筛查项目(LC-scrum-Asia)获取临床结果,以识别癌基因驱动患者,并支持新靶向疗法的发展。自2013年2月至2019年5月(LC-检查-亚洲第一阶段),单基因检测和/或靶向NGS试验癌综合分析(OCA)用于基因组筛查。自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第二阶段)以来,多基因PCR测试(Amoy9-in-1测试)和快速NGS测试(基因丛/肿瘤精密测试[OPA])也作为快速多基因测试实施。

结果:共入选10667例日本NSCLC患者,其中1期6826例,第二期3841例。OCA的成功率为93%,9合1测试的成功率为98%,神经丛/OPA的成功率为96%。OCA的平均温度:21天,9/1测试:3天,神经丛/OPA为4天。1/2阶段检测到的基因改变频率为EGFR:17/24%/15,KRAS:15/16%,HER2 ex20ins: 4/3%,ALK fusions:3/3%,RET融合:3/2%:ROS1融合:3/2%,MET ex14skip: 2/2%,BRAFV600E:1/1%,NRG1融合:0/0.2%,NTRK3融合:0.05/0.04%。EGFR/KRAS/HER2/BRAF/MET/ALK/ROS1/RET/NTRK3变化与OCA的总体一致性为98%,OPA与OCA的总体一致性为95%。与1期治疗相比,接受一线治疗的患者在2期治疗率显著升高(510/3841[13%]与567/6826[8%],p<0.001)。通过基因组筛查,分别确定了1410例(37%)和1269例(18%)候选患者进行KRAS、HER2、HER2、MET、MET、ALK、ROS1、RET或TRK靶向药物在第2期和第一期的临床试验。在第2期实际参与基因型匹配临床试验的患者发生率也显著高于第1期(222[6%]与186[3%],p<0.001)。在晚期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中,第二期为8.95个月(95%CI:7.7 9.4),而第一期为6.1个月(95%CI:5.9 6.3)(n=4262)(p<0.001)。

结论:与其他NGS试验(OCA)相比,9-1试验和基因丛/OPA均具有短时间(3-4天),高成功率(96-98%)和良好一致性(95-98%)。这些快速的多基因分析对精确医学和高级NSCLC靶向疗法的发展做出了高度的贡献。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5


 

【9095】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维持靶向治疗与标准护理(SOC)的比较:II期随机UnicCancer/IFCT1301-SAFIR02-LUNG组间试验的结果

First Author: Benjamin Besse, Department of Medicine and Thoracic Pathology Committee, Gustave Roussy, Villejuif, France

背景:靶向治疗(TT)被批准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的有限的致癌驱动基因突变中。许多额外的靶向治疗可以与综合资料中发现的其他分子改变相匹配。我们比较了8-TT和SOC在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化疗后,作为维持治疗的效果。。

方法:在SAFIR02-LUNG试验(NCT:02117167),非盲的多中心II期随机试验中,纳入PS 0-1经4个周期的铂类化疗后至CR/PR/SD的ALK/EGFR WT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所有患者都接受了新鲜的活检,,当HES玻片上的癌细胞超过30%时,然后对70个基因和SNP阵列进行靶向测序。在发生基因组改变(包括KRAS、ERBB2、BRAF、BRCA突变)的情况下,患者在8TT和SOC之间以2:1的比例随机分组。TT分配是在每周一次的全国肿瘤委员会会议上根据预先确定的指南决定的。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是总生存期(OS)。。

结果:999名患者被纳入研究,394名患者的分子改变符合研究条件。在175例随机受试者(2014年7月至2019年5月)中,116例接受TT(65例selumetinib,18例vistusertib,9例Capivasertib,8例AZD4547,5例AZD8931,5例Vandetanib,4例olaparib,1例savolitinib)和59例SoC(54例培美曲塞,4例吉西他滨和1例erlotinib)。中位年龄60岁,女性占40.6%,从不吸烟占4.6%,PS 0占44%,非鳞状NSCLC占88.6%,化疗后PR占26.9%。在数据截止时,168例患者进展或死亡。中位随访时间为42个月(Mo),TT组中位PFS为2.7个月(95%可信区间为1.6~2.7), SOC组为2.7个月(95%CI为1.6~4.1)(疾病进展或死亡的HR为1.00;95%CI=0.73~1.38;p=0.978)。各分子亚组之间无显著的PFS差异。在有KRAS或BRAF突变而无STK11突变的队列中,疾病进展或死亡的危险比为0.76;95%CI=0.52~1.13;P=0.17。中位OS为14.3mo(95%CI11.0~18.3), SOC组为14.1mo(死亡风险1.12;95%CI=0.75~1.65;p=0.581)。与3级或4级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在TT组为31例(26.7%)(G3:30例(25.9%),G4:1例(0.8%)),SOC组为13例(22%)(G3 8例,G45例)。。

结论:SAFIR02-LUNG试验证明了常规精密药物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可行性。然而,在晚期ALK/EGFR WT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铂类化疗后用于维持治疗的单药TT疗法未能改善PFS或OS。最新可用的治疗方案(例如 对于KRASG12C、RET、NTRK、ERBB2、NRG1等) 需要进行评估。临床试验信息:2013-001653-27。Research Sponsor: Astrazeneca.。 

参考文献:Besse B, et al. Maintenance targeted therapy compared to standard of care (SoC) in patients(pts) with metastati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I randomized UNICANCER/IFCT1301- SAFIR02-LUNG intergroup trial.2021 ASCO.abs 9095.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6


 

【9096】检查点抑制剂nivolumab在转移性肺癌患者中的时间依赖性疗效

First Author: Abdoulaye Karaboue, Medical OncologyUnit, GHT Grand Paris Est, Montfermeil Hospital, Montfermeil, France

背景:Nivolumab(NIV)是一种程序性细胞死亡-1抑制剂,被批准为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二线治疗药物。NIV主要针对T(CD8)细胞,其功能和运输受到生物钟的调节(Nobis等人)。PNAS 2019),因此表明NIV疗效可能剂量和时间依赖性变化。

方法:连续转移性NSCLC患者(PTS)在单一机构接受单药NIV(240 mg,iv,q2周)。日间医院协调员在后勤基础上为每个疗程随机分配了NIV计时时段,并进行记录。计算整个治疗期间的中位数NIV时间及其Pt内变异系数(CVAR)。根据所有患者的中位治疗时间的中位值,研究人群被分成2个NIV计时组。比较c2组和Fisher Exact组的CTCAE毒性。用Log Rank比较两组NIV计时组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结果:从2015年9月到2020年11月,该研究累积了95例4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男性,83%;PS 0-1,96%),年龄41-83岁(中位数,67岁)。主要组织学类型为腺癌(55例,58%)、鳞癌(37例,39%)或不明类型(3例,3%)。患者的转移部位中位数为4个,包括骨(52%)、胸膜(41%)、肝(25%)、脑(24%)和肾上腺(20%)。共有1818个NIV疗程作为二线72例(76%),作为三线或三线以上22例(23%)。95例患者的中位PFS和OS(月,月)分别是3.9个月[95%CL,2.1-5.8]和14.0个月[9.5-18.4]。大多数NIV给药发生在9:27至12:54之间,48例(“上午”组)和12:55至17:14之间,47例 (“下午”组),静脉注射时间CVAR在2%至21%之间(中位数为10%)。两组患者的主要患者特征相似,但与下午组相比,上午组的女性更少(8%比26%)和年龄更小 (中位数为66岁 vs 69岁)。与“下午”组相比,“上午”组的3-4级疲劳、食欲减退或肌痛较少(分别为6%比15%;2%比6%;0%比4%)。值得注意的是,中位PFS[95%CI]为“早晨”组11.3个月[5.5-17.1] vs “下午组”3.1个月 [1.5-4.6] (p<0.001)。中位数OS为“早晨”组34.2个月[15.1-53.3]vs “下午组”9.6个月。[4.9-14.4] (p<0.001)。多变量分析表明,NIV“早晨”时间和二线给药是较长PFS和OS的重要独立预测因子。

结论:在本研究IV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与“下午”给药相比,NIV的毒性更低,并且“上午”给药后的疗效是“下午”给药的四倍,这可能是给药时间依赖性药理学的结果。为了优化患者从癌症免疫治疗中的益处,需要进行转化和临床nivolumab计时验证研究。

参考文献:Karaboue A, et al. Time-dependent efficacy of checkpoint inhibitor nivolumab in metastatic lung cancer patients.2021 ASCO.abs 9096.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7


 

【9097】评估肿瘤突变负担(TMB)的最佳下一代测序(NGS) panels及其对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意义

First Author: Takaya Ikeda, National Cancer Center Hospital East, Kashiwa, Japan

背景:在临床实践中广泛使用靶向NGS panels进行TMB估计。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评估TMB的最佳NGS panels,并评估其对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意义。

方法:两个NGS panels,肿瘤肿瘤突变负荷试验(OMLA)和FoundationOne(F1)进行了比较,以选择最准确的TMB预测面板。对2017年2月至2018年5月的350例肺癌患者进行全基因组测序(WES),并检测了OMLA和F1与WES的符合率。此外,在国际基因组筛选网络(LC-Scrum-Asia)中对其作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生物标志物的临床应用进行了评估。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入选185家机构的3141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并成功进行了基因组分析。使用LC-Scrum-Asia的临床基因组数据库进行分析。

结果:OMLA与WES的线性相关系数为0.80,F1与WES的线性相关为0.78。这表明OMLA与WES的相关性更强。F1的截止值为10mut/Mb,相当于9mut/Mb(OMLA)和194个突变(Wes)。OMLA诊断WES的敏感性为79%,特异性为85%。同时,F1的敏感性为74%,特异性为80%。OMLA能更准确地预测TMB,并对其临床应用价值进行了评估。3141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包括2282例腺癌、593例鳞癌和266例其他患者,用OMLA估计TMB分析。突变中位数为4.2mut/Mb(范围0~718.4/Mb)。腺癌和鳞癌的TMB升高分别为17.2%(393/2282)和25.8%(153/593)。778例患者以ICI或ICI加化疗作为一线治疗。患者特征:男/女595/183,中位年龄(范围);67(25~90),II/III/VI/复发;11/90/649/28,TMB高/低;177/601,ICI/ICI+化疗;114/664。高TMB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明显长于低TMB患者(中位PFS分别为7.5月和5.9月,p=0.0314)。高TMB患者的总生存期(OS)明显长于低TMB患者(中位OS分别为27.4月和20.4月,p=0.006)。

结论:与F1相比,OMLA估计的TMB与WES导出的TMB相关性更强。在接受ICIS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OMLA评估的TMB与PFS和OS相关。需要进行前瞻性临床试验来确定OMLA估计的TMB是否为ICI的生物标志物。

参考文献:Ikeda T, et al. Optimal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NGS) panel for estimating tumor mutation burden (TMB) and its clinical implication for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2021 ASCO.abs 9097.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8


 

【9098】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真实反应和预后

First Author: Sai-Hong Ignatius Ou, Chao Family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Orange, CA

背景:目前还没有针对非小细胞肺癌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外显子20INS)患者批准的靶向治疗。针对这一罕见人群的现实世界治疗结果证据有限。本研究描述了带有EGFR外显子20INS的美国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模式和结果。

方法:使用全国性的Flatiron Health电子健康记录衍生身份数据库(截止到2020年2月29日)选择4个独立的队列:(1)一线(1L):在记录的外显子20ins之后接受1L治疗的患者(1L开始日期作为索引日期);(2)二线或更晚的线(≥2L):在记录的外显子20ins之后接受≥2L治疗的患者(开始日期为≥2L作为索引日期);(3) ≥2L试验对照:基线特征符合mobocertinib试验NCT02716116第3部分关键合格标准的≥2L患者;(4) ≥2L铂后:2L试验-既往接受铂类化疗的患者。真实世界的终点包括:确认的总体客观缓解率(cORR)、PFS和OS。对接受免疫肿瘤治疗(IO)的患者进行了额外的分析。

结果:在237例EGFR外显子20ins患者中,129例患者被纳入1L队列,114例患者被纳入2L队列,包括63例2L试验对照患者和50例2L铂后患者。在1L患者中,EGFR TKI方案(28.7%)和以铂为主的化疗±IO方案(56.6%)是最常见的1L方案。在≥2L患者中,28.1%接受IO单药治疗,17.5%接受EGFR TKI治疗,23.7%接受以铂为基础的化疗±IO作为指标治疗。在1L设置中,以铂为基础的化疗的中位PFS(MPFS)为5.7个月,IO+铂为基础的化疗的中位PFS(mPFS)为4.5个月。在≥2L设置中,任何治疗的mPFS为3.7个月,IO单药治疗的mPFS为2.3个月。附表提供了完整的有效性数据。

结论:这项真实世界的研究为EGFR外显子20ins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结果提供了一个基准。以铂为基础的化疗是最常见的1L疗法,并且提供了最长的mPFS。对于EGFR外显子20ins的非小细胞肺癌,免疫疗法无论是作为单药治疗还是联合化疗,效果都较差。对改进治疗方案的医疗需求尚未得到满足。

参考文献:Ignatius Ou SH, et al. Real-world response and outcomes in NSCLC patients with EGFR exon 20 insertion mutations.2021 ASCO.abs 9098.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9


 

【9099】在一个基于社区的癌症研究网络中,EGFR+NSCLC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PI)和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用药顺序对治疗失败时间(TTF)的影响。

背景:CPIs(免疫监测点抑制剂)和驱动靶向TKIs(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发展改变了NSCLC的治疗并延长了生存。然而,CPI在驱动基因阳性的NSCLC患者中的作用仍然是一个研究领域。我们试图检测CPI使用顺序对驱动基因阳性的NSCLC患者治疗反应的影响。

方法:通过Sarah Cannon的临床基因组分析平台,确定了在Sarah Cannon研究所网络中接受治疗的NSCLC患者。晚期致癌基因驱动的肿瘤(驱动基因阳性的)被定义为那些有接受FDA批准的针对EGFR、ALK、RET、ROS1、NTRK、MET或BRAF靶点的TKI治疗的。使用Kaplan-Meier分析来评估TTF(到治疗失败的时间)(定义为从治疗开始到下一次治疗开始的时间、死亡或失访)和总生存率(OS)。

结果:我们确定了12,352名肺癌患者和可用的治疗数据(2005-2020年),其中包括2,270名(18%)的驱动基因阳性的患者。11%的驱动基因阳性的患者(N=245)接受CPI(免疫监测点抑制剂),包括120例(49%)在TKI前接受CPI,122例(50%)TKI后接受CPI,3例(1%)在TKI前和TKI后都接受CPI。与TKI前接受PCI治疗相比TKI后接受CPI治疗者的TTF明显延长(表)。驱动基因阳性的患者中EGFR阳性占82%(N=1,867),其中10%(N=188)接受了CPI治疗。在EGFR阳性/CPI治疗的患者中,78例患者(41%)在TKI前接受CPI,107例(57%)在TKI后接受CPI,3例(2%)在TKI前和TKI后接受CPI。与TKI之前接受CPI的患者相比,TKI后接受CPI的EGFR阳性肿瘤的CPI TTF更长(表)。相比之下,CPI前对比CPI后接受治疗TKI治疗受益时长无差异(表)。TKI和CPI的顺序对OS也没有区别(p=0.88)。分析额外的驱动分层队列需要更大的样本量。

结论: 癌基因驱动的NSCLC患者在TKI后使用CPI比TKI之前使用受益更多。重要的是,治疗顺序只影响CPI的受益长度,而不影响TKI的受益长度。这种效应存在于EGFR阳性的NSCLC中,但样本量太小,无法确定其他致癌驱动基因是否也是如此。治疗顺序对OS没有影响,表明存在导致疾病进展的额外临床、治疗和/或基因组因素。需要进一步研究来更好地理解驱动基因阳性的NSCLC中的CPI响应的标记物。

编译:日照市中医医院 程国丽

10


 

【9100】在两种治疗环境下晚期NSCLC中viagenpumatucel-L (HS-110)联合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的中期结果。

背景:viagenpumatucel-L(HS-110)是一种异源细胞疗法,来源于人肺腺癌细胞系,其中包含多种癌症睾丸抗原,并与gp96-Ig融合蛋白转染。

方法:我们报告了正在进行的II期临床试验A组(以前未接受CPI抑制剂的患者)和B组(CPI治疗后进展的)评估晚期NSCLC中HS-110+纳武利尤单抗(CPI)的中期结果(NCT02439450)。Pts(患者)接受18周HS-110(1*107细胞)皮下注射和NIVO Q2W直到肿瘤进展。通过注射部位反应(ISR)、是(+)或不是(-)、基线血肿瘤突变负荷(bTMB)、bTMB-L(<10突变/碱基[mut/Mb])或bTMB-H(≥10mut/Mb)和基线PD-L1表达-(<1%)或+(≥1%)进行分层分析。

结果:如表所示,中位随访时间19.5个月后,A组(n=47)中无进展生存(PFS)为1.8个月(95% CI 1.8-7.8),中位OS为24.6个月(95% CI 11.7-36.0)。我们观察到在ISR阳性的患者中较长的PFS和OS(危险比[HR]0.43,p=0.01,HR 0.23,p<0.001),PD-L1阳性患者中更长的OS(HR 0.25,p=0.02)。在B组(n=68)中,MFU(中位随访时间)为11.9个月后,中位PFS为2.8个月(1.8-3.9),中位OS为11.9个月(9.7-16.3)。我们观察到在ISR阳性的pts(患者)中有更长的OS(HR 0.48,p=0.03),以及在bTMB-L pts(患者)中有OS延长的趋势(HR 0.58,p=0.20)。A组中21例(44.7%)患者报告HS-110 TEAEs(治疗相关的副作用)和B组中有18例(26.5%)。TEAEs中5%的患者包括疲劳、斑丘疹、恶心、腹泻和瘙痒。很少有HS-110相关的TEAE会导致停止治疗[A组、5(10.6%);B组、3(4.4%)],且无与HS-110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

结论: HS-110与NIVO联合使用时,耐受性良好。在先前治疗的晚期NSCLC患者中,我们观察到未用过CPI和CPI后进展两个队列中ISR+(注射点反应+)患者的PFS和OS均显著延长;(2)未用过CPI的PD-L1阳性的患者中OS显著延长;(3)在CPI进展后队列中bTMB-L患者中有OS改善的趋势。对未接受CPI的和CPI后进展的NSCLC患者都需要对HS-110进行进一步的临床评估。

编译:日照市中医医院 程国丽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EGFR,抑制剂,肺癌,肿瘤,治疗,患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