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肺癌合集15(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09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肺癌合集。

01



 

【9054】在大规模基因组筛查项目(LC-SCRUM-Asia)中发现的NRAS或HRAS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病理和基因组特征

First Author: Yutaro Tamiya, National Cancer Center Hospital East, Kashiwa, Japan

背景:RAS (KRAS、NRAS和HRAS)是包括非小细胞肺癌在内的几种癌症的靶向癌基因家族,各种RAS靶向治疗的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然而,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pts)中不常见的RAS突变,如NRAS和HRAS突变,其临床相关性仍不清楚。。

方法:在一个大规模的基因组筛查项目(LC-Scrum-Asia)中,我们通过靶向下一代测序(NGS)系统Oncomine综合分析,对肺癌患者的基因组改变进行了前瞻性分析。基于LC-Scrum-Asia数据库,评估了NRAS或HRAS突变的NSCLC患者的临床病理和基因组特征,并与KRAS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进行了比较。

结果:2015年3月至2020年12月,9131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纳入LC-Scrum-Asia,其中8374例(92%)成功通过NGS分析。RAS基因突变频率分别为1134例KRAS(14%)、50例NRAS(0.6%)和15例HRAS(0.2%)。NRAS和HRAS突变最常见的变异分别是Q61X(78%)和G13X(80%),而KRAS突变是G12X(84%)。表中总结了患者的特征。在KRAS组中,男性吸烟者显著多于女性(p=0.03),而在所有三组中,吸烟者均多于男性(总体为79%)。大多数NRAS突变(70%)和KRAS突变(89%)在腺癌中检测到,而60%的HRAS突变在鳞状细胞癌中检测到。NRAS突变肿瘤的肿瘤突变负荷(TMB)显著高于KRAS突变肿瘤(p=0.03)。伴随的TP53突变在HRAS突变的患者中明显高于KRAS突变的患者(53%vs30%,p=0.05),STK11突变在HRAS突变的患者中也倾向于比KRAS突变的患者更频繁(20vs.7%,p=0.10)。在目前的随访数据中,PD-1/PD-L1抑制剂的疗效在三组间没有差异,但HRAS突变肿瘤对PD-1/PD-L1抑制剂无反应(有效率为0%;中位PFS为1.6个月)。。

结论:NRAS或HRAS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在临床病理和基因组特征上不同于KRAS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特别是,免疫疗法对HRAS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无效。Research Sponsor: Japan Agency for Medic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参考文献:Tamiya Y, et al. Clinico-pathological and genomic features of NRAS- or HRAS-mutat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identified in large-scale genomic screening project (LC-SCRUM-Asia).2021 ASCO.abs 9054.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2


 

【9055】一项多中心I期研究:一种靶向PD-L1和TGF-β的双功能融合蛋白SHR-1701——用于EGFR突变的晚期NSCLC

First Author: Meiqi Shi, Department of Oncology, Jiangsu Cancer Hospital, Nanjing, China

背景:尽管针对具有EGFR突变的晚期NSCLC的靶向药物已经发展至第三代,但获得性耐药仍不可避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作为单一疗法疗效有限。在免疫抑制中起关键作用的TGF-b途径的阻滞可能会增强肿瘤对PD-1 / PD-L1单抗的反应。在此,研究评估了SHR-1701,一种新的双功能融合蛋白,由抗PD-L1单克隆抗体与TGF-b受体II胞外区融合而成,用于晚期NSCLC患者,包括一个单独的EGFR+队列。。

方法:这项I期研究包括3+3剂量递增和剂量扩大期的预处理晚期NSCLC,以及不同肿瘤类型、遗传畸变或既往治疗的多个临床扩展队列。在剂量递增和剂量扩大期,病理确诊患者分别静脉滴注SHR-1701 3、10、20 mg/kg Q3W或20 mg/kg Q2W。主要目的是确定SHR-1701的安全性、最大耐受剂量(MTD)和推荐的II期剂量(RP2D)。在EGFR+NSCLC临床扩展队列中,组织学或细胞学证实的晚期患者,在至少经1L标准 EGFR TKI 治疗失败后,RP2D接受 SHR-1701治疗,主要终点是客观应答率(ORR)。允许进展之外的治疗。

结果:在剂量递增和剂量扩大期间,共招募了30例患者:全部为IV期;83.3%的患者有≥2个转移部位;76.7%的患者之前接受过≥2L的系统治疗。20 mg/kg Q2W组观察到一种剂量限制性毒性(免疫介导性肺炎),且未达到MTD。基于本研究和另一项晚期实体肿瘤I期研究(NCT03710265),SHR-1701的群体药代动力学和暴露-反应分析显示,RP2D值为30 mg/kg Q3W。在 EGFR+ NSCLC 队列中,入组患者 27 例:均为 IV 期;77.8% 的患者有≥2 个转移部位;70.4% 的患者先前接受过≥2L 的系统治疗;29.6% 的患者为 19-Del 突变,14.8% 为 19-Del 和 T790M,7.4% 的 20-ins,29.6% 的 L858R,18.5%L858R 和 T790M。SHR-1701暴露的中位数为8.7周(范围为3.0-24.0),24例接受过至少一次基线后影像学评估的患者中有4例获得了客观缓解,其中3名正在进行确认和1名未确认的部分缓解。ORR为16.7% (95%CI,4.7%-37.4%),疾病控制率为50.0% (95%CI,29.1%-70.9%)。2例(7.4%)患者发生3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s),包括贫血、低钾血症和乏力(各1例[3.7%])。无4、5级TRAEs。无患者因TRAEs而停止治疗。

结论:在至少1L标准EGFR TKI治疗失败后,SHR-1701单药治疗在晚期EGFR+NSCLC患者中显示出可控的安全性和令人鼓舞的抗肿瘤活性。SHR-1701联合治疗EGFR+NSCLC值得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Shi MQ, et al. SHR-1701, a bifunctional fusion protein targeting PD-L1 and TGF-b, for advanced NSCLC with EGFR mutations: Data from a multicenter phase 1 study.2021 ASCO.abs 9055.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3


 

【9056】接受capmatinib治疗的METEX 14突变晚期NSCLC的患者报告结局:II期GEOMIC mono-1研究的结果

First Author: Juergen Wolf, Department of Internal Medicine,Center for Integrated Oncology, University Hospital of Cologne, Cologne,Germany

背景:在GEOMETRY MONO-1试验(NCT02414139)中,Capmatinib是一种有效的选择性MET抑制剂,在METEX 14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aNSCLC)患者中显示出显著的抗肿瘤活性和可控的耐受性。在此报告这项研究的患者报告结局(PROs)。

方法:GEOMETRY MONO-1纳入≥18岁METEX 14突变或MET扩增、ALK阴性和EGFR野生型、未经治疗(1L)或预处理(2L+)aNSCLC的患者,在21天的治疗周期中口服capmatinib 400mg,每日2次。在此,我们报告了METEX 14突变的患者结局。在基线(BL)和每6周(Wks)收集PRO(EORTC QLQ-C30、QLQ-LC13和EQ-5D-5L),直到治疗结束。主要PROs(BL患者和BL后≥1)包括QLQ-C30全球健康状况(GHS)中BL的改变、QLQ-LC13症状(咳嗽、胸痛和呼吸困难)和EQ-5D-5L视觉模拟量表(VAS),自BL变化≥10被认为具有临床意义。使用Kaplan-Meier评估QLQLC13症状的最终恶化时间(TTDD)( 从开始治疗到从BL开始症状变化≥10%且随后没有减少的第一天的时间)。通过BIRC评估capmatinib的临床反应,探讨QLQ-LC13症状随时间的变化。

结果:截止到2020年1月6日,1L和2L+患者的capmatinib暴露中位数分别为48.2周(4.0 117.4)和22.1周(0.4 136.0)。共有27/28例1L患者和65/69例2L+患者在BL完成PROS,并且在整个治疗周期中完成率仍然很高(大多>70%)。1L和2L+患者平均[SD]BL PRO评分为中高(GHS:64.7[21.6]和58.8[21.0];咳嗽:35.9[32.6]和28.7[28.2];胸痛:12.8[23.2]和17.2[22.7];呼吸困难:23.5[23.4]和22.2[20.8];VAS:67.7[20.8]和61.9[18.8])。随着时间的推移,PROS从BL开始的总体变化保持不变。咳嗽早期得到改善,在整个周期中观察到有意义的改善,特别是在1L患者中(从第7周的BL [SD]的平均变化:1L-13.0[39.9],2L+-8.2[28.4];WK 25:1L-15.6[33.0],2L+-6.0[31.5];WK 43:1L-28.2[26.7],2L+-10.5[27.3])。1L和2L+患者GHS的中位TTDD分别为16.6个月(95%CI:9.7,NE[未估计])和12.4个月(95%CI:4.2,19.4)。1L和2L+患者咳嗽和胸痛的中位TTDD均为NE,呼吸困难的中位TTDD分别为19.4个月(95%CI:12.4,NE)和22.1个月(95%CI:9.9,NE)。在达到临床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的患者中,QLQ-LC13症状在所有周期均有改善,而在没有临床缓解的患者中,症状恶化。

结论:Capmatinib与咳嗽有临床意义的改善、延缓肺部症状恶化的时间和维持生存质量有关,支持将其用作METEX 14突变的aNSCLC患者的治疗选择。

参考文献:Wolf J, et al. Patient-reported outcomes in capmatinib-treated patients with METex14-mutated advanced NSCLC: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I GEOMETRY mono-1 study.2021 ASCO.abs 9056.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4


 

【9057】2期临床试验CodeBreaK 100的患者报告结果(PRO) sotorasib在KRASp.G12C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的评价。

First Author: Alexander I. Spira, US Oncology Research/Virginia Cancer Specialists, Fairfax, VA.

背景:在注册的II期CodeBreaK100试验中,sotorasib的反应率为37.1%,中位数持续时间为10.0个月,中位PFS为6.8个月,预先处理的KRAS p.G12C突变的NSCLC患者具有可耐受的安全性。患者接受了中位数为2线治疗。在这里,我们报告了本试验对健康相关生活质量(QoL)、身体功能和主要肺癌症状的基于患者报告的结果。

方法:符合条件的患者为有KRASp.G12C突变的晚期NSCLC并接受前期标准治疗。Sotorasib每天口服960毫克,21天为一个疗程,直到疾病进展。利用欧洲癌症生活质量研究和治疗组织核心30(EORTC QLQ-C30)及其肺癌模块EORTC QLQ-LC13,将疾病相关的症状和健康相关的QoL(生活质量)作为研究的终点在每个疗程的第一天从基线到停止治疗进行评估。癌症治疗的功能评估-通用版的单一项目,5点量表GP5,被用于评估副作用的影响。预定义的从基线的变化分析包括使用描述性统计数据和混合模型,进行对全球健康状况/质量、身体功能和咳嗽、呼吸困难和胸痛等关键肺癌症状的重复测量。

结果:在126名患者中,整个研究中每个问卷的依从率都较高(>70%)。提供到第11周期(此时n>20)的数据。EORTC  QLQ-C30全球健康状态/QoL和机体功能长期保持(最小二次方平均变化分别为-3.5到0.2和0.1到3.9)。EORTCQLQ-C30出现的疲劳、恶心/呕吐、疼痛、呼吸困难、失眠、食欲不振和便秘的症状均为稳定或改善。同样,EORTCQLQ-LC13测量的关键肺癌相关症状比基线保持稳定或改善,最小二次方的最大平均变化咳嗽为-11.2(95%Cl:-16.2,-6.1),胸痛为-4.9(95%Cl:-10.3,0.4),呼吸困难为-3.4(95%Cl:-7.8,1.0)。大多数患者在GP5上报告说,他们“根本没有”(54.2%-79.2%)或“一点点”(8.3%-33.3%)被sotorasib的副作用所困扰,0%-7.4%报告“相当多”,0%“非常多”被困扰。

结论:在sotorasib的单臂II期临床试验的患者中,PRO(病人相关的结果)测量表明维持或改善全球健康状况/QoL、身体功能以及关键肺癌相关症状的严重程度,包括咳嗽、呼吸困难和胸痛。自我报道的副作用是最小的。这些数据,以及令人鼓舞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强烈支持在这个人群中使用sotorasib。

编译:日照市中医医院 程国丽


 

05


 

【9058】泛瘤01:TROP2定向抗体药物结合细胞(ADC)数据模型(DX,DS-1062)用于治疗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Tx)的剂量分析。

First Author: Funda Meric-Bernstam,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TX

背景:大剂量抗体(Dato-DXd;DS-1062)是一种由人源化抗TROP2IgG1单克隆抗体组成的ADC,通过四肽基可分裂连接物共轭到拓扑异构酶I抑制剂。

方法:01(NCT03401385)是一项多中心剂量增加/扩展研究,评估晚期NSCLC患者(患者)的Q3W(已扩展到其他肿瘤类型,本分析除外)。对175名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进行了剂量分析评估。跨剂量进行药物计量分析(人群药代动力学[popPK]和暴露反应模型),为进一步发展提供信息。

结果:在数据截止时(2020年9月4日),随访中位数为7.4个月(范围为0.10-21.7个月)。8mg/kg比4mg/kg和6mg/kg组高出1.5-2倍:呕吐(34% vs 12%和18%)、贫血(28% vs 4%和16%)、腹泻(20% vs 6%和11%)和粘膜炎(29% vs 6%和13%)。8mg/kg(n=80,34%和20%)和严重药物相关事件比4mg/kg(n=50,10%和8%)和6mg/kg(n=45,16%和9%)的发生率高2倍。由独立裁决委员会确定的药物相关间质性肺疾病(ILD)发生率在8mg/kg队列中较高(4mg/6kg组为15% vs 2%和2%);8mg/kg组中有3名患者经历了5级ILD水平。随剂量增加导致的剂量中断和因剂量减少(4mg/kg:4%和2%;6mg/kg:20%和9%;8mg/kg:20%和31%)。与4mg/kg(4%)和6mg/kg(7%)的8mg组相比,8mg/kg组早期停止治疗(为15%)。通过盲法独立中心审查确定的ORR相似:8mg/kg、25%(20/80)、6mg/kg、21%(8/39)和4mg/kg、23%(9/40)。8mg/kg队列的初始中位数PFS(95%置信区间)为5.4个月(4.1-7.1个月),6mg/kg队列为8.2个月(1.5-11.8个月),4mg/kg队列为4.3个月(2.0个月-NE)。由于随访持续时间不成熟,PFS受到早期审查的限制,大多数患者在4组(66%)和6mg/kg/kg(46%)组进行随访。在药物计量分析中,肿瘤大小与基线之间的变化和完全反应/部分反应的概率与暴露于Dato-DXD的情况(AUC)呈正相关。剂量降低和≥2级口炎/粘液炎的发生率也与暴露呈正相关;popPK数据中NSCLC患者引导的预测概率证实了这些趋势。将提供更新的结果。

结论:基于更好的耐受性和提高的疗效,包括随机3期TCT0465601试验(NCT04656652)选择6mg/kg。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任俊伟


 

06


 

【9059】化疗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致癌驱动的非小细胞肺癌中的作用:加利福尼亚大学肺癌联盟的回顾性研究。

First Author: Karen Kell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Sacramento, CA

背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在携带可操作致癌驱动因子的患者中的疗效有限。因此,尽管ICI通常与化疗联合用于这些患者,但有目的地将携带原型致癌驱动因子(EGFR和ALK)的患者从许多NSCLC ICI试验中排除。一项纳入已知EGFR和ALK突变患者的随机试验的数据未显示ICI加铂双联治疗的生存获益。我们将进一步了解化疗加ICI在致癌驱动肿瘤患者中的作用。

方法:我们对在2018年至2019年间在5家加州大学(UC)NCI指定的癌症中心(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接受化疗(C)或化疗加ICI(C + ICI)治疗的、有如下EGFR、 ALK、 ROS1、 BRAF、 MET,、RET、 HER2 和 KRAS致癌驱动因子的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

结果:入选了125例患者。中位年龄64.1岁;男性/女性(45%/55%);白人/亚裔(59%/33%);当前/既往/从不吸烟者(4%/39%/57%);PS 0/1/2(22%/68%/10%);既往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数量0/1/2/> 3(46%/23%/19%/11%);致癌驱动因素:EGFR突变(60%)、KRAS突变(23%)、ALK融合(8%)、MET突变(2.4%)、RET融合(1.6%)、ROS1融合(1.6%)、HER2突变(1.6%)和BRAF突变(0.8%)。

结论:在整个队列或任何亚组中,接受化疗 +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原癌基因驱动患者均无生存获益。接受C + ICI治疗的KRAS突变患者的中位PFS在数值上长于接受C治疗的相应患者。将列出更新数据和额外分析,包括PD-L1、TMB、共突变和毒性。

翻译:临床试验CRA 周媛媛


 

07


 

【9061】彭布罗瑞单抗联合化疗与彭布罗瑞单抗单一治疗失败的时间比较:高PD-L1表达的NSCLC患者的连续分析。

First Author: Hiroshi Takumida, Department of Thoracic Oncology, National Cancer Center Hospital, Tokyo, Japan

背景: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有两种含彭布罗瑞单抗的策略,表现出高表达水平的编程性死亡配体1(PD-L1)(肿瘤比例评分[TPS]≥50%):彭布罗瑞单抗加化疗的早期联合,和彭布罗瑞单抗失败后的化疗。然而,哪种策略更优越仍不清楚。在以前的临床试验中,比较无进展生存率(PFS)或下一个治疗线(PFS2)后的进展,并不能得出任何关于优势的结论。相反,应该使用策略失败的时间(TFS),即在疾病恶化之前的时间来比较这两种策略。 

方法:连续回顾2017年12月至2020年11月期间一线含普布罗瑞珠单抗方案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我们根据是否接受了接受彭布罗瑞珠单抗作为一线治疗的患者分为两组:彭布罗瑞珠单抗联合化疗组(组合组)和彭布罗瑞珠单抗单药治疗组(单组)。TFS被定义为组合组中的PFS和单声道组中的PFS2。我们使用倾向分数匹配(PSM)方法来减少偏差。 

结果:在964例接受一线治疗的晚期NSCLC患者中,126例PD-L1TPS≥50%有资格纳入本分析(89例单道组,组合组37例)。PSM匹配了两组的36人。随访期中位数为16.2个月(范围为0.1-34.3个月)。患者的背景也很相似。组合组的总体反应率(ORR)高于单道组(69.4% vs 50.0%)。组合组的中值PFS(mPFS)较长(11.4个月 vs 6.0个月)。然而,两组的中位数TFS(mTFS)几乎相同(11.4个月 vs 11.7个月)。在进行分析时,还未达到总生存率的中值。所有免疫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irSAE)的发生率相似,但导致停止治疗的所有SAE和AE的发生率较大。 

结论:组合组的ORR值高于单道组,但TFS值相似。我们认为,彭布鲁珠单抗加化疗可能对患者有价值,导致ORR有有临床意义的增加。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8


 

【9062】EGFR外显子20插入: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预后和预测值,一项现实研究

First Author: Christos Chouaid, Pneumology, Centre Hospitalier Intercommunal (CHI) Creteil, Creteil, France

背景:在欧洲,10-15%的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qNSCLC)有EGFR突变,其中5-12%是外显子20插入(20ins)。

方法:分析流行病策略和医学经济(ESME)先进和转移性肺癌(AMLC)数据平台(NCT03848052),这是一个使用监督、回顾性数据收集过程的多中心现实数据库。该数据库包括13737个从2015年1月开始在参与中心处理的高级nsq NSCLC。该分析的患者随访的截止日期为2020年6月30日。本研究的目的是评估晚期nsq NSCLCEGFR20英寸的真实患者特征、治疗模式和临床结果。对EGFR队列(20ins、19del/L858R无20ins、其他EGFR突变)和EGFR野生型/未测试队列的总体生存率(OS)进行了评估。

结果:1549(11.3%)nsq NSCLC有EGFR突变,其中61(3.9%)为EGFR 20ins。这61例患者主要为女性(68.9%),不吸烟(55.7%),伴有IIIB/IV期疾病(78.6%),PS0-1(76.9%)。平均年龄为68.0岁(第1季度第3节:54-74节)。34(55.7%)患者评估PD-L1状态,主要在一线前(n=20),22(64.7%)为阴性。大多数(63.9%)的患者在第一行前都有EGFR 20ins的阳性结果。几乎所有患者(95.1%,n=58)都接受了全身治疗,中位数为3行(q1-q3:1-4)。在一线,74%的患者接受化疗(主要是化疗联合),13.7%接受EGFRTKI(主要作为单一治疗),8.6%只接受免疫治疗。用碳酸炭(n=19)、顺铂(n=16)和碳紫杉醇(n=6)治疗的患者的平均治疗时间分别为4.7(q1-q3:2.6-6.6.)、7.4(q1-q3:5.0.12.8)和3.3(q1-q3:2.8-3.8)月。对于阿法替尼(n=3)、厄洛替尼(n=2)和吉非替尼(n=1),治疗时间中位数分别为1.6(q1-q3:0.5-2.8)、1.8(q1-q3:1.4-2.1)和2.3个月。在36.3个月(95%CI:34.1-39.8)随访后,中位OS为24.3月(95%CI:19.1-32.6)月;1年和2年OS率分别为82.5%(95%CI:69.7-90.2)和52.6%(95%CI:37.3-65.9)。19del/l858R无20ins(n=1049)和其他EGFR突变(n=439)的患者中位分别为35.4(95%CI:32.6-37.5)(95%CI:41.9-53.5),(95%CI为20.0-21.8)个月(n=12188)。

结论:基于医学图表数据的大型现实分析证实EGFR 20ins是一种罕见疾病(晚期nsq NSCLC的0.4%)。目前可用的EGFRTKIs似乎疗效较低,对化疗的反应似乎与EGFR野生型/未经检测的患者相同。具有EGFR 20ins突变的NSCLC患者的预后与EGFR野生型一致/未经检测,但比常见的EGFR突变更糟糕,这突出了这一罕见种群进步的需要。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9


 

【9063】新辅助PD-1阻断治疗NSCLC的基因组学和肿瘤免疫微环境中的特征。

First Author: Shuhang Wang, Clinical Cancer Center, National Cancer Center/National Clinical Research Center for Cancer/Cancer Hospital,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and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Beijing, China

背景:几种临床试验的结果已经初步证明了单种PD-1抑制剂在新辅助治疗可切除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然而,只有大约40%的患者可以达到主要的病理反应。如何选择能够从单一PD-1封锁中获益的患者仍难以确定。

方法:本研究旨在评估PD-L1表达、肿瘤突变负荷(TMB)、副本号变更(CNA,包括副本号增失)负荷与新辅助PD-1阻滞的病理反应的关系。我们还通过分析29例NSCLC患者的免疫治疗前肿瘤活检样本以及新辅助辛替单抗治疗和切除后匹配的术后样本,评估了肿瘤免疫微环境(TIME)的动态变化。采用靶向DNA测序(543个基因)、PD-L1免疫化学染色(22C3)和多重免疫荧光(CD4、CD8、CD9)。

结果:病理回归程度和主要病理反应程度(MPR)与PD-L1的肿瘤比例评分(TPS)(R=0.40,p=0.04)呈正相关,与拷贝数增益(CN增益)负荷(R=-0.44,p=0.04)呈负相关。值得注意的是,与单独的CN增益或TPS相比,CN增益负担和TPS的组合可以更好地对MPR患者进行分层。而TMB与病理反应只有边际相关性(R=0.32,p=0.15)。此外,PD-1阻断导致肿瘤区域的CD8PD-1-T细胞增加(p=0.04,配对样本的曼恩-惠特尼U测试),基质区域的TRegs和M2巨噬细胞减少(p<0.05,曼恩-惠特尼U测试)。进一步的研究表明,CD8PD-1-T细胞的增加程度与MPR显著相关(p<0.05,曼恩-惠特尼U测试)。有趣的是,我们还观察到非MPR组的CD19细胞显著减少,但在MPR组却没有,这表明B细胞参与了改善NSCLC患者的新辅助免疫治疗反应。

结论:NSCLC患者TPS和中枢神经获取负荷与新辅助免疫治疗的病理反应相关。这可能为未来新辅助免疫治疗的临床试验提供潜在的选择性指标。肿瘤免疫微环境中成分的动态变化可能为新辅助PD-1阻断治疗诱导的免疫反应提供新的见解。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10


 

【9064】基于一线免疫治疗对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的子群级网络元分析。

First Author: Fang Wu, Department of Oncology, The Second Xiangya Hospital,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 Changsha, China

背景:免疫治疗在具有不同临床或组织学特征的人群中的效率不等。本研究旨在探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对免疫治疗反应的差异,并找到每个子群的最佳治疗方法。

方法:对III期随机对照试验进行(网络)荟萃分析,比较基于10种免疫治疗的治疗的有效性,包括抗编程死亡受体1(化疗)(PD-1)、抗编程死亡配体1(PD-L1)(化疗)、抗PD-L1抗细胞毒性细胞T淋巴细胞蛋白4(CTLA-4)、抗CTLA-4化疗、抗PD-1抗血管生成治疗(AT)化疗、19个子群性别、年龄、吸烟状态、转移部位(肝/脑/骨)、组织学类型(鳞状/非鳞状癌)、PD-L1表达;使用危险比(HRs)获得总体生存率(OS)和无进展生存率(PFS)及其95%置信区间(CIs)。

结果:我们的研究包括了由12678例晚期NSCLC患者组成的22项研究。结果显示,与化疗相比,19个子群中有16个子群具有免疫治疗的优势。从不吸烟者(OS-HR=0.81,95%CI:0.55-1.18;PFS-HR=0.73,0.5%CI:0.51-1.07)、≥75岁患者(OS-HR=0.9,95%CI:0.71-1.13)和肝转移患者(OS-HR=0.88,95%CI:0.77-1)对免疫治疗有不良反应。PD-L1肿瘤比例评分(TPS)<1%,抗CTLA-4抗PD-1和抗PD-1抗PD-L1单药化疗(HR=0.6-0.81、CR=0.41-0.87)和抗PD-L1(HR=0.66、95%CI:0.48-0.92;HR=0.66、95%CI:0.45-0.98)。在肝转移患者中,抗PD-L1化疗与抗PD-L1化疗显示出显著的PFS优势(HR=0.51,95%CI:0.33-0.77)。至于其他人群,抗PD-1化疗在多个子群中表现出广泛的有希望的有效性。

结论:晚期NSCLC患者一般受益免疫治疗。应根据不同的临床或组织学特征,应用特定的免疫治疗。与此同时,我们期望更多的临床前和临床研究集中于免疫治疗反应受损人群的治疗策略。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肺癌,肿瘤,患者,剂量,化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