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肺癌合集13(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09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肺癌合集。


 

01



 

【9034】Big Ten Cancer Research Consortium Study LUN 17- 139:II期研究 阿替利珠单抗(A)+卡铂(C)+培美曲塞(P)+贝伐珠单抗(B)治疗IV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

First Author: Fatemeh Ardeshir-Larijani, Indiana University, Melvin and Bren Simon Cancer Center, Indianapolis, IN

背景:在转移性NS-NSCLC患者中,与C+Pac+B组相比,在C+紫杉醇(Pac)+ B中添加A,可提高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然而,与Pac相比,C+Pem更常用于输注时间较短、毒性较好的患者群体。

方法:对未经化疗和免疫治疗的IV期NSq-NSCLC患者的多中心单臂II期临床试验。所有患者均接受A(1200 mg,d1)+C(AuC5,d1)+P(500 mg/m2,d1)+B(15 mg/kg,d1),Q3W×4。如果无PD,患者可接受维持性APB直至PD或不可忍受的副作用。主要终点为1年PFS。计划样本量为42,功效为87%,1年PFS的双侧I型误差为0.05。次要终点包括ORR、疾病控制率(DCR)[由CR+PR+SD定义]和毒性。

结果:2018年11月15日至2020年10月5日共纳入30例患者。由于3例患者死亡,该研究提前结束,死亡可能与治疗有关(静脉血栓栓塞、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结肠穿孔)。中位年龄64岁(38-83岁),男/女:20/10例,EGFR/ALK/KRAS/BRAF突变 (5/1/4/2),PD-L1 TPS<1%>50%(9/14/6),1例患者无PDL-1状况。F/U中位数为11.6月(范围1-20)。ORR 35.71%(95%CI:18.64%~55.95%),DCR 92.85%(95%CI:83%~100%)。1年PFS和OS分别为55.27%和82.90%。最常见的Ⅲ级和Ⅱ级毒性为HTN(20%)和疲劳(33.3%), IV毒性(贫血、中性粒细胞减少和结肠穿孔)3例,V级毒性(VTE、缺氧/脓毒症)2例。

结论:与历史对照相比,阿替利珠单抗+卡铂+培美曲塞+贝伐珠单抗与更长的DCR、PFS和OS相关。3例患者治疗期间死亡,可能与治疗有关(更有可能是贝伐珠单抗),促使提前结束试验。另一个小组NCT03786692正在进行评估该方案的3期研究。

参考文献:Ardeshir-Larijani F, et al. Phase II trial of atezolizumab (A) + carboplatin (C) + pemetrexed (P) +bevacizumab (B) in pts with stage IV non-squamous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q-NSCLC): Big T en Cancer Research Consortium Study LUN 17- 139.2021 ASCO.abs 9034.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2


 

【9035】PAN-ErbB抑制剂吡咯替尼联合抗血管生成剂阿帕替尼治疗HER2突变或扩增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和安全性:II期临床研究

First Author: Guangjian Yang,Department of Medical Oncology, National Cancer Center/National Clinical Research Center for Cancer/Cancer Hospital,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and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Beijing, China

背景:HER2受体激活可诱导肿瘤血管生成,目前尚无抗HER2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HER2突变或扩增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临床证据。我们进行了一项研究,探讨PAN-ErbB抑制剂吡罗替尼联合阿帕替尼治疗HER2扩增或激活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方法:这是一项单中心、单臂II期研究,采用Simon的最佳两阶段设计。ECOG评分为0~1,有原发性HER2扩增、外显子20插入或激活错义突变且化疗或抗HER2 TKI治疗失败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均可入选。所有患者均接受吡罗替尼(400 mg,1次/d,口服) 联合阿帕替尼(250 mg,1次/d)治疗。主要终点是客观缓解率(ORR),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缓解持续时间(DOR)、疾病控制率(DCR)、总生存期(OS)和安全性。

结果:在2019年3月5日至2020年12月1日期间,纳入了33例HER2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包括外显子20插入(A775_G776insYVMA,20/33;P780 _ Y781insGSP,6/33;其他变异体,2/33)、错义突变(3/33)和原发性HER2扩增(2/33)。17例患者(51.5%)接受了一线铂类化疗或抗HER2 TKIs预处理,其余患者接受了至少2个一线的既往治疗(范围 2-6)。在2021年1月23日的最后一次随访中,总ORR和DCR分别为45.5% (15/ 33)和93.9% (31/33)。中位PFS为6.8个月(95%CI:5.4-8.2)。中位DOR和OS分别为5.3个月(95%CI:0-11.8)和12.9个月(95%CI:8.617.2)。接受二线吡咯替尼联合阿帕替尼治疗的患者的mPFS明显长于三线或三线以上的患者(9.8 vs 5.3个月,P = 0.018,HR = 0.281[95%CI:0.098-0.807])。在有脑转移(46.2%,6/13)或无脑转移(45.0%,9/20)的患者中,以及在二线(47.1%,8/17)或一线以上(43.8%,7/16)的患者中,吡咯替尼联合阿帕替尼治疗显示出相似的ORRs。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为1-2级,主要包括腹泻(90.9%)、高血压(72.7%)、乏力(63.6%)、食欲减退(54.5%)和恶心(51.5%)。3级不良事件为腹泻(3.0%)和高血压(9.1%)。没有4级或5级不良事件或治疗相关死亡的报告。。

结论:吡罗替尼联合阿帕替尼在HER2扩增或激活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中显示出强大的抗肿瘤活性和可接受的安全性。

参考文献:Yang GJ,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pan-ErbB inhibitor pyrotinib combined with antiangiogenic agent apatinib for HER2-mutant or amplified metastatic NSCLC: A phase II clinical study..2021 ASCO.abs 9035.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3


 

【9036】德国国家网络基因组医学肺癌(nNGM)罕见EGFR突变的治疗结果和功能特征

First Author: Melanie Janning, Personalized Medical Oncology,German Cancer Research Center (DKFZ), Heidelberg, Personalized Oncology, University Hospital Mannheim, Department of Oncology, Hematology and BM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Hamburg Eppendorf, Heidelberg, Germany

背景:nNGM集中了德国非小细胞肺癌的分子诊断、治疗建议和随访报告。罕见的EGFR突变具有临床挑战,因为它们包含一个异质性群体,且对治疗结果的分析仍然很少。在此,我们分析了罕见EGFR突变患者的随访数据,并对功能未知的复发突变进行了功能表征。

方法:这项对罕见EGFR突变(不包括L858R-、T790M突变和外显子19缺失)的多中心回顾性分析包括来自12个nNGM中心的IV期NSCLC患者。我们将EGFR突变分为3组:具有已知驱动功能的罕见EGFR突变,如E709X、G719X、S768I和L861Q(第1组),外显子20插入(第2组)和所有其他非常罕见的突变(第3组)。通过在Ba/F3细胞中的插入突变和生长因子非依赖性增殖的监测来确定未知突变的功能表征。

结果:总共报告了834例罕见的EGFR突变。在EGFR-TKI(Erlotinib、Gefitinib、Afatinib和Osimertinib)、化疗和(或)单药PD-(L)1阻断后随访252例患者。EGFR-TKIs vs 化疗的平均无进展生存期(mPFS) 是6.6个月和5.0个月(HR为0.54,95%CI为0.35~0.81,P=0.003),第1组(n=84) 和第3组(n=104)为6.7个月与3.4个月6.7个月与3.4个月(HR为0.66,95%CI为0.47~0.92,P=0.015)。单药抗PD(L1)治疗效果不优于化疗(第1组,mPFS3.0个月,HR1.32,95%0.55~3.15,P=.535;第3组,mPFS4.3个月,HR1.02,95%CI0.64~1.62,P=0.951)。外显子20插入(第2组,n=63)与化疗相比, EGFR-TKIs或抗PD(L1)阻断没有获益。化疗(56%)或EGFR-TKI治疗(44%)后的总生存(OS)分析(n=218)显示,组1中接受EGFR-TKI治疗和化疗的患者的中位OS分别为18.0个月和13.9个月(HR为0.97,95%CI为0.54至1.75,P=.929)。在第3组中,在接受EGFR-TKI治疗和化疗的患者中,MOS分别为35.4个月和12.0个月(HR为0.59,95%CI为0.35~1.01,P=0.056)。在Ba/F3系统中,我们可以识别8个复发驱动基因和12个非驱动基因突变,临床适用的检测周转时间为4周,为将来的临床决策提供信息。

结论:该真实世界的数据证实了第一组(罕见)EGFR突变的患者受益于EGFR-TKIs,并表明单药抗PD(L)1阻断并不优于化疗。此外,与化疗相比,非常罕见的EGFR突变患者(第3组)也从EGFR-TKI治疗中获得了PFS的益处,而免疫治疗则未获益。

参考文献:Janning M, et al. Treatment outcome and functional characterization of uncommon EGFR mutations in the German National Network Genomic Medicine Lung Cancer (nNGM).2021 ASCO.abs 9036.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04


 

【9037】一项比较nivolumab(NIVO)与卡铂-培美曲塞(CbPEM)在非继发性T790M突变导致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耐药的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治疗的随机、II期研究(WJOG8515L)。

First Author:: Hidetoshi Hayashi, Kindai University Faculty of Medicine, Osaka, Japan

背景:尽管程序性细胞死亡1(PD-1)的抗体在治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中效果没有那么明显, 但由EGFR继发性T790M突变以外的机制导致TKI疾病进展(PD)的患者更有可能从NIVO中获益。在这里,我们报告了在这些人群中比较NIVO与CbPEM的首次随机II期试验的结果。 

方法: EGFR-TKI治疗后发生PD的晚期EGFR mt NSCLC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分配至NIVO或CbPEM。合格性标准包括以下TKI治疗史;第一代/第二代(gen)TKI治疗PD后无T790M证据(a),第三代gen TKI作为T790M阳性肿瘤的二线治疗PD后无T790M证据(B)或第三代gen TKI作为一线治疗PD后无T790M证据(C)。主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并纳入生物标志物分析进行探索性分析。 

结果:共有102例患者接受随机分组。NIVO组(n = 52)的中位PFS和总生存期(OS)分别为1.7和20.7个月(mo),而CbPEM组(n = 50)分别为5.6和19.9个月(风险比[HR]分别为1.92和0.88)。NIVO的总缓解率和缓解持续时间分别为9.6%和5.3个月,CbPEM的总缓解率和缓解持续时间分别为36.0%和5.5个月。在77例(TPS 0%. 1-49%, > 50%, n = 46, 20, and 11))患者中评价了肿瘤细胞上的PD-L1表达和在50例(中位TMB 6.2mt/mb)患者中评价了肿瘤突变负荷(TMB)。正在评价免疫相关基因表达谱,结果将在会议上展示。NIVO在PD-L1强阳性(> 50%,n = 8)和第一代/第二代TKI治疗PD后无T790M证据(n = 29)中的疗效较其对照组好。TMB与NIVO的疗效无明显相关性。在NIVO组的1例患者(1.0%)中观察到非感染性肺炎,未观察到新的安全性信号, 

结论:在选定的晚期EGFR mt NSCLC患者中,与CbPEM相比,NIVO与PFS延长无关。组间OS相似。基线PD-L1状态和基因改变特征可能更有利于NSCLC从NIVO中获益。

 翻译:临床试验CRA 周媛媛


 

05


 

【9038】pembrolizumab(pembro)联合ipilimumab(ipi)治疗对比pembro联合安慰剂治疗对PD-L1(肿瘤比例评分≧50%)的转移性NSCLC患者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影响:KEYNOTE-598

First Author: Mehmet Nahit Sendur, Ankara Yõldõrõm Beyazõt University, Faculty of Medicine and Ankara City Hospital, Ankara, Turkey 

背景:在3期KEYNOTE-598研究(NCT03302234)中,OS(HR,1.08;95%CI,0.85-1.37;P = 0.74)和PFS(1.06;95%CI,0.86-1.30;P = 0.72),在PD-L1肿瘤比例评分(TPS)≧50%且无EGFR/ALK基因组改变的既往未经治疗的转移性NSCLC患者(pts)中,与pembro + 安慰剂相比,pembro + ipi未改善。pembro + ipi组治疗相关3-5级AE、致死性AE和导致停药的AE的发生率高于pembro + 安慰剂组。我们介绍了keynote-598中预先规定的患者报告结局(PRO)分析。 

方法:568例PD-L1(TPS>50%)、既往未经治疗的IV期NSCLC患者以1:1比例随机接受pembro 200 mg Q3W(长达35个周期)+ ipi 1 mg/kg或安慰剂Q6W(长达18个周期)治疗。EORTC QLQ-C30、QLQ-LC13、EQ-5d5l和NSCLC-SAQ在第1-7周期给药,然后每3个周期给药一次,直至第19周期,每4个周期给药一次,直至PD或最多35个周期。研究KEYNOTE-598的次要目的是评估整体健康状态(GHS)/生活质量(QoL)评分相对于基线从QLQ-C30的变化以及咳嗽(LC13)、胸痛(LC13)或呼吸困难(C30)复合终点的至真正恶化时间(TTD),使用随机假设缺失的约束纵向数据分析模型分析GHS/QoL较基线的变化。使用Cox比例风险模型和分层对数秩检验评价TTD的差异。对所有接受一份治疗产生一份评估的患者数据进行PRO分析。P值为双侧和标称值。 

结果:截至数据截止日期(2020年9月1日),PRO分析包括pembro + ipi组280例患者和pembro + 安慰剂组280例患者。基线时pembro + ipi组和pembro + 安慰剂组的QLQ-C30完成率分别为95.7%和96.1%,第18周时分别为63.6%和70.0%。基线时QLQ-LC13完成率为95.4%vs 96.4%,第18周为63.6%vs 69.6%。基线时,pembro + ipi组和pembro + 安慰剂组的平均QLQ-C30 GHS/QoL评分分别为62.8和64.2,在整个随访期间,组间相似。.两组GHS/QoL评分从基线至第18周的最小二乘(LS)均值(95%CI)变化均改善(pembro + ipi:3.7[0.9-6.5];pembro + 安慰剂:4.1[1.4-6.9]),组间无显著差异(LS均值差异,-0.4,[-0.4 to 3.1],P=0.82), pembro + ipi组未达到咳嗽、胸痛或呼吸困难复合终点的中位TTD(NR;95%CI,13.0个月-NR),而pembro + 安慰剂组为20.0个月(95%CI,12.7-NR)(风险比,0.98[95%CI,0.74-1.30];P = 0.91) 

结论:在PD-L1 (TPS≧50%)、既往未经治疗的转移性NSCLC患者中,pembro + ipi和pembro + 安慰剂对于患者的健康相关QoL评分或肺癌症状TTD改善情况无明显差异。

翻译:临床试验CRA 周媛媛


 

06


 

【9039】敏感EGFR基因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全外显子测序:探索对EGFR TKI治疗的耐药性生物标志物。

背景:尽管开发了预测生物标志物来形成治疗模式和结果,但在存在新EGFR突变的情况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10-20%的新EGFR TKI抗性仍然是令人关注的问题。

方法:我们探讨了332例接受EGFR TKI治疗的晚期NSCLC的临床因素,和通过对65例不同EGFR反应的全外显子组测序的分子特征,包括;新出现(3个月内进展)、中间反应(IRs)和长期反应(LTRs)(持久性>2年)。

结果:异常EGFR突变亚型新抗性对比IRs、LTRs之间有显著的变化,奇比分别为6.83([95%CI2.36-19.80],p值<0.001)和16.84([95%CI1.66-171.45,p值0.02)。其余的敏感EGFR突变亚型(外显子19del和L858R)占新抗性的75%。进行了基因组景观分析,重点研究了10种常见的具有功能贡献的致癌信号通路;细胞周期、Hippo、Myc、Notch、Nrf2、PI-3-激酶/Akt、RTK-RAS、TGF-b、p53和b-卡丁蛋白/Wnt信号传导。细胞周期途径是FDR(错误发现率)p值为6*10-4的细胞组中唯一显著的变量。我们发现在7种基因改变中只有显著的q值为<0.05:CDK6、CCNE1、CDK4、CCND3、MET、FGFF4和HRAS,与IRs/LTRs[范围4-22%]相比,丰富了新生抗性[范围36-73%]。与IRs和LTRs不同,在新生抗性中CDK4/6扩增显著(分别为91%、27.9%和0%)。同时发生的CDK4/6扩增的出现与不良缓解结局HR为3.63的无进展生存率相关[95%CI1.80-7.31,p值<0.001]。

结论:在预处理标本中存在CDK4/6扩增是作为EGFR敏感突变的新抗性的预测生物标记物。.

编译:日照市中医医院 程国丽


 

07


 

【9040】布加替尼治疗既往接受克唑替尼治疗后的ROS-1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II期临床研究:Barossa cohort 2.

背景:布加替尼是针对ALK和ROS-1的下一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布加替尼是第一个被批准用于治疗ROS1融合-阳性NSCLC的靶向药物。布加替尼耐药的ROS1阳性NSCLC的标准治疗方法尚未确定。Barossa是一个多中心,II期,研究布加替尼治疗ROS1阳性的实体肿瘤患者的临床研究。本研究由三个队列组成。初次接受ROS1抑制剂治疗的ROS1阳性的NSCLC患者被纳入第1组,既往接受过布加替尼治疗的ROS1阳性的NSCLC患者被纳入队列2,除NSCLC以外的ROS1阳性实体肿瘤患者被纳入队列3。我们这次报告的是队列2的结果。

方法:既往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的晚期ROS-1阳性的NSCLS患者接受每天一次180mg剂量的布加替尼,有一个7天90mg的诱导期。主要的终点是客观反应率(ORR;RECIST1.1)通过独立审查。关键的次要终点是PFS、OS和安全性.样本量设置在19例患者,单方面a为0.05,beta为0.2,主要研究终点的阈值和预期值分别为20%和50%。

结果:从2019年7月到2020年1月,从9个机构招募了19名患者。基线特征如下:平均年龄(范围):60(31-75)岁;女性,n=10(53%);ECOG PS为0至1,n=18(95%);从不吸烟,n=11(58%);肿瘤组织病理学类型:腺癌,n=18(95%)。在2020年10月30日的数据截止日期时,5名和6名患者分别达到了PR和SD。ORR为26.3%(90%CI,11.0-47.6),疾病控制率为57.9%(95%CI,33.5-79.7)。PFS的中位随访时间为12.0个月。中位PFS为7.3个月(95%CI,1.3-9.3),1年PFS率为26.9%(95%CI,9.2-48.6)。3级以上的TRAE为CPK(肌酸磷酸激酶)增加(21.1%)、感染(5.3%)、AST和/或ALT增加(5.3%)、高钙血症(5.3%)、厌食症(5.3%)、缺氧(5.3%)、红斑(5.3%)、高血压(5.3%)。1例患者出现肺炎(5.3%,2级)。未观察到与治疗相关的死亡。

结论:布加替尼对既往行克唑替尼治疗的ROS1阳性NSCLC患者具有适度的活性。布加替尼的安全性与先前的研究结果一致。初次使用ROS1抑制剂的NSCLC患者的队列1的登记正在进行中,这些数据将在未来的国会上公布。

编译:日照市中医医院 程国丽

08


 

【9041】确保放射稳定性疾病患者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临床获益。

背景:SD 是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ICI) 治疗后患者中常见但模棱两可的结果,可能代表有疗效和无疗效的异质性组合。这项研究旨在描述SD的特征,并确定从治疗中获益的SD患者亚集。区分出SD患者中哪些实际上有效将促进药物的开发,提高相关研究的精确性。

方法:系统审查了对ICI试验中的SD情况。使用TCGA基因表达数据对SD和客观缓解与增殖指数进行综合分析。为了确定一组与有疗效相似结果的SD亚组,我们检测了一组使用ICI治疗的SSCLC患者数据,并进行了REIST评估。在 SD疗效最佳(BOR)的患者中,测试了两个变量的序列切点,即 % BOR 和 PFS,以定义一个与 次要PR(部分响应 [PR] 和缩小百分比<中位缓解)存活率相似的亚组。然后在两个外部有效队列(n = 326,n = 381)中测试结果。

结果:在ICI(59项研究,14,280名患者)的试验中,16-42%的不同肿瘤类型的评估为SD,这与疾病特异性增殖指数(斯皮尔曼罗=-0.75,p =0.03)有关,SD是肿瘤动力学的代名氏,而不是对ICI的相对反应。在一个1220名接受ICI治疗NSCLC患者的研究中,26%评估为SD,19%评估为PR/CR,55%评估为PD。SD患者的结果范围很广(OS为0.5-76个月,PFS为0.2-49个月)。SD亚组的PFS>6个月,没有类似于次要PR(OS HR 1.0)的肿瘤生长,并被建议定义为"SD缓解者"。SD缓解者 (n = 87) 占总人数的 7% (95% CI 6-9%),在SD人数中占28%(95%CI 23-33%)。这一定义在用durvalumab治疗的NSCLC试验中的两个外部队列中得到了验证。

结论:RECIST 定义的 SD 常见于免疫治疗中,具有异质性的,而且很大程度上可能比比 ICI 反应更能反映肿瘤的增长率。在 NSCLC 和 SD经ICI治疗 的患者中,PFS > 6 个月,而且没有肿瘤生长(SD 的+1/3)可被视为"SD 缓解者"。这一定义可以使临床及转化研究更加有效和深入。研究赞助人:国家卫生研究院。

参考文献:Salma K. Jabbour, et al. KEYNOTE-799: Phase 2 trial of pembrolizumab plus platinum chemotherapy and radiotherapy for unresectable, locally advanced, stage 3 NSCLC. 2021 ASCO, abs 9041.

编译:四川省肿瘤医院  朱敏

09


 

【9042】来自J-ALTA酪氨酸酶抑制剂(TKI)初治扩增队列的首次结果:布加替尼用于日本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

背景:布加替尼是二代 ALK 抑制剂,具有明确针对 ALK 突变的活性。我们将主要报导在日本II期J-ALTA研究(NCT03410108)中既往未接受过ALK TKI治疗的ALK阳性NSCLC患者在使用布加替尼后的分析结果。

方法:J-ALTA是一项多队列研究,包括一个TKI初治的扩增队列。TKI初治组的患者接受布加替尼7天的90毫克起始量然后每日180毫克。根据独立审查委员会(IRC)的评估,主要终点是12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明确的客观缓解率(ORR:IRC及调查员的评估);IRC 评估的 PFS 和持续缓解时间(DoR);总生存期(OS);脑转移PFS(IRC评估的iPFS);以及安全性。

结果:本研究共招募了104名患者:其中,32名NSCLC患者为TKI初治(中位年龄,60.5岁;94%的患者为腺癌;22%患者有基线脑转移;25%患者接受过化疗)。截至2020年9月29日,随访中位数为14.2个月,仍有27名患者仍在治疗中。IRC确定的PFS为12个月,占比为93%(90% CI,79-98)。IRC确定的ORR为97%(90% CI,84–100),包括2个完全缓解和29个部分缓解。IRC评估的中位DoR尚未成熟;中位PFS、iPFS和OS均为达到。在TKI-初治组,治疗不良反应事件(TEAEs)出现在此组所有32名患者以及总体75%患者中(最常见的:肌酸磷酸酶升高,81%;高血压,59%;腹泻,47%)。3级TEAEs出现在这一组的91%患者中(最常见的:肌氨酸磷酸酶升高,44%;高血压,34%;脂酶升高,19%)。TKI初治组中报告了三例(9.4%)间歇性肺病/肺炎:都是一级,发生在布加替尼治疗后的15天之后。TKI初治组中由于AE导致的剂量停止/中断/减少分别为 0%/94%/66%,在研究总人数中为 5%/72%/41%。AE频率和类型在TKI初治组和整体队列中相似。

结论:在J-ALTA TKI初治人群中,布加替尼在日本患者群体中表现出了明显疗效和管理安全性。布加替尼仍然是日本患者的治疗选择之一。临床试验信息:NCT03410108。研究发起人:武田药业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ARIOD制药公司。

参考文献:Salma K. Jabbour, et al. KEYNOTE-799: Phase 2 trial of pembrolizumab plus platinum chemotherapy and radiotherapy for unresectable, locally advanced, stage 3 NSCLC. 2021 ASCO, abs 9042.

编译:四川省肿瘤医院  朱敏

10


 

【9043】关于EGFR和MET联合抑制EGFR突变体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有效性的大型现实研究。

First Author: Liu Li, Hunan Cancer Hospital, Changsha, China

背景:MET扩增是介导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获得性的重要机制。到目前为止,由于缺乏来自大队列或对照试验的临床数据,人们对这一亚集患者的标准治疗策略还没有达成共识。在我们的临床实践中,三种方案常用于MET扩增介导的EGFR-TKI进展后的患者:EGFR-TKI和MET-TKI联合治疗、MET-TKI单药治疗或化疗。我们的研究旨在比较这三种方案的有效性。

方法:本研究纳入70例EGFR-突变体晚期NSCLC患者,其中70例从既往EGFR-TKI开始获得MET扩增,并于2015年3月至2020年3月接受治疗。其中,38例接受EGFR-TKI加克里佐替尼,10例接受克里佐替尼单药治疗,22例接受铂基双倍体化疗。对血液和组织活检样本进行了组织突变剖面分析。12例患者还探讨了对联合靶向治疗的耐药机制。

结果:EGFR-TKI克利佐替尼组的客观反应率(ORR)和疾病控制率(DCR)分别为47.5%和84.0%,克利佐替尼单药治疗组为40.0%和70.0%,化疗组为18.2%和50.0%。EGFR-TKI克里佐替尼组比化疗组具有明显更好的ORR(P=0.026)和DCR(P=0.016),但与克里佐替尼单药治疗组无统计学差异(ORR,P=0.73;DCR,P=0.39)。EGFR-TKI克里替尼组的无进展生存率(PFS)明显长于接受克里替尼单药治疗(5.0 vs 2.3个月,P=0.004)或化疗(5.0 vs 2.9,P=0.036月),但总体生存率相当(10.0 vs 4.1 vs 8.5个月,P=0.088)。TP53突变率(58.5%)和EGFR放大率(42.9%)是这三个队列中两个常见的并发突变。接受EGFR-TKI克里替尼的并发TP53突变(n=17) (6.0 vs 2.3 vs 2.9个月,P=0.009)或并发EGFR扩增(n=13) (5.0 vs 1.2 vs 2.4个月,P=0.016)的患者的PFS明显较长。获得性抵抗EGFR-TKI克里佐替尼治疗的潜在分子机制包括EGFRT790M(n=2)、EGFRL718Q(n=18、n=1)、EGFRS645C(n=1)、METD1228H、(n=1)、BRAFV600E(n=1)、NRASQ61H(n=1)和KRAS(n=1)(KRAS)、ERBB2(n=1)、CDK4(n=1)、n=1)和MYC(n=2)中的放大。

结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现实世界的临床证据,迄今为止最大的队列,同时抑制EGFR和冰毒改善EGFR患者的临床结果突变NSCLC获得冰毒放大之前EGFR-TKI治疗,表明组合方案EGFR-TKI和MET-TKI可能是一个更有效的治疗策略的患者。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任俊伟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肺癌,肿瘤,治疗,患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