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肺癌合集12(中文翻译版)大放送-最权威的传递最新肿瘤治疗进展的宝典

2021
06/11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01



 

9023【ASCO 2021】首次来自自然历史队列的血液试验筛查试验(BFAST):KRAS G12C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aNSCLC)患者的真实世界临床基因组数据分析。

背景:BFAST (NCT03178552) 是针对未经治疗的 aNSCLC 的靶向疗法或治疗免疫治疗(CIT) 的全球多中心研究。对患者使用基于血液的二代测序(NGS)进行筛查。在 BFAST 自然历史系中,收集了在本研究的干预人群之外接受治疗或护理的患者数据。在这里,我们分析了有KRAS G12C突变(mut)的患者亚组。

方法:不可手术切除的 aNSCLC, Ecog Ps 0 - 2,且既往无系统治疗的 aNSCLC患者经血液 Ngs 筛查符合入选标准 。没有组织样本的患者也符合入选标准。在探索性分析中收集和分析了主要基因组学和分子特征,包括bTMB、PD-L1和ctDNA浓度;肿瘤治疗方案;治疗反应和生存数据。

结果:截止至2020年12月的全部BFAST筛查人群中(N = 5917),23%的患者有各种KRAS突变的肿瘤;9% 是KRAS 12c 。于2018年10月至2020年10月(n = 1017) 招募患者参加自然历史队列;63 位患者肿瘤KRAS G12c 突变。中位年龄为68岁,59%患者为男性,86%患者 ECEG PS 0-1,84%患者为非鳞癌。检测到TP53 (60%)和 STK11 和/或KEAP1 (25%)的共突变;8%的患者有bTMB≥16。32% 的患者每个原位检测都发现了 PD-L1高表达;38%的患者没有检测到PD-L1表达。在一线治疗患者(n = 50)中、50%患者进行了化疗、28%患者进行了CIT治疗和20%患者进行了CIT + 化疗,真实世界反应率(每位医生评估CR/PR)分别为20%、29%和30%。在没有记录一线治疗方案的13位招募的患者(21%)中,有7位患于3月之内死亡。在关键基因亚组之间存在差异,总体的中位生存期为 14个月(如下表)。

 结论:BFAST是首次使用基于血液的NGS识别KRAS G12C突变并描述此患者亚组的自然历史、临床特征和基因组学蓝图的研究。高达 21% 患者可能没有接受一线治疗TP53共突变的患者似乎会更加获益,而与那些没有突变的患者相比,具有 STK11 / KEAP1 共突变的患者似乎获益更少。许多患者没有D-L1测试表明没有组织可以用来完整的组织学检测突出了通过血液检测生物标记物的潜在获益,包括KRASG12C。临床试验信息:NCT03178552。研究赞助商:霍夫曼-拉罗什有限公司

参考文献:Salma K. Jabbour, et al. KEYNOTE-799: Phase 2 trial of pembrolizumab plus platinum chemotherapy and radiotherapy for unresectable, locally advanced, stage 3 NSCLC. 2021 ASCO, abs 8512.

编译:四川省肿瘤医院  朱敏


 

02


 

【9024】鲁卡帕利对高基因组LOH和/或BRCA1/2突变,四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II期研究(肺-MAP亚研究,S1900A)

First Author: Jonathan W. Ries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Davis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Sacramento, CA

背景:虽然之前的研究表明,FDA批准PARP抑制剂(PARPi)治疗BRCA相关癌症的有力有效性强,但NSCLC的数据远不那么清楚。S1900A是一项LUNG-MAP子研究,评估了携带BRCA1/2突变或杂合子(LOH)基因组缺失的PARPi作为同源重组缺陷(HRD)的表型标记。

方法:符合条件的患者需要对BRCA1/BRCA2和/或基因组LOH高(≥21%)发生有害突变。关键资格标准:铂化疗和/或PD-(L)1抗体进展的晚期NSCLC患者,Zubrod表现状态0-1,器官功能充分,无≥3级高胆固醇血症,既往无PARPi暴露,注册后21天内无全身治疗。按组织学将胎盘分为两组(鳞状组织学和非鳞状/混合组织学)。每组有40个合格点,如果1面5%的真实ORR至少为35%,设计有91%的能力排除15%的ORR。计划对前20名每组可评估反应的患者进行的中期分析要求≥3反应继续进行完全登记。

结果:入选64个患者(27平方组,37平方组),其中59人合格。平均年龄65.7岁;M/F33/26(56/44%);98%的患者接受了至少1行IV期疾病的治疗。生物标记物选择仅包括36个患者(61%)LOH,4个患者(7%)BRCA1,11个患者(19%)BRCA2,4个患者(7%)BRCA1LOH,4个患者(7%)BRCA2LOH。这两个队列都被关闭为无效的队列,但在中期分析人群中反应不足。在整个研究中,报告了4种反应(3nsq/1sq)。ORR为7%(95%CI:0-13)(9%nsq/4%sq),DCR为62%(95%CI:50-75)(62%nsq/64%sq);4个反应者中有3个具有BRCA1/2突变,4个高LOH中的1个;BRCA1/2个患者3/23(13%)。nsq队列中的PFS中位数为3.2个月(95%CI:1.6-4.6),sq组中为2.9个月(95%CI:1.6-6.2)。nsq的平均OS为7.8个月,sq为7.9个月。最常见的≥3级不良事件为贫血(22%)、淋巴细胞减少(8%)、疲劳(8%)和经膜炎(5%)。

结论:S1900A未能显示出具有高基因组LOH和/或BRCA1/2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的鲁卡帕立有必要的疗效水平。没有新的安全信号,血液学毒性是最常见的不良事件。基因组LOH作为HRD的表型标记,不能预测鲁卡帕里在NSCLC中的足够活性。这些结果与PARPi对其他肿瘤类型的BRCA相关性或高LOH癌症患者的高水平疗效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些癌症与NSCLC的基因组特征上的潜在生物学差异可能是其原因。研究这个前提的研究正在进行中。(nct03845296)。

编译:哈尔滨工业大学/潍坊俊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任俊伟


 

03


 

【9025】KRAS突变体晚期nsclcs中的抗PD-(L)1:随机对照试验的荟萃分析。

First Author: Thierry Landre, UCOG HUPSSD-APHP, Paris, France

背景:KRAS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最常见的癌基因驱动子突变,占这些患者的20-25%。单剂抗PD-(L)1对KRAS突变体NSCLC的临床疗效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

方法:本荟萃分析研究了KRAS突变晚期NSCLC的一线或二线抗化疗(CT)的随机试验数据。结果指标包括总生存率(OS)和无进展生存率(PFS)。使用科克伦元分析协作方法和审查管理器软件(RevMan5.3版;英国牛津大学)计算分析。

结果:分析了第一行3项试验(免疫150、189和042)以及3项试验(OAK、杨树和检查类057),包括1313个NSCLC(386KRAS突变和927KRAS野生型肿瘤)。与KRAS突变体NSCLC中单独的CT相比,抗PD-(L)1/-CT与延长OS显著相关(HR=0.59[0.49-0.72]、p<0.00001)和PFS(0.58[0.43-0.78]和p=0.0003)。生存福利发生在一线和二线。在KRAS野生型NSCLC中观察到的生存效益分别为(HR=0.87 [0.76-0.99];p=0.03)和(HR=0.79 [0.56-1.11];p=0.17)。KRAS突变体的OS优势明显优于KRAS野生型的OS优势(p=0,001)。

结论:高级OS的NSCLCs的突变型和野生型CRAS的抗PD-(L)1(+/-CT)均优于单独的CT,而OS的KRAS突变组的益处较高。

编译:哈尔滨工业大学/潍坊俊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任俊伟

04


 

【9026】人工智能标记肿瘤细胞PD-L1表达治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的临床表现。

First Author: Hyojin Kim, Department of Pathology, 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 Bundang Hospital, Seongnam, South Korea

背景:程序性死亡配体1(PD-L1)表达是高级NSCLC中一线ICI的标准生物标志物。然而,病理学家对肿瘤比例评分(TPS)的手工评估有实际的局限性,包括观察者间的偏差、感兴趣区域的主观性差异和密集劳动。我们开发了一种人工智能(AI)驱动的TPS分析仪,即L单位范围PD-L1,用于客观注释肿瘤细胞PD-L1的表达,用于预测高级NSCLC的ICI反应。

方法:由393,565个肿瘤细胞开发出PD-L1,用22C3药物Dx免疫组化学染色的802张整幻灯片图像(WSI)中PD-L1的表达。A在排除了内部控制组织区域后,WSI被分成斑块,一个基于深度学习的模型检测到肿瘤细胞的位置和PD-L1阳性。对补丁水平细胞的预测进行聚合以进行TPS估计。在首尔国立大学邦东医院和三星医疗中心接受≥ICI治疗的患者的430张NSCLC肿瘤幻灯片中验证了该模型的临床性能。三位病理学家对该外部验证队列进行了独立对照TPS注释,他们一致的TPS用平均值计算出TPS。

结果:AI模型(L单位范围PD-L1)预测PD-L1阳性肿瘤细胞,细胞水平分析的曲线面积为0.889,PD-L1阴性肿瘤细胞面积为0.809。在WSI水平上,AI模型观察到TPS和病理学家对照TPS之间观察到显著正相关(Spearman系数=0.9247,P<0.001)。病理学家根据PD-L1表达水平≥50%、1-49%和<1%,AI模型与对照TPS的相关率分别为85.7%、89.3%和52.4%。根据AI模型的无进展生存率(mPFS)≥1%对<1%为2.8对1.7个月(HR=0.52、95%CI:0.38-0.71、P<0.001)。相比之下,根据对照组TPS的mPFS为2.8对2.1个月(HR=0.70,95%CI:0.55-0.91,P<0.001)。病理学家认为84例患者中有40例(47.6%)为对照组TPS<1%被AI模型视为TPS≥1%,该子群的mPFS为2.7个月。

结论:AI模型PD-L1表达与病理学家PD-L1表达相关。人工智能模型在WSI水平上的临床表现可与病理学家的评估相比较。该模型可以准确地预测晚期NSCLC中ICI的肿瘤反应和无进展生存率。

编译:哈尔滨工业大学/潍坊俊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任俊伟


 

05


 

【9027】在晚期肺腺癌中,基于血浆的综合基因组分析与组织检测的临床结果。

First Author: Ray D. Page, The Center for Cancer and Blood Disorders, Fort Worth, TX

背景:许多专家指南建议进行躯体基因组测试,为晚期肺腺癌(ALUAD)患者的靶向治疗提供信息。NILE研究是一项前瞻性观察性研究,证明了无细胞循环肿瘤DNA(基于cfDNA)的肿瘤基因分型与基于组织的基因分型相比具有非劣效性,以发现新诊断的ALUAD患者可靶向的基因组改变。随着队列的成熟,临床结果数据现在可以报告。

方法:本前瞻性多中心北美研究(NCT03615443)登记了先前未经治疗的有标准护理(SOC)组织基因分型和同时全面的cfDNA分析的患者(监护人健康,雷德伍德市,CA)。在12个月的研究登记后,根据NCCN指南定义的情况,收集了接受医生选择治疗的可目标基因组改变患者的客观反应率、疾病控制率和治疗时间数据。

结果:在本研究的282例患者中,89例(31.6%)通过组织(21.3%)和/或cfDNA(27.3%)分析检测到可操作的生物标志物。其中61例(68.5%)的患者接受了FDA批准的靶向治疗(EGFR、ALK、ROS1)。33例患者有资格接受临床反应评估,其客观反应率为58%,疾病控制率为94%。25(76%)实现了持久响应>6个月;17(52%)实现了持久响应>12个月。无论目标改变的变异等位基因频率如何,患者对目标治疗都有反应。与组织基因分型相比,检测cfDNA知情的生物标志物的治疗时间(TtT)明显更快(中位数分别为18和31天;p=0.0008)。

结论:这是第一个前瞻性的以社区为基础的研究,发现cfDNA以类似于组织基因分型的速度检测到指南推荐的生物标记,而基于基于血浆的综合基因组分析的治疗结果与已发表的基于组织的靶向治疗临床结果相当。NILE研究补充和证实了专门在学术网站注册的前瞻性FLAURA和SLLIP研究的发现。

编译:哈尔滨工业大学/潍坊俊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任俊伟


 

06


 

【9029】PD-L1肿瘤比例评分的变化与非小细胞肺癌中CD274基因(编码PD-L1)拷贝数的变化有关。

First Author: Stephanie Leigh Alden, Harvard Medical School, Boston, MA

背景:PD-L1肿瘤比例分数(TPS)通常用于确定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一线治疗的资格。然而,PD-L1的表达会随着时间和肿瘤部位的不同而变化,可能导致患者分层不准确。因此,了解与NSCLC中的PD-L1变化相关的临床病理学和基因组因素是至关重要的。

方法:收集NSCLC和定量PD-L1免疫组化学(IHC)患者的临床病理和基因组数据。如果NSCLC活检分别为PD-L1TPS<1%、1-49%和≥50%,则分别归类为PD-L1阴性、低和高。样品间PD-L1TPS内部变化(DPD-L1)定义如下:重大降低(PD-L1TPS从≥50%降至<50%或从≥1%降至<1%),重大增加(PD-L1TPS从<1%到≥1%或<50%到≥50%),以及非重大变化(所有其他情况)。下一代测序(NGS)被用于评估CD274位点的拷贝数(CN)变化,它编码PD-L1。采用威尔科克森和克鲁斯卡尔-沃利斯秩和检验分析连续变量,采用费雪的精确检验分析分类变量。

结果:在250例对NSCLC进行PD-L1IHC的PD-L1IHC检测中,第一次活检的PDL1TPS为<1%(41.6%),80%(32.0%),66例(26.4%)为≥1-40%,PD-L1TPS中位数为2%(范围:0%-100%)。当检查细胞内DPD-L1时,49例(19.6%)和65例(26.0%)(26.0%)的PD-L1TPS分别显著下降,其余136例样本(54.4%)出现非重大变化,DPDL1中值为0%(范围:-90%-90%)。基线PD-L1TPS和DPD-L1在受组织学、吸烟状况、性别或治疗方面都没有显著影响。在219个接受组织NGS和完整CN数据的NSCLC样本中,PD-L1TPS分别基于CD274CN:PD-L1TPS1%和5%、42.5%和高扩增97.5%(p<0.01)。在56例配对PD-L1TPS和NGS的患者中,根据CD274CN变化,中位数DPD-L1有显著差异:获得性CD274CN损失为DPD-L1TPS-49%,CD274CN无重大变化的0%,获得性CD274CN增益为1.75%(p=0.01)。

结论:在近一半的NSCLC患者中,PDL1TPS有所不同,与表达变化的临床病理相关性很少。PD-L1TPS的变化与整个活检中CD274CN的变化有关。这些发现表明,在样本中预测PD-L1TPS的基因组相关性,以及在确定ICI启动时的一种潜在的补充方法。

编译:哈尔滨工业大学/潍坊俊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7


 

【9030】EGFR-TKIs和安洛替尼联合使用作为EGFR突变体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多中心、单臂、II期临床试验。

First Author: Zhiyong He, Fujian Cancer Hospital & Fujian Medical University Cancer Hospital, Fuzhou, China

背景:目前,EGFR-TKIs被广泛接受为EGFR-突变体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标准治疗方法;然而,获得性耐药性是不可避免的。联合治疗被认为是克服对EGFR-TKIs的抗性的一种策略。安洛替尼是一种新型的多靶向、小分子TKI,可以有效抑制肿瘤血管生成和生长。然而,迄今为止,仍缺乏证据支持使用EGFR-TKIs与安洛替尼联合治疗NSCLC。因此,一项多中心、单臂、二期临床试验旨在检查EGFR-TKIs联合安洛替尼对治疗单纯、晚期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并阐明可能的机制。

方法:本研究在中国福建省的14个研究中心进行。主要资格标准为IV期或复发性伴有EGFR的非鳞状性NSCLC突变(外显子19缺失和L858R)、ECOG评分0-2,20至75岁,以前无全身治疗。无症状脑转移患者入院。符合条件的患者给予吉非替尼(250mg QD)或伊柯替尼(125mg TID)联合安洛替尼(第1-10mg天,每周期21天),直到疾病进展。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率(PFS)和安全性,次要终点是总体生存率(OS)、客观反应率(ORR)和疾病控制率(DCR)。在治疗前,每两个月和疾病进展后取样一次,并使用液滴数字PCR(ddPCR)分析在血浆ctDNA中检测到T790M突变。

结果:入选60例患者(2018年8月2日至2020年5月28日)。截至2021年2月1日,有37名患者(61.7%)经历了PFS事件,其中10例(16.7%)死亡。ORR为78.3%,DCR为100%。PFS中值为13.0个月(95%CI:10.7-15.3)。5例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包括皮疹(63.3%)、疲劳(55.0%)、高血压(48.3%)、腹泻(33.3%)和手足综合征(30.0%)、高血压(5.0%)、皮疹(1.67%)、高甘油三酯血症(1.67%)、呕吐(1.67%)、ALT升高(1.67%),未观察到4级不良事件或药物相关死亡。从36例患者的预处理前收集了外周血样本,30.6%被鉴定为低频新生T790M突变,突变等位基因频率(MAF)在0.01%到0.28%之间。

结论:第一代EGFR-TKIs和安洛替尼的结合显示出令人印象深刻的ORR和DCR,在激活EGFR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中具有可接受的毒性,我们在本研究中观察到携带新EGFRT790M突变的患者比例很高。

编译:哈尔滨工业大学/潍坊俊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任俊伟

08


 

【9031】一项比较卡铂和老年鳞状细胞肺癌患者与多西紫杉醇的随机III期研究:资本研究。

First Author: Yoichiro Hamamoto, National Hospital Organization Nishisaitama-Chuo National Hospital, Tokorozawa, Japan

背景:细胞毒性单药治疗是老年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法之一。在鳞状组织学患者中,卡铂加紫杉醇的客观反应率明显高于卡铂和紫杉醇(ORR),并可改善≥70岁患者的总体生存率(OS)。在这里,我们比较了卡铂、萘布-紫杉醇和老年鳞状NSCLC患者的多西紫杉醇。

方法:资本研究是日本92家机构的多中心开放标签3期随机试验。符合条件的患者有晚期鳞状NSCLC,之前没有全身化疗,年龄为≥70岁,ECOG表现状态为0或1。患者每21天周期随机分配1:1至多西他西醇60mg/m2(D组)或卡铂AUC6mg/mL/min加nab-紫杉醇100mg/m2(nab-PC组)。主要的端点是OS。本试验在UMIN临床试验注册处(UMIN000019843)和日本临床试验注册处(jRCTs041180110)注册。

结果:2015年12月至2020年8月,196例患者随机分为两个治疗组(D臂,n=98;nab-PC组,n=98)。随访的中位数和年龄分别为11.5个月和76岁(范围:70-88岁),87%的患者为男性。在计划的中期分析后,独立数据监测委员会证实,该研究在2020年8月达到了改进OS的主要终点,本报告代表了最终分析。nab-PC组相比,D组具有显著优势(HR=0.52;90%CI,0.38-0.70;中位数,16.9个月 vs 10.9个月;p<0.001)。nab-PC组与D组的无进展生存率(中位数为5.8对4.0个月;HR=0.42;95%CI:0.30-0.58;p<0.0058)和客观反应率(66.3% vs 28.0%;p<0.001)方面也有显著改善。最常见的3或4级不良事件是白细胞减少症(46.3%)、中性粒细胞减少症(63.2%)、贫血(38.9%)、白细胞减少症(56.7%)、中性粒细胞减少症(77.3%)和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17.5%)。作为显著的不良事件,nab-PC和D组分别有15例(15.8%)和1例(1.0%)患者出现≥2级感觉周围神经病变。此外,nab-PC和D组14例(14.7%)和12例(12.4%)和1例患者分别发生严重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和治疗相关死亡。

结论:老年鳞状NSCLC患者的OS显著改善。卡铂加萘布-紫杉醇成为这些患者的新标准治疗方法。

编译:哈尔滨工业大学/潍坊俊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任俊伟

09


 

【9032】RET融合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对塞珀卡替尼与之前的全身治疗的反应。

First Author: Alexander E. Drilon,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and 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 New York, NY

背景:塞尔帕卡替尼是一种一流的高选择性、有效的中枢神经系统活性RET激酶抑制剂,在多个国家被批准用于治疗RET融合肺癌或甲状腺癌。塞尔培卡替尼在1/2期试验中,在先前治疗的NSCLC患者中具有耐久抗肿瘤活性(Besse等人,ASCO2021)。

方法:RET融合NSCLC患者参加全球多中心剧本001试验(NCT03157128;16个国家,89个站点)。主要终点为客观反应率(ORR)。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率、反应持续时间和安全性。这一事后的内部分析是基于2020年3月30日的数据截止日期。由独立审查委员会将RECISTv1.1患者在注册前接受的历史医生报告的最佳总体反应(BOR)与塞尔巴卡替尼BOR进行比较,每个患者自行对照。

结果:在之前接受铂化疗(化疗)的疗效评估患者(N=218)中,患者年龄中位数为61岁,大多数ECOG为0/1(37%/61%),之前的系统性治疗中位数为2岁(范围:1-15)。总体而言,57%的患者对塞珀卡替尼有反应,16%的患者对既往的治疗有反应。无论以往治疗如何,塞珀卡替尼对ORR的改善包括化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57% vs 14%)、单剂ICI(48% vs 3%)或化疗(58% vs 15%)。共有108例患者(49%)对先前的治疗没有反应,但对西帕卡替尼有反应。与既往治疗(28%)相比,服用塞珀卡替尼的患者发病率较少(2%)。与既往直接治疗相比,西珀卡替尼治疗的中位持续时间明显延长(分别为11.8个月和3.4个月)。

结论:经LIBRETTO-001治疗的RET融合NSCLC患者,注册前进行的全身治疗的临床疗效不如塞珀卡替尼。无论先前的治疗类型如何,塞尔帕卡替尼都表现出一致的疗效。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10


 

【9033】二线nintedanib联合多西他赛用于一线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治疗失败后的肺腺癌患者:来自VARGADO队列C的初步疗效和安全性结果

First Author:Christian Grohe, Department of Pneumology, ELK Berlin, Berlin,Germany

背景: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格局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化疗现在成为转移性、非突变NSCLC的首选一线(1L)方案。然而,只有有限的临床数据可用于指导后续的治疗选择。Nintedanib(Vargettef)是一种口服三重血管激酶抑制剂,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PDGFR)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途径,已被欧盟和其他国家批准与多西他赛联合治疗1L化疗失败后的晚期腺癌NSCLC。

方法:该分析是正在进行的、前瞻性、非干预性VARGADO研究(NCT02392455)的nintedanib+多西他赛部分。在此,报告了C组100例腺癌NSCLC患者的初步疗效和安全性结果,这些患者在既往1L ICI联合化疗失败后接受二线(2L) nintedanib+多西他赛治疗。

结果:在队列C中,中位年龄为63岁(范围:43-84岁);58例(58.0%)为男性,71例(71.0%)为ECOG PS 0/1。95例患者(95.0%)既往接受过1L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治疗。在1L治疗开始后6个月内39例(39.0%)患者疾病进展,66例(66.0%)患者在9个月内疾病进展。2Lnintedanib+多西他赛的客观缓解率为37.3% (22/59分),疾病控制率为67.8% (40/59分),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4.4个月(95%CI:2.6–6.6)。在1L治疗开始后疾病进展时间< 9个月的患者中(n = 66),从2L nintedanib+多西他赛开始的中位PFS为4.1个月(95%CI:2.5–6.6)。在1L治疗开始后9个月疾病进展的患者(n = 34)中,2L nintedanib+多西他赛开始治疗后的中位PFS为8.5个月(95%CI:2.4-不可估计)。在47例(47.0%)、37例(37.0%)和28例 (28.0%)患者中分别观察到≥3级的治疗紧急不良事件(TEAEs)、严重不良事件(TEAEs)和导致治疗中断的不良事件。

结论:VARGADO 队列C的初步结果首次证明,2L nintedanib+多西他赛在1L ICI联合化疗进展后对晚期非小细胞肺腺癌患者具有有临床意义的疗效和可管理的安全性。临床试验信息:NCT02392455。研究赞助商:勃林格-英格尔海姆制药有限公司(Boehringer Inglheim Pharma GmbH&Co.kg.)。

参考文献:Grohe C, et al. Second-line nintedanib plus docetaxel for patients with lung adenocarcinoma after failure on first-line 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 combination therapy: Initial efficacy and safety results from VARGADO Cohort C.2021 ASCO.abs 9033.

编译:北京麦迪卫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石瑞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NSCLC,基因组,肺癌,肿瘤,突变,数据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