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肺癌合集7(中文翻译版)大放送

2021
06/07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肺癌合集。


01



 

【8561】癌症免疫治疗(CIT)联合治疗一线扩展期小细胞肺癌(ES-1L)(ES-SCLC)的真实证据。

First Author: Eric S. Nadler, Texas Oncology-Baylor Charles A. Sammons Cancer Center, Dallas, TX

背景:阿替唑唑单抗联合化疗是2019年批准的ES-SCLC 1L治疗的CIT联合方案。本研究研究了在现实社区肿瘤学环境中接受该方案的ES-SCLC患者的患者特征和治疗模式。

方法:这是一项回顾性研究,包括2018年10月1日(2018年9月1日-NEJM12月31日被诊断为ES-SCLC的成年患者,使用美国肿瘤网络电子健康记录数据随访到2020年3月31日。采用卡普兰-迈耶(K-M)方法(TTD)评估停止治疗的时间(TTD)和下次治疗/死亡的时间(TTNT)。

结果:在本研究的408例患者中,267(71.4%)接受阿泰佐卡铂(Atezo+Chemo),80(21.4%)接受卡铂阿铂(仅Chemo),其余接受其他治疗。现实队列IMpower133试验(n=201)患者更大(平均年龄68岁对64岁),男性减少(45%对64%),白人减少(73% vs 81%),基线脑转移患者多(23%对9%),ECOG(2/3)表现状况评分差患者多(24% vs 0%)。真实队列的中位数随访、按月计算的TTD和TTNT以及试验报告的最佳可比措施。

结论:在这个真实的ES-SCLC队列中的大多数患者在1L环境下接受了阿特佐化疗方案。与IMpower133试验相比,随访时间要短得多,患者的基线特征(年龄、脑转移、ECOG)也更差,但该描述性分析中的真实中值TTD与试验中治疗持续时间的中值一致。需要进一步的研究,通过更长的随访来比较CIT和化疗方案的实际有效性。

 注:1L治疗到任何原因(包括死亡)。在研究期间未停止治疗的患者将在研究结束日期或数据集中提供的最后一次就诊日期接受审查,以最先发生者为准。不基于K-M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2


 

【8562】奥拉帕利单药治疗或联合角拉西替布(AZD6738)

治疗复发性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疗效。

First Author: Sehhoon Park, Samsung Medical Center, Sungkyunkwa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Seoul, South Korea

背景:小细胞肺癌(SCLC)的分子分析表明,细胞周期相关基因和DNA损伤和反应(DDR)通路的基因组改变发生率很高,这与SCLC的破坏性临床结果相关。使用两个针对DNA修复途径的小分子,奥利帕利(PARP抑制剂)和角拉西定(ATR抑制剂),我们评估了它们在单药治疗或联合在复发的SCLC中的临床疗效。

方法:作为SCLC(SUKSES)II期生物标记物驱动伞形研究的一部分,对先前铂方案失败的患者根据他们的基因组变化进行登记和分配。HR通路基因突变突变患者不限于BRCA1或2,ATM缺乏或MRE11A突变的患者分配给奥立帕立单药治疗(SUKSES-B,NCT03009682)。作为一种生物标记物不匹配臂,未选定患者的生物标记物也被允许接受奥拉帕利和塞拉替布臂(SUKSES-N2,NCT0328607)。主要终点为客观反应率(ORR),并采用两阶段西蒙公司的设计。

结果:根据预定义的协议标准,双臂在阶段1处终止。在奥拉帕利单药治疗组(SUKSES-B,n=15)中,ORR为6.7%,疾病控制率(DCR)为26.7%,1种部分反应(PR),3种稳定疾病(SD)。无进展生存率中位数(PFS)为1.25个月(95%CI=1.18-NA),平均总生存率(OS)为8.56个月(95%Cl=6.62-NA)。导致治疗停止的不良事件(n=2组,13.3%)为与药物相关的3级肾损伤、血小板减少和2级贫血。一位PR确诊患者的肿瘤体积比基线下降了37%,并通过深度靶点测序确定了BRCA2的剪接位点突变。在奥拉帕利和角拉西替治疗组(SUKSES-N2,n=26)中,ORR为3.8%(n=1),DCR为42.3%(n=11)。平均PFS为2.75个月(95%置信区间为1.77-5.44),OS为7.18个月(95%Cl=5.97-10.79)。3例患者因与药物相关的5级肺炎、3级药物诱发的肺炎、2级贫血而停止治疗。该组合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贫血(n=11,42.3%),其次是血小板减少(n=6,23.1%)。肿瘤体积比基线下降43%的患者TP53发生突变。
结论:以奥拉帕利作为单种药物或与塞拉西替联合靶向DDR途径,表明安全性可容忍的复发患者的早期疗效信号。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3


 

【8563】在NCI9881研究中,用奥立帕立治疗转移性小细胞肺癌患者同源重组DNA修复基因突变状态分析。

First Author: Joseph W. Kim, Yale Cancer Center, Yale School of Medicine, New Haven, CT

背景:Cediranib是一种泛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抑制体外和卵巢癌模型同源重组DNA修复(HRR)基因的表达,增加肿瘤对多(ADP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的敏感性。奥拉帕利,一种PARP抑制剂,证明了对具有HRR基因有害突变的晚期实体肿瘤患者的临床疗效。我们假设西地尼通过抑制HRR基因的表达诱导HRR缺乏表型,西地尼和奥拉帕利联合(C+O)对HRR精通(HRP)晚期实体瘤患者产生客观反应。在此,我们报告了转移性小细胞肺癌(mSCLC)患者84个DNA修复(DR)基因的靶向测序分析的生物标记物数据。

方法:该多机构第二阶段试验招募了先前接受铂基化疗治疗的mSCLC患者。患者每日接受30mg口服(po)加奥利帕立200mg po每日两次,直到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主要终点是RECISTv1.1中的客观反应率(ORR)。对患有安全可获得的转移性肿瘤的患者进行了肿瘤活检。HRR缺乏(HRD)被定义为每个BROCA-HR分析的10个关键HRR相关基因中的任何一个都存在有害突变,包括:ATM、BARD1、BRCA1、BRCA2、BRIP1、CDK12(仅限体细胞突变)、NBN、PALB2、RAD51C或RAD51D。否则,肿瘤被定义为HRR熟练程度(HRP)。

结果:共25例小细胞肺癌患者接受了本研究的治疗。14例患者有可用的肿瘤活检样本和/或BROCA-HR生殖系。一名患者(7%)被存在PALB2突变确定为HRD肿瘤。该患者病情稳定,总体反应最好,但由于明确的临床进展而退出研究。13例患者(93%)患有HRP肿瘤。其中6例(46%)患者患有PR。HPR肿瘤患者的平均PFS值为122天。通过BROCA-HR分析检测到的最常见的基因变化是TP53(93%)和RB1(79%)。从我们的研究样本中注意到的其他DR基因变化有MRE11、CKD12PALB2、ERCC4、FANCB和BAP1。

结论:HRD在mSCLC样本中不见。46%的MSCLC患者的C+O产生客观反应。TP53和RB1的突变是最常见的基因突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以证实这一观察结果。

编译:中国海洋大学/烟台心舒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任俊伟

04


 

【8564】循环肿瘤DNA (ctDNA)突变可预测他拉唑帕尼和替莫唑胺(TMZ)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的疗效

First Author: Matthew Mulroy, UCLA Medical Center, Los Angeles, CA

背景:聚( ADP -核糖)聚合酶( PARP )抑制剂联合TMZ是一种有前途的治疗ES-SCLC的策略。在SCLC模型中,他拉唑帕尼,一种有效的PARP抑制剂,通过抑制PARP蛋白1/ 2和捕获PARP在DNA上表现出细胞毒性作用,而TMZ通过促进基因组不稳定性增强抗肿瘤反应(Wainberg 2016)。之前在SCLC中进行的ctDNA研究表明,治疗导致了DNA修复改变的出现(Nong 2018),但尚不清楚同源重组缺陷(HRD)是否预测了这种组合的治疗反应。

方法:在一项二期临床试验中,复发或难治性ES-SCLC患者(患者)口服他拉唑帕尼0.75 mg/天,28天为一个周期,第1-5天口服TMZ 37.5 mg/m2 (UCLA/TRIO-US L-07, NCT03672773)。在使用Guardant360试验(Redwood City, CA)治疗期间,收集ctDNA并根据基线和每8周的等位基因频率和血浆拷贝数进行评估。HRD被定义为已知或可能导致ATM或BRCA1/2(未检测到其他HRD基因)异常表达的缺失或错义突变。对治疗的反应由RECIST 1.1标准定义。Fisher的精确检验用于比较患者比例,P值<0.05被认为具有统计学意义。(www.r-project.org, Vienna, AU).

结果:在该试验的第一Simon阶段,为15名可评估的患者收集了45份ctDNA样本。最常见的基线基因改变是TP53(14例)、BRCA2(5例)、ATM(4例)和RB1(3例)的突变。在收集了> 1 ctDNA时间点的患者中,接受治疗(8-35周)的患者中有10/11(90.9%)病人发现> 1个新突变(范围1-19),最常见的是ATM(5名患者)。总体而言,5例患者证实部分缓解(PR), 7例患者病情稳定,3例患者病情进展。疾病控制(DC)与新突变的出现相关(P = 0.022),并且在HRD患者中更常见,9/10 (90.0%)HRD患者疾病控制,而3/5 (60.0%)患者中无HRD。所有的PRs患者在治疗8周时出现ctDNA最低点,几乎所有患者(4/5,80.0%)出现HRD, 2例在基线时,2例在治疗8周时。

结论:用他拉唑帕尼和TMZ治疗时,DNA修复基因发生突变,可能与疾病控制有关。TRIO-US L-07试验探索他拉唑帕尼和TMZ联合应用的第一Simon阶段的应答率为33%,将在另外13例患者中进行评估,之后将对整个队列进行额外的ctDNA分析。

参考文献: Matthew Mulroy,et al. Circulating tumor DNA (ctDNA) mutations may predict treatment response in extensive-stage small cell lung cancer (ES-SCLC) treated with talazoparib and temozolomide (TMZ).

编译:苏州市第九人民医院 陈家宁


 

05


 

【8565】顺铂对比卡铂治疗局限期小细胞肺癌(LS-SCLC)。

First Author: Ibrahim Azar, Albany Medical College, Albany, NY

背景:局限期小细胞肺癌的护理治疗标准是铂类加依托泊苷为主的同步放化疗(CRT)。顺铂是传统上在治疗意图方面首选的铂剂。目前还缺乏比较毒性较小的卡铂与顺铂治疗局限期小细胞肺癌疗效的数据。

方法:数据来自国家退伍军人管理局癌症中心。经病理确诊的LSSCLC病例同时接受了CRT和铂类为主的多药化疗。采用区间截尾Weibull和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分别估计中位总生存期(OS)和风险比(HR)。生存曲线采用Wald检验进行比较。

结果:801例接受卡铂治疗的局限期小细胞肺癌患者(Carbo-SCLC)和1018例接受顺铂治疗的局限期小细胞肺癌患者(Cis-SCLC)纳入分析。Carbo-SCLC和Cis-SCLC的中位OS分别为2.13年(95% CI 1.97-2.31)和2.24年(95% CI 2.09-2.4), (HR=1.04;p = 0.46)。亚组分析显示,ECOG-PS为0、1和2的患者,以及50岁-59岁、60岁-69岁和大于70岁的患者,Carbo-SCLC和Cis-SCLC的中位OS相似。考虑年龄和ECOG-PS的多变量回归分析显示,HR为0.99 (95% CI 0.86-1.14;p = 0.91)。

结论:与顺铂-依托泊苷相比,卡铂-依托泊苷并发CRT在LS-SCLC中与OS相似,与PS和年龄无关。卡铂具有优势的毒性研究和可比较的OS表明它是LS- SCLC患者可接受的铂类选择。

中位OS (95% CI,以年为单位)


卡铂

顺铂

总人口

2.13 (1.97-2.31)

2.24 (2.09-2.40)

ECOG评分标准 0

2.60 (2.18-3.11)

2.74 (2.35-3.16)

ECOG评分标准 1

2.15 (1.86-2.48)

2.15 (1.88-2.43)

ECOG评分标准 2

1.62 (1.28-2.05)

1.95 (1.51-2.47)

年龄 50-59

2.75 (2.15-3.52)

2.89 (2.44-3.39)

年龄60-69

2.32 (2.07-2.59)

2.22 (2.02-2.42)

年龄大于70

1.78 (1.57-2.01)

1.82 (1.56-2.10)

一期

2.35 (1.88-2.93)

2.85 (2.28-3.49)

二期

2.48 (2.05-3.01)

2.70 (2.25-3.17)

三期

2.04 (1.85-2.24)

2.09 (1.92-2.27)

参考文献: Ibrahim Azar, et al. Cisplatin versus carboplatin for the treatment of limited-stage small cell lung cancer (LS-SCLC).

编译:苏州市第九人民医院 陈家宁


 


06


 

【8566】血浆外泌体长链RNA在小细胞肺癌诊断和预后中的应用价值。

First Author: Chang Liu,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Cancer Center, Shanghai, China

背景:关于小细胞肺癌(SCLC)血液外泌体转录谱的研究很少。本研究旨在鉴定SCLC患者血浆外泌体特异性转录谱,探讨血浆外泌体长链RNA (exLR)在SCLC诊断及预后中的应用价值。

方法:本研究包括81名健康患者和40名接受依托泊苷和卡铂/顺铂标准一线化疗的SCLC患者。采用无进展生存期(PFS)、客观缓解率(ORR)和疾病控制率(DCR)评价疗效。19例在一线治疗期间获得完全缓解(CR)或部分缓解(PR)为最佳缓解,且在一线治疗结束后90天内没有进展的患者被定义为化疗敏感患者。21例患者在一线治疗期间或一线治疗结束后90天内病情稳定(SD)为最佳反应或病情进展为化疗耐药。收集40例SCLC患者(2疗程后17例)和81例健康者的基线血浆样本。分离纯化血浆外泌体;提取外泌体RNA进行高通量测序分析。

结果:我们从81个健康对照样本和57个SCLC样本(40个患者的基线样本和17个患者在2个治疗阶段后收集的样本)中获得血浆外泌体长链RNA谱。生物信息学分析发现,SCLC组与健康对照组之间,在化学敏感组和化学耐药组之间和2个疗程后的基线样本和配对样本之间的外泌体长链RNA存在显著差异。40例接受一线化疗的SCLC患者, ORR为65.0%,DCR为90.0%,mPFS为6.0个月(95% CI, 4.3-7.7个月)。多因素分析显示,基线脑转移和基线骨转移是不良PFS的独立预测因素; 223个基因为PFS的独立预测因子。在SCLC与健康对照组、化疗敏感组与化疗耐药组及PFS独立预测因子的差异表达基因中,有10个基因相交(AC107954.1、H2AFZP2、CALB2、IFITM9P、GFPT2、PLA1A、CHST10、AC021231.2、SETP20、HILPDA)。这10个基因在SCLC组和化疗耐药组均高表达,其高表达是PFS不良的独立危险因素。

结论:本研究首次鉴定了SCLC患者血浆中的exLRs谱,验证了基于exLRs谱识别生物标志物在SCLC诊断和预后中的可行性和价值。

参考文献: Chang Liu. Application value of plasma exosomal long RNA in SCLC diagnosis andprognosis.

编译:苏州市第九人民医院 陈家宁


 

07


 

【8567】Imfirst:卡铂(CB)或顺铂(CP) +依托泊苷(ET)联合阿替利珠单抗 (ATZ)治疗西班牙未治疗的大范围小细胞肺癌(ES-SCLC)患者的IIIb期、安全性、单臂研究——诱导期的主要安全性结果。

First Author: Maria Rosario Garcıa Campelo, Complejo Hospitalario Universitario A Coruna Hospital Teresa HerreraMaterno Infantil, A Coruna, Spain

背景:临床试验(CT) IMpower133满足两个主要终点,是首个在一线(1L) ES-SCLC中显示优于标准化疗(C)的显著临床改善和良好安全性的CT。与C相比,ATZ加CB + ET的OS标记分别为34%和22%,18个月和24个月生存率分别为21%和16.8%。IMfirst评估ATZ + CB或CP + ET的患者群体比关键研究更广泛。ECOG表现状态(PS) 2、无症状未经治疗的脑转移、潜在稳定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和HIV+患者符合条件。IMfirst还包括根据研究者的选择和巩固放疗的6c诱导周期的可能性。

方法:在ES-SCLC的介入现实世界背景下,评价ATZ加CB或CP + ET 一线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探索终点包括与ATZ相关的肿瘤生物标志物分析。

结果:截至2020年10月,共有117例患者入组,其中105例接受ATZ + CB + ET治疗,12例接受ATZ + CP + ET治疗。中位年龄65岁(Y)(范围35-89);84男性;14名患者(12%)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66名患者为当前吸烟者,50名前吸烟者,1名从未吸烟。28例(24%)患者PS为0,75例(64%)患者PS为1,14例(12%)患者PS为2。所有患者(范围1-12)接受的ATZ周期中位数为4,维持期(范围1-8)患者(40)接受的ATZ周期中位数为2。不良事件(ae)患者109例,严重不良事件(SAEs)患者36例,不良事件患者63例。8名患者与治疗相关的SAEs, 4名患者有特殊的不良事件,13名患者因AE停止治疗:6名患者为ATZ, 12名患者为CB或CP, 10名患者为ET, 1名患者因相关AE停止ATZ。表中显示了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TRAEs)。没有5级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报告。

结论:IMfirst诱导期分析证实了ATZ + C在更广泛的患者群体中的安全性。疗效、生物标志物和进一步的安全性分析将在未来进行更长的随访。

治疗相关不良反应

1-2级

3-4级

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5 (4.3%)

6 (5.1%)

血小板减少症

3 (2.6%)

4 (3.4%)

血小板计数减少

3 (2.6%)

3 (2.6%)

贫血

11 (9.4%)

2 (1.7%)

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

0 (0%)

2 (1.7%)

丙氨酸转氨酶增加

7 (6.0%)

2 (1.7%)

γ-谷氨酰转移酶增加

4 (3.4%)

2 (1.7%)

注:关于免疫介导的不良反应 (IMAEs),有2例(2.6%)患者患有1级和2级甲状腺机能亢进。1例患者丙氨酸转氨酶2级升高。1例患者表现为4级肝毒性,1例为3级肺炎。所有免疫介导的不良反应患者均给予相应治疗。

参考文献: Maria Rosario Garcıa Campelo, el at. Imfirst: A phase IIIb, safety, single arm study of carboplatin (CB) or cisplatin (CP) plus etoposide (ET) with atezolizumab (ATZ) in patients with untreated extensive-stage small cell lung cancer (ES-SCLC) in Spain—Primary safety results of the induction phase.

编译:苏州市第九人民医院 陈家宁


08


 

【8568】 Penpulimab联合安洛替尼二线治疗铂类全身化疗失败后的SCLC。

First Author: Changgong Zhang, National Cancer Center/National Clinical Research Center for Cancer/Cancer Hospital,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Beijing Key Laboratory of Clinical Study on Anticancer Molecular Targeted Drugs, Beijing, China

背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与靶向抗血管生成药物的联合治疗已被证明对肺癌有效。Penpulimab(AK105)可完全消除FccR结合和抗体依赖性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ADCC)/抗体依赖性细胞吞噬作用(ADCP),ADCC/ADCP效应可诱导T细胞凋亡和清除,从而影响抗肿瘤活性。Penpulimab表现出较慢的程序性死亡-1(PD-1)抗原结合速率,这导致更好的细胞活性和更高的受体占有率。Penpulimab还与PD-1的BC环上的N58糖基化发生了大量的接触,这些结构分化增强了Penpulimab的抗肿瘤活性,提高了其安全性。安洛替尼是一种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对VEGF受体1/2/3、FGF受体1-4、PDGF受体a和b以及c-kit具有选择性。安洛替尼已被国家医疗产品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这些患者在至少两种化疗方案后进展/复发。在这里,我们报告了一个队列的结果,该队列在II期研究中接受了Penpulimab+安罗替尼。

方法:在一项开放标签、多中心、多队列的II期研究的队列4中,评估Penpulimab+安罗替尼治疗晚期头颈部或胸部肿瘤的疗效和安全性(NCT04203719),未接受铂类全身化疗的小细胞肺癌患者,接受Penpulimab(200mgI V Q3W)和安罗替尼(12/10mg PO,2 weeks on/1week off)。主要终点为使用RESIST1.1评价的客观有效率(ORR),次要终点是疾病控制率(DCR)、反应持续时间、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

结果:20例(中位年龄61岁)[range:37–75岁,ECOG PS 0/1[5%/95%],男/女[65%/35%])入选并接受联合治疗(17例接受12 mg安罗替尼,3例接受10 mg安罗替尼;所有患者均接受200mg Penpulimab)。在数据截止日期(2021年1月25日),确认的ORR为50.0%(10/20,1例CR,9例PR),DCR为75.0%(15/20)。发生9例PFS(45%),中位PFS为4.7个月(95%CI:3.6-未达到)。3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s)发生率为30%(6/20,高血压2例,高甘油三酯血症1例,γ-谷氨酰转移酶增高1例,掌底红细胞感觉障碍综合征1例,低钠血症1例),无4级或5级TRAEs发生。

结论:Penpulimab联合安罗替尼对接受以铂为基础的全身化疗失败的SCLC患者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和可接受的安全性。这种针对SCLC新的综合治疗方法值得进一步评估。

参考文献:Changgong Zhang, et al. Penpulimab plus anlotinib as second-line treatment for the small cell lung cancer after failure of platinum-based systemic chemotherapy. 2021 ASCO, abs 8568.

编译:圣方医药研发 杨济周

09


 

【8569】 化学免疫疗法治疗ECOG PS≥2的ES-SCLC。

First Author: Daniel Almquist, Mayo Clinic, Phoenix, AZ

背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atezolizumab or durvalumab)联合依托泊苷铂是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患者的标准一线治疗。导致ES-SCLC化学免疫治疗获得批准的III期临床试验排除了ECOG PS≥2的患者。因此,在PS≥2的ES-SCLC患者亚组中,这种联合疗法的疗效数据是有限的。

方法:对2016年1月至2021年1月在 Mayo Clinic Health System内接受化学免疫治疗(atezolizumab or durvalumab)的ES-SCLC患者进行回顾性分析。病例来自梅奥诊所的临床数据库。提取人口学、ECOG-PS、诊断日期、进展日期、全脑放疗、中枢神经系统受累、肝脏受累、立体定向全身放疗、胸部实变、铂敏感性、治疗路线和最后随访日期等数据。比较ECOG-PS 2-3和ECOG-PS 0-1患者的总生存率(OS)和无进展生存率(PFS)。

结果:共纳入84例患者,中位年龄68.2岁(48-88岁)。其中,54例患者被确定为ECOG-PS 0-1,30例患者被确定为ECOG-PS 2-3。ECOG-PS 0-1组的中位PFS为5.2个月(95% CI 4.6-6.1),而ECOG-PS 2-3组的中位PFS为6.0个月(95% CI 4.2-7.7);logrank p=0.93。ECOG-PS 0-1组的中位OS为10.8个月(95% CI 8.5-12.9),ECOG-PS 2-3组的中位OS为10.3个月(95%CI 6.0-14.1);logrank p=0.39。在cox比例风险模型中,ECOG-PS 0-1与2-3的风险比均未显示任何一组PFS或OS增加的趋势。43%的ECOG-PS 0-1达到部分缓解(PR),57%的ECOG-PS 2-3患者也达到部分缓解(Fisher’s exact p=0.23)。与ECOG-PS 2-3组的3%相比,ECOG-PS0-1组的完全应答率为4%。对初始治疗有反应的患者,46%的ECOG-PS 2-3患者复发时铂敏感,而只有33%的ECOG-PS 0-1患者在复发时仍然铂敏感。5名ECOG-PS 2-3患者能够接受二线治疗。

结论:据我们所知,这是第一项评估化学免疫治疗的ECOG-PS ≥2的ES-SCLC患者亚组的研究。这项回顾性研究表明,与ECOG-PS 0-1相比,ECOG-PS 2-3组的PFS、OS和达到最低PR的能力没有显著差异。因此,化学免疫治疗不应仅适用于ECOG-PS为0-1的患者,而应考虑适用于所有符合治疗条件的患者。

参考文献:Daniel Almquist, et al. Chemoimmunotherapy for the treatment of extensive-stage small cell lung cancer (ES-SCLC) in patients with an Eastern Cooperative Group (ECOG) performance status (PS) of two or greater. 2021 ASCO, abs 8569.

编译:圣方医药研发 杨济周

10


 

【8570】 Plinabulin联合Nivolumab和Ipilimumab治疗复发性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的Ⅰ期临床试验:Big Ten Cancer Research Consortium (BTCRC-LUN17-127) study。

First Author: JyotiMalhotra, Rutgers Cancer Institute of New Jersey, New Brunswick, NJ

背景:Plinabulin(BPI-2358)是一种血管阻断剂,通过诱导树突状细胞成熟和减少调节性T细胞发挥免疫增强作用。临床前研究表明,Plinabulin增强Nivolumab和Ipilimumab双重检查点抑制(CPI)的细胞毒性。Plinabulin还可以通过其与抗炎作用相关的磷酸二酯酶-4(PDE4)抑制活性减少CPI引起的免疫相关AEs。我们报告了一项评估Plinabulin与Nivolumab和Ipilimumab联合应用的Ⅰ期研究的初步结果。

方法:在这项剂量递增I期研究中,纳入既往铂类化疗或化疗后有进展(±CPI)的ES-SCLC患者,采用3+3设计。主要目的是确定剂量限制毒性(DLT)和Ⅱ期推荐剂量(RP2D)。患者在每21天周期的第1天接受Nivolumab(1 mg/kg)、Ipilimumab(3 mg/kg)和Plinabulin(根据剂量递增方案)静脉注射。在完成4个周期后,患者每2周继续使用Nivolumab(240 mg)和Plinabulin治疗,直到病情进展或出现无法忍受的毒性。如果患者接受至少2个周期的治疗,则可评估DLT;DLT期定义为C1D1开始的前6周。次要终点是ORR、PFS和IRAE频率。相关分析包括炎症生物标志物:hsCRP、ESR、SAA和结合珠蛋白。

结果:2018年9月至2020年11月期间,17名患者入选(1名患者在治疗前撤回同意书,16名患者可进行安全性评估)。中位年龄为59岁(43-78岁);9例为男性,10例有CPI病史。8例患者接受了1级剂量的Plinabulin(20mg/m2)治疗,8例患者接受剂量为30mg/m2的Plinabulin(2级)治疗;2级剂量被确定为RP2D。有2个DLT:1级剂量1例(3级精神状态改变持续<24小时)和12级剂量1例(3级输液反应)。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所有级别)为恶心(10;63%),输液反应(8;50%),呕吐(7;44%),腹泻(7;44%)和疲劳(6,32%)。7例(44%)有至少1项3级或更高级别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没有治疗相关死亡。2例(13%)有3级或更高的irAE需要类固醇(1例结肠炎,1例转氨酶);在数据截止点(12/30/20),CPI-naive中有3个PRs患者(3/6;50%),2个CPI-resistant 患者PRs(2/7;29%). 在2例CPI-resistant的患者中,肿瘤减少率分别为68%和52%。

结论:Plinabulin联合Nivolumab和Ipilimumab是安全的,且耐受性良好。计划对经CPI治疗的复发性SCLC患者进行Ⅱ期研究,以确认初步临床疗效和免疫毒性降低。

参考文献:Jyoti MalhotraDaniel Almquist, et al. A phase I trial of plinabulin in combination with nivolumab and ipilimumab in patients with relapsed small cell lung cancer (SCLC): Big Ten Cancer Research Consortium (BTCRC-LUN17-127) study. 2021 ASCO, abs 8570.

编译:圣方医药研发 杨济周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ASCO,抑制剂,肺癌,患者,治疗,细胞,肿瘤,中位,基因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