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顺序诱导时使用经鼻高流量预给氧与紧闭面罩预给氧的比较

2021
06/07

+
分享
评论
米勒之声
A-
A+

快速顺序诱导(RSI)是高风险的操作。


本文由“徐医附院麻醉科”授权转载


Pre-oxygenation using high-flow nasal oxygen vs. tight facemask during rapid sequence induction

快速顺序诱导时使用经鼻高流量预给氧与紧闭面罩预给氧的比较

摘要

Summary

  急诊手术患者在快速顺序诱导过程中,使用经鼻高流量预给氧可以降低氧饱和度下降的风险。以前的研究都是单中心的,而且往往是在有限的环境下进行的。这项随机、国际、多中心的试验比较了经鼻高流量给氧和标准面罩预给氧在全天的急诊手术快速顺序诱导的效果。来自瑞典的6个中心和瑞士的1个中心的共350名患者接受了需要快速顺序诱导的急诊手术,然后随机安排到使用100%氧气经鼻高流量预给氧组或标准紧闭面罩组。主要结果是从预氧合开始到气管插管后1分钟,出现氧饱和度<93%的患者数量。对350名参与研究的患者中的349人的数据进行了分析(174人在高流量鼻氧组,175人在面罩组)。高流量鼻氧组和面罩组分别有5例(2.9%)和6例(3.4%)患者氧饱和度<93%,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77)。在待命时间里,饱和度降低的风险没有增加。两组间插管后的第一次呼吸的呼吸末二氧化碳水平或存在反流迹象的患者数没有差异。这些结果证实,经鼻高流量给氧在快速顺序诱导预给氧过程中维持了足够的氧水平。

介绍

Introduction

  快速顺序诱导(RSI)是高风险的操作。接受急诊手术的患者更有可能发生低氧,所以,麻醉前的预充氧很重要。经鼻高流量给氧可用于延长窒息时间长达1小时,并已用于窒息时间长达30分钟的喉部手术,以及RSI。这项研究比较了在两个国家的几个不同中心,在白天和晚上的任何时候,接受急诊手术的患者在RSI期间经鼻高流量给氧和紧贴面罩预给氧的效果。

方法

Methods

研究类型


国际,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研究

研究人群


纳入标准:接受RSI计划的急诊手术的成年患者全天候连续入组。

排除标准:BMI>35kg/m2;麻醉前需要无创通气;或者预给氧后氧饱和度没有达到>93%。

研究


  到达手术室后,使用心电图、脉搏血氧饱和度和有创或无创血压监测。固定静脉输液通道,开始输注电解质溶液。然后,患者以反向Trendelenburg姿势仰卧。

  各医院按当地常规进行快速顺序诱导。使用的药物和剂量由负责的麻醉师决定。

  预给氧至少进行3分钟。经鼻高流量给氧使用专门设计的导管和30-50L/min的加温加湿的氧气。患者可以张口或闭口呼吸。一旦出现呼吸暂停,氧流量增加到70L/min,并持续使用直到气管插管到位。在标准组中,患者通过紧贴面罩呼吸100%氧气,新鲜气体流量为10L/min,通过循环系统输送。在两组患者中,在呼吸暂停期间都使用托下颌来维持气道通畅。

  气管插管的条件,如记录Cormack-Lehane喉镜分级;尝试次数;是否需要Macintosh喉镜尺寸3以外的气道设备;以及胃反流的体征。麻醉诱导期间测量呼吸暂停时间(呼吸暂停时间)和气管插管时间(插管时间)。呼吸暂停时间被定义为呼吸暂停开始,直到二氧化碳描记图可见。气管插管所需时间是从喉镜通过牙齿开始测量,直到通过二氧化碳描记术可以看到二氧化碳的痕迹。记录从预给氧开始到插管后1分钟的最低氧饱和度。不包括在预给氧期间氧饱和度未达到93%的患者。如果患者在插管前氧饱和度降低,麻醉医生决定是否开始面罩通气,然后记录面罩通气前的最低氧饱和度。

  在两组中,在预给氧开始之前,通过一个紧密闭合的面罩输送室内空气,测量呼气末二氧化碳(ETCO₂)。面罩组在诱导时同时测定ETCO2和呼气末氧分压(ETO₂)。两组均在气管插管后第一次呼吸时测量ETCO2和ETO2。数据采集在插管后1min结束。办公时间定义为周一至周五,上午7:30至16:00。所有其他时间都被定义为待命时间。

  主要结果是从开始预给氧到插管后1分钟血氧饱和度<93%的患者数量。我们的次要结果调查了插管后第一次呼吸中潮气末气体浓度和有胃反流症状的患者数量。我们还探讨了不同中心之间的差异,以及办公时间和待命时间的影响。

结果

Results

图1:流程图,114名患者不包括在内。一名患者由于违反计划未被纳入。

表1:快速顺序诱导麻醉中使用经鼻高流量或面罩预给氧的349名患者的基线特征。肺部合并症包括哮喘(19),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10),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7),胸膜炎/肺炎(5),肺癌(3),肺栓塞(2),气胸(1),肺纤维化(1),胸腔积液(1)。三名患者没有明确的病情,三名患者患有多种肺部疾病。外科手术定义为 “其他”,包括耳,鼻和喉咙和神经外科。数值为平均值(SD)或数字(比例)。

表2:快速顺序诱导麻醉使用经鼻高流量给氧或面罩预给氧的349名患者的气道特征。值为数字(比例)。

表三:349例患者的插管情况、次要结果和用经鼻高流量给氧或面罩快速顺序诱导麻醉的药物使用情况。插管辅助设备包括使用Eschmann导入器、Macintosh#4或视频喉镜。一些患者被给予每组药物的组合,在表格中表示为“组合”。值为数字(比例)、中位数(IQR[范围])或平均值(SD)。

图2:直到插管后1分钟氧合。对174例用经鼻高流量给氧或175例使用面罩预给氧患者,绘制从预给氧开始直到插管后1分钟的最低SpO2(%)和呼吸暂停时间(s)。经鼻高流量给氧(红色方块);面罩(蓝点)。氧饱和度降低定义为SpO2<93%(虚线)。*未记录插管时间。因此,经鼻高流量给氧组的这位患者平均插管时间增加了呼吸暂停时间,直到喉镜通过牙齿。

图3 不同中心患者的最低血氧饱和度。箱式图比较了患者快速顺序诱导麻醉时使用经鼻高流量给氧或面罩预给氧,从预给氧开始直到气管插管后1min的最低SpO2(%)。这些患者来自Capio S:t G€oran Hospital (n=50), Karolinska University Hospital (n=49),Link€oping University Hospital (n=50), South General Hospital (n=50),Karlstad Central Hospital (n=50) 和University Hospital of Bern (n=100)。氧饱和度降低定义为SpO2<93%(虚线)。不同中心之间氧饱和度低于93%的患者数量没有差异(p=0.15)。深色水平条表示中间值,箱子的边缘显示IQR,但异常值和极端值除外。还显示了异常值和极端值。

结论

Conclusions

与我们之前的论文不同的是,这项研究是多中心的,在所有需要RSI的合适患者中进行,不分日期和时间。经鼻高流量预充氧组与紧闭面罩预充氧组之间,氧饱和度< 93%的患者数量无明显差异(P=0.15)。


原文速递

Sjöblom A, Broms J, Hedberg M, Lodenius Å, Furubacke A, Henningsson R, Wiklund A, Nabecker S, Theiler L, Jonsson Fagerlund M. Pre-oxygenation using high-flow nasal oxygen vs. tight facemask during rapid sequence induction. Anaesthesia. 2021 Feb 18. doi: 10.1111/anae.15426.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3599993.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氧饱和度,流量,插管,患者,喉镜,气管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