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父子都有这个病,几年前父亲愚蠢致死,今儿子醒悟:治疗不困难,可惜了父亲!

2021
06/02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正文———

村里有个胡姓人家。

男人姓胡,开了个麻将牌九馆,里头又开了个小卖部,啤酒花生,柴米油盐,应有尽有。

客似云来,生意不错。

一天到晚家里一楼都跟菜市场一样,你说热闹也好,说喧嚣也罢,反正白花花的银子都流入了胡家的口袋。

那些年,胡家的确是这个小渔村里一大户。几乎也是全村的中心,村里的男人一大早赶海,捕了些鱼,卖了换了钱后,晚上就到胡家玩两手,如果不输不赢,倒也轻松惬意,如果输了几盘,脾气大点的还会掀桌子。

这时候胡某都会出来说两句公道话,满面红光的胡某,三两句就平息了气氛,大家继续玩。

胡家的确让人羡慕。

直到有一天,人们发现胡某很少露面了,都是他儿子在打理这盘生意。好事者半开玩笑地问,你老爸哪去了,好些日子不见了,是不是有什么发财的项目,是的话留点汤给我们大伙啊。

小胡呵呵,没有正面回应,只是随便应付了几句。

过了好些天,胡某终于出现了,神情憔悴。

发生了什么事呢,胡某自己不说,众人也、不好直问,只是埋头玩麻将牌九,是不是说点无关痛痒的笑话,希望能多赢两个钱换点好吃的。

胡某偶尔也还是会陪大家一起说说笑话,但他紧皱的眉头,须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白,还有逐渐瘦下来的身子,都在诉说着这一切的不同寻常。
有人猜测,胡某估计是患了癌症了。

这可是个严重的话啊,谁也不敢在胡某面前提起,但是村里头大家心里似乎跟明镜似的。纷纷猜测胡某可能不久于人世了。

但胡家依然是讳莫如深,是不是生病了始终也没跟大家说。也对,人家生病这件事属于私隐,没有任何义务告诉你们这些赌客和看客。

这真的是一件不开心的事。

但村子里就这样,不管红白喜事,不管悲欢离合,只要是个事,它就能传个十里八里。而且众人说的有鼻子有眼,不容的你不信。有人说,前几年村口老王,就是那个捧着水烟到处晃悠的老王,得了肺癌,医生说只有2个月的命了,没想到刚熬到一半就没了。走之前人也是瘦的跟猴似的。

还有,老榕树下的那个拿酒当饭吃的胖子,年前的时候发现肝癌,听说是巨大肝癌,医生说还有半年阳寿,没想到那天晚上就去世了,估计是被吓死的。(解密:胖子是肝癌破裂出血迅速致死的,如果没破裂,还不至于马上死掉,所以不是吓死的。)

但凡迅速瘦下来的人,必定是癌症。而且肯定是那种非常凶险的癌症。大家这么传。

但胡家依旧火热。

麻将声依旧响彻云霄。

人们也健忘,很快这件事的热度就平下来了。加上胡某虽然瘦削下来,但人还在,都过了小半年了,那张摇摇椅上始终还是有胡某的影子。

但鼻子敏锐的人闻到了,胡家这肯定又是在熬中药了。那股药味,混着大家伙身上的汗味,实在是难以名状。

谁也没问到底熬的什么药,只是开玩笑地说,熬点补药,补补是好事,咱们这个年纪,谁都需要补,谁不需要补啊。

大家乐呵乐呵也就算了。

胡某也是微微笑,不做声。

直至有一天,几个赌客又闹起来了,大家等着胡某出来主持公道,胡某摇手说,年纪大了,现在眼睛不好,看不清刚刚什么牌,不好说。

众人愕然,胡某以前视力出了名的好啊,怎么这么快就老花眼了呢。众人随意调解几句,牌九继续。

胡某眼睛不好的事情又迅速传开了。

有人传言,估计是肿瘤转移到脑袋了,压迫了神经,导致视力不好。乍一听,好像说的有那么回事。

但你要问他,到底是压迫了哪根神经,什么肿瘤,估计就没人说得出来了。猜嘛,随便说说又不要负责,我哪知道什么肿瘤什么神经。

打那以后,胡某出现在自己一楼大厅的次数越来越少。

都是小胡在负责计账、收账了。

有人看到,胡某进了县医院,但很快又出来了。还有人看到胡某找了隔壁村几个世代相传的草头铺郎中,提了大袋小袋很多中药。还有人看到,胡某到了隔壁镇去了,找了最有名的祖传药方。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

胡某本身就是个风云人物,他家的一楼大厅也是风起云涌,现在他身上的病更加成为大家背地里的谈资了。

时间又这样僵持着,又过了小半年,始终还是没人确切知道胡某到底是不是病了,如果是病了,又到底是什么病。

但肯定不是癌症,有人说,真是癌症,人早就没了。

也不见得,有些癌症也不是马上死人的,拖好几年的大有人在,只要你银子够足。有人说。

后来有人发现,胡某隔三差五的就去县医院的血液透析室。

这本来是比较隐秘的事情,但恰好那个地方也有一个同村的病人。

那就没有秘密了。

胡某终于知道包不住火了,也没有必要继续三缄其口了。找一天时间,在一楼大厅,有意无意跟大家伙说,这两年来身体不好,患了糖尿病。吃不好睡不好啊。

稀松平常的一句话,却像起了油锅一样,沸腾了。

大家终于亲口听到胡某承认自己有病了,而且确切知道了,原来不是肿瘤,不是癌症,而是糖尿病。

有人出来献计,说自己有个远方亲戚,专门治疗疑难杂症,据说治疗糖尿病也是独有一手,可以帮忙引荐。

胡某笑着摇摇手,说谢了,不了,现在医院挺好的。

有人小心翼翼问,现在隔三差五就往医院跑,不能每次多拿点药嘛,省的多跑几趟,麻烦。

马上就有人帮忙回答了,这你就不知道了,现在医保管得严,一次只能拿个把礼拜的药,不能拿多,拿多了医生不答应,据说可能也是违法的。

胡某把心一横,直接将实情告诉了大家,现在是肾脏坏了,拉不出尿,得去医院做血液透析,一个星期做2-3次,不做不行,不做心里憋得慌,人也会肿。

众人一时无语。

大家也终于醒悟,为什么胡某这段时间偶尔看起来会比较胖,去完医院回来好像人也瘦了一些,如此周而复始。原来那是水肿导致的。

胡某告诉大家自己有糖尿病,眼睛不好使了,医生说那是视网膜被糖破坏了,肾脏也被糖破坏了,得长期吃药,定期血液透析了。

村里哗然。

也不再有猜测了,人家老胡不是癌症,是糖尿病。别再传人家有癌症了,癌症是很难听的,相比来说,糖尿病虽然听起来也吓人,但总比癌症好。
可惜啊,命运不济,没过半年,老胡走了。

有人不信,走了?去哪了?

还能去哪,走了,他把声音压小,说见阎王去了。

那人惊讶的合不拢嘴,许久才说,不是糖尿病嘛,不是说不是癌症嘛,怎么就不行了?

糖尿病也分轻重啊,他那个是最重的,据说。

村子小,病不多,胡某那个糖尿病是村里第一个公开的糖尿病,不到3年时间,胡某迅速瘦了下来,又是眼睛坏了,又是肾脏不行了,吃了很多大包小包的中药,也去了好几趟医院,最终还是不行了。

胡某走了,一楼大厅的声音也逐渐消停了。

可能很多人觉得晦气,也有人觉得怕被传染,躲得远远的。门庭若市,瞬间变为门可罗雀。

好生让人感慨。

糖尿病不是传染病,又不会传染的,他摸过的牌你照摸,他用过的凳子你照用,都不会得病的啊。乡里医生闲时给病人做科普说。这话也就慢慢传开了。

但这挽救不了逐渐颓靡的麻将馆。

过了半年,在小胡的千般努力下,生意又开始有点起色。

可好景不长,那段时间小胡开始觉得自己饭量大了,容易饿,容易口渴,喝得多,尿也多,人也逐渐消瘦下来,不到40岁的小胡又被医生诊断出糖尿病,2型糖尿病。

医生说,三多一少(吃得多、喝得多、尿得多,体重轻了)是典型糖尿病症状。

小胡得知这个诊断时,脑袋炸开了。

父亲就是死于这个病,我怎么也会搭上这该死的病呢。难道这是遗传的嘛,还是命中注定?

医生说,这不是遗传的,但糖尿病的确有一定的遗传倾向,也就是说,你父亲有糖尿病,那你比普通人患糖尿病的概率偏高一点,加上你自己的饮食、生活环境可能也不那么好,综合因素作用下,就发病了。

很多人家里有糖尿病,但自己没有糖尿病的。医生又加了一句。

那我这个糖尿病能治好么?小胡鼓起勇气问。还能活几年?

医生哑然失笑,说别太紧张,糖尿病又不是绝症,只要你好好改变现在大吃大喝的生活习惯,合理用降糖药,把血糖控制好,实在不行还有胰岛素降血糖呢,只要血糖控制好了,该活多久活多久。

说到这里,医生悠悠地加了一句,就是生活上有些不方便,这个不能多吃,那个不能吃,这个要准点吃等等。你就当这是一种生活习惯,慢慢就会适应的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小胡如释重负。

可为什么我父亲就这么快走了呢。小胡于是把自己父亲患病前后过程跟眼前医生交代了,医生最后语重心长地说,你父亲是因为没有正确治疗导致的悲剧,不能再让这种悲剧在自己身上上演了啊。

原来,老胡之前迅速消瘦下来的时候,也同时有三多一少的症状,非常典型。就是糖尿病。当时医生跟他说,糖尿病不能治愈,只能控制,要好好吃药。

医生说的斩钉截铁,但老胡听起来心里不舒服。觉得你治不好是你没本事,大把医生能治好。于是开始造访十里八乡的郎中。

有些郎中也告诉他,糖尿病也叫消渴症,这是中医说法,自古以来就有很多药物可以治疗消渴症的,现在有消渴丸,还有很多别的方子,但要调理到完全正常,恐怕也有难度,要做好跟疾病长期斗争的心理准备。

老胡一听,又不乐意了。只要出的来钱,哪有治不好的糖尿病,又不是癌症。

终于有人说可以包治愈糖尿病了,隔壁镇的王二麻子(作者随便取的名字)。

老胡失去了理智,谁说可以治愈,就听谁的。

就这样,老胡拿了2年的中草药,各种药,各种煲,各种汤,病情却一点也没起色,在家测量的血糖也还是时高时低。

后来发现视力不好了,到医院检测,医生说是糖尿病的并发症,视网膜病变,再不好好控制血糖,恐怕会失明。

老胡心不死。

直至后来人变得肿胀了,也没尿了,2天没拉小便,医生刚开始还以为是前列腺肥大,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肾衰了,血肌酐最高的时候时800μmol/L,不是排不出尿,是压根就没有尿,肾脏都坏了,哪来的尿。

这也是糖尿病的严重并发症啊,糖尿病性肾病,肾功能衰竭。

之后的剧情大家也知道了,老胡做了一段时间血液透析后,人就没了。

如果你父亲当时好好吃降糖药,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走了。医生直接告诉小胡,丝毫不隐晦。

小胡年轻一些,接受新事物也快一些。在医生的指导下,拿了好几个降糖药,还有一些营养周围神经的药物。

要想活命,就好好吃药,好好控制饮食,按照我说的做,还要配合运动锻炼,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的,糖尿病又不是癌症。对不?医生说。若因为糖尿病而活的跟癌症一样短命,那就太不值得了。医生又补了一刀。

不是说中草药不好,问题是现在鱼龙混杂,你知道给你草药的人都是什么水平么?给了什么药你知道吗?药物都有哪些作用你知道吗?有哪些副作用又知道吗?有时候病人肾脏坏了不一定都是糖尿病的问题,说不定还有草药的缘故。医生在小胡面前嘟囔了几句。

而我给到你的这些降糖药,都是经过证明是合理的有效的副作用相对小并且明确的,为什么不用呢,为什么转而求其他呢。糖尿病的确是不能治愈嘛,现在整个医学界都是这么认为的,老祖宗也是这么认为的啊,说能治愈的才是骗人的,说不能治愈的不是水平菜,那是因为真的没办法治愈,实话告诉你。

小胡心服口服。

看了满满一袋子的药,叹了一口气,又想起了父亲。

据我所知,10年后,小胡家的生意还有模有样,长夜灯火通明,宾客不能说络绎不绝,但也绝对算得上热闹非凡。

小胡自己的身体应该也是棒棒的,满面春风,笑的合不拢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夏天少吃点西瓜,不吃荔枝,吃饭定时定量,吃药定时定量,多量几次血糖,也是仅此而已。

还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糖尿病,致死,治疗,癌症,肾脏,血糖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