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突发嘴唇发麻、头晕、眼花,要立刻想到麻醉中的局麻药中毒!

2021
06/02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五一长假,大多数手术都已经按下“暂停键”。但是,有一种手术就是例外,这就是生孩子的剖宫产。想想也是,时机到了,谁也挡不住孩子出来。因此,节假日期间,剖宫产手术就成为重头戏之一。

手术前一天,我就收到了手术通知信息。因此,一大早,我就进手术室准备了。剖宫产手术,一般都选择椎管内麻醉。也已选择硬膜外麻醉、单纯腰麻,也可以选择腰硬联合麻醉。由于这个剖宫产不着急,我就准备了一个硬膜外麻醉的麻醉包和各种药品。

不一会,护士就推着产妇进来了。于是,我就按照流程,为她进行测血压、连接心电导联以及核对信息等步骤。

一切准备就绪后,在护士的配合下,我指导患者摆成利于麻醉操作的体位。这个体位,就像“大虾”一样,就是把身体尽量蜷曲在一起。通过这个动作,可以让脊柱的间隙更为明显,有利于精准定位穿刺点。

定位的时候,我发现一个特殊问题:在我们经常选择的穿刺间隙处,脊柱的间隙很不明显。仔细摸上去,似乎这个人从事过重体力劳动或者受过伤。韧带异常,进而导致摸上去结构很不正常。

仔细询问,这个产妇并没有腰痛的情况。按理来说,怀孕之后,由于增大子宫对脊柱的压迫,脊柱向前突出的“腰曲”会被压平而消失。因此,产妇的腰痛发生率也比一般人高。再加上本身就异常的脊柱间隙,腰疼的概率会更高。然而,她却否定了腰痛的感觉。

既然人家自己都否定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也许她就是一个女汉子呢。

消毒、铺巾,一切准备就绪,我开始了穿刺。

通过打局麻、破皮以及穿刺等步骤,证实了我的猜测:穿刺针进去,哪哪都好像骨头一样。原本应该有间隙的位置,前方就像一堵墙一样。然而,干了这么多年麻醉的我,清楚知道一定有间隙,只是不好找罢了,这需要更加耐心。

终于,在努力了几分钟后找到了目标间隙。

硬膜外针到达硬膜外腔之后,测试阻力,阻力消失,说明针尖大概率已经位于硬膜外腔了。具体是不是,还得进一步测试。

就在我庆幸“终于成功了”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异常情况:置入硬膜外导管的时候,有少量血液自硬膜外腔返回到了硬膜外导管。

其实,导管返回血液并不是罕见的情况。尤其是产妇,其硬膜外腔内的血管在激素作用下变得又粗又脆,很容易被划破而出血。由于是细小的静脉血管,我们一般都不会特别在意。处理上,一般都是将硬膜外导管向外拔出少许,直至看不到血液返回位置。

这一次,我也是这么操作的。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后背惊出一身冷汗:就在我严格按照要求,把3毫升2%利多卡因推注进入硬膜外导管之后,仅仅几十秒钟,产妇就口述嘴唇发麻、头晕、眼花……

这种情况一出现,我立刻警觉起来:这说明,产妇很有可能发生了局麻药中毒!

此时,不能有任何犹豫,我立即为产妇高流量吸氧,防止局麻药中毒可能进一步发生呼吸、心跳停止。有这几口高流量吸氧的氧储备,能为抢救赢得宝贵的时间。之后,我立即着手实施全麻的准备。同时,我示意台上拿起手术刀、做好手术开始的准备。

就在我将全麻药推注进产妇的血管之后几十秒,产科医师迅速切开了产妇的腹部。很快,随着一声啼哭,一个男婴被剖出来了。

看到这种情况,所有人长吁了一口气。

台上继续手术,而我则要继续完成气管插管等步骤。

一身冷汗之余,我非常庆幸自己一直严格按照操作流程操作、并且非常注意观察患者的一举一动,才能避免严重麻醉意外发生。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麻药中毒,硬膜外腔,剖宫产,产妇,嘴唇,血液,穿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