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ASCO摘要妇科肿瘤合集2(中文翻译版)大放送

2021
06/01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01


 

【5511】GX-188E治疗性DNA疫苗联合pembrolizumab治疗hpv16和/或18阳性晚期宫颈癌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Ⅱ期中期分析结果(KEYNOTE-567)

First Author: Jong Sup Park, Genexine, Inc., Seongnam, South Korea

背景:Pembrolizumab被批准用于治疗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基于PDL1表达(CPS$1)患者14.3%的客观有效率(ORR)。GX-188E疫苗可诱导人乳头瘤病毒(HPV)E6和E7特异性T细胞应答。我们的目的是研究GX-188E(Tirvalimogene teraprasmid)联合治疗性DNA疫苗pembrolizumab对复发或晚期宫颈癌具有抗肿瘤活性。

方法:在这项开放标签、单臂、2期试验中,从韩国9家医院招募了年龄超过18岁、ECOG PS为0或1、HPV-16或HPV-18且组织学证实为阳性的复发或晚期宫颈癌患者,这些患者在标准护理治疗后取得进展。患者在第1周、第2周、第4周、第7周、第13周、第19周和第6周接受肌肉注射2 mg GX-188E第46周可选择剂量,每3周静脉注射pembrolizumab 200mg,持续2年或直至疾病进展。主要终点是研究者使用RECIST版本1.1评估的最佳总有效率。

结果:迄今为止,共有52名患者被纳入研究并接受了至少一项研究治疗,这项中期分析是在从48名患者获得至少一项基线后肿瘤评估数据后进行的。中位年龄52岁(27-79岁),46.2%的患者有ECOG PS 1。在2021年1月11日的数据截止日期,中位随访时间为6.2个月(27-79岁);1.7-24.2个月)。根据研究者的评估,48例患者中有15例(31.3%)获得最佳总体疗效;5例(10.4%)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完全缓解(CR)和部分缓解(PR)各10例(20.8%)。尤其在PD-L1阳性、HPV-16阳性和鳞状细胞癌患者中,联合治疗的有效率更高,为48.0%。中位PFS为4.1个月(范围;中位OS为16.7个月(范围:;1.7-24.2). 在这项针对宫颈癌患者的临床试验中,GX-188E与pembrolizumab联合治疗比pembrolizumab单药治疗的中位PFS和OS有所改善(KEYNOTE-158)。52例患者中有17例(32.7%)出现任何级别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2例(3.8%)出现3级或4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天冬氨酸转氨酶或丙氨酸转氨酶升高。无治疗相关死亡报告。

结论:GX-188E疫苗联合pembrolizumab治疗复发/晚期宫颈癌安全、耐受性好,尤其在PD-L1阳性、HPV-16阳性和鳞状细胞癌患者中,与pembrolizumab单独治疗相比,临床有效率更高。联合治疗可以代表一个新的潜在的治疗选择,为这一患者群体。

参考文献:Jong Sup Park et. Al EFFORT: Efficacy and safety results of GX-188E, a therapeutic DNA vaccine, combined with pembrolizumab administration in patients with HPV 16- and/or 18- positive advanced cervical cancer: Phase II interim analysis results (KEYNOTE-567).2021 ASCO, abs 5511.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02


 

【5512】人乳头瘤病毒16型或18型阳性复发性宫颈癌BVAC-C的Ⅱa期研究。

First Author: Chel Hun Choi, Samsung Medical Center, Seoul, South Korea

背景:BVAC-C是一种以B细胞和单核细胞为基础的转染重组hpve6/E7的免疫治疗疫苗,在HPV阳性的复发性宫颈癌I期研究中具有良好的耐受性。2020年1月5日;9(1):147). 本Ⅱa期研究旨在确定BVAC-C的抗肿瘤活性。

方法:21例hpv16、18阳性复发宫颈癌患者,均经铂类药物联合化疗后复发。他们被分配到3个兵种;第1组,0、4、8周注射BVAC-C(1x108细胞/剂量);第2组,0、4、8、12周注射BVAC-C(5x107细胞/剂量);第3组,0、4、8、12周注射BVAC-C(5x107细胞/剂量),2、6、10、14周注射拓扑替康(0.75 mg/m2,3天)。

结果:可评价患者(N=14)的总有效率为21%(第1组:29%(2/7),第2组:25%(1/4),第3组:0%(0/3)),中位有效率为18个月(9-26个月)。疾病控制率为43%(第1组:29%(2/7),第2组:50%(2/4),第3组:67%(2/3),中位稳定期为12个月(6-26个月)。所有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均为4个月(95%CI,2至无限月)。接种疫苗后患者的免疫反应与临床反应相关。与I期研究一致,所有接受评估的患者不仅表现出炎症细胞因子反应(IFN-c或TNF-a),这可能是由自然杀伤细胞和自然杀伤T细胞的激活介导的,而且在接种疫苗后表现出有效的E6/E7特异性T细胞反应。

结论:BVAC-C对一线铂类化疗失败的HPV16或18阳性复发性宫颈癌患者具有持久的抗肿瘤活性和免疫应答。 

参考文献:Chel Hun Choi et. Al EFFORT: Phase IIa study of BVAC-C in HPV type 16 or 18 positive recurrent cervical carcinoma.2021 ASCO, abs 5512.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03


 

【5513】晚期卵巢癌RAD51功能测定的评价,GINECO/GINEGEPS研究。

First Author: Felix Blanc-Durand, Institut Gustave Roussy, Villejuif, France

背景:同源重组缺陷(HRD)被定义为BRCA1/2突变(BRCAmut)或高基因组不稳定性,目前被用来鉴别上皮性卵巢癌(EOC)患者最有可能受益于PARP抑制剂。虽然这些基因组测试是有用的,但它们并不完美:一些BRCAm EOC显示出对PARPi的原发性抵抗和一些HR熟练的益处。评估HRD的另一种方法是使用针对RAD51、geminin(GMN)和yH2AX的多重免疫荧光(IF)来测量肿瘤细胞在S/G2期在存在双链DNA损伤的情况下招募核RAD51病灶的能力。我们的目的是第一次在EOC中使用RAD51功能分析来描述HRD,并将RAD51状态与铂反应和BRCAmut相关联。方法:前瞻性收集pts患者的肿瘤标本和临床资料,进行随机CHIVA新辅助铂化疗+/-nintedanib试验。如果RAD51、GMN和DAPI在FFPE块的3uM玻片上进行,在可行的情况下,yH2AX在连续玻片上得分为正。如果<10%的gem+肿瘤细胞(tc)有>5个RAD51+病灶,则认为肿瘤是RAD51缺陷型。BRCAmut经NGS鉴定。

结果:155例初次化疗的患者提供了ve-EOC样品。所有患者均为晚期(IIIC/IV),75%为G3级,7%为G2级,2%为G1级,16%为UK级。90%(139/155)的样品获得了有贡献的RAD51结果。130个样本的贡献结果可用。总的来说,yH2AX评分较高(中位数%TC+:86%,IQR:56%-100%),证实在高等级EOC中存在显著的基础DNA损伤。只有8个样本是yH2AX低,包括三个G1肿瘤中的两个。相比之下,55%(76/155)的样本被认为是RAD51缺陷(得分<10%)。在预后方面,RAD51缺陷型肿瘤患者对新辅助铂的总有效率显著高于对照组(68%vs 37%,p=0.04),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显著延长(HR 0.50,IC95%0.25-0.98,p=0.02)。考虑到BRCA状态,15%的肿瘤含有有害的BRCAmut,其中67%是RAD51缺陷型。重要的是在BRCAmut-EOC中,精通RAD51的肿瘤对新辅助化疗的反应明显较差(RR=17%vs75%,p=0.02)。

结论:我们评估了一种新的功能分析的HR功能在晚期EOC。这种方法需要最少的组织,并且在90%的病例中产生有贡献的结果。总的来说,EOC表现出高水平的基础DNA损伤,然而55%的EOC在S/G2细胞周期阶段不能募集到RAD51病灶。这些RAD51缺陷型EOC在新辅助铂治疗后改善了预后。相反,RAD51分析也发现了一小部分RAD51高BRCAmut肿瘤铂反应差。目前正在研究RAD51功能测定是否也能预测PARP抑制剂的益处。

参考文献:Felix Blanc-Durand et. Al EFFORT: Evaluation of a RAD51 functional assay in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a GINECO/GINEGEPS study.2021 ASCO, abs 5513.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04


 

【5514】在第三期PAOLA-1/ENGOT-ov25试验中,接受贝伐单抗(bev)联合奥拉帕尼/安慰剂维持治疗的同源重组缺陷(HRD)阳性新诊断晚期卵巢癌患者(PT)按疾病阶段划分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第二无进展生存期(PFS2)。

First Author: Patricia Pautier, Institut Gustave Roussy, and GINECO, Villejuif, France

背景:在PAOLA-1/ENGOT-ov25 III期试验(NCT02477644)中,在新诊断的晚期高级别卵巢癌(HGOC)患者中,在bev中加入奥拉帕利维持治疗可显著改善PFS,尤其是HRD阳性(HRD+)患者(危险比[HR]0.33;95%可信区间0.25–0.45)(Ray Coquard等人,NEJM 2019)。我们按疾病分期探讨HRD+pts的疗效。

方法:新诊断为FIGO III-IV期HGOC的患者在铂类化疗+bev治疗后,接受bev(15 mg/kg q3w,15个月[mo])+奥拉帕利(300 mg bid,24个月)或安慰剂(pbo)治疗。该探索性分析按FIGO分期评估HRD+pts(肿瘤BRCA1/BRCA2突变[tBRCAm]或基因组不稳定性评分[Myriad myChoice HRD Plus]$42)中的PFS(数据截止点[DCO:2019年3月22日)和PFS2(DCO:2020年3月22日)。

结果:随机分组的806例患者中,HRD+患者387例(48%);272/387(70%)为Ⅲ期,115/387(30%)为Ⅳ期。153例(56%)HRD+III期患者和61例(53%)HRD+IV期患者有tBRCAm。HRD+III期患者中,172例(63%)进行了前期手术(51/172[30%]有残余病变),90例(33%)进行了间隔手术(19/90[21%]有残余病变);52例(45%)HRD+IV期患者进行了前期手术(34/52[65%]有残余病变),55例(48%)进行了间歇手术(18/55[33%]有残余病变)。HRD+III期患者PFS和PFS2的中位随访时间分别为24.8和37.2个月,HRD+IV期患者分别为24.0和37.0个月。表中列出了PFS、PFS2和HRs的中位数。在HRD+III期患者中,36个月PFS2(奥拉帕利+Bev vs pbo+bev)为74%vs 60%;在HRD+IV期患者中,53%对30%。在HRD+III期患者中,术后无残留疾病,PFS的HR(95%CI)为0.15(0.07–0.30),PFS2的HR(95%CI)为0.22(0.06–0.67)。在HRD+III期患者中,术后残留疾病或接受新辅助化疗的患者,或HRD+IV期患者,PFS的HR(95%CI)为0.38(0.27–0.53),PFS2为0.68(0.46–1.03)。


结论:在PAOLA-1研究中,在HRD+pts患者中,无论FIGO分期和术后残余病变如何,维持奥拉帕利+bev比pbo+bev提供PFS和PFS2益处。

参考文献:Patricia Pautier et. Al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 and second PFS (PFS2) by disease stage in patients (pts) with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deficiency (HRD)-positive newly diagnosed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receiving bevacizumab (bev) with olaparib/placebo maintenance in the phase III PAOLA-1/ENGOT-ov25 trial.2021 ASCO, abs 5514.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05


 

【5515】通过BRCA突变(BRCAm)和同源重组缺陷(HRD)状态对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PSR-OC)患者(pts)进行奥拉帕利治疗(Tx):II期LIGHT研究的总生存率(OS)结果

First Author: Cara Amanda Mathews, Program in Women’s Oncology, Department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Women and Infants Hospital, Brown University, Providence, RI

背景:LIGHT(NCT02983799)评估了已知BRCAm和HRD状态队列中PSR OC患者的奥拉帕利Tx。我们报告了最终的操作系统分析。

方法:我们进行了一项开放性、非随机、多中心的pts研究,包括PSR OC和1美元的铂类化疗(CTx)。Pts被分配到4个队列中的一个:生殖系(g)BRCAm;体细胞BRCAm;HRD+ve(非BRCAm);和人力资源部。基因组不稳定性评分(GIS)和gBRCAm状态分别由Myriad myChoice和BRACAnalysis CDx检测确定。HRD+ve肿瘤的定义为GIS$42。患者接受奥拉帕利Tx(起始剂量300mg bid),直到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OS是次要终点,在主要分析后12个月(mo)和最后一个患者登记后18个月进行分析。对接受1美元剂量的患者进行安全性评估。

结果:数据截止日期(DCO)为2020年8月27日,272例患者中,271例接受奥拉帕利治疗;其中,270人在基线检查时有可测量的疾病,并被纳入疗效分析(见表)。在DCO时,40%的患者死亡(成熟期),经审查的患者中位随访时间为26.3个月。gBRCAm、sBRCAm、HRD+ve(非BRCAm)和HRD-ve的Kaplan-Meier 18个月OS发生率分别为86%、88%、79%和60%队列,分别。铂基CTx是最常见的首次和随后的Tx,39%的患者在奥拉帕利停药后接受CTx治疗。在DCO,Tx的中位持续时间为7.4个月和244名患者已停止治疗,主要原因是疾病进展(72%);5%因治疗紧急不良事件(TEAE)而停药。导致停药>1分的唯一TEAE是恶心(2分)。25%的患者出现严重TEAE。最常见的严重TEAE是小肠梗阻(6%)。发生了三个特别令人感兴趣的不良事件,每例1例(<1%):急性髓系白血病(停药后)、肺炎和肺纤维化。

结论:在最终的OS分析中,4个队列中18个月的OS在60-88%之间。与初步分析一致,BRCAm组18个月的OS率最高(g组和sBRCAm组的OS相似);在没有BRCAm的患者中,18个月的OS在HRD+ve组中最高。与初步分析和先前的奥拉帕利研究相比,未观察到新的安全信号。

参考文献:Cara Amanda Mathews et. Al EFFORT: Olaparib treatment (Tx) in patients (pts) with platinum-sensitive relapsed ovarian cancer (PSR OC) by BRCA mutation (BRCAm) and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deficiency (HRD) status: Overall survival (OS)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I LIGHT study.2021 ASCO, abs 5515.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06


 

【5516】PARP和ATR抑制剂(olaparib和ceralasertib)联合应用对获得性PARP抑制剂耐药的复发性卵巢癌有临床疗效。

First Author: Stephanie L. Wethington,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Baltimore, MD

背景:多个重磅研究表明,聚(ADP-核糖)聚合酶抑制剂(PARPi)具有长期无进展和总体生存益处,它们已成为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HGSOC)治疗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幸的是,肿瘤最终获得耐药性,因此迫切需要克服PARPi耐药性的治疗。临床前研究表明,在PARPi中加入共济失调毛细血管扩张症和Rad3相关激酶抑制剂(ATRi)可以克服PARPi抵抗。我们介绍了一项由研究者发起的研究结果,该研究对正在接受PARPi治疗并经历疾病进展的患者联合应用PARPi(奥拉帕利)和ATRi(塞拉沙替布)。

方法:我们进行了一项非随机试验(NCT03462342),在铂敏感的HGSOC中,在PARPi治疗前立即进行为期28天的一个周期,奥拉帕利300mg口服,每天两次,ceralasertib 160mg口服,每天一次,第1-7天。合格性要求种系或体细胞BRCA1/2突变,其他同源重组缺陷(HRD)突变,或HRD阳性(>42)。需要从先前的PARPi中获得临床益处(一线维持治疗>12个月,二线维持治疗>6个月,或通过CA-125或显像治疗复发)。不允许在PARPi和登记之间进行干预治疗。主要目标是安全性和客观反应率(ORR)。

结果:13例患者中位年龄60岁(43-78岁)。9例(69%)有种系BRCA突变,3例(23%)有体细胞BRCA突变,1例(8%)HRD评分阳性。先前PARPi的中位时间为13个月(范围4-60)。既往PARPi指征为一线维持8%(n=1),二线维持38%(n=5),复发54%(n=7)。9名患者(69%)在入组前接受过奥拉帕利治疗。从先前的PARPi到第1周期第1天的时间为34天(范围22-311)。ORR为46%(n=6);所有6例PR.Pt患者均接受了中位数为8(范围3-23)个周期的olaparib和ceralasertib治疗。4名患者仍在研究中(4-14个月)。4例(31%)出现3级毒性:血小板减少23%(n=3),贫血16%(n=2),中性粒细胞减少16%(n=2)。无4/5级毒性。减少了4次剂量(3次奥拉帕利,1次塞拉沙替布)。没有患者因毒性而停止治疗。

结论:奥拉帕利和塞拉沙替布联合应用耐受性良好,在一组复发性HRD-HGSOC患者中表现出临床活性,这些患者在先前的PARPi治疗中有进展,因此值得进一步研究。这项研究首次提出ATR抑制剂在HRD患者群体中克服PARPi耐药性的潜力。分子分析研究正在进行,以确定潜在的生物标志物与反应,以指导未来的临床试验设计。

参考文献:Stephanie L et. Al EFFORT: Combination of PARP and ATR inhibitors (olaparib and ceralasertib) showsclinical activity in acquired PARP inhibitor-resistant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2021 ASCO, abs 5516.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07


 

【5517】Rucaparib与化疗治疗BRCA突变、晚期、复发卵巢癌的亚组分析:随机3期研究ARIEL4中铂敏感性的影响。

First Author: Amit M. Oza, Princess Margaret Cancer Centre, 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 Toronto, ON, Canada

背景:在ARIEL4(NCT02855944)中,在晚期复发性卵巢癌(OC)患者中,与化疗(CT)相比,rucaparib显著改善了无进展生存期(PFS)的主要终点(中位PFS 7.4[95%CI 7.3-9.1]比5.7[5.5-7.3]个月);危险比(HR)0.64[95%CI 0.49–0.84];P=0.001)。这项预先指定的探索性分析研究了铂敏感性对ARIEL4中rucaparib与CT疗效的影响。

方法:患者按2:1随机分为口服rucaparib 600mg,每日2次或CT,按无进展分层间隔($1到<6个月=抗铂$6至<12个月=部分铂敏感$12个月=完全铂敏感)。CT组铂耐药或部分铂敏感患者每周给予紫杉醇60~80mg/m2;完全铂敏感疾病患者接受研究者选择的铂基CT(单剂卡铂或顺铂,或铂双剂)。随着影像学疾病的进展,患者可以从CT交叉到rucaparib。根据铂敏感性的随机分层,对确诊BRCA突变的患者(排除逆转突变的患者)的疗效终点进行探讨。

结果:访视截止日期为2020年9月30日。表中列出了不同亚组rucaparib与CT的每RECIST v1.1的PFS和客观有效率(ORR)。rucaparib组最常见的治疗引起的不良反应是贫血/血红蛋白降低(铂耐药患者:rucaparib 47%vs CT 40%;部分铂敏感患者:63%对27%;完全铂敏感患者:58%对20%)和恶心(52%对21%);51%对23%;60%对68%)。在意向治疗人群中,CT组的74/116(64%)患者交叉接受鲁卡帕肋治疗:39/59(66%)铂耐药,25/31(81%)铂部分敏感,10/26(38%)铂完全敏感。

结论:这一探索性亚组分析的结果表明,对于所有铂敏感亚组的重度预处理患者,鲁卡帕肋是一种合理的治疗选择。安全性与先前的rucaparib研究一致。

参考文献:Amit M.Oza et. Al EFFORT: Subgroup analysis of rucaparib versus chemotherapy as treatment for BRCA mutated, advanced, relapsed ovarian carcinoma: Effect of platinum sensitivity in the randomized, phase 3 study ARIEL4.2021 ASCO, abs 5517.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08


 

【5518】Niraparib对BRCA突变(BRCAm)卵巢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三期Niraparib试验结果。

First Author: Antonio Gonzalez Martin, Grupo Espanol de Investigaci ~ on en C  ancer de Ovario (GEICO) and Medical Oncology Department, Clınica Universidad de Navarra, Madrid, Spain

背景:Niraparib已被批准用于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一线化疗(CT)后的维持治疗和复发治疗。在这里,我们总结了尼拉普利对BRCAm O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的三个阶段3试验:PRIMA/ENGOT-OV26/GOG-3012(PRIMA;NCT02655016),ENGOT-OV16/NOVA(NOVA;NCT01847274)和NORA(NCT03705156)。

方法:入选PRIMA试验的患者新诊断为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所有患者均为Ⅲ期或Ⅳ期高级别浆液性或子宫内膜样肿瘤,一线铂类CT治疗完全或部分有效。根据肿瘤BRCAm状态进行亚组分析。参与NOVA和NORA研究的患者有铂敏感、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已经接受了至少2行基于铂的CT方案。在这两项研究中,根据生殖系BRCAm状态进行亚组分析是预先指定的。所有试验的主要终点均为无进展生存期(PFS),采用盲法独立中心研究。

结果:每个试验的BRCAm人群如下:PRIMA试验223人(148 BRCA1m和75 BRCA2m),NOVA试验203人(128 BRCA1m、69 BRCA2m和13 BRCA1/2m),NORA试验100人(78 BRCA1m、21 BRCA2m和1 BRCA1/2m)。PFS结果如表所示。在3个试验中,最常见的治疗引起的不良反应是血小板减少、贫血、中性粒细胞减少和高血压。

结论:在所有3个试验中,BRCAm OC患者从尼拉普利维持治疗中获得显著的PFS益处。没有发现新的安全信号。 

参考文献:Antonio Gonzalez Martin et. Al EFFORT: Niraparib efficacy and safety in patients with BRCA mutated (BRCAm) ovarian cancer: Results from three phase 3 niraparib trials.2021 ASCO, abs 5518.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09


 

【5519】 MILO/ENGOTov11对复发性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LGSOC)比尼替尼与内科医师选择化疗(PCC)的3期研究的分子结果和潜在生物标志物的鉴定。

First Author: Rachel N. Grisham,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and 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 New York, NY

背景:对化疗反应较低和LGSO独特的分子特征导致了MEK抑制剂的应用。MILO/ENGOT-ov11关于比尼替尼与PCC治疗复发性LGSOC的III期研究的最新分析显示,比尼替尼治疗的缓解率为24%(JCO,2020;NCT01849874)。在此,我们介绍了用MILO/ENGOT-ov11进行的肿瘤组织后生物标记物分析的结果。

方法:通过基础医学对随机化前获得的档案组织进行突变/拷贝数分析。使用无偏单变量分析来检验比尼替尼和PCC治疗患者的突变状态和预后之间的关系。检查结果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局部复发1.1的二元反应(完全或部分反应[CR/PR]与稳定[SD]或进展性疾病[PD])和顺序反应。Kaplan-Meier被用来估计PFS。采用Cox回归、二元logistic回归和序贯logistic回归分析突变状态和预后之间的关系。

结果:2013年6月至2016年4月,MILO/ENGOT-OV11共纳入341例患者,患者按2:1随机分为比尼替尼组和PCC组。根据2020年1月1日的数据截取数据,数据按原样,在使用比尼替尼治疗的患者中,有分子结果可用,PFS数据为144,有效率(RR)数据为135。在$5%的患者中检测到47个突变,最常见的是KRAS(33%)。与未发生KRAS突变的患者相比,携带KRAS突变的患者对比尼替尼治疗有效的几率为3.4倍(95%ci1.57,7.67;p值0.002)。KRAS基因G12V突变与其他KRAS基因突变对PFS的影响无显著性差异(PFS-hr1.06;95%可信区间:0.53,2.12;p值0.9)。在135例binimetinib-RR患者中,其他MAPK突变被鉴定如下:;NRA 11例(8.1%),BRAFV600E 8例(5.9%),RAF1 2例(1.5%),NF1 7例(5.2%)。有MAPK突变(如上所述)的患者RR为41%,而无MAPK突变的患者RR为13%。携带MAPK突变的比尼替尼组PFS明显优于未携带MAPK突变的患者(hr0.5;95%可信区间0.31,0.79;p=0.003)。在接受PCC治疗的患者中,MAPK突变组与未突变组相比,PFS无明显改善趋势(hr0.82;95%可信区间0.43,1.59;p=0.6)。Cox回归模型对治疗和MAPK途径之间的相互作用的检验不显著(p=0.32)。

结论:虽然这一产生假设的分析受到多重检验的限制,但在接受比尼替尼治疗的LGSOC患者中,存在MAPK突变的患者(最常见于KRAS患者)有更高的应答率和更长的PFS。复发性LGSOC患者应常规进行体细胞肿瘤检测,以辅助临床决策。

参考文献:Rachel N et. Al EFFORT: Intensive versus minimalist follow-up in patients treated for endometrial cancer: A multicentric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The TOTEM study— NCT00916708)2021 ASCO, abs 5519.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10


 

【5520】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生物标记物驱动靶向治疗的综合研究(KGOG 3045,AMBITION)

First Author: JUNG-YUN LEE, Institute of Women’s Life Medical Science, Yonsei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 Seoul, South Korea

背景:铂耐药卵巢癌的治疗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虽然标准治疗包括非铂单药化疗(CT),但在这种情况下预后很差。以分子生物标志物为基础的抗癌治疗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我们报告了一项生物标记物驱动靶向治疗的综合研究(olaparib,O;西地拉尼,C;杜瓦卢玛;tremelimumab,T)治疗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NCT03699449)。

方法:铂类耐药卵巢癌患者,既往化疗2元,ecog0/1。在筛选阶段,对存档肿瘤样本进行HRD和PD-L1状态检测。根据试验结果分配治疗组。对于HRD+患者,我们测试了O与其他药物的协同作用:患者被随机分配到第1组,O+C(O 200mg bid+C 30mg qd);或第2组,O+D(O 300mg bid+D 1500mg q4w)。对于HRD患者,我们根据PD-L1表达检测生物标记物驱动的免疫治疗的作用:在PD-L1高表达患者中,arm 3,D+CT(D 1500mg q4w+PLD或拓扑替康或每周紫杉醇[6个周期]);第4组,D+T75+CT(D 1500mg q4w+T 75mg q4w[4个剂量]+PLD或拓扑替康或每周紫杉醇[4个周期]);或在PD-L1表达低的患者中使用第5组,D+T300+CT(D 1500mg q4w+T 300mg[1剂]+每周紫杉醇[60mg/m2 D1,8,15 q4w,4个周期])。第5组的招募在第4组完成后开始。根据RECIST 1.1,主要终点是客观应答率(ORR)。结果:在2018年12月至2020年10月期间,70名患者被分配到以下治疗组:第1组(n=16)、第2组(n=14)、第3组(n=5)、第4组(n=18)和第5组(n=17)。中位年龄为57岁(34-77岁),中位既往治疗年限为3年(2-10岁)。ORR为35.7%(25/70,95%CI:24.6%-48.0%);两名患者完全缓解。各治疗组的ORR(95%CI)如表所示。在每个治疗组中,分别有37.5%、35.7%、20%、66.7%和35.3%的患者报告了与治疗相关的3/4级不良事件。未观察到导致停止治疗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也未观察到5级TRAE。

结论:这是首次针对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患者进行的生物标志物驱动的伞式研究。这项综合性研究为生物标志物驱动的靶向治疗的临床益处提供了初步证据。所有的治疗方案都是可控的,没有意外的毒性

参考文献:JUNG-YUN LEE et. Al EFFORT: An umbrella study of biomarker-driven targeted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platinum-resistant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 (KGOG 3045, AMBITION).2021 ASCO, abs 5520.

编译:成都京东方医院肿瘤中心 刘洪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妇科肿瘤,卵巢癌,肿瘤,治疗,中位,疾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