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跟党走”主题宣讲——《照护》

2021
06/02

+
分享
评论
北京朝阳医院
A-
A+

2020年1月的最后一天,春节刚过,病房的病人逐渐多了起来。此时,正值新冠肺炎疫情严峻时期,又刚经历过陶勇主任受伤事件,大家的心情有些紧张,又有些沉重。病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科室何主任打来了电话:“小张,又要收重症药疹患者了,还像过去一样,腾一个单间,需要保护性隔离,等收进来我就过去查房。

我赶紧跟在院患者沟通倒床,腾出一间单间准备迎接患者。不一会,一名包裹严实的中年女性被送了进来。她精神萎靡,身上裹着厚被子,打开棉被和层层衣物,发现她全身大面积红斑,部分皮肤已经剥脱,轻轻触碰就疼痛不已,眼结膜、口唇粘膜有大量脓性分泌物。家属一见到我就抱怨:去了好几家医院,都不收我们,说发烧了要筛查,筛查完了又说太重了,要去上级医院。我们就是被耽误了!我一边记录患者情况,一边安抚家属。这时,病房组长彭大夫和何主任也赶到了病房,主任看过患者后,考虑她此时已进展为“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这是重症药疹中最严重的一种类型,死亡率高达35%以上,患者的皮肤会大面积坏死剥脱,感染和脏器损伤随时可能要命。

入住次日,患者的全身皮肤如预料一般大面积剥脱。她心情很低落,辗转入院的经历让她不理解,皮肤剥脱的疼痛让她夜不能寐,由于没有皮肤调节体温,间断发热也消磨了她的意志。她不愿意说话,每次换药也不能完全配合,我们穿着防护服,帮她一片一片糜烂的皮肤贴上敷料,一场换药下来通常要两三个小时,出病房脱下防护服时,内里的衣服全都被汗浸湿了。有一天给她换药,她盯着我看了好一会,犹豫着说:“小张大夫,我就想问问,你是不是怀孕了?”我哈哈大笑:“我都怀孕七个多月了,您才看出来呀。”她不好意思地说:前几天身上太疼,真没注意到。接下来的日子,她开始愿意跟我们聊天,我知道了她先生是外语老师,两个人五十多岁了没有子女,一直以来生活顺遂没吃过什么苦。如果不是这次生病,她过年时应该正在某个海岛度假。每天数小时的照护,患者越来越放松,每次换药都跟我们说笑几句。有一次换药到中途,我发现她的神色有些局促,甚至腿还有些发抖。我以为她是体力不支,问她要不要休息一下,结果她很为难地说,她是想小便,已经忍了好一会了。彭大夫是男同志,我想着彭大夫在场她可能难为情。于是,我就让彭大夫先出去,我来帮她接便盆。她执意不肯,说不能让大夫干这个,而且,我还怀着孕,怕她伤了我。我笑着说:“我可没那么娇气,等你家属来,你非憋出毛病不可。”给她接上便盆,看着她的神情逐渐放松。我想,救治病人,不光是要解除病痛、治愈心灵,在她有困难的那一刻,伸出援手,也是我们救治的一部分。

经过三周的治疗,患者逐渐长出新的皮肤,没有发生严重感染和脏器损伤,生命得以挽救。这几年来,我经治的重症药疹患者,有年轻的小伙子,有耄耋老人,总有那么一段时间,除了制定治疗方案、每天清创换药,我还要在他们意志薄弱的时候鼓励他们、安慰他们,这让我想起那句著名的: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虽然皮肤科是一个小科,外界也会误认为我们主要治治皮毛的小问题,但是,我知道,我的工作有更重要的意义。无论为患者解除的痛苦大或者小,我都是在践行医者仁心,我为这样的工作自豪。


皮科支部 张晋卿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防护服,病房,家属,换药,重症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