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抚奶嘴怎么洗,竟然和宝宝过敏有关系?这个研究绝了

2021
05/29

+
分享
评论
曜影医疗
A-
A+

从免疫学的角度来思考[5],食物过敏的机理尚有很多未知需探索。


1

    近日,J ALLERGY CLIN IMMUNOL发表了一篇关于安抚奶嘴和食物过敏关系的文(图1),标题醒目,结论辩证。文中纳入南澳大利亚1074名新生儿作为随访群体,894例随访至1周岁,展示了安抚奶嘴的使用率,以及采用不同的清洁方式清洗安抚奶嘴与食物过敏发生率的相关性,结果如下图所示:

2

3

    在随访群体1周岁时,研究者通过皮肤点刺实验SPT初筛食物过敏的孩子(设定的致敏食物如牛奶、鸡蛋、花生、腰果、芝麻),然后通过食物激发实验OFC进一步确诊。研究告诉我们,用杀菌剂清洁安抚奶嘴,会增加宝宝食物过敏的发生率,而研究中提及的其他清洁方式并未发现与食物过敏相关。这是为什么呢?著者给到几条假设:第一,相比于其他方法,杀菌剂清洁安抚奶嘴的途径,引入微生物的程度最小;第二,杀菌剂的化学成分通过影响口腔的微生态菌群,从而导致食物过敏的高风险;第三,杀菌剂可能促使安抚奶嘴里的增塑剂浸出,从而增加婴儿暴露于增塑剂的风险,关联着过敏性疾病的发生1。

 

    那么,问题来了!

1、宝宝们可不可以用安抚奶嘴?

我们都知道,吸吮行为是婴儿最早建议的反射之一,可分为营养性吸吮NS和非营养性吸吮NNS。NNS随婴幼儿年龄的增大逐渐降低2,目前社会认可度较高的NNS行为是使用安抚奶嘴。一方面,合理使用安抚奶嘴有助于安抚婴幼儿情绪、促进早产儿生长发育、有效预防婴儿猝死综合征SIDS3等;另一方面,作为一种早期暴露于微生物的途径,安抚奶嘴的使用可能有益于免疫耐受的形成。美国儿科协会AAP推荐婴儿在建立良好的母乳喂养关系后(约1月龄),可以恰当地使用安抚奶嘴。而过度使用安抚奶嘴可能会影响婴幼儿口腔健康,增高罹患急性中耳炎的风险4。

2、安抚奶嘴怎么清洁最合适?

4

 

5

 

6

    该瑞典的出生队列研究发现(图4),相较于其他清洁方式,父母用他们的口腔清洁安抚奶嘴,可以降低18月龄幼儿食物过敏、哮喘、湿疹的发生率。

这个令人惊讶的结果支持“卫生假说”hygiene hypothesis的观点,通俗来讲,就是指过敏性疾病发病率的增长与过度清洁有关。类似于复杂的肠道微生态群,婴儿接触到父母的唾液,可能会对口咽部微生态环境起到促进作用,从而得益于口咽部淋巴组织的抗原耐受性。

7

同样,另一篇研究报告(图7)通过询问128位母亲关于安抚奶嘴的使用及清洁方式,结果也支持上述文献的讨论,父母用自己的口腔清洁安抚奶嘴可以抑制婴幼儿期血清总IgE的水平(观察时间点为10月龄和18月龄)。著者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明,父母口腔微生物的传递对降低过敏性疾病的风险有长期的持久的益处。

实际上,按照现代的生活方式,我们当下的认知很难接受父母用口腔来清洁安抚奶嘴的行为,给人的感观犹如社会的倒退,所以类似的研究也难以被重复验证。到底这样的清洁方式是传播了病菌还是有效刺激了免疫耐受,利弊关系有待进一步研究。毕竟我们还有其他的清洁方式可选,例如冷开水冲洗等(备注:鉴于图1所示研究的瑕疵,沸水浸泡和杀菌剂清洗的比较结果尚不明确)。

3、宝宝食物过敏,我们怎样和平共处?

8

    Catherine H的文中提到(图8),食物过敏发生率的惊人增加与生活方式的改变是步调一致的,比如饮食的改变和抗生素的使用。这些结构性的改变会对微生态和宿主关系产生深远的影响,导致黏膜表面微生态菌群的失衡,不能有效诱导免疫耐受,从而增加食物过敏的风险。通过对319例儿童的队列研究,Catherine强调,生命早期(出生后100天)微生态菌群的改变最可能和过敏性疾病相关,涉及到主要的4类菌属(Faecalibacterium, Lachnospira, Rothia, Veillonella)

及短链脂肪酸代谢产物的减少。由此可见,前文对安抚奶嘴清洁方式的辩论也有据可依。

从免疫学的角度来思考[5],食物过敏的机理尚有很多未知需探索。到底什么东西可以防止人们发生过敏,为什么一些过敏个体长大以后就不再过敏,或者即使是过敏体质也不曾发生过食物过敏,这些尚无定论。同样的,环境和遗传因素对敏感体质的影响也才刚刚被我们意识到。动物模型的研究显示过敏反应的机制具有个体异质性,不同的暴露方式、参与过敏的细胞类型及免疫介质共同导致了过敏症状的发生。对个体异质性的深入理解可能会更好地帮助我们寻找与食物过敏共存的优化状态。


---

***致读者:作者写此文的重点不在于安抚奶嘴的是是非非,而是想让更多的父母和孩子关注到食物过敏的现状及科研前景,任重而道远;至少在此刻,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暂时和过敏和谐共处,遇到困难及时向专科医生寻求帮助。

---

参考文献:

[1]Jahreis S, Trump S, Bauer M, Bauer T, Thurmann L, Feltens R, et al. Maternal phthalate exposure promotes allergic airway inflammation over 2 generations through epigenetic modifications. J Allergy Clin Immunol 2018;141:741-53.

[2]Machado SC, Manzanares-Cespedes M C, Ferreira-Moreira J, et al. A sample of non-nutritive sucking habits(pacifier and digit) in Portuguese children and its relation with the molar classes of angle[J]. J Clin Exp Dent, 2018,10(12):e1161-e1166.

[3]Moon RY. SIDS and Other Sleep-Related Infant Deaths: Evidence Base for 2016 Updated Recommendations for a Safe Infant Sleeping Environment[J]. Pediatrics,2016,138(5):34.

[4]帕吾孜亚.阿布力孜, 王梦娇等. 安抚奶嘴研究进展及合理应用[J].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2021,18(1):181-184.

[5]Johnston LK, Chien KB, Bryce PJ. The immunology of food allergy. J Immunol, 2014;192:2529-34.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安抚奶嘴,杀菌剂,婴幼儿,过敏性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