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妈妈成为我的病人...

2021
05/28

+
分享
评论
情歌医生
A-
A+

当妈妈成为我的病人..

“喂?你说什么?让我儿子接电话?”

妈妈手机响了,电话那头不知道在跟她说什么。

坏了,我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接这个电话的两天前,我把老妈和老爸从老家接到上海,带他们看一看自己一辈子积蓄给儿子付了大半首付的郊区小房子,顺便给他俩全面体检一下。

“喂,你好。”我接过了电话。

“请问是刘女士的家属么?我们这边是XX体检中心。”

“是的,我是她儿子。”

“是这样的,您的母亲胸部CT发现了肺结节,报告医生说有点问题,所以通知您尽快找胸外科医生看一下。”

“我就是胸外科医生。”我冷冷地说道。

“啊?”对面明显吃了一惊,估计心里想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这样啊,那就不用多说了,您有空来取一下报告和电子影像吧。”

“好的。”我挂断了电话。

旁边的妈妈什么都没察觉到。我们继续排着队,等着看野生动物园的狮子和老虎。

他俩没见过这阵仗,东瞅瞅西看看,兴奋得不行。我坐在游览车上,心思全无,满脑子都在想老妈的CT报告,心中一团乱麻。

慌神了一阵之后,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接下来第一步,就是抓紧看一下CT结果。去体检中心必须要下周二,太久了,来不及了。我跟老婆商量之后,直接带着老妈来到了医院,老妈在医院里远远地跟着我,手足无措,像极了她带我去小学报道的样子。我给她挂了号,拍了一个胸部CT。

我点开医生工作站上那个自己最熟悉的名字,然后打开了PACS影像调阅,看到了老妈的右下肺。

一,

二,

三。

竟然有三个结节。第一个已经很大了,接近2cm,形态就不太像好东西;第二个虽然是实性结节,好在边缘比较光滑,像是良性的;第三个虽然比较小,但也是混合磨玻璃结节,还有实性成分,密度不低。

老妈右下肺的三个结节


坏了,老妈估计要挨一刀了。

因为自己经验还比较少,第二天早上,我又把老妈的片子给全科的医生看了一下,这种全科讨论的待遇也是超级豪华待遇了。主任也在,他是上海滩顶级的胸外科专家。

“看起来不太好,不过是第一次发现,还是抗炎治疗看一下,一个月之后再复查。”主任下了结论。

我给老妈开了抗生素,把她送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对她说肺里有个结节,问题不大,可能是炎症,先消消炎。

一个月之后,复查CT,无任何变化,很大可能是肺癌。

不过好在还是磨玻璃结节,大小也没超过2公分,胸部CT没看到淋巴结肿大,应该是早期肺癌。

本来是觉得老爸抽了40年的烟,想给他查一下胸部CT,万万没想到却是老妈发现了肺结节。转念一想,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要是不做这个CT,估计一年半载就要发展到晚期了,到时候就麻烦了。

我长吁一口气,得赶紧安排住院手术。我跟主任说好住院和手术日期,把老妈从老家接了过来,然后又给她测了核酸、开了住院。

周一一大早就到科里办住院。

护士姐姐们笑嘻嘻地看着我,估计心里想着你这平时吆五喝六的货,也有落在我们手上的一天。

一个妹子拉着妈妈过去抽血,另一个妹子让我签署各种住院需知。

我一看,好家伙,家属签字和谈话医生,都我一个人。

咄咄怪事:委托代理人和谈话医生是一个人


签好了字,就是术前检查了。心电图、B超、肺功能,也不用阿姨了,我带着老妈就去做了。虽然穿着白大褂,但也不太好意思插队,老老实实排队做完。

手术前一天,谈话签字。我的上级医生曹老师看到我,把病历夹直接丢给我,“我忙着呢,没空搭理你,自己拿去签了吧!”

啊喂,我也是家属好吧,能不能态度好点。算了算了,上级老师不敢忤逆,我拿着Chart,带着老妈来到办公室,有模有样地给她讲了讲手术,然后在病员告知书、知情同意书、输血治疗同意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借用别人的图,给老妈术前谈话


只不过,这次不是谈话医生签字,而是家属签字。

这种感觉,还蛮奇妙的。签字的时候,我突发奇想,要是谈话医生签字也是我自己,真出了手术意外,到底谁负责?我对我自己负责?

呸呸呸,没有意外,不可能有意外,我暗暗唾了自己一口。

过了一会,护士妹子通知要做手术前的宣教了,我也准备过去听听。

“诶诶,你把白大褂脱了。”一旁的孙老师提醒我。

“哦哦,穿着白大褂不方便是吧?”

“不是你不方便,是家属们看到了紧张。”孙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为病人考虑。

也是,做宣教的时候旁边站个医生一块听还是有点尴尬的。我脱了白大褂,钻在一群家属中,一起听护士宣教。


你别说,第一次听,讲得还挺好,注意事项和细节都讲到了,包括术后体位、拍背咳痰,我自己也是受益匪浅。

万事俱备,只欠手术。

第二天一早,手术室就来接我妈了。我目送着老妈被推进了手术室,看着家属等待区乌泱泱的家属们,心里冷哼一声。

转头直接刷卡进了手术室,换了衣服来到了老妈的手术间。

“妈?”我穿着洗手衣,戴着口罩帽子看着她。

她一开始没认出来我,后来才看出来是我,嘴唇嗫喏着有点害怕。

“没事的,睡一觉手术就做好了。”我安慰了她几句,然后又和麻醉老师打了个招呼,在麻醉单上签了个字。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麻醉老师第一次在手术室让家属签字。


签完了字,看了看表,主任快下来了。心里纠结了半天,决定还是不看手术了。手术前,他们开玩笑,让我上台扶镜子、缝皮。

啊喂,这是亲妈耶,这谁下得去手。

我赶紧拍屁股溜出了手术室,省得被主任抓到,让我上台,这就尴尬了。

回到病房,心里估算着手术进程,虽然知道老大上台,问题不大。但以往手术意外大出血的场景还是浮现在我的面前,心率也跟着提高了不少。我这人就爱瞎想,每次坐飞机也是害怕掉下来。

我正遐想着呢,一个微信弹出来了,主任亲自通知我手术做好了。


真是受精,哦不,受宠若惊。而且手术速度也太快了,从切皮到关胸,不到一个小时,这可是一个肺段切除+楔形切除+淋巴结采样啊!

又过了两个小时,妈妈被送回了病房,要转运到床上。呵,这对于我和老婆就是小case,毕竟她是前资深监护室护士了,我也是在心外监护室待过的住院。我俩手脚麻利地把老妈弄到了病房,并且配合接好了管路。

气管插管已经拔除,她还是迷迷糊糊的。手术后两个小时不能睡觉,防止麻醉后的误吸。

“妈!”,“妈!”,我过一会就叫她一下,过一会就叫她一下。

妈妈躺在床上,眼睛微闭,离家十几年,终于也有机会好好看看她了。

妈妈年过六十,皱纹多了好多,我拿起棉签沾了沾水给她润润嘴唇。这场景,突然让我想到,二十多年前,自己半夜高烧腹泻,妈妈背着我去诊所挂水,仿佛就在昨天。

到了晚上,主任手术全部结束了,来病房查房。

“你好啊,王母娘娘,感觉怎么样啊?”

我妈:???


主任知道我妈住院,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王母娘娘,因为我姓王。真是一个冷气十足的老梗啊!

“谢谢主任,真的太感谢了,她感觉很好。”我赶紧呵呵笑着回答,和后面跟着医生一起笑起来,让一个中年成功男人满足于自己的冷笑话。

主任把我拉到了一旁,跟我说,三个结节术中冰冻,第一个是浸润性腺癌IAC,第二个是错构瘤,第三个是微浸润的腺癌,跟之前预想的差不多。还好发现的早,术后也没什么大事了,不用放疗化疗,5年生存率也接近100%。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救了妈妈一命。

这是我这个三十岁大龄规培生,学医十二年,最大的收获。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手术室,白大褂,病人,妈妈,家属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