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麻醉的一些新发现

2021
05/24

+
分享
评论
米勒之声
A-
A+

实时连续的血流动力学监测,稳定心功能维持血流动力学稳定能减少术后AKI的发生。


本文由“小麻哥的日常”授权转


今天看了2021年第4期《临床麻醉学杂志》,发现发表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小儿麻醉方面的内容,这里简单综述一下,看看目前小儿麻醉有哪些新的发现?

 

在器官保护方面,发现:

在2019年1~12月接受亲体肝移植术的112例患儿中,共有45例发生急性肾损伤(AKI),发生率为40.18%。肝移植术中再灌注早期患儿出现严重心肌抑制及心排量、血压明显下降与术后AKI具有独立正相关性,实时连续的血流动力学监测,稳定心功能维持血流动力学稳定能减少术后AKI的发生。

 


在探讨术中氧化亚氮暴露对半椎体切除术患儿术后血细胞形态和数量的影响的研究中发现使用氧化亚氮进行麻醉对围术期血液学指标无显著影响

看来,阴性结果也不是不能发文章



麻醉诱导后静脉输注负荷剂量右美托咪定1 μg/kg,持续泵注10 min,随后以0.3 μg·kg-1·h-1持续静脉泵注至术毕,其血清CC16、TNF-α、 SP-D、sRAGE、IL-6浓度明显降低,术后ALI、肺部感染和ARDS发生率明显降低,术后拔管时间明显缩短。说明右美托咪定能够抑制肺损伤标记物及炎性因子释放,稳定血流动力学,减轻术后肺损伤。(右美托嘧啶抗炎作用又一例证

 


在分析和比较长时间(>2 h)保护性单肺通气策略(P-OLV)与压力控制双肺通气模式(PC-DLV)对新生儿术后康复的影响的研究中发现:虽然与PC-DLV组比较,P-OLV组手术时间和麻醉时间明显缩短, PaO2明显升高、PaCO2明显降低。但PIP和Cdyn差异、撤机时间、初次进食时间及术后住院时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术中通气模式与术后CRP浓度、术后撤机时间、初次进食时间、术后住院时间及术后并发症等无明显相关性。说明在新生儿食管重建术中,长时间(>2 h)P-OLV与PC-DLV通气模式对术后康复指标的影响无明显差异

 


保护性通气组(PV组)局部脑氧饱和度(rScO2)明显高于常规通气组(CV组)(P<0.05)。与单肺通气(OLV)前(T1)时比较,OLV 30min(T2)和OLV结束后10 min(T3)时两组患儿S100β蛋白浓度明显升高,且PV组明显低于CV组(P<0.05)。说明保护性通气策略可通过降低S100β蛋白浓度改善OLV期间的脑氧合,具有一定的脑保护作用

 


小儿气道方面,发现:

静脉诱导后均在可视喉镜下使用加强型导管行经鼻气管插管,S组导管经柔软管芯塑形成特殊形状,调整导管方向置入气管,F组经插管钳引导置入气管。结果显示与F组比较,S组首次插管成功率明显升高,插管时间明显缩短,咽部软组织损伤和拔管后声音嘶哑发生率明显降低、HR明显更慢、MAP明显更低。两组喉镜暴露分级、拔管时间、拔管后二次插管率和SpO2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由此认为自塑形导管经鼻气管插管可安全用于1岁以内婴儿颅缝早闭手术的气道管理,效果优于插管钳辅助下经鼻插管。

这里有个小小的疑问,有知道的同道能解惑吗?我们临床上经鼻插管,插管前用管芯塑形,出后鼻孔后就拔除管芯了,咽喉镜暴露后有的患者就能直接置入声门进入气管,有部分不行的,可以套囊充气后导管前端上抬正好到达声门,可以顺利置入,或用气管钳辅助置管。他这里还带着管芯吗,管芯在的话应该很难调整啊,要预判什么形状正好对准声门还是很难的。

 


困难气道的识别非常重要,超声检查能否预测困难气道呢?麻醉诱导前采用超声测量患儿舌纵截面积、舌宽度、颏舌骨肌长度和皮肤到会厌的距离,并计算出舌体积。发现超声颏舌骨肌长度缩短(5~8岁,<3.85 cm;9~12岁,<4.19 cm)和皮肤到会厌的距离增加(5~8岁,>1.56 cm)都能较好地预测患儿喉镜暴露困难。(临床上对于高危患儿可以用超声检查来进行困难气道筛查,可能提高临床安全性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小儿麻醉,声门,气管,气道,通气,插管,超声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