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路感染患儿使用激素能否预防肾脏瘢痕形成

2021
05/17

+
分享
评论
肾世风云
A-
A+
 


研究背景

 

肾脏瘢痕是指在感染和/或炎症反应中发生纤维化。在儿童中,肾脏瘢痕常见于伴有或不伴有膀胱输尿管反流的泌尿道感染(UTI)患者。尽管大多数儿童能够在抗生素治疗UTI期间消除细菌并控制炎症反应,但约10-25%的儿童会出现肾脏瘢痕[1]。在2014年发表的RIVUR试验中,抗生素治疗被证明可有效预防UTI复发;然而,与安慰剂组相比,接受抗生素治疗的儿童肾脏瘢痕形成率无差异。

这表明除细菌感染外,还有其他因素可以导致肾脏瘢痕形成,比如高级别膀胱输尿管反流、复发性UTI、年龄较大(例如,超过2岁)和西班牙裔[2],甚至炎症反应。

宿主对UTI和肾盂肾炎的免疫反应存在明显的异质性。免疫反应“过度活跃”的儿童在肾盂肾炎后可能会在肾脏中过度发炎,导致形成肾脏疤痕。相反,免疫应答太弱可能导致无法清除细菌、败血症和/或延长感染和炎症,这也可能损害肾脏。

那么使用激素到底是否在这部分患者中能减少肾脏瘢痕产生?


参考文献:

  1. Hoberman A et al. N Engl J Med 2014

  2. Mattoo TK et al. CJASN 2016


受试者

 

385例第一次发生泌尿道感染的儿科受试者

年龄:2个月-6岁


干预措施/对照

 

激素(地塞米松0.15mg/kg) 

vs 

安慰剂

1:1, 疗程3天


试验流程图

 

研究者原计划的每个治疗组包括160名可评估儿童的样本量(即完成DMSA肾脏扫描)。如果那样的话,假设α = 0.05,有80%的power可以检测到肾脏瘢痕儿童绝对比例下降10%(从15%下降至5%)。但是最终真正完成随访的为123例(激素组)和131例(安慰剂),所以本研究是underpowered。


基线资料

 

基线资料中大部分患儿发生泌尿道感染在2-23个月(~73%),女性居多(~92%),男性患儿中42%有包皮环切史,但基线资料中未做DMSA肾脏扫描,且患者未接受排尿性膀胱尿道造影来确定是否存在膀胱输尿管反流


结局评估

 

主要终点事件是在初次UTI的5-24个月后,使用99mTc-DMSA肾脏扫描评估肾脏瘢痕形成率

激素组和安慰剂组的肾脏瘢痕形成率分别为9.8%(12/123)和16.8%(22/131) (p = 0.16),对应的绝对风险降低5.9%(95%CI:-2.2,14.1),但两组未达到显著性差异

研究者也分析了形成肾脏瘢痕的预测因素,可见下表,唯一相关的预测因素是年龄:年长儿童更可能出现肾脏瘢痕(≥24个月儿童肾脏瘢痕的几率比年幼儿童高2.8[1.3-5.8]倍)


不良反应事件(AE)

 

激素治疗组的儿童较安慰剂组更易出现烦躁


评价

 

本研究有以下几点不足之处,可供今后研究参考和衡量:

  1. 基线未做DMSA扫描,未能去除已有肾脏瘢痕形成的患儿,虽然其发生率很低

  2. 基线未做排尿性膀胱尿道造影来确定是否存在膀胱输尿管反流

  3. 失访率高,未能完成主要终点评估,以致研究效力不足

此外,99mTc-DMSA肾脏扫描如何成为评估肾脏瘢痕形成的金标准检测?

目前暂无法对比人的肾盂肾炎的肾脏影像学和病理,只能暂且从猪身上去推论。1994年Risdon等人在猪的肾盂肾炎模型中显示了99mTc-DMSA图像与病理之间的相关性


参考文献:

Risdon RA et a. (1994) Renal pathology and the 99mTc-DMSA image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of the evolving pyelonephritic scar: an experimental study. J Urol 152:1260–1266

By 肾世风云·老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肾盂肾炎,形成率,肾脏,瘢痕,激素,患儿,预防,感染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