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不能好好运动?--话聊胆碱能性荨麻疹!

2021
05/14

+
分享
评论
西京皮肤张海龙
A-
A+

胆碱能性荨麻疹(Cholinergic urticaria,CholU)于1924年由Duke首次描述,是在身体温度升高时发生的具有独特临床特征的皮肤病。

胆碱能性荨麻疹(Cholinergic urticaria,CholU)于1924年由Duke首次描述,是在身体温度升高时发生的具有独特临床特征的皮肤病。本病临床并不少见,正常人群发病率为4.16%~11. 2% ,在物理性荨麻疹中占20%~30% ,以15~30岁之间青少年多见。


胆碱能性荨麻疹的典型临床表现为针头到绿豆大小的丘疹或小风团,周围有红晕,并伴有显著的针刺样瘙痒或疼痛,症状严重时可出现血管性水肿、胸闷、气促等呼吸道症状,头晕和头痛,腹部绞痛和腹泻,以及唾液分泌增多等,对患者的日常生活和精神状态影响非常明显。

皮损主要分布在躯干,其次是四肢,掌跖和腋下不受影响。患者的症状出现具有特定的诱因,首先是任何导致身体温度升高或皮肤出汗的因素如剧烈运动、热水浴、穿过厚的衣服,以及从温度低的环境到温度高的环境等均有可能促使患者出现症状。其次是情绪激动、紧张,进食过热或辛辣刺激性食物也可能诱发症状出现。


症状往往持续1h左右,到凉爽的环境中如空调房间内症状可较快缓解。一些患者伴有特应性疾病如特应性皮炎、过敏性鼻炎和支气管哮喘。

 

胆碱能性荨麻疹的临床分型

 


根据临床表现差异、汗液过敏试验、自体血清试验(Autologous serum skin test,ASST)等,胆碱能性荨麻疹可分为4个亚型:

1、汗液过敏型胆碱能性荨麻疹


此型不会出现血管性水肿,也不伴有特应性疾病,ASST阴性,汗液过敏试验阳性,患者排汗功能正常,发病机制与汗管内汗液漏出有关,临床病情程度中等

2、毛囊型胆碱能性荨麻疹伴阳性自体血清试验


临床特征是毛囊性针头大小的小风团,伴有水源性荨麻疹和毛囊性皮肤划痕症。ASST阳性,但汗液过敏试验阴性,没有排汗功能障碍。此型临床病情较轻。

3、胆碱能性荨麻疹伴发血管性水肿


此型症状严重,以女性为主,常伴有眼睑等部位的血管性水种和特应性疾病如特应性皮炎,严重时可出现系统性症状如肝功能损害、哮喘和其他严重过敏反应。汗液过敏试验阳性,ASST阴性,无排汗功能障碍。此型患者对H1组胺受体阻断药治疗抵抗。

4、获得性无汗症和/或出汗不良型


此型症状较严重,以男性为主。ASST和汗液过敏试验均阴性,不伴有特应性疾病,主要存在排汗功能障碍,少汗或无汗。获得性特发性泛发性无汗症(Acquired idiopathic generalized anhidrosis,AIGA)是一种以汗腺数量减少为特征的获得性疾病,病因不明,以男性多发。但胆碱能性荨麻疹伴AIGA患者仍保留精神性出汗的功能。此型患者的症状除了有皮肤麻刺感、瘙痒和皮肤感觉不适,还可能有汗液排出障碍的症状如皮肤疼痛、感觉异常、体温过高、恶心、呕吐、头痛和热休克等。

胆碱能性荨麻疹的治疗


胆碱能性荨麻疹的治疗目的是确保快速控制症状,并尽可能减少复发,使患者尽快恢复正常的社会活动。胆碱能性荨麻疹的治疗措施根据患者是否存在排汗功能异常而有所不同,因此,在治疗前应依据患者排汗功异常与否对胆碱能性荨麻疹的亚型做出必要的临床甄别。


1、避免诱发因素


饮食方面:避免进食辛辣刺激性食物和饮料、避免进食过热的食物和饮料,以及避免饮酒可以减少胆碱能性荨麻疹的发作。避免引起出汗和导致身体温度升高的因素,尤其症状频繁发作及症状比较严重的病人应避免桑拿浴、泡热水澡、运动等,还要避免情绪激动。


2、组胺H1受体拮抗剂


和其他慢性荨麻疹一样,口服标准剂量的第二代H1受体拮抗剂是治疗胆碱能性荨麻疹的一线药物,如西替利嗪、氯需他定、地氯雷他定和非索非那定等。其中,首选西替利嗪片,因其除了具有抗组胺作用外,还具有抗毒蕈碱活性。


但许多患者对标准剂量的抗组胺药仅有轻到中度疗效,对治疗抵抗的患者还可偿试两种方法:①将上述药物剂量加倍,药物剂量增加到标准剂量的2~4倍,部分患者的症状可以改善,但仍有一半以上患者效果不满意;②单用或联合应用第一代H1受体拮抗剂酮替芬片,在应用酮替芬的患者中60%风团可减少,68%瘙痒可减轻,并且可以减轻心脏和呼吸道症状。


3、组胺H2受体拮抗剂


H2受体拮抗剂包括西咪替丁、雷尼替丁和法莫替丁,与H1受体拮抗剂同时使用对慢性特发性荨麻疹的疗效优于单独应用H1受体拮抗剂。H2受体拮抗剂对胆碱能性荨麻疹也具有很好的应用价值,它可用于对H1受体拮抗剂增加剂量仍然抵抗的患者,一般与H1受体拮抗剂联合使用治疗难治性患者。


4、抗胆碱能药物


丁溴东莨菪碱(Scopolamine butylbromide)具有阻断平滑肌内副交感神经乙酰胆碱的作用,同时还可抑制组胺和5-羟色胺的作用,理论上,丁溴东莨菪碱较适合治疗胆碱能性荨麻疹。临床上用丁溴东莨菪碱能有效控制胆碱能性荨麻疹的症状,对于严重病例丁溴东莨菪碱联合抗组胺药也能获得满意的疗效。


溴甲胺太林(Methanthelinium bromide)也是一种抗胆碱能性药物,可以抑制汗液分泌,口服溴甲胺太林的患者在从事体劳动期间没有出现症状。


5、抗焦虑药和抗忧郁药


羟嗪(Hydroxyzine)为哌嗪类化合物,是一种抗焦虑药,具有镇静、弱安定及肌肉松弛作用,因其有抗组胺作用,曾被列入抗组胺药,但羟嗪长期服用具有精神依赖作用,因此应属于精神类药物。临床观察显示羟嗪治疗胆碱能性荨麻疹疗效可能优于H1受体拮抗剂。羟嗪治疗运动诱发的胆碱能性荨疹可获得较佳反应。


多塞平(Doxepin)是三环类抗抑郁药,但同时还对H1和H2组胺受体具有双重抑制作用。多塞平对H1组胺受体有很高的亲和力,其受体结合亲和力是美吡拉敏的5倍,多塞平还显示出显著地抑制H2受体的活性,与H2受体结合亲和力是西咪替丁的8倍。此外,多塞平还具有竞争性拮抗胆碱能的活性,因此,该药对抗组胺药抵抗的慢性荨麻疹和胆碱能性荨麻疹均有一定疗效。


6、生物制剂


奥马珠(Omalizumab)是一种重组人源化IgG1抗体,能抑制IgE,阻断IgE介导的变态反应。奥马珠单抗已批准的适应症有严重支气管哮喘和对其他治疗抵抗的慢性自发性荨麻疹。虽然慢性诱导性荨麻疹不是其规定的适应症,但临床已有很多报道显示奥马珠单抗对包括胆碱能性荨麻疹在内的多种难治性慢性诱导性荨麻疹也同样具有较好的疗效。


使用过生物制剂后中断治疗,病情复发再用同种生物制剂时疗效往往会下降,主要原因是抗药抗体中和部分药物导致血药浓度下降。但以前使用过奥马珠单抗停药后再次使用依然能获得很好的疗效。


7、白三烯受体拮抗剂


孟鲁司特(Montelukast)是一种口服的白三烯受体拮抗剂,能特异性抑制组织中的半胱氨酰白三烯受体,从而达到改善炎症反应的作用。孟鲁司特对 部分伴有ASST阳性反应的自身免疫性荨麻疹有一定疗效,同样,孟鲁司特对毛囊型胆碱能性荨麻疹伴ASST阳性的病例也有一定疗效。


8、免疫抑制剂


环孢素作为三线药物治疗抗组胺药抵抗型慢性自发性荨麻疹疗效较为确切,但对于胆碱能性荨麻疹的疗效在不同病因和不同临床类型的病例中有所不同。对于精神紧张和刺激性食物诱发的胆碱能性荨麻疹,环孢素具有相对较好的疗效,基本能控制症状,但对于运动诱发出汗的病例治疗反应不理想。


对于毛囊型胆碱能性荨麻疹伴阳性自体血清试验和部分伴有特应性疾病的胆碱能性荨麻疹有一定治疗反应,对汗液过敏型胆碱能性荨麻疹和获得性无汗 症和/或出汗不良型患者疗效不佳。


9、脱敏疗法


脱敏治疗也有应用到胆碱能性荨麻疹的治疗。脱敏疗法涉及有规律锻炼(循序渐进地增加运动量和出汗量)、热水浴(逐渐增加水温)和自身汗液脱敏。自体汗液脱敏适合汗液过敏型胆碱能性荨麻疹和胆碱能性荨麻疹伴发血管性水肿型的患者,这两种类型汗液过敏试验均呈阳性。


10、肉毒素


肉毒素(Botulinum toxin)是由肉毒杆菌分泌的细菌内毒素,具有很强的神经毒性。肉毒素作用于胆碱能运动神经的末梢,阻断乙酰胆碱从运动神经末梢的释放,使肌纤维不能收缩从而导致肌肉松弛,这个作用可用于除皱美容。肉毒素阻断乙酰胆碱释放也会影响外泌汗腺和顶泌汗腺的排泌,因此肉毒素还可以治疗多汗症和腋臭。


11、获得性特发性泛发性无汗症的治疗


获得性特发性泛发性无汗症AIGA,是胆碱能性荨麻疹中少见的类型,治疗比较困难系统性糖皮质激素冲击疗法有一定疗效: 甲强龙大剂量(500~1000mg)冲击疗法治疗AIGA显示值得推荐。对激素冲击疗法无效的病人采用口服免疫抑制剂是有价值的。


AIGA患者服用抗组胺需增加剂量。角质松解剂对少汗型或无汗型患者有一定疗效,这些患者的症状可能与汗管堵塞有关。双侧星状神经节阻滞疗法也具有缓解症状的治疗价值。


参考文献:

[1]张堂德.胆碱能性荨麻疹的治疗[J],皮肤科学通报,2019,36(6):624-629.

[2]Godse K,Farooqui S,Nadkarni N,et al. Prevalence of cholin- ergic urticaria in Indian adults[J]. Indian Dermatol Online J, 2013,4( 1) : 62-63. [3]Zuberbier T,Althaus C,Chantraine-Hess S,et al. Prevalence of cholinergic urticaria in young adults[J]. J Am Acad Der- matol,1994,31( 6) : 978 - 981. [4]Fukunaga A,Washio K,Hatakeyama M,et al. Cholinergicur- ticaria: epidemiology,physiopathology,new categorization, and management[J]. Clin Auton Res,2018,28( 1) : 103-113.

[5]Vadas P,Sinilaite A,Chaim M. Cholinergic urticaria withana- phylaxis: an underrecognized clinical entity[J].J Allergy ClinImmunol Pract,2016,4( 2) : 284-291. 

[6]Munetsugu T,Fujimoto T,Oshima Y,et al. Revisedguideline fo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acquired idiopathic generalized an- hidrosis in Japan[J]. J Dermatol,2017,44( 4) : 394-400.

[7]Zuberbier T,Aberer W,Burtin B,et al. Efficacy of cetirizine in cholinergic urticaria[J]. Acta Derm Venereol,1995,75 ( 2) : 147-149. 

[8]Koch K,Weller K,Werner A,et al. Antihistamine updosing reduces disease activity in patients withdifficult-to-treat cholin- ergic urticaria[J]. J Allergy Clin Immunol,2016,138 ( 5) :1483-1485.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受体拮抗剂,肉毒素,运动,汗液,组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