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打钱,生鲜电商决战IPO

2021
05/14

+
分享
评论
投资界
A-
A+

进军二级市场拿到“救命稻草”是头部玩家们的不二之选。显然,对它们而言,IPO只是起点。


 


叮咚买菜的融资速度只是生鲜电商来势汹汹的一缕缩影。


作者 I 何彩俪 徐晓倩

报道 I 投资界PEdaily


生鲜赛道空前热闹。


投资界获悉,5月12日,生鲜电商叮咚买菜宣布完成3.3亿美元D+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而上个月,叮咚买菜才刚宣布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至此,叮咚买菜D轮累计融资金额达10.3亿美元,这样的体量在创投圈仍为罕见。


这家生鲜独角兽背后,是一位创业老炮儿梁昌霖。2014年,梁昌霖一手创立社区服务应用“叮咚小区”宣告失败,三年后,叮咚小区变身叮咚买菜,从社区生活服务切入到更为细分垂直的买菜业务。经历2020年生鲜电商需求暴增后,叮咚买菜做到了一年140亿元的销售额。


叮咚买菜的融资速度只是生鲜电商来势汹汹的一缕缩影。这段时间,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美菜网、多点等头部生鲜电商平台均传出正在谋求上市的消息,又一波上市潮悄然来袭。


4年融了10轮,

背靠集结一支豪华VC/PE阵容


叮咚买菜的融资节奏令人乍舌。


上个月,叮咚买菜刚刚完成一轮融资——由DST Global、Coatue联合领投,老股东红杉中国、Tiger Global Management、General Atlantic、CMC资本、今日资本、Ocean Link 和弘毅投资等持续加码,新股东还包括 Aspex Management、3W Fund、Mass Ave Global、APlus Partners 和高鹄资本等。


如此豪华投资阵容,似乎印证了此前的传言:叮咚买菜考虑IPO,融资至少3亿美元,本次上市地点大概率会选择美国。


高榕资本连续多轮押注叮咚买菜。对此,高榕资本合伙人韩锐曾透露背后的投资逻辑。在他看来,生鲜行业的采购环节极其复杂,管理不好会直接导致采购商品的质量下降。在对叮咚买菜进行尽职调查时,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的执行力和组织力让他印象深刻。这种坚韧的个性、强组织力和生鲜电商特别匹配。这让韩锐认定,如果有人能做成生鲜电商,梁昌霖非常大概率就是其中之一。


确实,从默默无闻的生鲜电商品牌,纵身一跃成为国内知名的生鲜零售的标杆企业之一,叮咚买菜只用了7年。2014年,叮咚买菜正式上线,主要负责生鲜电商业务,原本为叮咚小区APP,于2017年改为“叮咚买菜”,并且转型为家庭买菜业务。


叮咚买菜采用了前置仓模式,用户在商城中完成下单,即可享受29分钟配送到家的高效物流服务,并且0元起送和0配送费,也为叮咚买菜迅速带来了更多的新用户。


目前,叮咚买菜服务范围已覆盖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等29个城市,前置仓数量近1000个,日订单量超90万。截至2020年底,叮咚买菜产地直供供应商已超过600家,生鲜商品数量超过5400个,涵盖了蔬菜、水果、水产、肉禽蛋等多品类。物流和配送方面,叮咚买菜目前已实现为全国二十余个城市提供生鲜配送到家服务,日订单量超过85万单。


退役老兵连续创业20年

看中了菜篮子生意


追溯叮咚买菜的发展历程,绕不开退役老兵梁昌霖。


梁昌霖1972年出生于安徽的小县城的农村家庭,从国防科技大学电子对抗学院本科毕业后一直在部队,从军长达12年。2002年,从军队转业后,梁昌霖拖着行李箱直奔上海。


“任正非退伍后,43岁才开始创业,不惑之年始见春,一手把一个小公司变成了让世界瞩目的科技巨头。”军人出生的梁昌霖一直把任正非当作自己的偶像。


初到上海,梁昌霖的看家本领是部队积累多年的技术。彼时,网络上还没出现视频剪辑合成软件,梁昌霖便开发了全球第一款视频工具,并在一个国外的软件共享平台上卖出50000多份,收入80万美金,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刚踏入而立之年的梁昌霖并没有安于现状,他再次选择了一条折腾的路——继续创业。


随后,梁昌霖投身完全陌生的母婴行业,先后创建了丫丫网、妈妈帮。2014年,在丫丫网发展得风生水起时,他投资了一个基于丫丫网的社区项目“叮咚小区”。此时,微信已经成为互联网最庞大的社交平台,一个微信群就能容纳所有社区功能,“叮咚小区”的竞争优势微乎其微。最终,叮咚小区以失败告终,丫丫网和妈妈帮也遭遇并购。


但这次的失败并不是梁昌霖的创业终点。经过近3年的市场调研,梁昌霖发现,大城市居民普遍存在“买菜难”的问题,上班族缺少买菜时间,老年人腿脚不利索,出门买菜过于劳累。


2017年,梁昌霖带着叮咚买菜APP杀入生鲜电商赛道,并且打出了“最快29分钟,鲜到鲜得”的口号。


为了降低供应链成本,叮咚买菜采用了“城批采购+社区前置仓+29分钟配送”模式,避开“源头、冷链、冷库”的套路。梁昌霖把前置仓业态形容成“自来水”模式,好比拧开水龙头,自来水就到家了,强调极致的便利和新鲜。


起初,整个上海只有12个前置仓,但都分布在了年轻人业主较集中的大型社区,叮咚买菜的目标非常纯粹,将每个社区做透,让里面的绝大多数业主成为忠实用户,“生鲜是特别高频的事,所以最重要的不是流量,是老客户的留存。”梁昌霖曾公开表示。


两年后,梁昌霖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放弃城批采购,直接与合作社、农户、养殖场达成战略合作。这样一来,既减少了生鲜运输的中间环节,实现“从田间直送到餐桌”的闭环,又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加新鲜、可靠的农业供给端。


在此基础上,叮咚买菜收获了资本市场的青睐,上线第二年便完成了6轮融资,快速占领了上海大部分社区市场,验证了产品的核心价值。如今,叮咚买菜走出上海,布局了全国近30个主流城市,辐射服务用户数量达到2500万。


2020年,在疫情的推动下,生鲜电商的春天来了。叮咚买菜在风口中打开了局面,仅仅是2月单月营收超过12亿元,当年销售额达到140亿元,较前一年增长了180%。


头部玩家火力全开

开抢“生鲜电商第一股”


生鲜电商赛道厮杀残酷,IPO竞赛已然上演。


今年2月份,叮咚买菜被传赴美IPO,融资至少3亿美元。接着,每日优鲜也传出即将赴美IPO的消息,最快6月中下旬正式公开交表,募资规模预计为5-10亿美元。随后有消息称,兴盛优选目前正在快马加鞭准备IPO事项,计划年底抢滩上市。美菜网、多点、钱大妈也在摩拳擦掌尝试冲击IPO,“生鲜电商第一股”箭在弦上。


如火如荼的生鲜电商IPO大赛其实是烧钱大战的另类延续。经历了行业大洗牌,2020年的生鲜赛道再度复苏,全年生鲜电商融资28起,总融资额88.68亿元,其中多点拿到28亿元C轮融资,每日优鲜更是连续获得4.95亿美元、20亿元人民币两轮战略投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21年,我国生鲜电商投融资金额累计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平均每年超过100亿元。


一出手就融资30亿美元!今年2月,拿到D轮融资的老大哥兴盛优选率先出牌,一把拉高了入场门槛。其他玩家默默堆高手中的筹码,紧张注视着牌局。4月,“华北一哥”十荟团突然出击,带着7.5亿美元融资来势汹汹。


疯狂的资本背后赫然摆放着一块诱人的蛋糕。早在2015年,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就高喊:“得生鲜者,得天下!”据悉,2021年生鲜电商市场规模预计达到3117.4亿元,2023年将超过8000亿元。


然而,与庞大的市场如影随形的却是巨大的生存压力。数据显示,在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中,只有1%已经扭亏为盈,仅4%勉强维持收支平衡;剩下大多都是亏损,而且,还有7%是巨额亏损,倒下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进军二级市场拿到“救命稻草”是头部玩家们的不二之选。显然,对它们而言,IPO只是起点。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生鲜电商,IPO,电商,VC,PE,融资,资本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