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翻译】职业倦怠对护理管理者的影响

2021
05/09

+
分享
评论
中卫护研院
A-
A+

职业倦怠综合征是职业健康中的一个主要问题,也影响到护理人员工作中的状态。本文主要目的是分析护理管理者的倦怠程度、患病率和危险因素,进行了荟萃分析的系统评价。


 

     职业倦怠综合征是职业健康中的一个主要问题,也影响到护理人员工作中的状态。本文主要目的是分析护理管理者的倦怠程度、患病率和危险因素,进行了荟萃分析的系统评价。有研究表明,年龄、性别、婚姻状况、生育情况、暴力行为以及其他职业相关因素都与职业倦怠有关。工作负担过重,需要调解人事冲突,缺乏时间和上级人员的支持,都增加了护理管理者的倦怠感


 

1.护理管理者倦怠的相关因素

      在其他社会人口学因素中,研究表明,倦怠与年龄和性别有关。因此,在40-50岁的女性中,出现倦怠的风险尤为严重。其他风险因素包括婚姻状况和是否当母亲,大部分出现倦怠的样本都是已婚并育有孩子的妇女。此外,全职人员比兼职人员更容易出现倦怠。有研究已经观察到,未能得到同事、下属和上级的必要支持会对护理管理者产生强烈的负面影响,并直接与他们拒绝担任护理管理者的角色有关。一些研究甚至观察到了暴力行为(伤害同事的行为)的存在,这也加剧了倦怠并导致护理管理者提前离职  

2.讨论

通常认为倦怠综合症包括三个方面:情绪疲惫,人格解体和个人成就感。有人认为,护理管理者特别容易受到情绪疲惫影响,这主要是由于他们经常工作量过多。这可能是由于护理人员短缺造成的,造成难以充分应对护理需求。另一个问题是管理者普遍缺乏自信,缺乏支持。这些都与他们的不满和压力大有关。反过来,这会加剧管理者情绪疲惫的程度并因此导致倦怠。
在这些专业人员中,去人格化问题也很普遍,这会导致他们与其他员工缺少接触。长此以往下去可能会导致严重的问题,即对患者和同事不敏感,影响人际关系,并使工作环境和工作质量恶化。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倦怠表现是个人试图适应这种情况并减轻工作场所所承受的压力的结果,然而其他人会认为这是护理管理者缺乏领导力的表现。
一些研究将个人成就感低归因于工作场所和同事。这种感觉可能是由于缺乏对工作及其职责的参与,可能会损害表现和生产力。有很强的责任感会加剧这种情况,因为管理者感到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要做的事太多而没有时间。在职业倦怠的其他风险因素中,如果管理者面对的要求超出了他们的应付能力,那么显然会影响到幸福感。当必须照顾的患者过多,人员太少或需要护理管理者行使超出其能力的技能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此外,超负荷会导致生产力下降,在执行所需的活动时会出现问题,而诸如注意力不集中或无法按时完成任务等问题会增加犯错的次数,使病人直接对护士产生偏见。除上述问题外,护理管理者还必须解决可能出现的冲突。
已经观察到,促进健康的工作环境和解决冲突需要不断的努力。而这种任务,在缺乏上级、同事和下属支持的情况下,会使得这些管理者非常容易精疲力尽。此外,没有足够的研究来衡量医师管理者的倦怠,因此无法与我们的研究人群进行比较。
护理管理者通常承担繁重的工作量,这是导致倦怠的主要风险因素。除了提供护理外,他们还必须与他们负责的人员打交道,解决冲突,与医院和其他地方的其他人员建立有效的关系,并充分利用健康和社会资源。
护理管理者经历倦怠时,他们将无法适当地满足患者的需求,从而导致生产力下降和患者不满意。而且,护理管理者的倦怠似乎与其他人员的倦怠有关。因此,为了维持健康的工作环境并维护医院工作人员的精神健康,应尽一切可能努力使护理管理者的倦怠程度降到最低。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有效的干预措施可能包括上级人员提供支持并帮助减轻管理者的责任,特别是行政性质的责任,例如,提供更多的辅助人员。此外,研究表明,基于正念的干预措施可以显著减轻护理管理者的倦怠程度;获得足够的物质和非物质资源(例如时间),也可能有助于预防倦怠。
此外,护理管理者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对提供给患者的护理质量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已经提出了各种方法来解决或预防该问题。  有人建议应改变职责的组织方式,例如轮换,在这种情况下,人员就不会在相同的工作空间中花费太多的时间,并在工作环境中提供更多的支持,这可以通过加强医疗保健部门之间的关系来减少倦怠感。  通过对患者产生积极的态度,可以改善这些研究参与者的幸福感    

3.结论

      研究结果有助于描述倦怠综合征如何影响护理管理者及其风险因素。这项荟萃分析文章有助于认识护理管理者的心理健康挑战,并可能提高对护理管理者倦怠的普遍性和影响的认识。此外,本研究基于科学证据,促进了新策略的使用,可以预防医院环境中护理管理者的倦怠

胡茬青年  翻译)

王智帆  审核校对)

 

 

部分参考文献

1. Stamm, B.H. Measuring compassion satisfaction as wellas fatigue: Developmental history of the Compassion Satisfaction and FatigueTest. In Treating Compassion Fatigue; Figley, C.R., Ed.; Brunner-Routledge: NewYork, NY, USA, 2002.
2. Schaufeli, W.B.; Leiter, M.; Maslach, C. Burnout: 35years of research and practice. Career Dev. Int. 2019, 14, 204–220.
3.  Freudenberger, H.J. Staff burn-out. J. Soc. Issues 1974,30, 159–165.
4. Gómez-Urquiza, J.L.; Monsalve-Reyes, C.S.; SanLuis-Costas, C.; Fernández- Castillo, R.; Aguayo-Estremera, R.; Cañadas-de laFuente, G.A. Factores de riesgo y niveles de burnout en enfermeras de atenciónprimaria: Una revisión sistemática. Atención Primaria 2017, 49, 77–85.
5. Cañadas-De la Fuente, G.A.; Vargas, C.; San Luis, C.;García, I.; Cañadas, G.R.; De la Fuente, E.I. Risk factors and prevalence ofburnout syndrome in the nursing profession. Int. J. Nurs. Stud. 2015,52, 240–249.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护理,倦怠,影响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