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在线》:医院招聘出霸王条款,实属无奈之举

2021
05/08

+
分享
评论
基层医改思考者徐毓才
A-
A+

企图通过建立有激励有约束的薪酬制度恐怕很难。而要想给人一个更符合期待的事业发展平台,也会在行政化的管理体系中耗费太多精力、锐气与激情。基于此,“钱途”和“前途”也确实需要时光等待。




医院招聘出霸王条款,实属无奈之举

 

/徐毓才

 

医院为防止员工离职而“卡”人的“潜规则”大家知道不少,但山东省某市级公立医院一则招聘公告却将“潜规则”写在了明面上,引发网友热议。该公告中赫然写明:应聘岗位最低服务年限为5年,服务期限内如提出调离本市,报考平度市外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考研、辞职、自动离职的,视为违约、支付违约金并承担相应违约责任。相关部门不办理离职手续,不返还报到证,不办理档案转移手续。
“潜规则”变成“明规则”,如此霸王条款,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医生网友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有人见怪不怪,觉得这样写出来已经很好了,毕竟没有哪个医院想要不稳定的职工,不接受就别走这条路;有人则热心提出建议,这是违反劳动法的,可申请劳动仲裁,考公和考研都是国家规定不用赔偿违约金的,法治社会要用法律武器维护正当权益,一时间,众说纷纭。

 

 

实际上,近年来类似的靠“卡”留人的政策还是挺多的,本质上还是反映了医院招聘难的问题,对于基层公立医院尤甚。这种“难”不仅体现在普通的招聘公告中,即使国家实施的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项目也是如此。定向医学生违约的情况屡见不鲜。

以甘肃省曝光的数据为例:2019年5月18日,甘肃省卫健委在其官网发布消息,对该省2015年至2019年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违约名单进行公告。根据名单,过去五年中,甘肃省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违约者多达251名,而且呈现逐年增加的态势:2015年,违约人数仅为5人,到了2019年却飙升到85人,增加17倍之多。这些违约学生大多来自临床医学专业,部分来自中医学专业。


 

重拳束约,却效果欠缺

 

为了预防与治理这种情况发生,国家在项目实施之初并非没有相关方案。

2010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6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开展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指出:免费医学生在获取入学通知书前,须与培养学校和当地县级卫生行政部门签署定向就业协议,承诺毕业后到有关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6年。免费医学生毕业后,应按照入学前签署的定向就业协议,到生源所在地县级卫生行政部门报到,由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按照有关规定与之签订聘用合同,办理相关手续,实行合同管理。免费医学生在协议规定的服务期内,可在本省(区、市)农村基层卫生机构之间流动。

5年后,第一周期结束,国家通过研判,继续实施免费定向医学生培养项目。2015年5月,教育部等6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的意见》强调:加强学生服务基层的荣誉感和责任感教育,积极开展免费医学生毕业后教育培训。经招收录取纳入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或助理全科医生培训,并取得《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证书》或《助理全科医生培训合格证书》者,3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时间或2年助理全科医生培训时间计入6年服务期内。

 

除此之外,违约处罚力度还在不断加大。如2015年7月,安徽省根据国家规定制定了《安徽省农村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违约处理的若干规定(暂行)》。其中指出,免费医学生毕业后,因自身原因未按协议到定向就业乡镇卫生院工作的,依照以下条款进行处理:按协议要求如数退还已享受的相关费用(包括学费、住宿费、生活补助费等),并缴纳以上已享受费用总额的50%作为违约金。免费医学生的违约事实将记入个人诚信档案,依法向社会公布;并送达省级教育部门,录入大学生诚信平台。违约免费医学生名单记入省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系统黑名单,省内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在其签约年限内不再招聘使用。违约免费医学生名单记入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系统黑名单,取消其签约年限内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助理全科医生培训的报考资格;并与执业注册以及专业技术职称报考、晋升、聘用挂钩。

然而,这一切努力似乎效果并不乐观,有的免费定向医学生宁愿被罚、宁愿被记入黑名单,也要违约。由此可见,基层公立医院靠“卡”留人并不行。


 

抓好两个“途”

尽管基层公立医疗机构非常需要人才,也十分重视人才培养,但依然留不住人才,这是为什么呢?马云对此有句非常经典的话:一是钱没到位,二是心受委屈了。说钱没到位,就是薪酬给低了,与付出不相称;说心受委屈了,主要是单位的环境不和谐不健康,特别是管理者不懂得经营和管理,不能凝聚人心形成合力。笔者老认为,最重要的也是两个,一个是“钱途”,一个是“前途”。

所谓有“钱途”,就是要建立一个良好的薪酬体系,这个薪酬体系对内要公平公正公开,能够充分体现按劳分配优绩优酬,奖惩分明,而且要有成长性,让每一个人都有奔头;对外要有竞争力,就是薪资水平在同行业中、周围不同行业中都有比较优势。当下更具体的就是必须加快推进“两个允许”的落实,建立符合医疗卫生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只有这样,才能让基层公立医疗机构真正具有吸引力。

所谓要“前途”,核心在于让每一位医务人员既能感觉到单位的蓬勃发展态势,而且能够在单位中找到自己地方坐标。

说实话,目前我们的公立医院在体制机制上非常尴尬。尽管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搞了10多年,但公立医院去行政化、医务人员去编制化这些本来方向正确的思路并没有得到顺利推进,一路走来磕磕绊绊,而且最近随着一句“公立医院编制不但不能弱化,还将进一步强化”让人觉得在用人方面要想取得突破并不容易,而且想留住人恐怕除了“卡”实际上办法并不多,因为那些与“编制”密切关联的行政级别、技术职称、工资待遇等恐怕很难有突破。

所以,企图通过建立有激励有约束的薪酬制度恐怕很难。而要想给人一个更符合期待的事业发展平台,也会在行政化的管理体系中耗费太多精力、锐气与激情。基于此,“钱途”和“前途”也确实需要时光等待。

(该文首发于《医师在线》2021年第11期  发稿人 孙敏)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事业单位,医学生,违约金,条款,医院,招聘,基层,薪酬,协议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