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煜再发文质疑卫健委专家团 希望全国公开辩论“肿瘤治疗事件”

2021
05/07

+
分享
评论
推医汇
A-
A+

“肿瘤治疗事件”再生波澜

23431620365643278

5月5日,继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张煜爆出“肿瘤治疗事件”后,张煜再次在知乎平台公开发声,质疑卫健委专家团此前结论,希望和卫健委专家团全体人员针对上海新华医院普外科医生陆巍是否违反医疗原则进行全国公开辩论,并希望对陆巍事件进行二次调查。

他在知乎帖子中写到,“在陆巍事件中,我也同样非常确定,专家团的意见是错误的,关于陆巍医生的治疗方案基本符合医疗原则的结论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44161620365643483图片来源,知乎截图:https://zhuanlan.zhihu.com/p/369844197

据经济观察网援引接近国家卫健委人士称,国家卫健委已经关注到张煜最新的帖子,相关业务司局正在研究。

此前,北医三院医生张煜在知乎实名质疑医疗圈同行在治疗癌症时存在诱骗治疗、擅改方案、违规用药等肿瘤治疗乱象事件。张煜在知乎质疑指出,上海某三甲医院同行治疗方案不合理,且在治疗中违规使用尚未获批用于临床的自然杀伤细胞(Natural killer cell,NK细胞)免疫疗法,该事件引发强烈关注。

4月27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曾在发布会上表示,对于“肿瘤治疗事件”,国家卫健委组织国家癌症中心和国内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对病例整个治疗的过程进行专家和同行的评议,经过专家和同行的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当中,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至于反映的基因测序、基因检测和NK细胞治疗是否有不当利益交换,已请上海市卫健委进行调查,结果尚未出来。一旦发现违规现象,绝不护短,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现场发布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院士针对肿瘤治疗的超适应症用药和指南规范指出: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对于有关在肿瘤治疗的过程中在临床上可能会出现超适应证和超指南用药的情况指出,癌症患者个体差异明显,治疗复杂。

基于目前所制定的诊疗共识、指南等不太能跟上医学发展,应该基于较为充分的临床证据给患者一些超适应证,或者超指南治疗。并且强调,这些超适应证或者超指南治疗是临床治疗的创新,并不是过度治疗。在严格监控下实行,有很多癌症患者可以获益。

张煜也在二次发文中也指出超适应证或者超指南治疗的问题,张煜认为,“这是错误的观念。临床上我见过很多临床实例更改了指南或是超适应症用药,有的患者是依据最新研究结果更改的方案,我认为改的比指南还好,当然也有比指南改的更差一些,我也能理解。唯一不能容忍的就是陆医生这种为了敛财胡改瞎改的,拿患者的命当儿戏,真以为同行都是弱智,看不出来你的真实意图?”

张煜质疑的焦点是上海新华医院陆巍对马进仓的治疗方案。马进仓在上海新华医院的治疗过程中,先后进行八次化疗。其中一版化疗方案为奥沙利铂、卡培他滨、培美曲塞、安罗替尼、他莫昔芬联合用药。

这一方案被张煜视为“大杂烩”,他在文章指出,按照方案联合用药结果将是副反应不小、花费显著升高、效果不佳,且培美曲塞、安罗替尼两种药物并没有胃癌的适应证也未纳入指南,“培美曲塞和安罗替尼何曾有胃癌的适应证,说明书也没有说能治疗胃癌,更没有哪个指南纳入这些药物来治疗胃癌。”(注:培美曲塞已在晚期胃癌患者中显示出抗肿瘤活性研究表明,顺铂广泛用于胃癌的联合化疗。培美曲塞已在临床前模型和各种人类中显示出与顺铂的协同作用癌症。)

另一争论焦点之一的NK细胞免疫疗法,却是20年来全球掀起的一场肿瘤免疫治疗浪潮的结果。早在20年前,NK细胞介导的免疫疗法已成为晚期白血病患者的一种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近年来,NK细胞免疫疗法更是发展迅猛,并迅速成为蓬勃发展的研究热点之一。基于NK细胞的癌症治疗领域呈指数增长,目前构成了免疫治疗创新的主要领域。但目前NK细胞免疫疗法全球还没有一项被卫生监管当局批准上市。但从2019年以来,已有多家细胞治疗公司研发的产品获美国FDA研究性新药(IND)申请。

陆巍是否向患者推荐或诱导患者接受NK细胞免疫治疗?据医患双方至今各执一词。但企业工商公开资料显示,陆巍于2015年前后曾担任上海嘉慷公司关联企业的股东,监事。

68071620365643674

99401620365643752

21631620365643831来源:财新数据库

工商信息显示,上海嘉慷公司法人代表徐以兵亦是另一家企业——上海博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博慷公司”)法人代表,上海博慷与上海嘉慷两家公司注册地址相同。此外,与马家联络的上海嘉慷公司业务员朱珍芳亦同时在两家公司担任要职,实为上海嘉慷公司股东、董事及上海博慷公司董事。

综合财新网、医学界报道,陆巍曾于2015年前后担任上海博慷公司股东、监事,2015年9月后退出。上海博慷公司于2014年9月24日注册登记成立时,陆巍曾出资2万元成为股东,后在2015年8月31日退股。但陆巍否认参与,声称对参股公司不知情,其与徐以兵在一次校友聚会相识,曾合作科研,并在2014年向徐以兵支付2万元科研合作款、签署科研合同。

此外,张煜质疑陆巍指定患者在上海艾汭得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基因检测,认为其动机存疑,但陆巍否认从中获利。

成立于2014,2017年的上海博慷与上海嘉慷,直至2021年4月才被曝出开展NK细胞免疫治疗,这期间不知道已经为多少患者提供了治疗,取得了什么结果不得而知,有待调查结果。

而对于新型疗法,我们还那个观点:需要认识到NK细胞作为肿瘤免疫治疗极富前景,但它们也同样具有缺陷。我们需要科学客观开放看待,不要因噎废食,矫枉过正。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NK细胞,免疫疗法,张煜,辩论,质疑,陆巍,癌症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