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青教授:慢乙肝新药有多远?能超越现有药物的临床治愈疗效吗?

2021
04/28

+
分享
评论
雨露肝霖
A-
A+

在中国乙肝还是一个比较大流行率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要去尝试用现有的治疗方案,能够让中国的一部分的乙肝患者达到临床治愈。

以“聚中国智慧,开拓慢乙肝临床治愈新未来”为主题的第三届慢乙肝临床治愈峰会暨中国派高峰论坛,于2021年4月17日在厦门圆满举行。会议期间,雨露肝霖作为媒体支持,邀请到大会讲者——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谢青教授就慢乙肝新药话题进行了采访。

谢青教授-中国派雨露肝霖采访

问:您认为近几年可能出现超越现有乙肝临床治愈疗效的新药吗?新药单药能实现临床治愈或者完全治愈吗?

谢青教授:

· 乙肝新药研发处于早期,多靶点联合是趋势

关于乙肝临床治愈的新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也参加了多项来自全球和中国企业发起的I期和II期临床试验。但是从现有的临床数据来看,这些新药还处于一个小样本的I期或者II期的早期临床研究阶段,似乎这些新药的单药治疗其实还很难达到我们专科医生或者专家的预期目标。能够一棒打定的这个梦想可能目前还是不能实现的。

另外我们现在从全球的乙肝临床治愈新药的方案设计可以看到,过去是新药单药设计,再到现在新药单药联合口服的核苷类药物,甚至现在有很多的乙肝临床治愈新药的II期临床试验加入了长效干扰素。那么为什么要在研究设计当中加入长效干扰素呢?达到临床治愈的目标,其实不仅仅是靠针对乙肝病毒生物周期的靶点,更多的可能还是需要把宿主的免疫功能调动起来,最终能够将HBsAg清除。我觉得这才是将来乙肝临床治愈新药的方案设计当中需要考虑的多靶点的联合治疗方案设计,这样才能最终获得临床治愈的新药。

· 不能等待,携手让一部分患者达到临床治愈

那么对我们目前从事病毒性肝炎临床诊治的肝病专家或者是感染科专家来说,我们还不能等待,因为从现在的数据来看,我预估5年内乙肝临床治愈新药还不能在中国上市。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对人类健康危害的目标,现在是2021年,离2030年还有9年的时间,如果是5年或者是9年的时间里,没有乙肝临床治愈的新药上市,那我们是难以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全球消除病毒性肝炎的目标的。所以还是要感染科和肝病医生能够共同携手,在中国乙肝还是一个比较大流行率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要去尝试用现有的治疗方案,能够让中国的一部分的乙肝患者达到临床治愈。

· 用好长效干扰素是一门艺术,优化策略助力临床治愈

我经常在全国讲课的时候同感染科、肝病科医生讲到,其实核苷类药物治疗非常简单,2019版的指南已经大力推广核苷类药物的治疗,一天吃一片药。口服核苷类药物治疗解决了一部分乙肝的疾病进展问题,但是还不能满足于现状,因为有大量的数据发现使用了核苷类药物治疗后一部分病人病情还有进展,包括逐步进展到肝硬化,甚至一些肝癌高风险人群发生了肝癌。所以我们如何去选择更好的治疗方法来改善这些人群的临床结局呢?大的著名医院、知名的三级医院的教授和普通社区的医生,在使用核苷类药物治疗方面,他们的水平是一样的。但是谁能够在这样的人群当中去选择一些比较好的人群,采用基于长效干扰素的治疗策略,其实这是一门艺术。我们不仅仅要做一名普通的医生,我们更要做一位会用干扰素的、具有艺术的肝病科或感染科的专家。这样我们也可以担起责任来在接受口服的核苷类药物治疗的或者是初治的病人中,选择一些比较好的人群采用长效干扰素的治疗。怎么去选择人群就要靠医生的水平和能力去识别,这位患者是适合用干扰素还是不适合用干扰素,或者是这些患者用了干扰素能否获得比较好的应答,这就是医生的一门艺术。

我在医生的这个平台上也呼吁我们的临床医生可能还不能仅仅满足于口服的核苷类药物治疗对HBV DNA的控制,我们还要立足于让一部分的患者能够达到临床治愈,而目前在没有乙肝治愈新药上市之前,我们完全是有条件,可以在两类抗病毒治疗策略当中进行优化组合,然后让一部分患者达到临床治愈。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药物治疗,干扰素,核苷类,感染科,乙肝,疗效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