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丈夫斗嘴后,女子咽痛、发热、失眠。看到女子从包里掏出这玩意后,医生笑了。

2021
04/25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与丈夫斗嘴后,女子咽痛、发热、失眠。看到女子从包里掏出这玩意后,医生笑了。


——正文———

38岁女子,姓苏。

苏女士脾气不大好,急诊科的医护人员一眼就辨认出来了。来急诊的时候,对其丈夫骂骂咧咧的,甚至还动上手了。当然没有真打,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看着她老公忍让她的样子,几个护士忍不住笑了。

我咽痛,昨晚让他给我买999感冒胶囊,你猜他给我买了什么,买了感冒胶囊,这没有999还算是感冒胶囊吗,这是非常不同的好不好,吃这种感冒胶囊我当然好不了啦。苏女士扯着嗓门跟医生抱怨。

丈夫站在一旁,只是笑,没有搭话。

除了咽痛,有没有发烧?急诊科医生问。看眼前这个女病人生龙活虎的样子,估计死不了,赶紧看完就去处理其他危重病人了。这是所有急诊科医生的真实想法。

有,就是有发烧才有医院看嘛。苏女士说。在家自己量了体温38.2°C,嗓子也痛得厉害,以前我感冒一吃这个999就会好的,这次怎么也好不了,都快5天了,天天起来都发烧,吃饭也不香了。

胃口还行么?医生顺口问。

还凑合吧。苏女士说。若不是他惹我生气,我们吵了一架,我也不会发热、咽痛,倒了大霉了。

医生抬头瞥了一眼她丈夫,但见他淡定自然,不停地安抚他老婆,丝毫没有斗嘴的迹象,这样子能哪斗地起来,估计都是“单方斗”了。不禁哑然失笑,急诊科见的人就是多,什么样的夫妻都会见到。

有没有咳嗽、咳痰。医生问。如果仅仅是咽痛、发热,那可能是上呼吸道感染而已,用点解热镇痛药就好了,抗生素都不需要。

医生,我来医院就是准备用抗生素的,药店说我没有处方不肯给我卖阿莫西林(阿莫西林是一种抗生素,广谱抗生素,一般细菌都能覆盖)。苏女士赶紧说。

你这人,医生白了她一眼,要不要用抗生素我说了算,多数上呼吸道感染是病毒感染,用抗生素也没用的啊,先抽血,拍个胸片再说。

苏女士见医生说的坚决,只好作罢,说那就听医生安排吧。完后又开始数落她丈夫,说上次的阿莫西林就不该扔掉,过期几天还是可以吃的,吃了顶多拉拉肚子而已。

急诊科医生本想搭嘴再说两句,一想还是作罢,惹不起,看她丈夫唯唯诺诺的样子就知道了。

抽了血,看到白细胞计数稍微高了一点,其他肝肾功能、电解质都基本正常。胸片也拍摄了,胸片提示左上肺似乎有个小结节。看不清楚。

急诊科医生拿到报告后,皱着眉头,问苏女士,要不要做个胸部CT看清楚一点。

要不要您说了算啊,我配合就行。苏女士大手一挥。

没想到她这么痛快,急诊科医生本以为这是个难缠的病人,这样不做那也不做只要开药的,没想到这么配合,出乎意料。

片子看起来,不像是肺炎,但是这个小结节是什么东西就不好说,进一步做CT是有必要的。急诊科医生再次解释。

没有肺炎就好。苏女士笑着说,第一次见她笑。

嗯,但不能排除有其他问题。医生缓缓说道。

什么意思?其他问题?肺癌?苏女士把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急诊科医生本来还想隐晦一点,不直接点名肺癌这两个字,没想到她自己倒直接说出来了。只好跟着说,那倒不一定是,只是看清楚一些而已,也可能是一些小炎症团块。

那就做做检查再说吧。苏女士接着说,看不出她有没有担忧。倒是她丈夫,站在一旁,听到有肺癌可能时,脸露担忧。

交了钱,继续做CT去了。

CT结果也很快出来。

右上肺一个小结节而已,看样子不像肺癌,需要定期复查。急诊科医生拿到报告后跟苏女士说。

那我这个发热、咽痛跟这个肺部小结节有关系么?苏女士问。

关系不大,这是两码事。急诊科医生说。我估计你这个发热、咽痛还是上呼吸道感染,只不过刚好发现了这个肺部小结节而已,看来问题不大,不用太担心。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苏女士把手放胸口,长舒了一口气,刚刚你那样子说差点吓到我了。

你这个白细胞计数偏高,也不能排除是细菌感染,我还是给你用点抗生素吧,口服的,吃几天看看。

好啊。苏女士欣然答应。事实上,这正是她来急诊的目的。我发现抗生素对我特别管用,以前一发烧就吃阿莫西林,退烧特别快。但是这两年来药店卖抗生素都比较严格,很多药店都要处方,我哪来的处方嘛。

乱用抗生素是不对的,急诊科医生劈头盖脸说了她一顿,就是你这样的人乱用抗生素,突然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加了一句,当然也有我们医生滥用抗生素的时候,总之大家随便用抗生素会导致细菌耐药,时间长了就无药可用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病人。

我用了之后效果好啊,算不上滥用吧。苏女士也不生气,直接回答了急诊科医生的提问。我看过书了,只有细菌感染用抗生素才会有效果,病毒感染没效果,这个道理我懂。

急诊科医生没再说什么,开了几盒头孢克洛就让她回去了。头孢克洛也是一种抗生素,效果不错,可以替代阿莫西林。

拿了药,苏女士欢欢喜喜走了。

估计也忘记了咽痛这件事了。

过了两天,苏女士又回来了。

刚好又是这个急诊科医生接诊了她,对不起,忘了介绍这个急诊科医生了,老马,我们大家都熟悉的急诊科老兵。

老马见到苏女士又回来,而且这次回来脸色不大好,眉头紧皱着,看样子咽痛是越来越厉害了。

哪里不舒服,老马问她。

医生,这两天吃了药,还在发烧,而且咽痛越来越厉害了,吞口水都困难,我这两天喝粥都痛,整的我精疲力尽了。睡觉也睡不好。苏女士跟老马抱怨说。

现在耳根子都痛了。苏女士皱着眉头,问老马,能不能开点阿莫西林,我只对阿莫西林敏感的医生。

发烧么?老马问她。同时拿来体温计。

烧啊,刚在家量了,还有38.4°C。苏女士丈夫抢先回答了。在药店买了退烧药,刚退烧又烧上来,治标不治本。

胸口也不舒服,苏女士说,有时候觉得心跳很快。

发烧会导致心跳快的,人体体温每增加1°C,心率差不多就增加15次/分左右,你平时心率如果80次/分,那么现在可能会有110次/分了。老马解释说。

但是我不发烧的时候,心跳也会跳得快,都是一阵一阵的,有时候就一下子就过去了。苏女士说。

这句话让老马高度警惕起来了。

普通感冒也好,上呼吸道感染也罢,都是小事情。但如果患者有病毒性心肌炎,那就要警惕了。病毒性心肌炎早期也会有感冒的表现,后期会出现比较明显的胸闷、心悸、胸痛、甚至呼吸困难等表现,非常容易忽略。轻微的病毒性心肌炎可能完全没症状,而严重的病毒性心肌炎是会让人迅速致死的。

看过我文章的读者应该知道,老马吃过病毒性心肌炎的亏。

老马给苏女士仔细听诊了心脏、肺脏,除了心率偏快一点,没有特殊。然后让规培医生帮忙给苏女士做了个心电图,心电图也是提示心率103次/分,其余没特殊。

这样吧,再抽个血,化验血常规、心肌酶、肌钙蛋白等,同时做个心脏彩超,看清楚一些心脏的情况。老马征求苏女士的意见。给她解释了病毒性心肌炎的可能性。

苏女士一口答应,做检查是爽快的很。

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个小风扇,对着自己一顿猛吹。

丈夫心疼她说,发烧了吹风扇容易着凉,病更不容易好。

热啊,你没看我满头大汗嘛。你想热死我啊,病没死我,可能先热死我了。苏女士嚷起来了。

这一切,老马都看在眼里。

想在心里。

老马是个心思比较细致的人,尤其是十几年的急诊生涯摸爬滚打,更容易从患者和家属的一些小细节当中发现大问题。

脖子痛么?老马突然问苏女士。

痛啊,吞东西都痛。包括我现在讲话都痛。苏女士回过头说。

我指的是你的脖子,脖子,痛不痛?老马指着苏女士的颈部。

痛,按压都有点痛。我估计是咽痛牵扯到这里来了。苏女士自己解释说。

老马没再说话,直接给苏女士检查了颈部,其实就是检查甲状腺。

手刚触碰到苏女士颈部,她就躲开了,说痛。

老马说,我看你甲状腺好像大了一点,让我摸摸,说不定是甲状腺的问题。

苏女士忍着疼痛,老马也快速检查了甲状腺,感觉的确是大了些。

做个甲状腺功能吧,然后做个甲状腺B超。说不定你这个咽痛、发热、心悸、胸闷都是甲状腺惹的祸。老马叹了口气说,懊恼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点发现问题。

你说我有甲亢?苏女士瞪大了眼睛。

不一定是甲亢,可能是亚急性甲状腺炎。甲亢一般不会有咽痛的,炎症才会有疼痛,亚急性甲状腺炎,也是一种病毒感染引起的甲状腺炎症。病毒感染破坏了甲状腺部分细胞,导致储存在细胞内的甲状腺激素泄露了出来,引起血液中甲状腺激素水平升高,类似甲亢一样,其实不是甲亢。这是甲状腺激素水平升高是假象是短暂的,是破坏自身后导致的,很快就会降低的了。但是这期间内,患者也会有甲亢症状,比如怕热、容易出汗、心悸、胸闷、手抖等.....

老马刚把手抖两个字说出来,苏女士就叫起来了,说难怪啊,我这两天手抖的厉害,我还以为自己胃口不好吃得少了导致的低血糖,还猛喝糖水....天啊。

我只是猜测你是亚急性甲状腺炎,还不一定是,先做了甲状腺激素和B超检查再说吧。

剩下的交给内分泌科医生去处理。

老马联系了内分泌科医生,让收入内分泌科继续治疗。内分泌科医生过来会诊后,也同意考虑是亚急性甲状腺炎可能,毕竟患者甲状腺肿大还是挺明显的,只不过老马一开始的时候疏忽了而已,现在重新看甲状腺,那起码都有II度肿大了。

难的不是做出亚急性甲状腺炎的诊断,难的是一开始就能发现这些线索。

苏女士收入内分泌科。

甲状腺激素结果出来了,T3、T4比正常水平稍微高了一点,TSH降低了一点,这符合甲状腺毒血症表现。然后再做了另外一个检查,碘131摄取率。

这个碘131摄取率是非常有价值的,如果是因为甲状腺细胞破坏导致的激素升高,那么这个摄取率是降低的,因为细胞破坏了,所以摄取碘的能力肯定下降。如果是因为真的是甲亢,细胞功能亢进,那么摄取碘的功能是升高的。所以只要评估这个碘131摄取能力就能评估到底是甲状腺炎(破坏了细胞)还是真的甲亢(细胞功能亢进)。

结果不出意外,碘131摄取率是减低的。

甲状腺B超结果也出来了,看到甲状腺弥漫肿大。

确认是亚急性甲状腺炎。

治疗上停用了抗生素,改用激素,直接用泼尼松40mg/天,连用1周,当天早上用了药,中午的时候咽痛、颈部疼痛、耳根子疼痛就大为减轻了。

泼尼松是激素,激素是最强的抗炎药物。

病毒感染导致的甲状腺炎,不应该抗病毒么?苏女士问医生。

这个思路是对的,问题是现在的抗病毒药物效果都不好,而且很多时候并不是病毒的直接作用了,而是后续的一系列炎症反应,所以抗炎的效果会好,抗病毒没什么实际帮助,反而会加大不良反应,所以一般不需要抗病毒。内分泌科医生给她解释。

幸亏的是,这个亚急性甲状腺炎是一种自限性疾病,过几个月病情基本上都会恢复的了,也不会遗留甲状腺功能的问题。换句话说,虽然苏女士这会痛得厉害,但这个病不致命,炎症过后一切会恢复如常。

我老婆脾气火爆,会不会跟这个病有关?苏女士丈夫笑着问医生。

那一般不会。甲亢的病人脾气会比较暴躁,但是甲状腺炎一般不会,但也不能排除。医生笑着说。

真的感恩老马。

但老马估计这会还在懊恼,第一次为什么会看走眼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病毒性心肌炎,阿莫西林,急诊科,甲状腺,抗生素,失眠,甲亢,激素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