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已彰显麻醉科医生的重要性

2021
04/12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知道我们麻醉医生的重要性了吧!

星期五,是大手术扎堆的日子。而我,也应战当日最大的一台手术——一个巨大卵巢肿瘤手术。

术前访视得知,这个肿瘤的直径足足有50多厘米长。因此,慎重起见,我们也进行了必要的多学科会诊及手术方案制定。论肿瘤大小来说,这么大肿瘤也能在院史中排进前十名了。

会诊过程,也十分焦灼。甚至,有的专家完全反对手术。意见是,这么大的肿瘤,万一是恶性的,很有可能就下不了手术台。如果是恶性的,这么大的肿瘤,一多半处于晚期,没必要让病人再挨一刀,甚至提前离开这个世界。

他这么说,也并无道理。毕竟,肿瘤这么大,很难确诊良恶性。即便是穿刺,也未必能百分之百穿刺到癌细胞。因此,主刀医生也一度打退堂鼓。

当问到我们麻醉科意见的时候,我把胸脯拍得啪啪响:没问题,术中有我呢,你们就干吧!其实,说完这话,我就后悔了。可能人家心里期望我说一些风险之类的,然后好和家属去交代病情。这下可好,把自己装进去了。吃不了兜着走,还得硬着头皮麻醉。

第二天,一场大战即将打响。患者进入手术室以后,外科医生也不再像往天那样磨磨蹭蹭进来了,几乎与患者一起进入手术室内。

手术前,尽管我们在CT上已经清晰地知道肿瘤很大。然而,当我们真正面对这个肿瘤的时候,所有人可能都在后悔当初的决定。放眼看去,这个患者就像一个怀了十胞胎的孕妇一样。不对,也不完全一样。人家孕妇是胖的。而她,可能是营养都被肿瘤吸收了,整个人除了肚子都瘦得跟麻杆似的。

看着被撑得发亮的肚皮上明显的数条粗大静脉,我都在担心外科大夫一会从哪里下刀的事。但是,这已经超出我该关心的范畴了。此时,我需要给这个患者一个安全的麻醉,并且要想尽办法让她安全离开手术室。

为了保险起见,在麻醉诱导的时候,我刻意把主任叫到我的术间。有他在,我心里能踏实一些。

充分吸氧数分钟后,我尝试性地给她用了一点镇静药。这么大的肿瘤,对消化道的挤压力度是可想而知的。无论是理论上、还是临床经验,都告诉我,这是一个反流误吸的高风险患者。因此,在患者睡着后,我就让主任帮我用力压住患者的环状软骨。通过这种压迫,即便镇静药以及即将使用的各种诱导药导致食管括约肌松弛,也能大大降低反流误吸的后果。

插入气管导管的那一刻,我心里来不及舒坦,迅速用注射器打好了气囊。直到这时,我才舒了一口气。因为,有了安全的气道,任你吐去吧,反正要不了命。

随后,主任离开,我拿起麻醉记录单开始记录麻醉过程以及用药等情况。

然而,就在消毒铺巾的过程中,令所有人紧张的一幕出现了:监护仪上,“滴滴”发着刺耳的尖叫声。数据显示,患者的血压正在急剧下降。

此时,包括我在内,所有人第一时间都在考虑患者可能发生了麻醉药物过敏。因此,我迅速为患者注射了抗过敏药物以及升压药物。

在经验中,所用药物并未达到我想要的结果。于是,我迅速想到了一种情况——仰卧位低血压综合征。该综合征,最常发生于产妇的剖宫产以及日常生活中。但是,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腹部巨大肿瘤的压迫,也同样可以产生严重的低血压。

正在怀疑我处理不力的外科大夫,正要扯着嗓子去喊我们主任的时候,我迅速把床调整为左倾15度左右的角度。为了防止患者掉下来,我站在了倾斜一侧。并且,我用手用力来回推了几下肿瘤,也适当托了几下。

如我预料的,血压很快就回升了。并且,没有了肿瘤压迫,升压药的作用也显现出来,血压反而高出入室血压不少。

见此情景,我瞥到了外科大夫服气的表情。在心里在想,知道我们麻醉医生的重要性了吧!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手术室,镇静药,医生,血压,麻醉,压迫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