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大爷被判“死缓”,3年后医生用一个“夹子”救了他

2021
04/09

+
分享
评论
深圳卫健委
A-
A+

一个救命的夹子

上星期有天晚上,突然接到我一姐们的电话——


“我怀疑我对象外面有狗!刚给他打电话,他喘着大气说他在楼下散步。”


散个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对劲,确实不对劲。

   

我俩连夜打了个飞的“杀”到她男友家,结果你猜怎么着?啥都没发现。姐们不罢休——


“她是谁?藏哪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男友都要哭了,直喊冤,我突然想起什么,插了句嘴——


“是不是发现自己比以前弱了?走两步都要喘?”


她男友眼噙泪花,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直点头,我桌子一拍,大喊——

 


是的 走两步都喘得不行

真有可能是病


 



 


80岁的张大爷(化名),这几年来,每天都过得“心力交瘁”。

 

事情还得从3年前的一天说起,那天,张大爷正在家里喝茶听曲儿,突然一阵不适感从胸口袭来,“感觉有点儿闷,心脏不太舒服”。


 


其实,张大爷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早在2002年,他就有过房颤病史,还发作过3次脑梗。

 

所以这次胸口发闷,他直觉不对劲:肯定是某个身体“零件”又在亮红灯了!

 

不敢大意的他,马上就去医院做了检查,拿到结果的瞬间,张大爷和家里人都懵了——

 

严重的二尖瓣反流

 

啥是二尖瓣反流?

 

二尖瓣反流是一种常见的心脏瓣膜疾病


 


正常情况下,我们的心脏相当于一个四室的房子:左心房、左心室、右心房、右心室。

 

而在左心房和左心室之间的“门”就叫二尖瓣。

 

二尖瓣这个“门”很有个性,是一个单行道,当左心房收缩时,挤压房内血液进入左心室,随后二尖瓣这个“门”关闭,血液流向主动脉,再传送到全身的血管。

 

而张大爷正是因为年纪大了,这个“门”松了,进入左心室的血液有一部分回流到了左心房。

 

每次都有血液回流,张大爷的心脏就像一个低效的发动机,别人一次心跳交换的血液,他得花上几次才能完成。

 

心脏血液“泵”不出去,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一来,身体其他器官可能血供不足;


二来,心脏负担会越来越重,久而久之,心脏功能受损,甚至可能“罢工”停跳。


 


被这种病缠上的人,如果心“门”松动得厉害,往往走两步路,就喘得不行。张大爷恰恰就属于这种。

 

“每天呼吸很吃力,爬个楼梯,就像我们普通人爬梧桐山一样,喘得不行。就连坐着他也总嚷嚷不舒服,脾气也变得很暴躁。”


——张大爷的女儿


张大爷这种情况只能手术,从根源上把“门”修好,才是解决问题的王道。

 

但摆在医生和张大爷面前的,是两难的选择。



 

其实,二尖瓣反流并不难治,普通人可以开胸做手术。

 

但对于一个80岁高龄的老人家,走个路都要搀着扶着以防磕着绊着,更别说开胸手术了,最怕手术做完了,人也没了。


“张大爷年纪大、身体条件差,不仅二尖瓣重度反流、心衰严重,还有冠心病、房颤、脑梗塞、高血压、慢性肾功能不全、大量心包积液等众多合并症。


传统的开胸外科手术需要全麻、体外循环和心脏停跳,创伤大、风险高,就算醒过来,术后恢复阶段也怕张大爷吃不消。”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深圳医院

外科一病区主任 张旌


 


这几年,家里人带着张大爷,访遍北上广深的名医,得到的结果都一样——保守治疗。

 

但张大爷没有自暴自弃,年轻时他就是个老学究,虽然年纪大了,但爱钻研的性格还是没变。

 

后来,还真让他在网上找到了一种叫MitraClip的新技术,翻译过来,就是“二尖瓣夹子”。

 

简而言之,就是用夹子把二尖瓣这个坏了的门加固起来,这种专治二尖瓣反流的微创手术,目前在全球已经开展超过10万例。

 

然而,希望之火刚刚燃起,一盆冷水就泼了下来:这个技术国内还没引进。


 


“没法子,只能等,一天要吃六七种药,除了治心脏的,还有肾的、肺的、肝脏的……退休工资全拿来买药了。”


这几年,张大爷就这样,一边大把大把吃药“续命”,一边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每况愈下。


但命运之神,还是眷顾张大爷。2020年,转机出现了。


 

2020年,专治二尖瓣反流的MitraClip被批准在国内上市。

 

2021年1月6日,由胡盛寿院士领导的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结构性心脏病中心主任潘湘斌教授团队,成功完成MitraClip系统在中国大陆获批上市后的首例临床应用。

 

接连的好消息,给张大爷打了一剂“强心针”,更可喜的是,他还等到了潘湘斌教授亲自主刀。


 


“MitraClip手术不用开刀,只要在大腿根部下个管子进去,一路通过静脉血管、右心房、左心房,到达左心室,然后把两个瓣叶“松动”部分夹住,这扇门就修好了。”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深圳医院

结构性心脏病中心副主任 宋会军


听起来简单?知易行难啊朋友们!

 

手术全程是通过影像来“导航”的,可不是你伸手进去直接拿个夹子夹住这么简单。

 

导管进入心脏后,怎么调整固定、如何拿捏角度,如何快准狠的加固……每一个都是棘手难题。

 

如果夹错位置,分分钟可能前功尽弃,老爷子还活活受罪。

 

对医生来说,这就是“生死大考”,丰富的经验和默契的团队配合,都至关重要。

 

手术过程由潘湘斌教授结构性心脏病团队主导,在心外科、心内科、麻醉科、体外循环科、超声科、重症医学科、复合手术室团队等多科室协作下,历经1小时,手术顺利完成!


 


夹合器释放后,超声显示二尖瓣返流几近消失,张大爷各项生理指标均恢复正常,创口仅有一个穿刺点,约1cm,相当于米粒大小。


这也是自MitraClip系统在国内获批上市后在华南地区的首例病例。


 


据估测,中国中重度二尖瓣返流的患者数量在800万以上,其中75岁以上老人中的患病率高达10%,即每10个人中就有1个。


而MitraClip手术则为这些高龄患者们带来了“心”生。



 

如今,技术的进步,让很多原本被疾病宣判“死刑”的患者有了“新生”的希望。

 

就拿心脏移植来说,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北京阜外医院)一年就做了100多例心脏移植手术,目前在国内排名第一,世界排名前列

 

而对深圳人民来说,这更是天大的好消息!因为这个实力与颜值并存的“国家队”早在2018年,就“落户”深圳了!


 


2018年10月26日,深圳市政府与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深圳市唯一的心血管病专科医院——深圳市孙逸仙心血管医院委托给“国家队”运营。

 

这家深圳医院的第一名称也改为——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深圳医院(简称“阜外医院深圳医院”)

 

2018年12月11日起,北京的专家团队陆续进驻深圳,到阜外深圳医院“集体传帮带”,在深圳成功开展了多项国内领先、顶尖的技术。

 

2019年7月10日,阜外医院深圳医院成功实施华南地区首例“第三代全磁悬浮人工心脏”植入术。

 

 


阜外医院深圳医院通过深圳市“医疗卫生三名工程”项目,成功引进了8支“三名团队”——


分别以胡盛寿院士、郑哲教授、李惠君教授、潘湘斌教授、颜红兵教授、张海涛教授、李守军教授、李静教授为团队带头人,为深圳及周边地区的百姓在“家门口”提供了与北京同质化的医疗服务。

 

在心脏瓣膜微创介入方面,潘湘斌教授团队完成了世界首例“单纯超声引导经皮介入技术” 等多项创新技术,实现了“不开刀、不用放射线、不用全身麻醉”治疗房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室间隔缺损、肺动脉瓣狭窄等常见心血管疾病,甚至实现门诊手术治疗心血管疾病。

 

这也意味着,以后,深圳人“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而周边地区急、重症的心血管病患者也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享受到“国家队”医疗资源。


 



朋友们……

夜别再熬了啊!

体检要做啊!

心脏彩超也别漏啊!



 




-End-

「有用就点在看





信息来源: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深圳医院

专业指导: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深圳医院外科一病区主任 张旌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二尖瓣,左心房,夹子,血液,手术,首例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